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9. 纯黑 荔箫

  Chapter 49. 纯黑
  屈指数算, 在现代距离AS考试还有不到三个月,与此同时高一、高三也各有考试,于是整个国际部都弥漫开了一种紧张的情绪,就连宇文客这样的神级学霸,也在加班加点的学习。
  范小圆更是每天都被宇文客拽着刷题,她自己也很努力, 希望能在第一次做模拟真题时至少考一个A两个B出来。
  然而偏在此时, 大熙朝那边却出了些事。
  在临从水路换陆路的时候, 随驾南巡的顾家公子染了风寒。
  他和麟德贵君一样, 脑子里有一套根深蒂固的古代规矩,宁可自己生熬,也不敢在途中惊驾, 结果硬是把小病熬成了大病。要不是同行的章公子豁出去杀来禀话,范小圆怀疑自己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得是给这位顾公子收尸。
  于是这天, 她不得不发了通火, 怒然喝问你们都不要命了吗?请个太医麻烦大还是办丧事麻烦大?不怕死也还罢了, 万一烧傻了又不死怎么办你们想过吗?
  吓得顾家公子要从病榻上起来谢罪, 正给她端茶的章公子也举着茶盏就跪了。
  宇文客原本等在船舱外看风景,听到里面的动静,怕她这天子盛怒的戏码吓出人命来, 赶紧冲进去把她给拽走了。
  然后他们一道乘着小舟回她船上,他十分努力地在旁边哄她:“别生气别生气,你有你的好心,他们有他们的顾虑。你要时刻牢记思维差异的巨大差异, 别钻牛角尖!”
  范小圆还是面色铁青。
  宇文客便笑了,瞧了眼在船那端摇橹的宦官,压音凑近了她一些:“但你发起火来还真有女皇的气势。”
  范小圆斜斜地瞪他,哼了一声,气得鼓出了张包子脸。
  “……这样就没气势了!”宇文客用手指戳她腮帮子,被她挥开了手,又忍笑接着哄,“好了好了,我的女皇陛下,你要是气病了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范小圆闷闷地哦了一声,尽力地调整起情绪来。
  宇文客在旁找别的话题给她换心情:“说起来,那位章家公子好像人不错。”
  范小圆看看他,神色有点复杂:“什么意思?你不会在帮我挑元君吧?”
  宇文客摊手:“麟德贵君的家世注定他当不了元君、我家里要一步步往上扶持到我能当元君,估计少说要三五年,这都是客观事实。同时摄政王还在催你,那你不考虑别人能怎么办?”
  范小圆撇着嘴别过头:“我不要,这特么太奇怪了!咱俩要没再一起就算了,现在……不要!我不干!”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宇文客想得很开,“你想想,后宫那么多人呢,还有麟德贵君呢,这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好吗?”范小圆想得很明白,“后宫那么多人还有麟德贵君,那都是已经放在那儿的既成事实。我不知道原女皇还回不回来,不好简单粗暴地把他们遣散出去……那我也还打算慢慢来,找个对谁都好的解决方法呢!”
  宇文客:“?你竟然考虑过把麟德贵君遣散出去?”
  “?”范小圆自己也懵了一下,然后说,“不然呢?我之前都跟你说了希望他去当官!当官当顺了当然另外娶妻更好啊,他值得更好的人,值得天下最好的人!”
  她就差直说“我范小圆配不上他”了,而她心里想得也确实是,她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能跟他当朋友就很知足了,不能放纵自己的占有欲。如果这事儿她能完全自由地做主的话,她希望他能官居要职,找个自己喜欢的姑娘成婚,她偶尔找他说说话喝顿酒吃个烤鱼。过个几十年,等他们都变成了老头老太太,双方都会想,啊,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异性朋友。
  她畅想得很愉快,宇文客好笑地扶额:“同学,你可真是女皇中的一朵奇葩。”
  “不然呢……”范小圆咂嘴,“对我来说的话……我觉得没有生活琐事,他能更维持男神形象;对他来说的话,嗯……我目前是自己瞎猜哈……他对这个‘女皇’,可能也不是爱情。”
  “?!”宇文客神色夸张地咧嘴,“这你就比较扯淡了,我看他简直死心塌地。”
  “不啊,你看我和你在一起他都不嫉妒。”
  宇文客:“我也不嫉妒他啊?”
  范小圆:“那我要是说我爱上他了呢?”
  宇文客想了想:“……那我跟他决一死战。”
  “你看。”范小圆耸肩,“爱情是有排他性的,友情、忠心这些东西才不排他。哎怎么扯远了……那个,这事儿先不提,我肯定会尊重他的想法,等到摸清楚再做决定。我现在想说的是——爱情排他是双方面的!我跟你在一起就不打算立元君了!不要!”
  “只看做爵位也不行吗?”宇文客循循善诱。
  “……哥们儿你心太大了吧,元君相当于我的法定正夫好吗?!”范小圆对他的规劝有些感到意外了,“你怎么想的?这种事上你不是应该比我更坚定地反对立元君吗?!”
  宇文客低头笑了一声:“我怕你不好做人而已。”
  他长吁了口气:“你穿到这个位置上,就注定得……唔……会变通,完全坚持我们在那边树立的三观不现实。”
  范小圆吭气了。她不是很想变通,因为她对自己的道德水准并没有多么信任,她怕自己退一步之后,就会逐渐步步后退,一点点地更加纵容自己,最终让自己变成一个令人唾弃的十足的封建帝王……
  这场辩论于是不了了之,然而几天之后回到紫清园,麟德贵君也跟她提起:“章家公子人不错。”
  范小圆:“……”她盯了他三秒,郁结于心地发问,“你是和宇文客串了供么……”
  “?”麟德贵君怔怔,“什么?”
  “没什么。”范小圆嘴角抽搐着无力再度吐槽,只说,“我求求你们俩,在元君的事儿上,憋添乱了。我想到要应付摄政王就已经很头疼了!”
  “??”麟德贵君不懂了,去杭州之前,不是打算立元君的吗?
  去杭州这一趟,不就是为了立元君吗?
  范小圆也没法跟他解释在这期间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确立了男朋友的问题,苦恼地板起了脸:“有劳找个话题,我们聊点别的。”
  “哦……”麟德贵君从袖中抽出本册子,“摄政王刚送来的,说……”
  范小圆炸了:“不立元君!!!”
  麟德贵君失笑:“跟元君的事没关系,是番邦来朝,大部分事情她能料理,但是陛下还是出个面更为合适。”
  番邦来朝?
  范小圆带着几许好奇将册子接了过来,翻开看了两行,下意识地将那个拗口的名字念了出来:“讫儿瓦力丹……?”
  “西边的一个小地方,上一次来朝应该是三十多年前,陛下没接触过。”麟德贵君道。
  范小圆长长地“哦”了一声,问他:“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麟德贵君略作沉吟:“通俗些说就是……蛮夷之地,不太开化。”
  范小圆试探着追问:“……茹毛饮血?”
  “那倒不至于。”麟德贵君一哂,“游牧为生而已。”
  范小圆又哦了一声:“什么时候来?”
  “应该再过五天就到。”麟德贵君颔首。
  ……艹!!!
  五天后,是他们第一次做AS真题模拟考的时候,她却要操心番邦来朝这种问题?!
  范小圆纠结地仰到了靠背上。
  她很想跟该“番邦”说,你们等等,朕先专心忙完考试再见你们;
  或者去跟学校说,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接见一下外宾再来考试!
  但是,能这么做吗?
  不能。
  她只能先尽量专心地在那边考完试,然后杀回来接受朝拜。
  真酸爽。
  高一某位君主立宪制小国送来读书的王子学弟估计都没体会过这种酸爽。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
  推荐基友千钰的爆笑甜文《恋爱新手》~坑品有保障,放心看!
  PC和wap站的读者请戳下方按钮↓
  【APP小天使请戳进专栏查看=33=】
  国民女神白歆,最近偷偷粉了个电竞大神。
  她本想藏着掖着,却不小心在表演赛上,追着该大神一路无脑送头。
  好不容易,她才维持住了高冷人设。
  岂料——
  这位电竞大神,竟又空降到剧组,担任白歆小姐的技术指导。
  娱乐圈小花X电竞圈大佬
  暖冬小甜文-v-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