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0. 黑白黑 荔箫

  Chapter 40. 黑白黑
  “……”
  两个人赌气地开始无声互瞪, 旁人都诧异地看向宇文客,没有人敢看女皇。
  但本来就是在羞赧中强撑着气的女皇先一步绷不住了。
  她打起了磕巴:“你……你这人怎么死皮赖脸的呢!”
  她还做了退让:“暂时别让我看见你行不行!我想静静!”
  毫不夸张地说,这话落在别人耳中,宛如有雷劈下……
  更吓人的是,眼见着陛下这个样子,宇文御子竟然还很气势汹汹地直接在旁边空着的石凳上坐下了:“你别躲着我, 要是这样, 你就索性当我那天的话没说过, 咱们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宫人们头皮发麻。
  三个已经窒息了好一会儿的“元君备选项”面面相觑, 接着几乎同时腾起身,发僵地作揖:“臣先告退。”
  宇文客一来,范小圆本来也没心情继续跟他们品茶聊天了, 便摆摆手任由他们离开,接着又挥手让宫人也退了下去。
  然后她悲愤地伏案:“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你就当我那天什么都没说好了。”宇文客以退为进, “你最近成绩好了, 白老师夸你来着, 这个时候别松劲儿。我接着帮你补课, 你努力考个好学校,怎么样?”
  范小圆怔了怔,抬起头:“你这么想?”
  宇文客点点头:“学业为重吧。别的事……大不了等去了英国我再追你。”
  他做了退让但又没说完全放弃, 听起来可信度就很高。范小圆果然大松了口气,呢喃着又说:“整个学部都在说你这回考得不好,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就想那必须得躲着你了。”
  “没有没有, 你别想太多。”宇文客哈哈一笑,“我是昨天在这边有点着凉,醒来考试的时候脑子也不清楚,所以失利了,跟你没关系!”
  “这样啊……”范小圆心下稍安,但思量了一会儿后,就又说,“可我觉得我不答应你又让你帮我补课不合适,嗯……我让我妈给我报个补习班好了,感觉这样比较……”
  “你是学习方法的问题,不是学习时间的问题。补习班能了解哪种方法适合你吗?”宇文客说。
  一聊到学习的话题,他底气就足了,立刻顺着这个有条不紊地说了下去:“现在我很清楚你要怎样学了,就算只是朋友我也应该帮你帮到底啊。再说,谁说补习是情侣地专利了,我最初帮你补课的时候绝对没想别的,不是都挺正常的吗?怎么就因为我的几句话,你就觉得这么不合适了?”
  范小圆蹙眉:“可是我觉得……”
  宇文客启用技能激将法:“你成熟点行吗?我们又不是小学生,这点关系和分寸还处理不好?”
  范小圆于是被噎得死死的。
  最后她只能闷闷地说:“那好吧……”
  他暗自松气,微微一笑。她又不失礼貌地补了一句:“那谢谢你啊。”
  “没事儿,我们一起努力。”宇文客接着又用很公事公办的口气问她,“寒假你考不考雅思?”
  范小圆点点头:“考。”
  “最近模拟多少分?”
  “5分。”范小圆叹气,“其实我听力和阅读都有6,但一到口语和写作就死了。尤其口语……我对着天天见面的口语老师说话都紧张,到时候见到考官我可能要连人话都不会说。”
  “哈哈哈,口语我也紧张,回头咱们一起练。”宇文客说着一哂,“茶给我喝一口呗?”
  可是刚才被她挡住的茶,已经让宫人端下去了。
  范小圆只好把自己的给了他:“我没动过,你喝吧。”
  动过也没关系啊——宇文客微笑着把这句话忍住了。
  这件事在一刻之后被禀到了温府。
  因为还没有元君的缘故,宫中事务都是麟德贵君管。是以不论大事小情,只要陛下没有意说要瞒着人,宫人就算是为巴结,也会去禀麟德贵君一声。
  彼时麟德贵君正和爷爷下棋。他爷爷棋品颇为糟糕,隔个三两步就要悔一次棋,还会趁他不留神时藏棋换棋,麟德贵君只好死盯着不让他换。宫人来禀话时他走到房门口去听,折回来一瞧棋盘格局就无语了:“爷爷……”
  “哎,你怎么这么快就看出来了?”老爷子很不好意思,边把棋子往棋盒里拣边说,“咱们重新来,重新来!我不捣乱了!”
  麟德贵君好笑地坐回去,爷爷一边继续收着棋子,一边抬眼打量他,做随意状问:“宫里来人了?是不是陛下催你回去?”
  “没有,就是说些小事。”麟德贵君抿了口茶,“陛下开春才回宫,不急。”
  “哦……”爷爷点着头,转而一顿,“阿玹。”
  “嗯?”
  “你这孩子向来报喜不报忧,在你爹娘那儿说的全是好的。爷爷今天想听你说句真话,你在宫里过得到底怎么样?”
  “我挺好的。”麟德贵君轻松而笑,看看爷爷的忧色,又道,“您别多心,真的挺好的。要不然陛下南巡,也不会让我跟出来。”
  爷爷一想,神色放松了些:“那倒也是……”接着又说,“但我听宫人说,你有一阵子常和陛下意见相左?”
  麟德贵君也正悠哉哉收棋子的手略微一滞,倒也没否认:“是,看法不同总难免的。但近来……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陛下好像突然转了性,凡事爱问我的意见,和她想得不一样她也无所谓,并不争执。”
  “你啊,还是谨慎点。”老爷子缓缓摇着头,“看法不同总难免,也得看是什么事。要是无关痛痒的小事那自然无妨,可这政事、宫中之事不一样。你看陛下如今转了性,觉得自己舒心了挺好,可要是她哪天再转回去呢?你今天跟她说的那些与她想法不同的话,焉知她到时不会拿来怪你啊!”
  麟德贵君点点头:“我心里有数。”
  “你别敷衍我这老头子。我问你,你的那些念想,陛下是不是知道了?”老爷子道。
  “知道一些。”麟德贵君没隐瞒,“政书的事被捅出来的时候,我跟陛下提了几句。”
  “你会武的事呢?”老爷子追问。
  麟德贵君无奈而笑:“陛下几年前就许我在宫里练剑了。”
  “我是说真功夫!”
  “这她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瞒着吧。”爷爷长声叹息,满脸的忧愁,“我跟宫人打听完,思量了大半夜。怎么说呢……咱不敢往坏里琢磨陛下,但得给自己添个心眼。你瞧你也说,不知怎么陛下突然转了性——转性这事是说转就能转的吗?爷爷只怕她是现在想亲政了,觉着能用得上你。可等她真的亲了政,你这有才学、有功夫还有志向的人,会不会被她视为身边的隐患,你自己得想明白。”
  麟德贵君心下微沉,默了片刻,才又点了头:“我知道了。”
  “唉,你这脾性,真不该进宫受这份委屈。”爷爷一再地摇头,继而强自笑笑,“罢了罢了,不说了,下棋。”
  二十一世纪,随着十二月的临近,又到了筹备圣诞节的时候。
  圣诞节在国际部是个大事,按照惯例,每年都有两天的活动,24日是平安夜联欢会,25日的白天,各班可以拿班费出门聚餐,晚上学部在附近的酒店包场办舞会。
  在这种时候,范小圆总是很忙的。因为她手底下的社团多,统筹能力也强,联欢会和舞会的策划都是交给她做。
  所以从十一月底开始,范小圆就忙得脚不沾地了,课余时间要去各班统计节目、拉着志愿者们一起琢磨礼堂怎么布置,还要尽快出预算跟学生会申请经费——这种学生活动看似不花钱,但实际上,整个学部差不多一千五百号人,单是饮品和零食就需要不少钱,除此之外还有外租音响、舞台干冰机之类的费用,节目间穿插抽奖活动的奖品也需要单独的一笔。
  范小圆在这方面做得很细,每一项都货比三家,挑性价比最高的方案选。最后各项类目核算下来,预算三万二,她总算松了口气。按照往年的经验来说,只要没超过五万,总校都会批得很愉快。
  然而两天之后,高三的学生会主席却拿着她做的预算,很不好意思地亲自来敲门了,跟她说不行,太高了。
  范小圆很惊诧:“哪儿高了?比去年还低了三千多呢!”
  “是,但今年高中部闹事。”学生会主席是个已经拿下剑桥金融专业录取的男生,画风总非常学术,听他吐槽非常难得,“他们圣诞节不是各班过各班的吗,所以每年都是总校给一万块钱,各班分了买零食。然后这学期,新上来的学生会就找总校闹去了……让他们和咱们一样搞他们又嫌麻烦,还非得争这口气,简直有病。”
  “……”范小圆对此无法评价,只又问,“那咱们怎么办?”
  学生会主席竖了两个手指:“两万以内,不能再多了。”
  “这不可能啊!!!”范小圆翻着预算表给他看,“学长你看,咱们比高中部多个初三,零食每个人十块钱都要一万五。音响、干冰机外加其他布置会场的东西加起来压到七千真的已经很低了。节目里有两个舞台剧,租服装的钱应该报销啊,还有抽奖……一等奖的kindle才不到一千块钱,再压低咱们就得拿日记本什么的凑合了……”
  那也太惨了啊……
  学生会主席也很郁闷,他气虚拍拍范小圆的肩膀:“加油,想办法解决一下……”
  “解决不了啊!!!我不能自己印钞吧!!!”范小圆急得直跳,“学长你学金融的,你想办法!要不你跟学部申请点钱炒炒股?我听说前两年有学长这么干过!赚了好几千呢!”
  主席无精打采:“现在大盘绿得跟浩克一样,上证一星期之内跌了三百点,创业板喜迎一年来的最低点。”
  范小圆:“……”
  “唉,一起想想办法吧。”主席摇摇头,“实在不行就……过个穷年,不抽奖了,舞台剧之类会造成额外开销的节目取消,干冰机不用了,音响用学校现成的。”
  学生会主席这样说完则罢,范小圆晚上补课的时候走神一脑补就崩溃了,瘫在桌子上直呼:“不成啊,联欢会这么搞也太惨了啊!就咱礼堂那个音响,一唱高音声音就裂,联欢毛啊!!!”
  “……”正给她画电路的宇文客笑笑,“那就只租音响。”
  “会场不能完全不布置吧……”范小圆蔫耷耷,“而且……那两个舞台剧真的特别好,剧社从开学就在准备,我没法跟他们说不让上……”
  “哎,死要面子活受罪。”宇文客不知道为什么会忍不住地对她嘴贱,被她一瞪才反应过来,赶忙改口,“咳……我帮你一起想。”
  “哼。”范小圆收回瞪他的视线,思来想去也没办法,就想到了麟德贵君。
  麟德贵君在这方面的想法比他们活,可以找他帮忙!
  入睡回到大熙后,她便措辞了一番,把麟德贵君从家里请了回来,斟酌着问他说:“假如……我想干件事,但是户部不给钱,怎么办?”
  麟德贵君:“……?”
  “就是个假设啦,贵君你尽情展开一下想象,如果是你,你怎么办?”范小圆期待地望着他。
  麟德贵君想了想:“数目很大?”
  “没有很大,但也不小……”范小圆琢磨道,“大概的概念就是……这个数额不是我能直接走宫中账目出的,可是又必须得及时弄到,有什么办法?”
  “?”麟德贵君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但还是提供了个想法,“募捐。可以在宫中朝中、乃至民间一起募捐。”
  “如果也不能募捐呢?”范小圆追问,因为“逼学生额外交钱”在学校是个很敏感的问题。
  “那就……”有想法在麟德贵君脑海中一划而过,但在到嘴边的时候,被他遏制住了。
  他垂眸一哂:“那臣也不知了。”
  “哦……”女皇脸上顿显失落,麟德贵君沉默半晌,施礼说:“陛下若没别的事,臣先告退了。”
  “陛下!”后面忽而响起一声唤,麟德贵君回过头,见是宇文客兴冲冲地赶了来。
  “贵君。”宇文客朝他一揖,转而又看向女皇,“陛下说的那个问题,我有办法了。”
  “真哒?!”女皇兴高采烈地离席起身,走到门口来拽他进屋,同时抱歉地朝朝麟德贵君笑笑,“贵君请便,让你白跑一趟不好意思哈!”
  麟德贵君心下莫名沉了那么一瞬,旋即颔首:“臣告退。”
  他说罢便退了出去,范小圆的目光却也跟着他飘到了外头。宇文客怔然,抬手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我告诉你怎么办啊。”
  “等一下!”范小圆说着又趴到了窗边,从窗缝处认真看了看正走出月门的麟德贵君的背影,自言自语地嗫嚅说,“贵君好像情绪不对劲啊……”
  “……”宇文客一阵眼晕。
  他咳了一声:“陛下。”
  “……啊!”范小圆回过神,立刻把目光转了回来,有点尴尬,“抱歉抱歉。”她坐到桌前清清嗓子,“来我们说正事。”
  宇文客沉了沉:“要不要先解决一下贵君的情绪问题?”
  “不用不用!我就……刚才一下大脑宕机了!”她暗自为自己的举动吐了下舌头。
  其实她知道自己不该在宇文客表了白的情况下多提麟德贵君,可是麟德贵君太耀眼了,让她一不小心就会目眩神迷。
  ——这就跟现代的迷妹似的,就算男朋友在身边,路过爱豆的海报时也还是会脱口而出一句:“啊,好想给你生猴子!”
  她于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默默揉眉心,宇文客睃着她一笑,拖着张椅子坐到她身边:“哎,我认真的,先解决一下麟德贵君的情绪问题吧。”
  他顿了顿,又道:“我理解你对爱豆的一腔热忱啊。”
  作者有话要说:
  玩家【宇文客】获得技能【一起追星】
  ==========================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