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2. 白黑 荔箫

  Chapter 42. 白黑
  费用的问题圆满解决, 范小圆可算整个人都轻松了。考虑到宇文客一直很在意自己的笔记,轻易连借都不肯往外借,范小圆没好意思把剩下的四千多块直接交给爱心社。她拿去跟宇文客说,让他自己留着。
  不过宇文客拒绝了。他的意思是,结余捐给爱心社的公告是她发的、这笔钱也是她收的,这样收完又反倒不捐太容易被骂, 还是捐了吧。
  看她十分不好意思, 他想了想又说:“要不你给我把这瓶可乐报销了?”
  “啊行!”范小圆脱口应下的时候根本没过脑子, 等反应过来也只好顺着问下去, “多少钱?”
  “三块五。”宇文客说得有整有零。
  “……”范小圆估算了一下,抽了二百块钱给他,“给你买两个月的可乐, 剩下的捐给爱心社。”
  宇文客拿走了一张揣起来:“一百就够,我又不天天喝。”
  就这样, 下午的平安夜联欢会非常成功。在同学们开始热切期待第二天晚上的舞会的同时, 范小圆也终于得以抽空思考起了麟德贵君的问题。
  ——她基本确定, 麟德贵君近来确实情绪不对头了。
  在她筹备圣诞活动期间, 她在大熙朝找麟德贵君上了大概三四次“政治课”,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他有心事。
  因为他给她讲的东西,明显没有从前清楚了, 很多地方都含含糊糊。她主动追问,他似乎也没什么心思细讲,原本在她听来挺有意思的课程,几乎变成了照本宣读。
  有问题, 一定有问题!
  范小圆就想,是不是他在家里过得不开心?离家太久了,和家人关系不好?或者家里对他不好?
  这些猜测在她脑子里冲来涌去,可是又无从验证。因为她如果直接拿去问麟德贵君,以麟德贵君的性格来看,他一定会不承认;如果直接杀去他家看看呢?好像也没什么用——但凡他的家人不傻,展现给她的肯定是最好的一面啊!
  范小圆就在再度到大熙朝之后,找宇文客商量去了。宇文客听完想了半秒都没到,就说:“你知道白老师经常突然出现在教室后门的窗口里么?”
  范小圆点头:“知道啊!”
  宇文客微笑:“突击检查连学校老师都能搞,你一个女皇搞不了?”
  有道理,非常有道理。
  于是,范小圆在没通知温家的前提下,带着宫人们和暗卫们,浩浩荡荡地杀去了温府。
  在她敲门前,两个暗卫跃墙先一步进了院,在院中的一片惊叫里,院门从里面打了开来。
  范小圆走进去,看看被吓跪了的一众下人,问:“谁知道麟德贵君住哪儿?带我去。”
  一个小厮哆哆嗦嗦地站起身领路。沿途难免遇到别的下人,自有机灵的想赶紧进去禀话,但都被暗卫及时挡住了。
  温府这种大家族,住的地方很大,古代又没手机没电脑,她把报信的人拦住,估计能在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逛上好一会儿。
  待得进了麟德贵君的所住的院子,两个要冲进屋的下人同样被暗卫挡了下来。
  范小圆看看他们,问:“贵君干什么呢?”
  “……在午睡。”其中一人回道。
  她哦了一声,想了想,吩咐说:“我自己进去看看,谁都别跟进来,也别出声。”
  说罢她推门而入。
  回身关上门,范小圆先打量了一遍外屋,看到家具都是全新的,而且很精致。架子上摆放的文玩一类的东西真假她看不出,她至少看上去都不便宜。
  然后她轻手轻脚地推门进了卧房。
  麟德贵君正安安稳稳地睡着,屋子里的炭火烧得足够暖和,他便没更衣也没盖被。穿着一身绣纹华美的常服眼眸轻阖平躺着的样子,宛若一尊置身凡尘外的雕像。
  范小圆遥遥凝视着他的美颜怔了怔,接着深吸了口气,继续安静地观察情况。
  屋里的一切都非常讲究,好几件家具的精美度甚至可以和宫里一拼。那么这样看来,至少他在物质条件上没有吃亏。
  范小圆一边思量一边在屋里转悠,走到桌边的时候,目光被案头刚完成的画牵了过去。
  那是一幅山水画,左侧群山重叠,右侧大江奔腾,风格宏阔潇洒,范小圆这个对国画一无所知的人,一眼望去都被画中的气场震了一震。
  在右上角的留白处,有一行自己熟悉的小字,写着作画的日期,下面盖了一枚朱红的名章。
  名章上工工整整的刻着两个字:温玹。
  原来麟德贵君叫温玹,这名字真好听。可惜在宫里从来没人提,她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穿越女皇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问。所有人都在贵君贵君地叫着,连他在宫里用的章上,刻得也是麟德贵君四个字,好像他没有名字一样。
  范小圆莫名地情绪很低落,凝视了那个名章好一会儿,才将视线挪开。
  然后,她看到了旁边放着的一本书:《资治通鉴》。书里好夹了好几页纸,比书长出一截的纸页露出来,十分显眼。
  他最近在给她讲的就是《资治通鉴》,范小圆于是下意识地伸手翻书,拿起那几页纸一看,好像是笔记?
  是乍看之下划得乱七八糟、细看又很规整的笔记。
  笔记都是对书中内容的讲解批注,看起来像是最初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段,之后又斟字酌句地细做了研究。
  ——在细作研究的部分里,有些部分被用蓝色划掉了,好像是并不需要。但他的想法似乎又很反复,有好几句都在下面重新写了出来;再划掉,再写。足足反复了好几张纸。
  最后一页,是用朱砂誊抄的,工工整整但只有三五行字。近来经过古代政治课的调|教已经能通读繁体字文言文的范小圆一目扫过去,忽而一愣。
  ——这好像就是他前几天给她讲的内容?
  她又疑惑地翻回前几页,从那被划得乱七八糟的一页页里勉强辨认出更多的字句,很快发觉,他最初洋洋洒洒写下的那一大段,比最后讲给她的这一页要细致很多,更接近他先前给她讲课的水准。
  什么意思?他并不是心情不好,而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不给她细讲?!
  崩了崩了!
  范小圆心里大呼,心态崩了!
  她在现代没正经追过星,偶尔听说过粉丝探班被爱豆嫌弃之类的新闻,脑补起来觉得很虐。
  现在可好,她对麟德贵君那叫一个真情实感、少女心爆棚……结果麟德贵君存心糊弄她?!
  论被自家爱豆亲手糊弄是什么感觉……
  别人什么感觉不知道,反正她现在特别难过。
  她于是没精打采地把书放在了桌上,心里空落落地在房里踱了一个来回,然后随便找了把椅子坐,等着他醒。
  她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她哪里做错了。
  她明明在很努力、很真诚地对他好,而且她心里其实也有数,觉得自己一定是比原女皇对他好的。因为最近他见到她,明显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惶恐拘谨了,笑的时候越来越多。
  看到他开心,她也会特别开心。这种开心简单纯粹,如果非要用语言总结,大概就是“这个人真好,我希望他过得好,他过得好我就觉得世界都好”的那种感觉。
  可是,为什么他却这样对她呢?
  范小圆枯坐在在椅子上,感觉自己坐了好长好长时间,浑浑噩噩的。
  床上安睡的身影终于动了一下,麟德贵君睡眼轻松地醒来,撑身到一半,目光一定陡然清醒:“……陛下?”他不可置信道。
  女皇坐在那儿,似乎一时没回过神。麟德贵君怔了一怔,紧接着,下意识地猛然望向书案。
  接着他好像连脑子都没过就冲向了案桌,一把抄起桌上的书要往抽屉里收。显而易见的心虚令范小圆原本残存的一点儿侥幸顷刻崩塌,于是,麟德贵君听到几尺外清冷的声音说:“别藏了,我看完了。”
  他的手顿住。
  范小圆无精打采地垂着头:“你为什么这样。”
  “我……”麟德贵君脑子里一团乱麻。
  眼前正发生的事情太出乎意料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会来他家里,而且还悄无声息地就进了门,他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滞在那里怔讼良久,长长地缓了口气,把书放回案头,自己一步步走向女皇。
  他俯身下拜:“陛下恕罪。”
  “温玹。”女皇冷声道出的称呼令他一愕。
  她眼眶泛热,强忍委屈的口气听起来很生硬:“你给我解释清楚。”
  “陛下,臣……”麟德贵君哑口无言。这种事要怎么解释呢?让他说自己听从了家人的建议,所以有心藏拙;还是说自己怕日后被反手整治,所以先一步退避,明哲保身?
  不论怎么说,都是揣测君心的死罪。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范小圆的语气不自觉地冲了些,“你解释清楚!这件事不是你赔个罪就能过去的!你要是不说清楚,我……”
  范小圆想说个有力的威胁但卡了壳,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想像真正的女皇那样说“我把你拖出去砍了”,可是三观不允许;
  罚钱,没力度;
  打一顿,下不了手。
  于是卡了两秒后,她说:“我就不让你回京了!”
  麟德贵君惊然抬头,脸色惨白到血色全无。
  范小圆别开脸不看他,跟自己说不能心软退缩,这件事影响相互的信任,必须有个解释!
  麟德贵君有些恍惚,竭力缓了好几番神,还是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陛下您……”
  他失措地抬了抬眼又转瞬低下去,气力全无地承诺:“臣以后不会了……”
  “我不想听承诺,我只想知道你这次为什么骗我!”范小圆终于没忍住流出了眼泪,她抹着眼泪质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了你好多天!一直在想你是不是过得不好情绪不对!你就给我看这个!”
  ——这感觉,就他妈跟听说爱豆身体不好,粉丝操心伤心夜不能寐,过了俩月看到狗仔爆料爱豆在冰岛极光下玩3P一样啊!
  然后爱豆本尊还打算敷衍了事。
  范小圆很愤怒,见他还是低垂着眼帘不打算说的样子,觉得更恼火:“你这人怎么这样!”
  她说罢怒然起身,气冲冲地甩手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给自己的读者群打个广告~~
  群号:373422582
  附加消息请写【晋江ID+白黑+任一角色名】
  进群需向管理员提交晋江订阅记录截图
  在盗文站看到群号的请忽略,不欢迎。
  ==================
  本章随机送30个红包,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