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52. 纯黑 荔箫

  Chapter 52. 纯黑
  事实证明,确实没人敢站出来戳穿女皇陛下的谎言, 但是女皇陛下依旧胆战心惊, 直到宴会结束。
  散席后, 她不太想坐步辇,宇文客便陪她一起往回走。麟德贵君也和他们一起走了一段儿,待得离大殿有些距离了,他忽地开口:“陛下。”
  范小圆转过头,他沉了沉, 颔首说:“今天……多谢陛下。”
  浓郁的夜色下, 他眼底弥漫的笑意温和无比, 温和里又隐隐带着些苦涩, 融成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范小圆耸了下肩头:“没事。如果卢加卡王子真的要找你练剑的话……”
  “臣会寻合适的由头推了。”麟德贵君平静道。
  “?”范小圆一愣,“推了干嘛?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去呗?”
  “?”麟德贵君不由自主地盯上她的神情,盯了好几秒, 才发觉她好像真的是认真的。
  他心下难免诧异, 想了想, 委婉道:“使节团中男女皆有, 臣去陪王子练剑难免和其他人有接触……不合适吧?”
  范小圆于是了然, 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怕我多心, 还是怕传出去叫外人多心?”
  麟德贵君想了想,一哂:“都有。”
  “前者的话, 我不在乎。至于后者,我可以派个暗卫盯着你,你看怎么样?”她上前了一步, 仰头诚恳地望着他,“我帮你撑了场,你不能不帮我圆谎啊。”
  麟德贵君的呼吸微滞,提议说:“臣可以顺着陛下说的,以军务繁忙为由推……”
  “但是你跟他练剑不是挺痛快的吗?那就去嘛!”范小圆豪气地一拍他的肩头,“别这么多顾虑,人生在世就几十年,活得痛快比较要紧!你放心大胆地去吧,出了事我给你顶着!”
  麟德贵君:“……”他哑了须臾,才懵然道,“好……”
  “那我回去睡觉了吼!你也早点休息!”她说罢就很轻松地先一步走了,麟德贵君回神时,她已走出了三两丈远。他下意识地想在道声谢,举目却见她正开开心心地跟宇文客说话,又觉得还是不打扰他们更好。
  范小圆一路上都有点兴奋,因为成功维护了爱豆的面子实在太有成就感了。她高兴到走着走着就想蹦跶一下,但衣裙很长又繁琐,踩到裙摆差点摔个狗啃泥,好在宇文客及时扶住她。
  他好笑地看着她说:“你冷静一下!我问个问题!”
  范小圆:“嗯?”
  宇文客说:“你有没有真打算让麟德贵君当将军?我觉得可以试试。”
  “‘打算’是有哒,但是现在直接把他推出去,可能太急了。慢慢铺垫吧,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再说!”
  宇文客想想,觉得也对。他就又帮着她做了一些设想,二人一起在此事上发散思维了一下,聊着天一直走回了寝宫。
  范小圆留了宇文客“侍寝”,宇文客照例在床边打地铺。躺下后,两个人又聊了小一刻就说了晚安,然而过了半个时辰,范小圆懵逼了。
  ——她发现,自己,睡不着。
  她又失眠了,但这种失眠的状态和在现代那边刚刚发生的失眠不太一样。在那边,她只是因为压力大、精神高度紧张导致的睡不着,实际上身体在正常觉得疲惫。但现在,她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一点睡意也没有,甚至感觉如果给她个操场,她可以跑一万米不歇脚。
  这他妈就很可怕!!!
  范小圆心底慢慢地有了猜测,觉得应该是因为二十一世纪的自己睡得太沉醒不过来,所以这边的死活睡不着!!!
  完犊子了,虽然在现实世界是周六,不用早起,可她如果真的睡一天,爸妈一定会觉得奇怪,一定会推门进来看!
  然后他们肯定会闻到酒味……
  范小圆目光呆滞地重重吁气,宇文客从黑暗中往床上望了望:“你还没睡着?”
  “哎?”范小圆吓一跳,“你怎么也没睡着?”
  “……一直在听你翻来覆去的。”宇文客笑了笑,“而且那边周六,也没定闹钟。”他接着问说,“你经常失眠吗?”
  “也没有……”范小圆叹息,“今天是被考试和晚宴的事弄得压力太大了,就一直睡不着。然后我没办法嘛,就灌了杯茅台,现在可能那边醒不过来了,所以在这边也失眠了。”
  黑暗中静了那么几秒。
  “茅台?!”宇文客错愕无比,“我擦你也太拼了……不怕醒过来之后难受吗?”
  “怕啊。”范小圆垂头丧气,“可是我毕竟当了女皇,有些该承担的事情还是要承担好吧。”她说着咂咂嘴,“你说原女皇去哪儿了?她还回不回来?一想到这个我就很方。”
  说完之后,她却半晌没听到回应。翻身一看,才发现宇文客竟然睡着了。
  ……刚才不是听着她的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吗?
  现在怎么回事?被人从那边摇醒了吗?!
  范小圆郁结于心。
  更郁结于心的是,她的这种高度清醒的状态,维持了一个晚上,似乎还能持续一整个白天——也就是说,身处星期六的她,可能会深度睡眠一天一夜!
  天明由宫人服侍着更衣梳妆时,范小圆都快哭了,她很认真地酝酿情绪,想从高度清醒中找到那么一点儿犯困的感觉,但是无济于事。
  然后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范小圆痛并快乐着的在这座还算陌生的皇宫里寻找新的乐趣。其实论风景,这里比紫清园要差得多,但是这里看起来更厚重更大气,她闲逛起来,还是觉得蛮有意思。
  将近晌午的时候,麟德贵君那边差人来回了话,说他出宫陪卢加卡王子练剑去了。
  讫儿瓦力丹使节当下都住在驿馆,一切事宜均由摄政王安排,于是麟德贵君出陪王子练剑的事当然瞒不过摄政王。他下午刚一回宫,摄政王紧跟着就到了。
  恰好精神亢奋却无所事事的范小圆把麟德贵君请到大殿问了问练剑的情况,麟德贵君一听摄政王求见,立时三刻就要告退,然而还是难以避免地碰了面。
  摄政王冷着脸进来,看都没看麟德贵君一眼,张口便是:“陛下,身为宫中男眷,竟出宫去见番邦使节,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麟德贵君眉心微蹙:“殿下,臣是奉命行事。”
  “孤王在和陛下说话,轮得到你来插嘴?”摄政王的美眸从麟德贵君面上一扫而过,麟德贵君当下火气也窜了起来,立刻要做争辩,范小圆刚忙朝他递眼色,意思是:好了好了!咱们不图口舌之快!
  麟德贵君强自沉了口气。
  范小圆赔着笑看向摄政王。
  她对目下摄政王和麟德贵君之间的关系心里有数。麟德贵君先前是因觉得摄政王狼子野心所以看她不爽,在大将军设局证明了这件事不存在之后,对摄政王的不满在他心里就算翻过去了。但在摄政王那边,麟德贵君总在女皇耳边说她的不是的事儿,可没人帮她翻过去;麟德贵君在她看来“没个男人样子”的问题,更没人帮她翻过去。
  所以,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摄政王还是哄着比较好。
  范小圆于是先把麟德贵君推走了,然后开始跟摄政王插科打诨。几句话后摄政王脸就青了,怒然道:“陛下,孤王在说正经事!”
  “我说的也是正……”范小圆忽而一阵耳鸣,感觉就像有人在耳边撞钟一样,泛起晕眩。
  接着,一些现代卧室中的画面犹如海市蜃楼般在大殿中浮现,同时感觉胳膊被碰了一下又一下。但她恍然低头看去,分明并没有人在碰她。
  完犊子了……可能是亲妈!
  范小圆倒吸凉气,扶着额头撑身起来跌跌撞撞往外去,跟摄政王说话时气息已有点虚:“对不住啊姨母,我……有点困。”
  摄政王未觉有异,继续争道:“你不能这样惯着麟德贵君!”
  话音未落,却见几步开外的地方,外甥女身形一软,咣叽摔了下去。
  “阿圆?!”摄政王大惊,箭步冲去将即将后脑勺着地的女皇一把扶住。
  只见女皇双目紧阖,呼吸平稳。气色嘛……看起来其实还好,不像生了急病的样子。
  但毫无悬念的,摄政王和宫人们还是吓坏了,一叠声的“快传太医!!!”传出大殿,撕心裂肺,不绝于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