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36. 白黑 荔箫

  Chapter 36. 白黑
  这种热意在手上断断续续出现了好几回, 还有几次,范小圆有种手上湿漉漉的错觉,但抬起来看看,没出汗也没溅到水。
  她于是在中午的时候觉得很不对劲了,拉着宇文客一起琢磨,问他觉不觉得可能是古代那边出了什么事?
  宇文客想了想:“我之前在那边受伤生病, 在这边都有反应。你这个……倒不像受伤生病, 但可能也是因为那边的问题?”
  范小圆:“那咋办……”
  “能咋办?你总不能现在睡觉啊, 下午还有课呢。”宇文客说着, 递了个本子过来,“这个给你。”
  “这啥?”
  “下礼拜又该月考了,我单独给你整理了一份笔记。”
  “卧槽?!?!”范小圆一脸震惊地接过来, 简直如获至宝,“谢谢谢谢谢谢!回头请你吃饭啊, 在那边大餐你随便选, 搁这边……我零花钱有限你懂的!但咱附近购物中心的馆子你随便选!”
  之前基本都是这样, 她已经在旁边的购物中心请他吃了好几回饭了。
  但这回, 宇文客似乎不大感兴趣:“又吃饭,你有点创意没有?”
  “……不然呢?”范小圆怔怔,“你想干点啥?”
  “难得去回杭州, 游游西湖吧。”宇文客说着,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我百度过了,西湖旁边有岳飞庙、于谦祠、苏小小墓……自然风景也特别好, 天天闷屋里可太亏了。”
  他本来还想补一句“再说你天天闷屋里,也起不到物色元君的作用啊?”,但看范小圆已经两眼放光,他就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物色毛线元君!他要追她!
  于是在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范小圆和宇文客聊了一路的微信,心花怒放地商量要去哪里玩。查景点攻略的同时免不了会查到各种当地美食,是以聊着聊着,范小圆的关注点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我要吃荷花酥!龙井虾仁!啊他们那个‘片儿川’好像也很有名……”
  宇文客笑看着屏幕上吃货属性四溢的消息,又认真做了一下功课,查这些菜品哪一家做得最好吃。
  ——虽然现代的馆子在大熙朝未必有,但万一有呢?那就是跨时空的著名老字号了!
  就这样,范小圆满怀着学生春游特有的兴奋入了睡,又带着满满的幸福笑意在另一个时空挣了眼。下一秒,她的视线在触及旁边满脸泪痕的小姐姐时,死死定住。
  “姨姨姨姨……姨母?!您怎么来了?!”她下意识地往里一躲,摄政王早已哭到妆容全花的脸怔了一下,旋即绽出笑意:“醒了?感觉怎么样?哪儿不舒服?”
  “没……没不舒服啊。”范小圆愣愣地答完,刹那间,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卧槽,因为大将军那封信,摄政王亲自赶过来了?!
  她窒息地又看看摄政王,无比心虚:“姨、姨母您……见过大将军了吗?”
  “还没有,怕你有事,直接过来守着了。你一直也不醒,太医刚才把脉还偏说你没事,我……”
  “我是没事!我没事!”范小圆凌乱了,抬头一望门口,看见王瑾立刻疾呼,“快去请大将军来!!!”
  摄政王:“?”
  范小圆感觉自己思绪都打结了,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大将军原本是想向她证明摄政王没反心,结果现在摄政王亲自赶了过来,这特么……几日之内从京城急赶到杭州,挺累的吧?!
  而且,本来她们可以顺理成章地说她病好了,把这篇揭过,她既了解了摄政王的忠心,又不引起其他麻烦。现在只能告诉摄政王真相,那摄政王听说之后……肯定会被这种试探伤到吧?!
  范小圆心里已然难受了起来。此前她和摄政王不对付,可以毫无压力地把她放在对立面。可是现在,她完全认识到了摄政王是对她好的,一下子变得无比内疚。
  她试着去想,摄政王的这份心是冲着真正的女皇去的,不是对她。可这样一想,她又很快想到真正的女皇可能根本不会对摄政王玩这种试探,没准儿人家君臣很和睦呢?
  范小圆很难过地拽了拽摄政王的衣袖:“姨母您……别生气。”
  “生什么气,为那些男人吗?那都是小事,你才是最要紧的。”摄政王眉心紧蹙,内疚和懊恼全写在脸上,“那些事你别操心了,等麟德贵君和宇文御子回了话,涉事人等姨母会着手发落。姨母从前不知道你这么在意他们两个,现在知道了,就算急着给你选元君也一定选个不惹他们两个的,你放心。”
  ……发落?!
  卧槽!!!
  范小圆内心崩溃,又朝门口的宦官喊:“去催!让大将军快点来!!!”
  一刻之后,大将军夏繁面色煞白地冲了进来,傻在门口愣了得有十几秒,才艰难地说出第一句话:“殿下您……借一步说话。”
  因为哭得乏力而反应略显迟钝的范臻怔怔地跟着她出去了。
  几分钟后,外屋爆发出了摄政王的大骂:“你混蛋!!!”
  连在屋里侍候的宫人都猛打了个哆嗦。范小圆屏息静听,听到摄政王平日里总很娇媚的声音此时完全被怒气填满,除此之外依稀还有委屈的哭腔:“你竟然帮着他们试探我!你也信不过我了是不是!”
  有几个胆小的宫人已经在哆嗦中跪下去了,范小圆脑内:哎嘛——
  有问题!绝壁有问题!
  她能理解摄政王会因此伤心愤怒,但是摄政王这个伤心愤怒的方向,和正常方向截然不同!
  ——她最在意的竟然是大将军信不信她!
  她于是很想出门打个圆场,帮大将军解释一下,但还没迈开脚,外面就响起了一声撞门声。
  大将军:“哎阿臻——!”
  但没有回应。
  范小圆侧首看向窗户,隔着窗纸看到摄政王拂袖而去的身影。
  事情的发展就此变得让范小圆手足无措。她本来想请摄政王进来再解释一下,可是摄政王称病不出。她又想要不自己登门拜访也成,细一琢磨又怕身份和之前的矛盾放在这里,登门会给摄政王惹别的麻烦。
  当天下午,求饶声隐隐约约地传进了范小圆屋里。她刚要叫人进来问,王瑾却恰好进来,躬身禀说:“陛下,麟德贵君和宇文御子来了。”
  “……请吧。”范小圆道。
  二人先后进了屋,见过礼,范小圆就把宫人都摒了出去,然后好奇地向外望了望,问他们:“外面的动静怎么回事?你们来的时候看见没有?”
  麟德贵君点头:“摄政王下令把意欲谋害臣和御子的人发去教坊,臣的住处外也跪了好几个。”
  “我那儿也是。”宇文客头疼地找了把椅子坐下,范小圆怔了怔:“大将军已经跟摄政王解释清楚了。”
  “是,但摄政王说他们其心可诛。”麟德贵君一喟。
  这是人在气头上,拿他们出气了。
  可那一个个都是家世不错的官宦公子,教坊那种地方……
  宇文客平了平心神,立刻道:“不行啊,陛下,不能让她这么出气。虽然试探她……是咱们不对,可是进了教坊一辈子就完蛋了。他们也还没真动手,就因为个想法落到那个地步,我觉得太……”
  太有负罪感了。
  对宇文客来说,宁可摄政王把他扔到教坊去,毕竟他在现代还有另一个人生,那些人过去就真是没回头路了。
  范小圆边跟他交换视线边点了下头,意思是“我懂!”,接着又看向麟德贵君:“贵君怎么想?”
  “总要让摄政王出口气的。”麟德贵君颔首沉了沉,又说,“先前种种,有臣有失偏颇的地方,臣会去向摄政王殿下告罪。”
  范小圆看着他就觉得心旷神怡,笑眼弯弯地一托腮:“贵君磊落!”
  “……”宇文客端起手边的茶盏,面无表情地喝了口茶。
  麟德贵君又说:“但他们这事……臣也觉得罪不至此。而且此番牵涉太多,有两位正二品尚书的儿子都在问罪之列,如若陛下不管,陛下和摄政王都会遭人记恨。”
  “那怎么办?”范小圆叹气道,“我觉得现在跟摄政王顶着干也不太好。”
  麟德贵君沉默片刻,一揖,“陛下先把摄政王的令驳了,臣即刻去向摄政王告罪。”
  “啊?”范小圆疑惑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顿时拍了桌子,“这个不行!”
  麟德贵君没说话。
  范小圆瞪着他站起来:“要救他们也不能把你送过去让摄政王出气啊!我赞同你说必须让摄政王出口气,是因为担心她气坏。那同理,你要是再出什么事,我就不担心了吗?”
  “……陛下?”麟德贵君浅怔着一笑,范小圆坚定道:“你给我想个别的辙!”
  宇文客深吸气,面无表情地又喝了口茶。
  然后他咣地放下茶盏,范小圆和麟德贵君都一愣。
  “我有辙!”宇文御子气势汹汹地站起身,一抹沾着片茶叶的嘴,中气十足,“拿笔来!”
  “?”范小圆和麟德贵君相视不解,外面的宫人听到吩咐立刻进来铺纸研墨。
  宇文客在案前沉肃站定,提笔有力落下两个大字:已知。
  冒号。
  “一,摄政王因为被试探一事,心情不爽;”
  “二,未免摄政王气病,必须让她舒心;”
  “三,众公子罪不至此;”
  “补充条件:不能让麟德贵君去背锅。”
  “求解。”
  他写罢提笔一顿,看看范小圆,又将目光别开,闷闷问她:“那要是我去向摄政王告罪呢?”
  麟德贵君眉头挑起,无声一笑。
  “……别闹!”范小圆瞪他,宇文客心情略好了点,暗啧了声嘴,又继续写:摄政王心情不爽,具体原因有。
  冒号。
  “一,被陛下试探,感觉不被信任和尊重;”
  “二,被大将军试探,感觉被挚友背叛;”
  “三,日夜兼程赶来,平白劳累一场。”
  再度写罢,他冷静地将笔一撂:“就这三个问题,挨个击破,题就解了。”
  “……天啊。”范小圆嘴角轻扯,理科学霸的逻辑思维真特么可怕。
  然后她又看了两眼,从宇文客手里把笔抽了出来,弯腰把第二条里“挚友”俩字给划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上一章的还没戳,明天一起戳,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