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7. 黑白 荔箫

  Chapter 47. 黑白
  现代社会临近开学的前四天, 古代的圣驾启程返京了。
  这会儿年关刚过没多久,虽然河道的冰面已渐消融,但天还很冷,在水面上感觉尤其寒冷。
  这种冷和范小圆所熟悉的北方的冷还不一样,南方潮气重,凉意便随着潮气往骨缝里钻。这样一来好像穿多少衣服都不顶用了, 范小圆还是会冻得打哆嗦。
  御前侍奉的宫人们对此当然很紧张, 生怕九五之尊冻出个好歹来, 便在屋里多添了炭盆。
  可是圣驾南巡在外, 能带出来的炭本来就有限,虽然停靠时可以从各地在运炭上船,但停靠的次数也很有限。于是范小圆歪在船舱里读书时, 便偶然听见宫人说:“昨儿贵君就叫人把炭分了六成送过来,今天御子那边也送了来, 应该够用。”
  范小圆怔了两秒, 吓了一跳。
  他们俩也忒照顾她了!
  但是, 别闹, 都是久居在北方的人,这种南方透骨的寒凉她受不了,对他们来说必定也没好到哪儿去。
  范小圆于是在晌午比较暖和的时候杀去了麟德贵君那里一趟, 至于宇文客那儿,她打算直接着人将炭送了回去,因为他们两个之间实在不需要太客气或者刻意地解释什么。
  麟德贵君的船舱里果然很冷,哈一口气就会冒出一团白雾。范小圆走近船舱时便连个弯都没拐, 开口就说:“温玹,你别给我匀炭了啊,本来就不够用,冻病了怎么办!”
  麟德贵君正在窗边阳光较暖的地方读书,读得有些犯困。听到声音他放下了书,看向她,一哂:“没事。”
  “什么没事,还有好多天呢。”范小圆在他桌前站定,双手撑在他桌上睇着他,“听说你往我那儿送了六成炭,剩下四成够干什么的?”
  “晚上最冷的时候烧就是了,白天还好。”麟德贵君边说边站起身,颔首提起旁边用少量炭火温着的热水壶,悠闲而熟练地新沏了盏热茶端到她面前,“喝茶暖身也不错。”
  范小圆冷漠脸,低眼睃了眼茶盏但没接:“小心夜里失眠。”
  麟德贵君嗤地一笑:“陛下别担心了。”
  范小圆维持着冷漠脸瞪他,但他好像并不打算退让,始终含笑的双眼看得她心里一阵阵犯热。
  她于是不知不觉地自己做了退让:“……要不这样。”她想了想说,“我收你和宇文客一人三成炭,但是白天你们都到我那里去,这样谁都不会冻到。剩下的七成炭晚上用,还能烧得比平时更足一些,是不是两全其美?”
  麟德贵君微怔,仔细一算确实是个办法,便点了头:“那多谢陛下。”
  范小圆便打消了把炭给宇文客送回去的念头,叫人把这个主意传了过去。然而过了一刻,却听宫人神情发僵地禀说:“宇文御子不肯过来……”
  “?”范小圆一愣,连麟德贵君都很诧异:“为何?”
  “他说……呃,自己待着比较自在……”宫人复述着这句话,好悬没心虚到直接跪下。
  范小圆和麟德贵君面面相觑。
  而后她只好说:“那就……还是给他把炭送回去,我这里白天多用贵君的三成也够了。”
  另一边,宇文客其实正在坐卧不安。
  随着开学日的临近,他越来越忐忑,比大考将至忐忑多了。
  这种忐忑导致他成天胡琢磨,一会儿担心自己到时说错话,一会儿又担心挑的礼物她会不喜欢,患得患失到不敢见她。
  但不论他怎么忐忑,一天还是只有二十四小时,时间流速不会因为他的忐忑而变慢,开学日还是如期到来。
  早上6:40,宇文客将给范小圆的礼物揣进了包里。一方长宽不过一乍的小纸盒,对他而言突然很沉重了似的,他盯着它看了半天,才将书包拉链拉上。
  7:00,宇文客到了学校。
  其实这天只是开学报到而已,并不上课,上午发发书交交作业,下午就可以回家了,学生也并不用像平常要上早自习一样到得那么早。宇文客走进教室时,教室里空无一人。
  但是,忐忑的心理搅动着他,令他无比的怂。范小圆7:30到校的时候,教室里其实也还没什么人,可他就是不敢直接上前跟她说话。
  他反反复复地给自己打气,又反反复复地退缩。对于开口第一句话说什么的问题,脑海里甚至恨不得列出了A-Z等26个选项,思来想去都拿不定主意。
  等到他终于冷静下来、用理智战胜了紧张的时候,是7:55,教室里的人已经不少了。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宇文客将心一横,摸出书包里的盒子,毅然决然地走向了范小圆!
  他的动作太大,脚下裹挟着疾风,以至于不少同学都扭过了头,不明就里地张望着。
  宇文客在范小圆桌边站定,正和宁凝聊天的范小圆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一下子噤了声。
  宁凝倒没立刻觉出不对,还友好地跟宇文客打招呼:“早啊班长!”
  “……”宇文客目不转睛地盯着范小圆,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分泌都加剧了。
  他脑子里翻江倒海,A-Z的开场白选项迅速被淘汰到只剩三个:A.范小圆,我有个礼物给你;B.范小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C.范小圆,你方不方便出来一下?
  但这三个选项快速转完的一刹间,似有一道惊雷劈中大脑,令原本决定说C的他,脱口而出:“范小圆你当我女朋友吧!”
  唰——
  整个教室唰然消音。
  所有人都在目瞪口呆地望着宇文客,片刻前刚跟他打完招呼的宁凝更差点把下巴砸在发小圆桌上。
  他刚才气沉丹田喊出的那句话,真是气吞山河、振聋发聩……
  足足好几秒,教室里都没有半点动静。
  又好几秒,还是没有动静。
  再过几秒……范小圆隐约意识到,如果她不作答,屋里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别的动静了,于是蓦地回过神。
  她的双颊陡然滚烫,脸红耳赤地低着头缓了半晌,斜眼悄悄地一扫他,接着注意到了他手里明显是礼物盒的东西。
  她于是清着嗓子说:“那是啥……”
  “啊,这个……”宇文客仿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有个东西,局促地往前一递,“给你……给你买了个礼物,那个……唔……”
  范小圆故作冷静地直接把盒子拿了过去。
  她拆着礼物,他心跳加速。
  盒子打开,范小圆把里面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这是个十几厘米高的上窄下宽的玻璃瓶子,瓶子最下方铺着很少女心的浅粉底砂,底砂上躺着一个在面包片上睡觉的懒蛋蛋塑料摆件,旁边还有几颗深绿色的圆形的东西,质感看上去毛茸茸的,但不知道是什么鬼。
  Emmmmm……送毫无实际用途但还算好看的摆件当礼物,这个思路虽然很直男,但也还好啦!
  ——范小圆正这么想,宇文客在旁边结结巴巴地又开了口:“这、这个叫球藻。”
  她微愣,他佯作镇定地继续说:“日文发音是MARIMO,是一种淡水藻,非常好养,在温度过冷时会进入休眠状态避免死亡。长得很慢但养久了会突然炸毛,在光合作用下能吐泡,还能浮……”
  他的声音突然卡住。
  妈的还是说错话了!!!
  他应该说关于球藻的爱情传说啊,说什么日文发音提什么光合作用啊!!!
  温度过冷会休眠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啊啊啊啊出师不利啊!!!
  宇文客内心像一颗养久了的球藻一样,突然炸了毛。
  他旋即开始飞速思考怎么把话题扯到爱情传说上去,却见范小圆单手托着腮,笑吟吟地转过头来:“你们学霸真有意思。”
  “不是……我……那个……”宇文客怎么听都觉得她这话是委婉的嘲笑,紧张之下磕巴得更厉害了,“我认真……我认真挑了的,淘宝卖这个的特别多,我挑了很多家店才选定……”
  但范小圆没再看他,置若罔闻地扭头看向了别处。
  他的声音又一次卡住。
  范小圆望着教室里持续目瞪口呆的同学们深缓了两息,才可算保持了还算从容的口吻:“我脱单了,明天请大家吃零食!”
  “!”宇文客连呼吸都一并卡了。
  她手指敲着球藻瓶的木塞又看向他,思量了一下,说:“我放学之后……要去隔壁小区喂那个小哥哥,你懂的,以后一起去?”
  “好!”宇文客又一次应得气吞山河,一抬头,看见白老师走了进来。
  全班以一种学生面对老师的特有默契感,迅速各自恢复了交作业发书闲聊的状态,强行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白老师艰难地克制住了眼中的八卦,严肃正经地咳嗽了一声:“班长去教务处领一下课程表,范小圆,去拿社团活动时间表。”
  ——社团活动时间表,应该也在教务处。
  那需要两个人分开拿吗?!
  全班同学都憋住了笑,并且准备去论坛发个贴。
  作者有话要说:  啊,定情信物球藻(……)
  我知道写了肯定会有菇凉好奇……
  每1-2周换一次水就能活,适合懒人
  然后我(和宇文客)是在一家叫“球藻时间”的店买的
  基本确定不是坑人的其他乱七八糟的藻类,套装画风比较淡雅少女心
  ↑以上真不是收费广告,报我的名字也不打折。
  就是这样,喵。
  ===================
  在班长获得阶段性胜利的大日子里
  本章随机送40个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