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1. 黑白黑 荔箫

  Chapter 61. 黑白黑
  一连几日, 麟德贵君都被医药所需钱款的数额搞得焦头烂额。这个数额的计算比他平日里面对的宫中开销要复杂多了, 数额更大项目也更细, 他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入夜才能回宫。
  为了让旁人少些议论,女皇派了个暗卫“盯”着他。入夜街道寂静,麟德贵君功夫又好,便在马车里清晰地辩出一个如影随形般跟在不远处的气息已然哈欠连天。
  哈欠打了二十几声时, 他叫停了马车,揭开帘子扬音笑道:“暗卫大人辛苦。出来吧,坐马车回去。”
  两息工夫, 唰地一声。一袭黑衣的人影稳落在车外, 看了看他,倒没多加客气, 直接坐上了车辕。
  马车驶起来,那暗卫在外埋怨了一句:“贵君,您怎么每天都这么晚?”
  “有细账要算。”麟德贵君哑笑歉然, “犯起困来脑子又慢, 就算得慢。”
  外面又是一声哈欠,接着, 一个小圆盒子被从帘子的缝隙处扔进来:“喏,这个给你。”
  “这是?”麟德贵君拾起盒子一怔。
  外头说:“提神的膏药, 很管用的。我们暗卫久不能睡时都用它,在太阳穴上涂一点就不困了。”
  ——那你怎么还这么困?
  这话麟德贵君忍着没说,只微笑道:“多谢。”
  接下来便无人说话了,马车缓缓地向皇宫驶着, 过了小两刻,驶入了宫门。
  与此同时,在上自习课的范小圆正在宇文客的“高压政策”下疯狂刷题。
  这个人太过分了,非常会乘人之危,而且很会找茬扣分。所有在老师那儿可扣可不扣的地方,他都会把分扣掉;所有在老师那儿可扣一分可扣两分的地方,他都照着两分扣!
  所以,范小圆经常一不留神就会比A线低个三五分。
  所以,现在大熙朝的宇文御子,已经被她嘬出一脖子草莓了。
  心里很苦。
  “哎你这个拼写少个字母……”眼看宇文客手里的红笔又要落下,范小圆一把扑住了卷子:“啊啊啊啊啊我加上!!!”
  宇文客:“……晚了,别耍赖。”
  范小圆咆哮:“你才耍赖!!!这个在老师那儿绝对不扣分!!!”
  这特么是套化学卷子!而且错的还是increase这种谁都能猜到的词!!!
  宇文客于是笑着放过了她,范小圆迅速把漏掉的a补了上去,听到他问:“实验课你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就是操作有点慢,正确率还不错。”范小圆轻松道。
  宇文客:“二模加实验考试你知道吧?”
  “知道啊。”
  宇文客:“比正规考试少半小时你知道吗?”
  范小圆悚然扭头:“卧槽?!”
  “……陛下您文雅一点。”宇文客轻挑着眉头,“要不要周末来我家练习实验?”
  “去你家怎么做?”
  “基础实验设备我家都有啊。”宇文客以手支颐,状似毫无约会心地向她发出补课邀请。
  不过,范小圆自然还是会想想别的,谨慎道:“你爸妈不在……?”
  “在啊,没事,经常有同学来我家做实验。”
  “?!”范小圆立刻凑近,凶神恶煞,“都谁去过!”
  宇文客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从我喜欢你开始,没有女生去过,乖。”
  “哼!”范小圆傲娇地把目光转回卷子上,“有女生去我就赐你个花瓣浴!”
  宇文客一听这个就怵:“别别别,陛下,我们有话好说!”
  于是周六时,范小圆按约定时间到了宇文客家。
  她傻乎乎地觉得,就算常有同学来,也该是宇文客给她开门吧,结果按完门铃很快就看到了宇文客他妈妈热情洋溢的脸:“小圆是吧?来来来,进来坐。”
  然后妈妈冲屋里喊:“客客!!!小圆来了!!!”
  范小圆:“阿、阿姨好……”
  “哎好。”妈妈说着指指厨房,“你们俩聊啊,阿姨给你们做着蛋糕呢,一会儿你们边吃边学。”
  范小圆:“……”
  她猛然大脑一卡,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她爸之前说过,白老师往家里打过电话,专程就他俩的恋爱问题跟家里打过招呼。那么,她爸妈知道,他爸妈应该也知道……
  这特么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于是宇文客刚走出房间,就被她推了回去。关上房门,她立刻问:“你妈是不是知道?!”
  宇文客:“知道啥?”
  范小圆:“咱俩的事!”
  “对啊,知道啊。”
  得到肯定结果的范小圆心态崩了:“卧槽啊啊啊啊好尴尬!”
  宇文客很冷静:“这有什么的?人之常情啊!再说咱俩又没……干这个年龄不该干的事,对吧。”
  范小圆:“……”
  “来吧,做实验。”宇文客指指写字台上准备好了的化学设备,“我看了,前年的题是十年来最难的,去年的是最常见的题型,我们今天把这两份刷掉。”
  范小圆勉强稳住刚才波动得很厉害的心情:“哦好……”
  然后,十分钟后,宇文客的妈妈给他们俩端来了咖啡,上面有个简单的拉花,是个爱心。
  范小圆神色复杂地说谢谢阿姨,但宇文客还算从容,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口。
  半小时后,他妈妈把蛋糕端了进来。
  范小圆看到竟然是个精致的翻糖蛋糕的时候惊呆了,再仔细一看,蛋糕周围一圈全是五颜六色的小爱心,主色调是粉色和紫色两种浪漫得不行的颜色,她简直感觉这位阿姨心里的八卦要喷涌出来。
  于是她心里想的是,妈呀,等到过个几年她和宇文客结婚……她一定不能让她妈妈和他妈妈混熟!不然俩八卦妈凑一块儿太可怕了!毁天灭地啊!
  连宇文客都有点受不了这个蛋糕:“……妈你够了。”
  “啊你们忙你们忙……”妈妈带着满脸的笑意,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她出门后顺手带上了房门,但在房门关上前,范小圆听到他爸爸在外面问:“有同学来啊?”
  妈妈:“他那小女朋友。嘘——咱回屋说回屋说!”
  宇文客和范小圆:“……”
  又过了三两天,摄政王把握着火候,在麟德贵君做官的事情在朝堂上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将陛下即将大婚的消息抛了出去。
  这个消息虽不足以将先前的议论完全盖过,但还是有效地分散了热点。等元君册封完,只要麟德贵君能做出些成绩,就算再度掀起议论也好办了。
  大婚的仪式一时半会儿还不能举行,因为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而且还要等到礼部择定的吉日才好。不过元君所住的承祥宫还是先让章家公子住了进去,男眷们也很快开始往承祥宫走动。
  范小圆在二模结束的当晚也过去了一趟,跟章公子表达了一下“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的中心思想。但为避免自己的思维把他吓傻,她希望能在亲政后让他也找个真正喜欢的人另行成婚的想法便暂且忍了没说。
  待得女皇离开,章公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一度又一度地选下来,脱颖而出不容易。但相较于脱颖而出,想在日后站稳脚只会更难。
  毕竟在宫里面,比他资历深的大有人在,陛下心里在意谁他也清楚。
  他静坐了良久,侧首问身边的大宦官:“麟德贵君和宇文御子差人来过吗?”
  “……没有。”宦官低着头,“宇文御子好像素来不爱跟旁人走动。贵君……近来在户部忙得很,怕是旁的事都顾不上。”
  ——麟德贵君确实是忙得什么都顾不上,连和女皇说话都快顾不上了。
  范小圆掐指一算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他,在户部混得怎么样她心里也没谱儿,就让人去传了话,让他今天早点回宫。
  结果他倒是傍晚就回了宫,但她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明显心不在焉的,可见是在继续琢磨户部的事情。
  范小圆看着他眼下隐现的乌青无奈地在他眼前晃手:“哎,温玹?”
  麟德贵君猛地回神,窘迫一咳:“陛下您说什么?”
  “……你这样不行啊。我让你去做官是想让你施展才能,不是想让你累死在岗位上好吗?跟着你出去的暗卫告状说你最近每天都半夜才回宫,睡两三个时辰就又走了。”
  “竟还告状?!”麟德贵君脱口而出,旋即好像心跳漏了一拍,哑音闭了口。
  “这不是为你好嘛!”范小圆撇嘴,“你以后子时前必须回来睡觉,不然她会按我的旨意强行押你回来,不信你试试。”
  麟德贵君困乏的脸上蕴着笑意:“她打不过臣啊。”
  这话好像又是没过脑子就说了出来的。
  范小圆拍桌子:“你抬杠是吧?”
  “……没有没有。”麟德贵君赶忙作揖,静了静神,又微笑道,“臣以后按时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