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5. 纯黑 荔箫

  Chapter 65. 纯黑
  为了避免信息量过大二人难以接受, 范小圆先让苏绮离开了大殿, 然后才把麟德贵君从内殿喊了出来。
  然后她开诚布公地问麟德贵君:“她说她也喜欢你!我可以让她立刻转明, 你出宫和她另行成家怎么样?官你也接着做, 不影响的!”
  “……”麟德贵君怔了好半天, 目光定在她面上, 好像要把她盯出个窟窿一般, 最后迟疑道,“陛下您……没在说笑?”
  “这种事哪能拿来说笑?”范小圆一叹, “当然了,我知道这事不合规矩, 朝中可能要闹些风波。不过没关系, 那些总有办法解决的!我现在只想听听你的意思——你想不想跟她在一起?”
  “我……”对麟德贵君来说, 这事委实太诡异了。他又久在宫中, 不像苏绮那么直性子, 一时竟不知说点什么好。
  但最后他说出来的话也还算坦诚:“其实臣和她见面次数有限,也不算太熟, 陛下这么问, 臣……”
  “哦,这也是个问题。”范小圆一点头,“那这样, 我先给她转明,这样她再陪你去户部就不用躲着了,你跟她相处一阵子再看合不合适呗?”
  “……”麟德贵君神情复杂地又盯了她几秒,迟疑着点头, “好。”
  “然后还有就是……嗯……听说赈灾的事情忙完一个阶段了?你看你明天休息一下怎么样?”
  麟德贵君浅怔:“陛下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范小圆闷着头,“就是……这件事不是算定下来了嘛,我觉得我们明天可以设个小宴,一起吃个饭,明明白白地把这事说清楚,省得之后又谁都不好意思!”
  “……”麟德贵君心道陛下您怎么比我还急呢?!面上摒着笑一咳,“臣可以自己和她慢慢说。”
  范小圆一听就翻了白眼:“得了吧,我才不信。你这人心事重顾虑还多,肯定又要委婉到恨不能拐十八道弯,就差一哆嗦的事让你这么一拖可能就黄了!”
  “?!”麟德贵君不服了,“臣哪有?!”
  女皇冷静地瞪着他。
  “好吧……”他咳了一声,退让了,“那就……就多谢陛下,臣明天晚膳时过来?”
  范小圆摆手:“中午吧!吃完饭还可以一起出去走走,现在春暖花开,宫里好多地方风景都可好了!”
  就这样,揣着一颗准备赴死的心走进大殿的麟德贵君,捧着即将出嫁的心(……)离开了。
  范小圆折回内殿,宇文客已经笑翻在了床上,本来是怕麟德贵君听见所以憋着笑得自己抽搐的状态,见范小圆进来便知道麟德贵君走了,一下子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
  范小圆一瞪他,回身关门时看见外头的宫人都心虚地低着头,关好门便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笑什么笑!讨厌你!”
  宇文客放低了声音但还是在笑:“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很可爱……我还以为你们女孩子追星,一旦爱豆曝光恋情都要哭个三天三夜呢!你竟然还做起了媒!”
  “我又不是女友粉!”范小圆辩了一句,爬上床缩进被子里,宇文客翻过身来戳她的脸:“对对对,你是我女友粉。”
  “呸,谁是你女友粉!”她恶狠狠地瞥着他,“朕是你正牌女友,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好的陛下!”宇文客答应得很爽快,范小圆正要傲娇点头,他的手突然伸进了她的被子,搭在了她的腰上。
  “你干嘛?!”她立时紧张,他闭上眼睛凑过来把她圈住:“我抱着你睡。”
  第二天一早,范小圆穿越以来头一回提出了看膳单的要求。
  王瑾把中午的膳单呈上,她看了一遍之后,划了将近一半,吩咐加几道宇文客和麟德贵君爱吃的菜,又让王瑾去问苏绮爱吃什么。
  于是午膳时,一桌子可以满足各人口味的菜肴端了上来,范小圆愉快地点了一遍哪道是谁爱吃的,气氛便已然松下来了一半。
  然后她又主动站起来敬了酒:“来来来,祝你们……能顺利地在一起哈!不过如果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不要因为我的话有压力!强扭的瓜不甜!”
  与此同时,承祥宫里被麟德贵君去和陛下共进午膳的事情震了一震。
  章公子在惊诧中直接撂下了筷子,悚然望向旁边的宦官:“真的?!”
  旁边的宦官低着头:“是……”
  麟德贵君在干什么?
  章公子有些慌了。虽然他觉得自己这一计万无一失,麟德贵君若想保全家人和那个暗卫,便只能悄无声息的死去,可万一麟德贵君和陛下的情分……
  章公子心头打了个寒噤,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了起来。
  难道麟德贵君和陛下的情分深到有办法让陛下不在意这种事?比如他承诺不再见那暗卫,陛下或许便能忍了这一回?
  咝……应该不会吧。他一个宫中男眷,和从前订过婚约的女人藕断丝连,陛下怎么可能忍得了?
  章公子好生自我安慰了一番,但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不安。
  他沉沉一喟:“备轿,我去大殿一趟。”
  他得去瞧瞧现下到底是什么情状。万一麟德贵君在诡辩,他得及时把事情挡下来。
  是以一刻之后,正开心地畅想未来的四人同时听到宦官说:“陛下,章公子求见。”
  四人的神色都一变,接着,麟德贵君起身离席:“臣避一避。”
  “坐下。”范小圆凝望着殿门的方向把他喝住,磨着后槽牙吩咐那宦官,“请他进来。”
  那宦官倒不清楚此前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出陛下这语气明显不对,连头都没敢抬一下地就退了出去。
  约莫半分钟后,章公子就进了殿。一看到席上都有谁,他就已有点懵了。
  但他还是维持着冷静下拜见了礼:“陛下圣安。”
  范小圆用一种看阶级敌人的目光剐着他。
  此前,开始穿越后的这么多个月里,她从来都没找过别人礼数上的茬,她觉得这种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的规矩她作为现代人就不该去维护,但现在,她决定恶心一下章公子再说。
  于是,众人便看到女皇陛下悠悠地抱臂倚向靠背,啧了声嘴说:“你这册礼还没行呢,正经的旨意也还没下去。殿里比你身份高的,不止我一个吧?”
  章公子一怔,不过女皇也没等他再补个礼,已兀自继续道:“不过没关系,宇文御子应该不在乎这些。另外两位我给你介绍一下。”
  女皇又咂了声嘴,接着指向麟德贵君:“这位是户部的温大人,旁边这位……”她微笑起来,“不出意外的话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他的妻子。”
  章公子愕然抬头!
  “他们之前都说你人好,没想到你特么在给我攒大招啊。”女皇冷眼看着他,“你竟然想要温玹的命!”
  她真的,特别生气!
  其实如果章公子想废麟德贵君的位,她都能理解。就像宇文客说的,他们的思维方式和他们两个现代人不一样,要用古代人的思维去想他们。
  那么,他如果觉得这个贵君构成了威胁,不能留在宫里,那她觉得完全可以体谅啊?她完全可以开诚布公地跟他把这件事解释清楚,然后改册封依旧册封,大家继续合作愉快。
  可是,他想要的是他的命,这性质不一样!
  范小圆心下矛盾了几番后,决定用符合他们思维方式的办法来惩治这件事情:“来人。”
  两个宦官应声入殿,她沉了沉,冷静道:“杖四十,把他送回家去。告诉礼部,册元君的事不用忙了。”
  温玹:“陛下……”
  范小圆一个眼风扫过:“你要是现在还帮他说话,我咬你啊!”
  “……”温玹失笑,“臣只是想说,后面那句请陛下暂缓,先知会摄政王再说。”
  ——不然朝堂上闹起来,又是摄政王顶着。
  “哦!”范小圆吁气,低头挑眉从面前的松鼠鳜鱼上扯了块肉掖进嘴里,“那我下午差人跟姨母说……先吃饭先吃饭!”
  作者有话要说:
  【【【【【【请假通知】】】】】】
  生理期实在太虚了
  头昏脑涨
  12.13请假一天睡觉
  明天恢复更新
  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