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37. 纯黑 荔箫

  Chapter 37. 纯黑
  宇文客和麟德贵君都很好奇她为什么把“挚友”划了, 但范小圆嘻嘻一笑没做解释。
  她看着底下那三条,问宇文客:“你有什么解题思路吗?”
  “我觉得‘要让摄政王气顺’,不等于‘要让摄政王出气’,‘出气’顶多是‘让她气顺的方式’里的一个子集,也就是说方法不止……”
  “停停停停,打住!”范小圆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把集合的相关定义放一放……我们就事论事!”
  “哦……”宇文客窘迫地揉了下鼻子, “就是, 我觉得吧, 用别的办法让她气顺也行啊。比如哄哄她、带她散散心,跟她解释清楚你们此举并非恶意,她不是也能气顺吗?”
  范小圆就又说:“我也想跟她解释, 但她现在不肯见人。你看具体怎么做合适?”
  “这个……”宇文客面色微僵,堆笑, “我也就是刚把理论推出来, 具体方法咱们一起想想?”
  范小圆:“……”
  麟德贵君的声音在此时截了过来:“还是拿发落那几位公子的事当引子吧。”
  范小圆和宇文客看过去, 麟德贵君凝视着宇文客写下的几条想了想:“正好从‘被陛下试探, 感觉不被信任和尊重’这条开始解决。陛下现在觉得摄政王的发落不合适,可以直接驳回。但若陛下没有直接驳回,而是去和摄政王打商量, 摄政王或许心情就会好些了。”
  ——因为这样,是信任和尊重的表现。
  范小圆面露喜色:“啊……靠谱!”转而又一滞,“然而前提问题还是……她称病不出不肯见人啊!”
  麟德贵君睇着她苦恼的样子一笑:“臣觉得陛下如果写信,摄政王殿下还是会看的。”
  “嗯……”范小圆想了想, “我觉得还是面谈比较好,书信往来万一没能顺利把话题引到那个问题上呢,那不就白费工夫了吗?”
  “陛下您现在要紧的,是给摄政王一个台阶下。”麟德贵君沉吟着说,“臣觉得,这封信递过去,摄政王兴许自己就会请您面谈;如果没有,那您在她回信后再以此为由着人召她来议,她应该也会来。”
  “哎,这主意好!多谢二位!”范小圆舒了口气,又说,“那就麻烦贵君替我写封信?措辞什么的,贵君你肯定比我在行。”
  她的语气太随意,麟德贵君于是也随意起来,点头应了声:“好。”
  宇文客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暗自运气,抢话语权:“如果第一条按照贵君的思路解决了。第二条,陛下就下旨召集随行人员一同游西湖吧!”
  第二条是:被大将军试探,感觉被(挚友两个字划掉了)背叛。
  范小圆就不懂他的思路了:“干嘛一起游西湖?”
  “解铃还须系铃人。陛下和摄政王的问题,是陛下您自己铺路搭桥解决的,大将军那边也一样。”宇文客语中一顿,“但是陛下和摄政王到底是君臣,很多时候摄政王必须给陛下个面子。可她不一定要同样给大将军面子啊,对大将军可以说不见就不见。”
  “啊……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把大家都召来,看起来不像针对她们,好先把摄政王骗出来,实际上是给她俩制造见面机会?!”
  “对!”宇文客点头,“面都见着了,大将军要是还解释不清楚……那就没辙了。”
  “加上陛下先前的解释,大将军那边应该很好说通。”麟德贵君说了一句,宇文客即刻又道:“这两条都解决之后,第三条就不算问题了!”
  第三条是“日夜兼程赶来,平白劳累一场”。在各种矛盾都解释清楚之后,单独这条不足以让人生闷气。
  如果摄政王真的就此生气,那她可以好吃好喝轮番送上帮她养精蓄锐嘛!
  计划已然周全,行动立刻实施!
  麟德贵君代笔的、盖了御印的信当晚就送到了摄政王的住处。摄政王次日一早回了信,措辞看上去显然心情不好,大意是说:反正是给陛下挑的人,陛下您自己看着办吧。
  但这不要紧!只要她回了信,后面就可以照常进行!
  于是范小圆即刻拆了身边的大宦官王瑾过去,请摄政王来面议这件事。理由是都是官宦人家的公子,她怕把握不好分寸,请姨母坐镇。
  两刻之后,摄政王仪态万千地步入了天子下榻的行馆。
  她在范小圆所住院子的正屋里落座后不久,外面就又传来了哭求声。因为十四人里有十一个牵涉到了这件事中,当下听说她来,全过来告罪了。
  摄政王厌倦地揉着眉心:“哭天抢地的像什么样子,真够丢人的。”
  “……姨母您别生气。”范小圆陪着笑亲手给她端了盏茶,“我也真不喜欢他们这样。不过我又觉得……他们实际上也还没下手害贵君他们,不至于发落到教坊去,是吧……您怎么看?”
  摄政王以手支颐,描绘得浓淡适宜的黛眉微微一挑:“我不看。”
  范小圆:“……”她一下气虚,“您看一下嘛……”
  摄政王揭开盏盖,吹着热气轻笑了声:“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陛下不想罚,就让他们各自回家好了。反正他们这样被打发回去,各家都免不了要收拾他们。”
  “哎成!”范小圆松气地应下,摄政王又轻轻地睨了她一眼,“不过这元君,陛下若能从剩下那三个里选最好,姨母是认真把了关的。有句话姨母说得直接点,陛下别不爱听——在看人的眼光上,陛下您欠点火候。”
  范小圆:“……我看人的眼光怎么了!”
  摄政王嗤笑:“你连麟德贵君都能看上。”
  “麟德贵君怎么了?!”范小圆忍不住跟她争了起来,“您到底觉得麟德贵君哪儿不好,您跟我说说?”
  “除了那张脸,他还有哪儿好?”摄政王反问,语中轻轻一顿,冷笑又说,“男人没个男人的样子,主意比天大,进了宫还不安分。哎,他爱看政书什么的,陛下愿意随着他也就罢了,如果挑这么一个当元君那是绝对不行的。”
  范小圆:“……”她知道自己和摄政王对于“男人的样子”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上,恐怕有世界观带来的根深蒂固的差异,根本没法争,于是只好说:“可您不觉得长得好看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缺优点吗!”
  摄政王:“……”
  “哎怎么说到他身上了!”范小圆赶忙把话题扯回去,“姨母您别生气了,这回是我们不对。但这不是……我们本来没想闹这么大,大将军也是好心想帮姨母一表心迹。您难得来杭州一趟,别为这点不开心的事天天闷在屋里,明天我陪姨母一起游个西湖,您看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范小圆尽可能地把声音放得很甜,甜到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温柔的那种……
  摄政王果然大显舒心地笑了一下,点头:“行吧,也有日子没同游过了。”
  范小圆心里暗自给自己鼓了一番掌。
  是以第二天,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从行馆出了门。西湖周围早就提前戒了严,游起来安静又安全。
  只不过范小圆和宇文客提前查的攻略,一点用处都没派上。
  估计是两个世界的历史走向不一样的缘故,这个世界的西湖边上,没有岳飞庙没有于谦祠也没有苏小小墓,连传说中镇着白娘子的雷峰塔都没有。但风景依旧极佳,还有几处香火颇盛的寺院,听说非常灵验。
  范小圆是在游到一半时,悄悄叫人去请的大将军。
  夏繁忽闻召见,也不知出了什么事,立即策马赶来,到了地方下马见礼,女皇笑吟吟地说:“没什么事,一起走走。”
  “……陛下!”摄政王银牙一咬,狠狠瞪了大将军几秒,甩手就走。
  “阿……殿下!”大将军明显想拦,但在御驾面前又没好拦,便见摄政王从侍从手里要了匹马,绝尘而去。
  女皇啧了声嘴:“将军还不去追?”
  “啊?”
  “朕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好吗?”她说着指了指对面山上露出的一座庙,“我们去庙里许个愿,我姨母的安全问题就麻烦将军了。”
  女皇说罢提步就走,跟随出来的人马自也都半刻不作耽搁地立即跟上。
  大将军愣了愣:陛下什么意思?
  她难道看出了什么?不会吧。如果看出来了,总不能乐见其成吧?
  但刚才的语气莫名很怪啊……
  大将军呆滞了会儿,回神间赶忙翻身上马,朝着摄政王离开的方向疾速追去。
  于是在范小圆悠哉哉地逛进庙门的时候,听到侍卫来回禀说:“大将军已追上了摄政王,去附近的巷子吃小吃去了。”
  “哈哈哈哈太好了!”范小圆脑补两个漂亮小姐姐的一起吃小时的画面脑补得非常愉快,然后怀揣着这份喜悦走进了庙中大殿,恭恭敬敬地向佛祖磕了几个头。
  寺庙的院子里还有写祈福牌的地方,挂牌子的是棵巨大的银杏树。此时正值深秋,银杏树上叶片尽黄,低处挂着祈福牌的地方又一片红,站在树上仰头望去,美极了!
  住持恭恭敬敬地呈上了祈福牌,呈在一个托盘里,一共九块。
  范小圆是个许愿狂魔,每次去寺庙里烧香拜佛都恨约定俗成的许三个愿望的额度不够用,一时很想把九块全都写满。
  但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一来在佛前谈心实在不太好,二来,关于自己那个世界的愿她不太敢许,很怕神佛万一想保佑她会搞出时空混乱之类的问题。
  对于这个世界,她又没那么多愿可许。
  她于是看了看在台阶下静候的众人,招手道:“宇文客,贵君!来一起许愿啊!”
  宇文客和麟德贵君便走上前去,三位随来的“幸存”的世家公子不动声色地抬眼静看,看到银杏树下的画面一时变得很热闹。
  宇文客很快就把三块全写好了,范小圆暗搓搓地探头想看,他迅速跳起,将三块一齐挂上了枝头,落地后瞪她:“看了就不灵了!”
  “哼,不看就不看!”范小圆撇嘴,然后闷头按照自己的职责所在,认真写了第一块:希望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接下来两块她想了想,一块写了“希望宇文客心想事成”,另一块写了“希望麟德贵君心想事成”。
  ——在这个世界,目前为止她最熟悉的也就他们俩,不知道许什么愿就给他们的愿望加持好了!
  写完之后她走过去往枝头挂,然而最低的枝头也比她高一截,踮着脚尖都挂不上去。宫人见状立刻去取凳子来给她踩,不过在宫人回来之前,麟德贵君先一步把她手里的牌子接了过去。
  他抬手将她牌子上的挂绳套稳在枝头上,不经意地扫见“麟德”两个字就下意识地定睛多看了一眼,继而一怔。
  然后稍一回神,他便别过了头,有点局促:“陛下,臣不小心……”
  范小圆知道他看见了,一摆手:“没事,我觉得心诚则灵,佛祖才不会计较有没有人看过呢!”她边说边瞪宇文客,视线转回来,冷不丁地看见麟德贵君嘴角上扬:“多谢陛下。”
  她于是在脸红心跳中又将目光转开,轻咳了一声:“贵君许了什么愿?”
  “嗯……国运恒昌。”麟德贵君道。
  “还有呢?”她又问。
  “父母身体康健。”
  她再度问:“还有呢?”
  麟德贵君颔首道:“没了,就两个。”
  “可你挂上去了三个啊?”范小圆脱口而出,继而便见麟德贵君目光有点闪烁:“有一个是空的。”
  哦……
  她心里默默懂了,他应该是有一个不想说。那很正常,谁还没个不想让外人知道的愿望啊?
  范小圆于是不再问了,谢过了住持,就此离开了寺院。众人一路沿着西湖继续走,宇文客看着湖面想了想,凑到范小圆旁边,语不传六耳地说:“哎,你不想去逛逛有小吃的巷子吗。”
  “……不了吧,这么多人,还得注意吃相,不爽!”范小圆闷闷说。
  “明天周六,可以睡懒觉。”宇文客一哂,接着,他心惊肉跳地、假作淡定从容地,发了个邀请,“晚上我们偷偷溜出来吃?”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宇文客认为摄政王和大将军只是“挚友”的问题,昨天有条评说得好有道理……
  Mint夏:嗯………挚友有什么不对吗,次木和酒吞也是挚友来着嘛……
  ================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么么哒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