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6. 纯黑 荔箫

  Chapter 46. 纯黑
  在现代专属于学生的寒假结束之前, 两个世界同步迎来了元宵。
  按照规矩来说,元宵应该也设宫宴。不过随来杭州的人不多,接二连三的弄宫宴确实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在范小圆提出取消宫宴,晚上微服出巡逛灯会的时候,摄政王点头答应了。
  然后, 范小圆很“善解人意”地表示我们各玩各的比较轻松, 就不要求统一行动啦, 姨母您和大将军想去别的地方叙“闺蜜情”的话请自便哈!
  摄政王对此没有发表异议, 但是极力要求她带那三位待选公子一起出去,说借逛灯会再熟悉一下正好。
  如此这般,当晚随范小圆出去的除了几个近身伺候的宫人, 还有宇文客和章、顾、吴三位公子。
  结果到了灯会所在的集市,又好巧不巧地碰上了麟德贵君。
  ——他正坐在一家酒店的大厅里吃饭, 几人从酒店门口路过, 范小圆余光一扫就注意到他了!
  他的气质实在太卓绝, 明明身处喧闹的大厅里, 愣是坐出了一种遗世独立的味道,范小圆只看个侧影都知道除了他没别人!
  她一时心跳加剧,向旁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大厅。
  她悄悄地溜到麟德贵君身后,手指一点他右肩,同时向左闪去。麟德贵君当然下意识地先往右看,愣了一刹才看见她, 微微一怔,即要起身见礼:“陛……”
  “嘘。”范小圆笑吟吟地让他打住,抬眼一瞧见围着四方桌子的都是长凳,就直接厚着脸皮坐在了他身边,“既然这么巧碰上了,那我们蹭个饭!”
  他边说边向外面招手,几人随之入内。
  三位待选的公子很自觉地令坐了一张空桌,宇文客则被王瑾往范小圆那边请,但他却指了指三位公子那桌:“我去那边坐。”
  这举动令三人十分诧异,出门在外为免暴露身份不变见礼,吴家公子就起身给他倒了杯茶以示恭敬,同时状似随意地问说:“御子怎么……不去那边坐?”
  宇文客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笑说:“她担心贵君好久了,让他们独处吧。”
  他现在缺的是开学那天的一哆嗦,不是开学前对她死缠烂打。
  而且,随着了解的加深,他现在相信范小圆对麟德贵君完全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了——思维模式差距太大产生不了那种感情,那她想在心里装个男神,就随便嘛。
  宇文客很想得开,眼前的三位可都震惊得懵掉了。
  这位宇文御子看来很……不一般嘛。
  蛰伏三年才翻身得宠,他竟然还能如此安然地屈居人下,完全不想趁热打铁把麟德贵君按下去?
  桌上一时安静,在旁和小二商量菜品如何安排的宫人背后有点怵。
  另一边,范小圆正侧支着头细细欣赏麟德贵君的脸,弄得麟德贵君夹着一颗丸子吃也不是放也不是,终是局促地笑了一声:“陛下……”
  “你养回来了真好。”范小圆噙笑感慨,然后又说,“我要吃丸子!”
  麟德贵君就把正夹着的丸子转过来喂进了她嘴里,然而,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颗撒尿牛丸。
  牛丸最外层凉了,但内里还热着,正沉溺于美色的范小圆毫无防备地一咬,热浆爆出,烫得她顿时咣叽一头撞在了麟德贵君肩上。
  “?!”麟德贵君看到她在断断续续吸凉气才意识到是怎么了,匆忙拿起眼前的空碟子,“快吐出来。”
  但范小圆愤然摇头,坚定不屈宛如将赴刑场的革|命者!
  ——吐出来一定很恶心,她不要在他面前这个样子!
  麟德贵君于是又忙换了杯凉水递来:“喝口水冲一冲?”
  范小圆抓住杯子猛灌了一口。冷热相碰转温,舒服了。
  她蔫耷耷地歪在麟德贵君肩头缓劲儿,他看看她,到了嘴边的告罪的话噎住了。想了想,含着淡笑说:“抱歉。”
  “没事没事……”范小圆摇摇头,复又深喘了口气。
  不远处的桌上,三个不动声色盯着这边的人,一时神色各异。
  顾家公子俄而一哂:“陛下与贵君真是格外亲近。”
  吴公子轻笑着夹菜,意有所指地说:“毕竟是十年的情分。宫里其他人,单论资历就已经输了。”
  章公子没说话,宇文御子扭头看了一眼,招手叫宦官:“哎,帮个忙。”
  三人同时呼吸一滞,带着些许好奇和期待等着他的话。
  宇文客指了指范小圆那桌:“他们那份丸子看着不错,告诉小二添一份来。”
  三人:“……”
  待得吃饱喝足,正好是外面灯会最热闹的时候。
  虽然是女尊世界,但元宵出来闲逛的,大多也都是一女一男,像范小圆这样一个姑娘后面带着五个高颜值男人的不多见。遥遥看去,简直就是性转版风流花少带着五房小妾出门玩乐的真实写照!
  这霸气的场景引得不少路人都转过头来围观,其中自不乏有窃窃私语哪个长得更好看的。在这一点上,麟德贵君吸引了大半好评一点都不让人意外,但也有很多人在夸宇文客,让范小圆有点意外。
  原来他长得那么好看吗……
  她看惯了真的感觉不出来啊OTZ!!!
  宇文客面对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面不改色,一路心无旁骛地……吃小吃猜灯谜。
  范小圆则抱着麟德贵君的胳膊,跟他有一茬没一茬的瞎聊天。
  她问:“贵君,我以后都叫你的名字可以吗?其实你的名字比位份好听。”
  麟德贵君面上微有诧异划过,继而一笑:“行啊。”
  她就开开心心地念了好几遍“温玹”。
  但她其实也存着心事。她觉得,温玹当下的状态,真的十分令人可惜。
  他过得比宫里大多数男眷都好,这不假。可是,他还比其他人更有才华、性格更坚韧呢,她越跟他相处就越觉得如果他能换个活法一定更好,但又不敢贸然替他决定什么。
  于是过了一会儿,她忽地又说:“温玹,你有没有设想过,过不一样的日子是什么样?”
  “不一样的日子?”他一时没懂。
  “就是……”范小圆想了想,“比如你没进宫,自己成家立业;或者、或者考取功名?做官?带兵打仗?”她一边思维跳跃地说着,一边期待地抬头看他的神色。
  他无比平静地道:“没有。”
  “完全没有吗?”范小圆近一步追问,麟德贵君的薄唇微抿了一下:“臣不爱设想不切实际的事情。”
  “先不管切不切实际!嗯……我们这样说,如果现在晴空劈下惊雷一道,天神横空降世,问你说——”她转而变粗了嗓音,“温玹,我今天心情好,可以改变你的人生,你日后想干什么现在都可以提——”她又转回了正常的声音,“那你许什么愿?”
  她的“角色扮演”让他觉得很逗,且她脚下还蹦蹦跳跳的,看得他也轻松下来。不过他沉下心想了想,还是谨慎地说:“进宫,现在这样就很好。”
  这话真太假了。
  范小圆暗一撇嘴:“你知道你有个特别大的长处么……”
  “?”麟德贵君不解,想起先前摄政王的话,就说,“命好?”
  “?!”范小圆心说什么鬼?你一个全方位高配到哪儿都能混得很好但偏偏投生到了女尊世界的男人,哪儿来的底气说自己命好啊?!
  她内心疯狂吐槽着,同时挑眉望着他:“是你说谎的时候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麟德贵君的面色骤然一白,旋即却听女皇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没事啦,先不说这个了,我们去猜灯谜!”
  然后,范小圆就见识到了古代灯谜的水准。
  放眼望去,谜面上的字全都认识,但是谜底一个都猜不着。
  宇文客望着灯谜也是一脸苦逼,他很想凭猜谜给范小圆弄一个漂亮的花灯,刷一下好感度,可是……特么完全没有思路啊!
  有没有那种画个直角坐标系让用积分公式求阴影部分面积的灯谜啊?!
  他感觉颇受打击,一转眼,更打击人的画面出现了——麟德贵君正攥着一把扣着印的纸条路过。
  ——这里猜灯谜的规矩是,谁猜到了,经店家认定正确,就给一条印着店中小印的纸条,最后按条数换彩灯。
  宇文客目瞪口呆地拽住他:“贵君你……这么快就猜到这么多?!”
  “……嗯。”麟德贵君点着头扫了眼他手里托着的灯谜。
  ——小窗孤雁斜柳,打一字。
  “这个是‘畛’。”麟德贵君道。
  “啥?!”宇文客听到谜底都没想出是哪个字,“那个枕?!枕头?诊断?缜密?”
  “田间小路那个畛……”麟德贵君看着他的呆滞笑道,手在空气里划着说,“田字旁是‘小窗’,一撇一捺是‘孤雁’,下面三撇是‘斜柳’。”
  宇文客顺着他的比划把这个字脑补完了,内心OS是:还有这么个字?!?!
  他吸着凉气慨叹:“陛下说的真没错,你太有才了,要是能当官就好了!”
  麟德贵君眸光微凝:“跟你这么说过?”
  “常说。”宇文客叹气,“她还说她问过你,可是你不想。哎,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自己的……思维太局限了?其实可以志存高远一下?”
  说完,他发觉麟德贵君的目光好像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于是直接一指:“她在那边。”
  “……”麟德贵君转回头,看看他,咳了一声,“多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