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54. 白黑白 荔箫

  Chapter 54. 白黑白
  范小圆平生第一回 体验了乘急救车的感觉。她上了车就开始吸氧,还喷了某种促进呼吸的药剂,这才得以在还算安稳的情况下一直“活”到了医院急诊。
  爸妈都在旁边急得不行,妈妈甚至直接哭了出来,她很想安慰他们两句,可大脑缺氧的状态令她实在说不出话。
  好在三甲医院的急诊大夫们都见多识广,她这种症状在他们看来并不稀奇。
  前前后后折腾了大约半小时,范小圆吃了药又输上了液,状态就大致稳定了下来。一个带着口罩的女医生在旁边拿着本子,边做记录边说:“过敏引的荨麻疹和呼吸道问题。患者睡前吃什么了?”
  妈妈说:“什么也没吃,她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然后睡了一整天。”
  爸爸紧跟着就问:“是不是酒精过敏?她喝的茅台,而且喝的还不少。”
  “昨天晚上?”女医生皱起眉头,“那应该不是,过敏症生得不会那么慢,何况她喝的还是烈酒?一天一夜酒精都代谢得差不多了。吃什么别的了吗?尤其是海鲜之类的东西,不太新鲜或者和她的体质不合,再被酒精一刺激,就出来了。”
  “……没有吧?”妈妈迟疑着看向范小圆,吸着氧的范小圆摇摇头:“没有,我睡了一整天,中间没起来。”
  “这有点奇怪啊……”女医生喃喃自语,想了想,又还是倾向于现代医学的水准,于是说,“看症状确实是过敏。这样,你们留院观察两天,有问题的话随时叫我们。”
  “好好好。”妈妈立刻连声应了,范小圆忽然脑子里一懵。
  ——卧槽,是不是大熙的她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和这个身体里的酒精生了反应,导致了过敏?又或者是跟酒精没关系,但是那边的她过敏了,所以折射到了这个身体上来?
  这听上去有点扯,不过从过往的经验来看,一边的身体不舒服确实是会影响另一边的。这一点宇文客体会得比较多,她好像是头一次。
  但她的反应显然比较严重……
  也不知道在这边治疗能不能把那边的自己也治好,不能的话就糟糕了啊!
  与此同时,大熙朝已至傍晚。
  女皇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身上的红疹还在,但至少呼吸已经平静下来。
  摄政王重重地松了口气,可算有精力去问在几近几出的王瑾有什么事了。王瑾躬身禀说:“男眷们担心陛下,想来看看。”
  摄政王:“都有谁?”
  王瑾禀说:“宇文御子最先来的,然后贵君也到了。另外还有几位常侍、小侍,三位待选公子也在。”
  摄政王循循地缓了两息,摆手道:“请三位公子进来,其他人先回去吧,别扰陛下休息。”
  王瑾应了声是,便出去传话。摄政王又喝了两口茶,便也起身离开了。
  宫中男眷大多不敢触摄政王的眉头,在王瑾传话后,大多数人都已即刻离开。于是摄政王到外殿时,只看到宇文客和麟德贵君还在。
  正要往里走的三位公子见她出来也暂且停住了脚,一揖:“殿下。”
  摄政王嗯了一声,接着目光便转向宇文客和麟德贵君:“你们怎么回事?孤王不是说了,别扰陛下休息。”
  “我得看看她。”宇文客的声音还算冷静,其实心里担心得都快炸了。
  摄政王秀眉锁起,向前走了几步,声音明显生硬了几分:“孤王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陛下自有人照顾,不差你们两个。回去吧。”
  麟德贵君抬眸扫了眼寝殿的方向:“臣等可以等到陛下醒来再进去见。”
  “你……”摄政王向来恼他对自己不尊,听言怒然扬手,眼看一巴掌就要打下去,却被另一个声音喝住:“殿下!”
  三人一并回头,看到那章家公子走过来几步,端正一揖:“还请殿下以陛下的喜恶为重。”
  气氛一时冷凝,摄政王一说美眸犹如寒刃般在他们三人脸上划了一遍,接着倒克制住了怒火,疲惫地叹了一声:“罢了,陛下要紧,去吧。”
  宇文客和麟德贵君无声地一揖,终于得以一道进了寝殿。麟德贵君压音向章公子道了谢,章公子一笑:“贵君客气了,其实都是为陛下着想。”
  他们说罢一道看向女皇。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气色看起来微有些白,但不算太糟糕。宇文客好似格外焦急,在床边坐立不安地待了会儿,便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捏她的手,像是想得到一点回应才会安心。
  “……御子。”麟德贵君叫了他一声,宇文客回过头,他睃了眼他的手,“别扰陛下。”
  “哦……”宇文客于是将手抽了回来,想了想,嚯地站起身,“我先回去了!”
  “?”麟德贵君一愣,“御子?”他正在想“我也没说什么啊……”便见宇文客已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看起来倒不像因为一句话不高兴,而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宇文客一路冲回自己的住处,就叫宫人给他熬助眠的汤药。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身处现代的范小圆更值得担心。他们的身体状况会反应到现代的自己身上,也不知道那边的她怎么样了。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的深夜,如果她在睡梦中突然犯病,可能会有危险。
  ——这个想法令宇文客心里怵,他无比惧于去想范小圆可能会出事。或者说,假如一定要一个范小圆出事的话,那他更害怕现代那个出事。
  这边的他和她,说到底还是在承担别人的人生。而那边的他们,是真正的“他们”。他们有朝夕相处的父母朋友,生老病死带来的感触都比这边要真切多了。
  一个小时后,宇文客从二十一世纪醒来,他顾不上天还黑着的问题,翻身而起穿上衣服便往门外冲。
  冲到客厅打开家门前他又收住脚冲了回来,强行维持着耐心开电脑。
  ——他不知道范小圆住哪儿!
  ——不过不要紧!他是班长,之前帮老师收过身份证扫描件!身份证上有地址!
  当然这其实也是赌一把,因为实际住址和户口所在地地址可能不一样。但总之半个小时后宇文客杀到了范小圆家门口,冒着被揍的风险在深夜按响了门铃。
  按了几声,没人开门,但邻居打开门探出头来。
  他穿着校服外套,邻居一看就懂了,打着哈欠很和善地说:“你是他们家范小圆的同学吧?”
  “啊对……”宇文客赶忙点头,邻居又扯了个哈欠:“她好像出了什么事,让急救车拉走了,还没回来。”
  卧槽果然出事了!
  宇文客一边向邻居道谢,一边已然转身飞奔出去。他在来的路上已经给范小圆过了几条微信也打过电话,但都没有回应,目下看来是没带范小圆被送到了哪家医院,便在冲出小区后拿出手机用app搜了一下。
  附近有四家三甲级医院,直线距离都在2到5公里之间。各种条件迅在宇文客脑海中腾起来,他几是在一秒之内同时想到:第一家是中医院;第二家是综合性医院但骨科最有名;第三家驰名全国人非常多……那应该先去第四家!
  第四家,是个平平无奇但软硬件也都过硬的三甲级综合医院。
  他打了辆车杀过去,跑到急诊一问,果然有叫范小圆的病号。
  因为范小圆要留院观察至少48小时的关系,爸妈决定换班陪她。于是宇文客到时,范小圆的爸爸已经回去了,妈妈趴在床边睡觉。反倒是病号本尊因为睡过头了的关系,正捧着ipad玩游戏。
  她余光中察觉有人进来,就定睛看了一眼,见到是他不禁一怔:“你怎么来了?!”
  “我因为……那边。”宇文客迅扫了她妈妈一眼,隐去了关键字,“所以知道你出事了。”
  他边说边走到她床边,看她又是吸氧又是输液的,不禁皱眉:“很严重?”
  “哎,也还好,就是过敏。”范小圆撇嘴,“也不知道是什么过敏。我自己初步认为,是在那边吃了个海鱼做的鱼片粥不太合适。”
  宇文客谨慎追问:“什么鱼?”
  范小圆耸肩:“我哪儿知道,古今的名字又不太一样。”
  她说着也扫了妈妈一眼,见她睡得正沉,便压低声音继续和宇文客说话:“那边怎么样?是不是乱套了?”
  “对,摄政王都吓坏了。”宇文客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说,改用手机打字给她看:大家都很担心,尤其是男眷们(……)。麟德贵君和三位公子目前在你寝殿,其他人被摄政王挡回去了。
  看起来确实有点糟糕。
  范小圆吐了下舌头,拿过他的手机也打字:但我一时半会儿睡不着怎么办?我现在特别清醒,也不敢再喝酒什么的。
  宇文客:没事,你就好好养着吧。女皇多昏迷一天虽然很让人紧张,但也不会有太糟糕的结果,反正你还没亲政。
  真是谢天谢地还没亲政。
  范小圆吁了口气,又打字:那只好辛苦摄政王小姐姐了!回头我要给她和大将军一起安排个情侣游以表谢意!
  宇文客:她和大将军?!?!情侣游?!?!
  范小圆: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感觉到吗!她俩是一对儿甜滋滋的百合小姐姐啊!这对儿cp我吃得可开心了!
  宇文客:“……”
  然而此时,大熙朝的帝王寝殿里,熟睡中的女皇突然猛吸了口气,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陛下?!”几人先后惊喜地一喊,同时走向榻边,麟德贵君在她撑身起来时最先伸手扶住了她。
  他温和的声音里带着欣喜:“陛下醒了?现下感觉如何?”说着他回头看向王瑾,“快叫太医进来。”
  话音未落,他扶着她胳膊的手忽而感觉一空。麟德贵君蓦地转回头来,定睛看去只见女皇已避开了他的手,目光空却仍明显有些冷地盯着他:“你离我远点。”
  “陛下?”麟德贵君愣住,“陛下您怎么了?”
  他迟疑着收回了手,仍在忍不住诧异地打量她。但女皇没再理他,她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膝盖,蜷作一团,好像在为什么事情而明显的不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