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3. 纯黑 荔箫

  Chapter 63. 纯黑
  于是一般来讲她的作业有纯数学、物理和化学,外加英语阅读、听力和写作。
  范圆在桌前苦熬了大半,写完了英语的三项。
  到了晚上十一点,搞定了纯数学。
  化学作业她一翻发现全是选择题,就按照“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选2b,参差不齐a或c”的玄学盲选了。
  最后还剩个物理,最让她头疼的物理……
  去特么的物理!
  范圆做了两道物理题之后就暴躁了起来,把笔一扔冲进卫生间,冲了个澡便打算自暴自弃地睡觉。
  睡觉的时候她很怨念。遥想初中那会儿,习题经常是“明”如何如何,请计算blabla。同学间经常吐槽,明哪儿这么多事儿。
  万万没想到,到了高中、读了国际学校,“明”没了,来了个“t”。
  这个t在数学卷子里会划着船从a地去b地,让你求向量;在物理习题中会从山上扔球,让你算球几秒落地;在化学考试的时候更可恨,动不动就“一不心”把实验表格洒上一块墨水,让你根据其他数据推算被洒墨水的是啥。
  他咋不上呢……
  范圆连再回到大熙朝的时候都还在怨念这个t,怨念了一整。
  这甚至导致午膳的时候,王瑾进来:“陛下,汤御子求见。”她直接爆吼了一声:“不见!!!”
  星期一,范圆带着一颗间歇性厌学的心,和一份没写完的物理作业,走进了教室。
  每周一早自习前的教室里都会呈现一种格外的安静,就算是关系很好的同学,此时也未必怎么话……因为大家脑子都还不太清醒,或者在哀悼逝去的周末。
  不过五分钟后,隔壁班的物理课代表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你们班今第几节物理?”
  坐在范圆前面的宁凝抬起头:“第三节 ,咋了?”
  “我们班第二节 ,三班第一节。我刚路过三班教室的时候听他们一会儿上课要抽查做题!我就来通知一声,你们赶紧准备!加油!”
  他完扭头就奔向自己的班级,通知自己班的同学这个噩耗去了。留下高二(7)班教室里一片哀嚎:“我艹……”
  “妈的!”
  “周一就来这个啊啊啊啊啊有病啊!!!”
  “抽查做题”是他们物理邓老师的一项专利。因为作业中有大量选择题、填空题,这类题又很好抄的缘故,这位老师经常会搞抽查,让学生挨个上黑板做题,必须写完整过程。 过程错了,但和自己的答案对上了的没关系。过程错了答案却对了的,会被罚连题带正确的解题思路一起抄一百遍!
  一百遍!
  范圆上回赶上一道题目太长的题,抄到深夜抹眼泪。
  更惨的是她这回的作业基本没写,凭这位老师的脾性,搞不好能让她把这份卷子从头到尾抄一百遍。
  范圆倒吸着凉气颤抖着回头,刚将求助的视线投向正收作业的物理课代表,余光瞥见了另一个身影。 “……”她心里稍稍挣扎了那么三秒,拍案而起,快步走向正背单词的宇文客,“班长!”
  宇文客悚然一惊,抬头:“干嘛?”
  “帮个忙呗?”范圆道。
  坐在宇文客前面的同学还没来,范圆就直接在他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胳膊搭在他桌面上,两眼放光:“第三节 课物理抽查,你帮我把每道题的解题过程写一遍行不?我提前背下来!”
  宇文客低头继续看书,“不行。”
  范圆作揖:“哎呀求你了!回头请你吃饭!”
  “不行。”宇文客翻了一页书,“太麻烦了,没空。”
  范圆眉心跳了一下。
  气氛冷了三秒。
  然后,范圆低声沉然:“我的是在那边请你吃饭,一连三,每顿四荤四素一汤,字迹清晰再额外加俩点心。”
  宇文客怔然间手一松,面前厚厚的单词书啪地合上了。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