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34. 白黑 荔箫

  Chapter 34. 白黑
  事实证明, 这种奇葩问题,别说百度一下了,就是百度十下你特么也不知道。
  宇文客又想上知乎提问,但措辞了好半天都不知道怎么问才好。
  周六的大半天就这样耗费过去,最后,他给物理老师发了个微信, 用最笼统的说法问她:“老师, 如果想把一道本来能解的题变得不能解, 有什么办法?”
  物理老师:?问这个干什么0.0?
  宇文客:没什么, 我就是想锻炼一下思维。
  接着便见上面的“对方正在输入”持续了一会儿,然后物理老师的消息小小的刷了个屏:
  “可以把其中一个有用的已知条件变成未知条件,条件不足就无法解题了嘛;部分题型也可以增加一个会对条件产生影响的变量, 这个变量影响已知数据,在没有添加新的辅助条件的基础上, 很多题就解不出来了。”
  ……有道理!
  宇文客于是躺到了吊床上, 望着天花板开始冥想。
  在眼下的问题里, 把已知条件变成未知条件不太可能, 因为所有已知条件,基本都是那十四人“提供”的。
  但是他可以增加变量,这个变量要让对方现有的已知条件作废, 或者让对方的下一步计划作废。
  最容易想象到的改变,应该是和麟德贵君结盟。但和麟德贵君结盟好像并不能造成什么实际影响,那十四人想解决掉他们,并不单是为了讨好另一个, 更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和“女皇”的关系让他们感觉不安全。
  那么如果他们两个结盟,对那十四人造成的影响无非是不安全感增加,更加迫切地想干掉他们。
  ……哎?那如果他们两个和女皇的关系,让他们觉得安全了呢?
  宇文客目光一凌。
  大熙朝,两方的宫人都对宇文御子大清早就赶去拜见麟德贵君的作法有些意外。
  船舱中,麟德贵君听完宇文客的建议,更意外:“让陛下废了我们?”
  他一脸惊悚地打量了宇文客好几眼:“御子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大早上的喝什么酒啊!”宇文客摆手,“来,我们先来开诚布公地把前情说明白——我坦白告诉贵君,有人去拉拢我了,说如果我肯在陛下面前助他们一臂之力,他们当上元君后保证收拾掉贵君您。我想来您这里的人,一定也拿我当了交换条件,这没错吧?”
  麟德贵君也没多加掩饰,点了点头:“没错,但我没答应。”
  “我也没答应。”宇文客一松气,“但我认为我们如果都不答应,他们还是会想弄死我们,贵君觉得呢?”
  麟德贵君想了想,又点头:“也有道理。”
  “很好,那现在我们来反向分析。”宇文客向自己身边的宫人打了个响指,“铺纸。”
  两个宦官一欠身,立刻去桌上铺开了一张尺寸够大的宣纸。宇文客挥毫泼墨,毫不含糊地把自己昨天就已经完整推出的思维导图给麟德贵君又写了一遍,还很贴心地把自己那版里的“∵”和“∴”改成了汉字的“因为”“所以”。
  写完,他撂下笔直身一吁气:“贵君您能看懂吧?”
  麟德贵君站在旁边又看了片刻,神色有点纠结:“御子你整理思路的方式格外……新奇。”
  宇文客又拿起一支毛笔,蘸朱砂,做批注:“现在,这些已知条件都定下了,我们需要增加一个能影响到所有条件的变量——比如从根本上让他们认为我们不具危险性,这样所有想干掉我们的计划就都变得没有必要了。 ”
  “……”麟德贵君沉默了会儿,“那他们趁此机会对我们斩草除根,不是更稳妥吗?”
  宇文客:“你说啥?!”这么丧心病狂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了。
  “……斩草除根更稳妥。”麟德贵君用一种好笑的眼光打量着他,显然很奇怪他为什么能做出这么多缜密的分析,却在这一环上抱有幻想,“否则他们会不停地担心我们东山再起。”
  宇文客:“……妈的!”
  “咳。”麟德贵君挑眉轻咳,对爆粗表达了适当不满,接着又提了个有效的建议,“不如禀给陛下好了,陛下若能抓住谁的把柄,杀一儆百一次,其他人就会消停一阵。”
  “不不不不不不不!”宇文客断然拒绝,“首先,这不能绝后患;其次,我们不能逼陛下开杀例。”
  “‘杀例’?”麟德贵君因他的用词而一愣,宇文客旋即反应过来,喉中微噎:“我是说……陛下本不是狠心的人,何必让她手上多沾人命呢,对吧?再说,还有个摄政王虎视眈眈的,不能让她找陛下的茬。”
  他说完,气氛却静了会儿,麟德贵君有些意外地审视着他:“所以对御子而言,宁可自己被陛下废了,也不愿意让陛下动手?”
  “我……”宇文客面颊胀红,“不是,贵君,有的事我没法解释,但反正……反正我确实不想让陛下动手,打打杀杀的事都不要让她做。”
  麟德贵君目光微眯。
  “贵君您也不用想太多……我没别的意思!”他道。
  麟德贵君含笑点了下头:“那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宇文客:“我们最好在回去之前解决问题,摄政王不在比较轻松。”
  话声未落,靴子有力地踏过甲板的声音突然灌来!
  “将军?!”宫人们匆忙阻拦,但被大将军身后的护军反挡到一旁。
  二人立刻噤声,麟德贵君眉头皱起,伸手一提剑架上的宝剑,毫不客气地迎了上去,但并未拔剑,只用剑鞘挡了过去:“大将军留步,您是外臣。”
  “贵君近来真是胆子大了。”大将军冷声而笑,下一刹,利剑在寒光中出鞘,径直抵直他颈侧,“将军和里面那么密谋了什么,敢到陛下跟前说么?”
  “……”麟德贵君并不心虚,“我们没想害人,刚才那些话,将军听见了多少,都尽可以禀给陛下。”
  “但那位御子可能不这么想吧?”大将军凌意十足的双眼,淡看着几尺之后的宇文客,“陛下和摄政王之间的关系,你也配议论?”
  “?”宇文客也不心虚,回瞪过去,“这位将军,摄政王找陛下茬的时候少吗?”
  “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欠收拾!”大将军银牙狠咬,“给我备纸笔。”
  宇文客:“你要干嘛?”
  “我让你们看看摄政王对陛下到底是什么心。”大将军说着,毫无顾忌地向船舱里走去,经过宇文客身侧也没停半步,一副正气凛然的架势。
  除去正气,又似乎还有那么点儿委屈和赌气。
  宇文客迟疑着望了麟德贵君一眼。麟德贵君眉心微皱,大概还是顾虑到大将军这外臣的身份,便向宫人说:“去禀陛下一声。”
  大将军轻笑未言,站在桌前提笔写字,平稳的力道下,苍劲有力的字迹迅速落定。
  “大将军杀去了麟德贵君船上?!”范小圆听说这件事后,扔下手里没读完的政治书就冲出了船舱。
  宫人立刻给她备了小舟,但等她到了麟德贵君那里,船舱里已没了大将军的身影。
  “大将军呢?”她问。
  “……走了。”宇文客捏着两张纸傻在那里,“她写了这么个东西,说让我们寄给摄政王。”
  “什么东西?”范小圆蹙眉将纸接了过来,看格式是封信。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前百的红包已戳
  本章随机送20……
  呃,双十一
  送40个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