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2. 黑白 荔箫

  Chapter 62. 黑白
  于是再到晚上的时候, 正沉浸在账册里的麟德贵君听到窗户一响, 抬头就见一个人影翻了进来。
  “稍等, 我马上……”他话声未落,对方已干脆利落地出手抓向他肩头。麟德贵君拿着毛笔的手继续匆匆写着字,左手敏捷迎上,反手一拧, 便听到一声闷哼。
  他适当地放轻了力道:“对不住,只差两行字了。”
  “你……”暗卫银牙紧咬,“你放开我!”
  麟德贵君笑着一瞟她:“那你不许再动手了。”
  “我打不过你!你不是就差两行字吗?我等就是了!”
  他便松了手, 那一身黑色裋褐的姑娘冷哼一声, 自顾自地去旁边坐着等他,同时警告道:“你快些, 陛下可说了,要你子时前回宫。我算准了时间来叫的你,多耽搁一会儿就赶不及了。”
  “知道, 知道。”麟德贵君边写着边回话, 暗卫却又道:“你别敷衍我,不然我还去禀陛下。”
  “……”麟德贵君禁不住地睃了她一眼, 好笑地摇头,“你这人怎么这么爱告状。”
  “我说不动你也打不过你啊!”暗卫怨愤地撇嘴, 对这苦差颇为不满。
  麟德贵君一哂而未再言,继续写下去,尽快将剩下两行完成了,即刻起身往外走:“好了, 走吧。”
  他们一齐走出户部,照例他坐进马车,她坐在车辕上。
  每日随他前来的宫人只有江全,驭马的也是江全,于是几天下来江全对这暗卫蹭车的事也习惯了。
  到了宫门口,她就不见了。因为天子暗卫按规矩不会轻易见人,她便都是飞檐走壁地进宫,免得让旁的宫人瞧见。
  但今天,待得麟德贵君到了自己住处的门口时,她又意外地再度落在了他背后。
  江全一见,赶忙先一步朝里头打了手势,让宫人们都避开。麟德贵君回头看向她:“怎么了?”
  夜色下,她死死低着头,姿态有些罕见的忸怩:“我……想借杯热水喝。”
  麟德贵君觉得有点奇怪:“热水?”
  “对……”她抬了抬眼,瞬间又低了回去,“就……每个月都有那个几天……那什么。我现在感觉不太舒服,所以,可能……”
  麟德贵君想了想:“……需要生姜红糖?”
  “……”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暗自一笑,打了个手势示意江全去准备,看看她,又说:“进去坐着等吧。”
  “多谢啊!”她脸上发烫,依旧闷着头,先他一步进了宫门。
  麟德贵君忍着笑与她一道进去,刚到殿门口,却有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贵君。”
  几是一弹指的工夫,在他面前的姑娘就窜上屋檐不见了。麟德贵君滞了滞才回过神,朝从殿中出来的人一揖:“元君。”
  章家公子抬眸望了望夜色,笑道:“听说天子暗卫轻易不见外人。”
  “……是。”麟德贵君也笑笑,坦然道,“她今日意外有些事,所以……”他说着一顿,便把这话题打住了,“元君里面请。”
  二人便回到殿里落座。麟德贵君原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要说,三言两语聊下来才发觉只是来随意走动走动,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臣该去拜见元君的。”
  “哎,贵君别客气。贵君近来为国事忙碌,谁都知道。再说,我册封的旨意还没下来,受旁人的礼其实心下很虚的慌。”章公子衔笑抿了口茶,便不再多说见礼的事,转而又闲说道,“贵君做官的事真新鲜,本朝头一例,不过这官职是怎么算的?单独设立的官位么?”
  “就是直接填补的户部官位空缺,司金,管钱账的。”麟德贵君说。
  “哦……”章公子若有所思地点头,“既是直接填补的官位空缺,那便也能升官了?看来迟早能当个尚书。”
  麟德贵君失笑:“一步步来吧。陛下肯给这个机会,但尚书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我与陛下说的也是先逐步熟悉朝中事务,至于能做到什么官位,我量力而行,不去强求。”
  章公子又点点头,沉了一沉,再度笑起来:“贵君是有本事的人,必定官运亨通。啊……不多耽误贵君歇息了,我先告辞,等贵君得空了再走动不迟。”
  他说罢便起身向外走去,麟德贵君站起身来送客,一直将他送出了大门。
  章公子这晚一整夜都没睡。
  宫里紧要的人他基本都打了一遍交道了,今天又专程去见了宇文御子和麟德贵君。
  先前的那些时日里,他便已很清楚,宫中一干男眷都不重要,只有这两位不一般,他们是能让陛下挂心的人。
  所以他从不曾得罪过他们,听闻最后选定他做元君,也和他二人的看法有关。可以说,这一步他走对了。
  但现下,他心里却越想越不安生。
  那位宇文御子还好。他今天白日里去走动时,只觉得这位御子是个无甚心眼儿的人,说话做事显得格外不拘束。不知陛下喜欢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一点。
  可麟德贵君就不一样了,一个宫中男眷能让陛下准许他去做官,必定有不同寻常的心思。
  其实这个消息刚在宫中传遍的那天,章公子便十分震惊。可没过几天,选定他做元君的事就砸了下来,令他一时没再顾得上多想麟德贵君当官的事情。
  现下仔细想来,这件事愈发地令他不寒而栗。
  先前就有宫人说过,陛下曾表露过想让宇文御子或者麟德贵君当元君的意思,只是因为二人门楣太低,不得不作罢。
  门楣是不好改变的,麟德贵君家里是商人,宇文御子家里是普普通通的读书人。无论提拔他们哪一家入朝堂,都要用个十年八年才能混到较高的官位上,就算真的才高八斗也依旧要混资历,似乎不会出现任何例外。
  可是,例外偏就出现了,麟德贵君竟然自己去当了官。
  他倚仗圣宠,一入朝堂就进了户部。那么,如果他当真大有作为,再有了自己在朝中的人脉势力呢?
  章公子在黑暗中猛然打了个哆嗦。
  二十一世纪,第二次模拟的成绩在三天后公布了出来。去宇文客家里提前练习实验帮了范小圆大忙,因为在实验考试时间压缩的情况下,将近三分之一的同学都没能答完,而她还留了十分钟检查实验结果。
  其余各科她这次也做到了正常发挥,真是谢天谢地最近大熙朝没什么事带给她额外压力。
  于是这一次的考试,她的年级排名是第17。加上上一次的分数再除以二,得出的平均分在全年级排28。
  ——冲刺班A班分界线是年级前30!做到了!
  范小圆当然欢呼雀跃,宇文客甚至比她还高兴,直接在公告板前抱住了她。
  “喂你放开我放开我!”范小圆在他怀里蹦蹦跳跳地挣扎,周围一帮同学石化地强作冷静。
  然后她突然使劲拍他的手:“主任来了你快松手快松手!”
  宇文客抬头一看,果然看见了一直看范小圆不大顺眼的教导主任正从楼道那头往这边来。
  他于是适可而止地松开了她,接着,却又拉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的那种拉法。
  “咳咳。”教导主任经过时,神情沉肃地用手里卷着的卷子敲了敲宇文客的后背,待他回头,他低眼一睇他俩的手,“干什么呢。”
  宇文客冷静地握着她的手举了起来:“这叫携手共进考高分!”
  作者有话要说: 宇文客和女皇圆每天比着谁分高温玹和暗卫小姐姐每天比着谁能打
  但暗卫小姐姐打不过还傻fufu地找陛下告状再告两次陛下估计就要八卦心满溢以粉丝视角做灯牌祝爱豆幸福了===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