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32. 纯黑 荔箫

  Chapter 32. 纯黑
  对此, 蒋希非常热情,主动表示可以号召全班男生、乃至全年级各班他的好兄弟们,一起帮宇文客追范小圆。
  宇文客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他答应了老师毕业前不表白,这事只能暗地里悄悄进行,不能在学校里闹出动静。
  蒋希于是有点失落。不过, 他还是为宇文客倾情奉献了一些“理论知识”。
  宇文客一边听, 一边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 看得蒋希一脸无语:“这种事你他妈竟然做笔记?!”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宇文客冷静道。
  然后, 他还把“好记性”和“烂笔头”结合在了一起。具体表现为,他将笔记内容完整地背了一遍之后,回到古代又默写了一遍, 一丝不苟地用朱砂做好了关键词标注,最后装订成了小本本。
  在去南巡的路上, 他就每天都在看这个小本本。
  几个近前伺候的宦官则每天都在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来看去, 几天后, 终于有人忍不住上前, 陪着笑表示了一下适当的好奇和关心:“御子您这……看什么呢?小心晕船。”
  宇文御子哈哈一笑说没事没事,然后转身避开他,闷头继续看。
  他所信奉的, 是将理论知识记熟,才能在真正的运用中融会贯通。
  从理化试验到英语口语,这一招都屡试不爽。
  一起品尝美食、体验浪漫项目、偶尔制造偶遇、畅谈人生梦想、赠送贴心礼物……这些都得做得自然才好,刻意了就尴尬了!
  与此同时, 范小圆为每天都要面对十四位“新男宠”的事情头疼。
  他们南巡走的水路,其中她、麟德贵君、宇文客还有前来护驾的大将军算是享受的豪华VIP待遇,即每人一条船。那十四位具体是怎么安排的她没过问,好像是两三个人一条。
  但大船上都有小舟,方便相互走动。然后,那十四位就很殷勤地时不时寻个由头,自己觐见或者差宫人来送东西。
  几天下来,范小圆忍不住开始脑内吐槽了——特么她的船是个游戏副本吗?他们每天来她这儿是打boss刷日常吗?!
  于是她决定躲出去,躲到麟德贵君或者宇文客船上。走上甲板时她遥遥看了一眼,紧跟在后的是麟德贵君的船,宇文客的还要再远一些,便优先往麟德贵君那边去了。
  麟德贵君的船上,正意外地有趣。
  她登上他的船时,首先看到几个宦官在甲板上支着小炉正烤鱼。鱼估计是从江里刚钓上来的,大小不一,可是特别的香。鱼身上用刀子割了几道,上面还刷了酱,她路过时瞟见鱼皮已烤的焦黄,割开处的皮肉打着诱人的卷,特别想说“先给我来两条,多放辣椒多刷酱”。
  不过因为身份的缘故,她只能苦逼地忍住。堂堂女皇看见宫人开小灶都要蹭一口,也太不像话了。
  她便在食指大动中,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走进船舱,她又闻一股清香的酒气扑面而来。
  麟德贵君正自己坐在小炉前温酒,他穿着一袭简单素净的灰缎直裾常服,看起来异常的闲适随意。范小圆又往里走了好几步,他才蓦地察觉有人进来,抬眼一看,赶忙起身见礼:“陛下。”
  “贵君好雅致啊,我也要喝!”范小圆看着他放在黄铜小碗中隔水加热的青瓷小壶满眼新奇,麟德贵君笑道:“这酒太烈了,臣给陛下热点果酒喝。”
  “啊,也行,但不要太甜的!”范小圆边说要求边在炉边坐了下来,麟德贵君随之落座,打了个手势示意守在舱门边的宫人去取酒,随口又道:“外面还烤着鱼,江鱼鲜嫩,陛下要不要尝尝?”
  “?!”范小圆有点惊讶,“那是你要吃的啊,我刚才看见了,以为是宫人开小灶,没好意思说想吃。”
  麟德贵君扑哧喷笑了一声:“是昨晚停船歇息时臣自己钓的鱼。陛下如果爱吃,今晚还可以钓。”
  ——天呐,小炉温酒、江上垂钓,贵君你可太会找乐趣了!
  范小圆很有兴致地搓搓手:“我也想钓鱼。”
  麟德贵君衔着笑点了点头:“行啊,不过陛下得多穿些衣服,夜晚江上冷。”
  说话间有宦官端着烤好地鱼走了进来,他抬头一睇,又说:“先尝尝合不合口。”
  宫人便将一方小案添在了二人之间,盛着烤鱼的银碟放在了小案上。麟德贵君忙着给她热新取来的果酒,她就执起筷子先尝了一块鱼肉。轻轻一咬,鲜香立刻在唇齿间漫了开来,范小圆美滋滋地一眯眼:“嗯,好吃!这酱不错啊,甜咸适中,适合配烤物吃。”
  麟德贵君有点惊奇地看了她一眼,意外于她常年吃着正经御膳,竟然对这堪称粗陋的吃法不仅能接受,还能说出些门道?
  他于是接口说:“这酱是好,臣宫里的厨子调的,烤香菇也不错。”
  范小圆又吃了一口鱼:“烤馒头片肯定也好吃。”
  麟德贵君:“???”
  于是外面烤架上的食品种类多了起来,什么香菇、馒头片、生蚝、扇贝、五花肉都烤了起来,正经的午膳索性免了,俩人在船舱里撸串撸了个痛快。
  到了下午时,消息就传了出去,上上下下都听说了女皇在麟德贵君船上吃烧烤的事。
  那十四位作为“元君备选项”的公子情绪尚算稳定,毕竟麟德贵君得宠这件事也不是头一回听说,反倒是宇文客听闻消息之后懵逼了。
  ——蒋希给他出的主意里,有很重要的一条是“一起品尝美食”。
  他本来想等到了南方就去找当地的特色小吃,挑那种女孩子会喜欢馆子,带范小圆去尝——没想到半道竟被麟德贵君抢先达成了这一点?在船上撸串?他们怎么想起来的?!
  当天晚上,更酸爽的消息传了过来。
  ——陛下正在麟德贵君船上,和麟德贵君一起钓鱼。
  蒋希给他提供的第二个方法:体验浪漫项目。
  入夜时分,江山垂钓,这他妈非常浪漫了啊……
  宇文客抬头望着烟云笼罩间的明月,无语凝噎地僵了好半晌。
  这特么怎么办啊!
  什么都不做?那自己喜欢的姑娘保不齐就要成了别人家的女朋友了。
  杀过去刷一下存在感?可是俗话说上赶着不是买卖啊!
  “咝——”宇文客咧着嘴吸气,心情像是四元五次方程一样繁琐难解。
  最后他还是觉得,过去看看吧。不一定刷存在感,但至少要知己知彼啊!
  他于是叫宫人放下了小舟,缓缓地朝麟德贵君的船划了过去。
  那边的船上,平生第一回 钓鱼的范小圆正在惊讶原来这项目还挺需要技术!
  她原本以为就是把钩上挂个鱼,然后把竿一放,自己坐在那儿等就行了。亲手一试才知道,光挂鱼饵就颇有讲究,挂得不对的话,鱼吃了饵就跑,根本钓不住。
  好不容易挂好了鱼饵,她又卡在了甩竿上。
  甩得太近不行,船上有人的动静,鱼不会往这边靠。往远了甩呢,考验技巧也考验臂力。
  麟德贵君的鱼钩早就甩出去了,伸手说要帮她,但她非要坚持自己甩,他便将自己的鱼竿放在了甲板上,站在旁边给她做口头指导。

第一回 ,没甩出去,落得太近;

第二回 ,鱼线飞扬间撞到了身后的船舱,把鱼饵更碰掉了;

第三回 ,范小圆全神贯注,终于看到那挂着饵的银钩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遥遥落向雾气朦胧的江面!
  “成功了!”范小圆兴奋得一蹦跶,却遥闻一声:“啊——”
  “?”二人相视一望,俱是一怔。麟德贵君便伸手握住了她的预感,试探着拽了一下。
  “啊啊啊!!!”声音又响了一次,虽然在夜雾下看不清,但能听出好像是人的惨叫……
  麟德贵君旋即吩咐:“差两个人过去看看。”
  宦官就立刻划着小舟奔着惨叫的方向去,不一会儿,和另一艘小舟一起折回了大船边。
  范小圆一看:咦?宇文客?
  麟德贵君派出去的宦官笑揖说:“陛下,您把宇文御子钓上来了……”
  范小圆:“???”
  被凌空飞来的鱼钩钩入手臂,还被拽了两下的宇文客疼得大脑都白了。那制作精良的鱼钩上还有倒刺,在他手臂里嵌得死死的。
  于是他被钩住的左臂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又是捂着脸,懵了半天才勉强缓过劲儿,悲愤的声音颤抖着:“使用暗器是不道德的……”
  “……”范小圆看到了他胳膊上的伤口,目不忍视地别开了头,咬着牙暗自呢喃,“这他妈太戏剧性了吧……”
  连麟德贵君都傻了一会儿,然后赶紧伸手搀扶宇文客,同时扭头吩咐宦官:“快请太医。”
  范小圆在他吸着凉气登上大船后,忍不住问道:“大晚上的,你划个小船要干嘛去啊?!”
  “我……”宇文客沉痛地看着嵌在胳膊里的鱼钩,“算我愿者上钩好了……”
  “?”范小圆没听清,“什么?”
  宇文客又吸了口凉气:“没什么!”
  麟德贵君眉心轻轻一跳,与此同时,旁边的几个宦官神色各异地低下眼皮。
  很快,这些经过便如同一团浓雾一样,无声无息地向四面八方的其他船只飘去。
  作者有话要说:  十四人听说后,吧唧嘴:哎,为了争宠够拼的啊,要不人家宇文御子得宠呢?服!
  宇文客:T_T妈的我没有!你们谁爱这么争宠谁自己来试一把……啊啊啊啊啊啊太医您别硬拽啊啊啊啊!!!
  ====================================
  今天果然更得很晚,
  本章随机送40个红包,
  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