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56. 纯黑 荔箫

  Chapter 56. 纯黑
  范小圆带着麟德贵君一起往回走,一路上, 麟德贵君都好像没有什么情绪, 只是异常的沉默。
  范小圆便想, 他心里一定很难过或者很失望。在先前的日子里,她确实用了很多的努力,才让他逐渐的放松下来,可对他来说,他也必是用了很多的努力才使自己紧绷了十年多的心放松下来的。
  他刚刚对她有了信任, 她竟然张口就要杀他。
  她于是十分纠结这件事该怎样才好, 纠结哪些话可以跟麟德贵君说, 哪些不能。
  她想自己并不是原本的女皇、要杀他的才是原本的女皇的事, 还是不要告诉他了。麟德贵君是或多或少有些愚忠的人,如果让他知道要杀他的是真正的女皇,他可能真的会去死。
  那她怎么解决眼下的事情呢?
  范小圆一直纠结到了进入大殿, 才有了那么点主意。她叫宫人去请宇文客, 回过头, 又看到女皇的魂魄冷着脸出现在几步外。
  她刻意地不多理会那魂魄, 只走向麟德贵君:“温玹。”
  麟德贵君下意识地向后一退, 又止住脚, 抬眸看了看她:“陛下想让臣做什么?”
  “……等宇文客到了,我们一起说。”范小圆指指旁边的椅子, “你先坐,喝杯茶。或者……吃点点心?我让膳房做你爱吃的!”
  她刻意地想要安抚他,大概是因为刻意得太明显了, 麟德贵君无奈而无力地一喟:“陛下您到底……”
  他很想问问,陛下您到底想怎样?
  范小圆抿了抿唇:“你什么都别问,等宇文客来了,我会跟你解释清楚。”
  二人等了小一刻的工夫,宇文客进了大殿。
  一进殿门,他的目光便定在了范小圆的身上,目不转睛地打量她,极度警惕。
  范小圆知道他在想什么,沉了沉说:“我这两天精神不太好,你能帮我喂猫么?”
  宇文客一下松了气,佯作无事地躬身一揖:“陛下、贵君。”
  范小圆摆摆手,让宫人尽数退了出去,又扫了眼那个只有她看得见的鬼魂,开门见山地直接道:“我遇到了点麻烦——有个恶鬼盯上我了,会附我的身,还差点杀了麟德贵君。现在,她打算在我入睡时再度附我的体,非要贵君的命不可,所以我想让你们帮我个忙。”
  宇文客和麟德贵君俱是一脸震惊,同时,那魂魄大喝:“你要干什么!”
  “我想让你们轮班盯着我,不让我睡觉。”范小圆一字一顿道。
  “……你等等。”宇文客先开了口,“我以为你是想请道士来驱鬼?!”
  范小圆:“我……”
  她心里有点不能当着麟德贵君的面说的顾虑。
  首先,道士驱鬼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只是传说,是否有效不太清楚;其次,似乎在各国神话里,“鬼”和“人”都可以理解为两个次元的东西,可是,她和这个世界好像也可以理解为两个次元啊!如果道士来驱鬼把她一起驱走了怎么办?只是让她回到现代就过不来也就算了,万一搞得她魂飞魄散她上哪儿喊冤去?!不敢试啊!
  她就说:“先听我的吧……不行就再说!”
  “什么不行就再说?会猝死的啊!”宇文客简直被她吓懵了,语气不由自主地冲了起来。这倒让怔住的麟德贵君回过了神,他滞了滞,哑声道:“陛下您在说笑……”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想杀你?”
  他显然不如宇文客对这种事的接受度高,盯着她的诚挚木了好半晌,才又说:“不行,一直不睡觉真的会出人命的。”
  宇文客:“对啊!”
  范小圆摇摇头:“现在优先保贵君的命。如果我猝死,会引发器官衰竭……也就是心肝脾肺肾什么的坏掉了,那她应该就没有办法附我的体存活,也是个办法。”
  她只能把话说到这儿,关于穿越的部分没法跟他说,于是这句话的效果变得非常微妙——对她来说,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道士驱鬼有可能会让她魂飞魄散,在两边都活不了,在这边猝死倒反倒不一定影响那边的她,因为毕竟是两个身子;而在麟德贵君听来,则是她竟然想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然后用一种很决绝的口吻说:“陛下,臣不是怕死的人。”
  “哎……”范小圆及时地意识到再这样说下去就该变成争着去死的剧情了,立刻改变画风,“我们往好里想想,也许熬不到猝死的时候她就已经离开了呢?毕竟一缕孤魂,在人间飘不了多久吧?”
  不然为什么她之前都没有出现呢?范小圆觉得自己这么想也有点依据。
  但麟德贵君显然没打算听,他蓦地转身,举步走向剑架。
  “你要是自尽我也抹脖子给你看哦!!!”范小圆扬声大喊,麟德贵君一下刹住了脚。
  他窒息地僵住,过了良久,才一分分将头转过来,总是很平静的声音难得地剧烈颤抖起来:“陛下您何必……”
  “……先别想死不死的事情嘛。”范小圆耸了下肩头,“我们先努力共渡难关,渡过去了就过去了,过不去再说,成不?”
  “不不不……不成!”宇文客连连摇头,“你这也太拼了。再说,万一……”他睃了眼麟德贵君,声音收住。
  他没想道士驱鬼这件事可能造成的误伤,考虑的是万一范小圆在这边猝死在那边也猝死怎么办。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范小圆撇嘴,“不想找道士驱鬼的原因,我可以私下解释给你。你就说如果我决定这么干,你帮不帮我吧?你不帮我我可以找别人。”
  “你……”宇文客懵逼地看向麟德贵君,麟德贵君以差不多的懵逼回看。
  饶是他侍君多年,也不知道当女皇提出“我决定挑战一下死亡,并且我心意已决”时该怎么办。懵了半晌,麟德贵君问她:“陛下看得见那个鬼魂?”
  范小圆点头:“她现在就在你身后的剑架旁边,一副等着你抹脖子的样子。”
  “……”他被她明快的口吻弄得苦笑,接着沉吟道,“那我们……尝试一天,如果一天之后她还在,臣就自尽。”
  范小圆:“三天。”
  “一天。”麟德贵君罕见地和她争了起来,“陛下不能真拿自己的命换臣的命,不值得。”
  “有什么值不值的,就不爱听你说这种话。”范小圆嘟囔着,一喟,“两天。”
  麟德贵君:“一天。”
  宇文客:“好,两天。”
  麟德贵君唰然看向他,他举步走向范小圆,目不转睛地凝视了她几秒,忽地一拽她的手,拉着她便往寝殿跑。
  “哎你干嘛!”范小圆怔然,但他没理会,直至到了寝殿中,他反手拍上了门,“你可真是真情实感地追星!”
  这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的。
  范小圆被他逼视得发怵。后背贴在门上,很想溜走,但他比她高也比她力气大,估计是没戏。
  她于是只能磕磕巴巴地说:“这这这……这跟追星没关系啊!人命关天啊亲爱的!”
  宇文客锁眉:“到底为什么不肯找道士?!”
  “那、那个……”范小圆深呼吸,“我怕道士搞得我魂飞魄散,两边也都活不了。”
  宇文客:“……”
  憋了三秒,他说:“你他妈逻辑很严谨啊!”
  “唔……”范小圆低头,“毕竟这个……性命攸关,对吧,肯定要考虑得很周全啊!”
  宇文客头疼地揉起了太阳穴。
  “别生气嘛。”范小圆往前凑了凑,低着头,既不好意思、又没羞没臊地将脸栽向了他的胸口。他一怔,旋即双臂环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很带安全感的怀抱。
  接着她听到他说:“那我也请两天假。”
  “啊?”范小圆抬起头,“干啥?”
  “你现在身体也很虚,万一真的在两边都死了怎么办?我去医院陪着你,一旦出现问题,赶紧通知医生急救。”他说着,顿了顿,“而且你要连续两天醒不过来,你爸妈肯定要急疯了,我还可以想办法安抚他们一下……我可以跟他们轮班陪你,然后跟他们说你在我陪你的时候醒过。”
  这主意太好了!范小圆刚才想到这个问题,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她于是一下笑得眉眼弯弯,大呼多谢。欣喜之情不知该如何表达,就又埋回他怀里蹭了起来。
  “……”宇文客低眼看看,声音嫌弃,“一脸脂粉,不要蹭。”
  说着,他轻轻低头,在她额角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
  原女皇:老子等你睡了就杀贵君!
  圆女皇:老子不睡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死了的也怕不要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