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6. 黑白 荔箫

  Chapter 66. 黑白
  下午, 事情一传到摄政王府, 摄政王就风风火火地杀进了宫。
  彼时几个人正在太液池边愉快地拿点心喂鱼, 身边也没留宫人。温玹肩头被人一拍便转过头, 不及定睛, 一巴掌已迎面扇了过来。
  “啪”地一声, 令另三人霍然回头。
  范小圆一愣就炸了, 一个箭步冲上前:“姨母您干嘛?!”
  摄政王睇着她,那张漂亮又娇俏的脸气得发抖:“你太过分了!为了他……元君你说不要就不要, 孤王当初真该打死他了事!”
  “那事跟他没关系!”范小圆的狡辩脱口而出,细一想发觉, 不对, 真跟他有关系……
  于是她又很快改口:“乍一看是因为他!但归根结底, 是因为那位章公子行事太毒了, 这个不能忍啊, 我可不想以后宫里时不时就闹出条人命。”
  范臻只觉听得头疼,阖目摆了摆手, 接着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走, 跟我一道看看元君去,这事……”
  范小圆猛地挣开她的手:“我不!这元君我说什么都不要了!!!”
  “你……”范臻切齿,“满朝都知道了, 你现在说不要就不要?”
  范小圆反驳说:“知道归知道,正经的旨意又没下,对吧?”
  范臻又一次瞪向温玹,目光上上下下地剐着他:“陛下一贯偏袒他, 章家公子说的那件事陛下可细查了?焉知不是真的。”
  “是真的!真是真的!”范小圆道,“我只是觉得章家公子想用这件事把他逼死实在太毒了,您明白吗?”
  “是真的?”摄政王眸光微凛,看看他们又看看他们手里拿着喂鱼的点心,一时对这其乐融融的画面不懂了。
  范小圆略作踟蹰,小心地试探道:“姨母,如果我说……想把贵君废了,放他出宫让他另行成家,您怎么看?”
  “……”摄政王没说话,范小圆心里就毛了,脑子里默默崩溃:完了她要发火了要发火了要发火了!!!
  “真的?”摄政王打量着她问。
  范小圆眼都不敢抬地点头,脑子里继续崩溃:她绝壁要发火了要发火了要发火了!!!
  摄政王的声音突然明快:“那太好了!”
  范小圆:“?”
  宇文客:“??”
  温玹&苏绮:“???”
  摄政王一把抓住范小圆的手:“姨母早想让你废了他,这你是知道的。废了好废了好,你爱让他跟谁成家都行!”
  “?!?!”范小圆被这剧情走向搞蒙了,磕磕巴巴,“可是朝上……”
  摄政王:“朝上最巴不得你废了他了!他一个宫中男眷,你连做官的事都允了,朝臣都担心你是受他蛊惑!”
  范小圆呼吸一窒:“我可打算让他继续做官来着!”
  “我知道,这我猜到了。”摄政王慈爱地微笑着,“但你想想,同样是继续做官,是让他接着在宫里蛊惑圣心让人放心,还是废了让人放心?至于他之后跟谁成家,那朝上才懒得管呢。”
  范小圆:“……”
  摄政王神情复杂地望向温玹,一边磨牙一边微笑:“回头孤王给你备份大礼啊!”
  温玹:“……”
  于是四个人愉快喂鱼的画面,自此变成了五个人愉快喂鱼。
  摄政王来的时候真的很生气,那一耳光扇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温玹脸上好几道红痕经过几句话的工夫已明显起来。苏绮心疼得不行,又看摄政王已经认可了这事,就泪汪汪地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膏药要给他涂。
  结果摄政王又冷漠地扫了过去:“哎哎哎,还没废呢,你们两个注意一点!”
  “……”苏绮轻咳一声,正色把药膏一递,“贵君自己来。”
  摄政王满意地转回了头。
  她葱白的纤指把点心细细揉碎,扬手洒向锦鲤攒动的湖面,又沉吟道:“但这元君还得立啊。你看是把顾家和吴家的公子召回来挑一个,还是另选?”
  “……”范小圆一时正不知该怎么办,身边的声音说:“我来。”
  二人唰地看过去,摄政王用一脸“你失忆了吗?”的表情看着他:“这事陛下最初就提过,御子忘了?”
  “没忘,我家世太低,立不了嘛。”宇文客轻松地耸了下肩头,“但贵君原本也因为家世太低无缘元君,现在章公子却因为他去做官担心他将来会夺位。根据上述条件是否可证——自己去做官也是提高身份的一种有效方式?”
  范小圆:“……”她嘴角抽搐地看向摄政王,摄政王神情僵硬地看着宇文客。
  宇文客风轻云淡地微笑:“之前没办法,我也希望陛下另立元君以便尽快亲政;现在既然有办法了,那我当仁不让。”
  咦……
  范小圆望着他,心里莫名甜甜的。
  但摄政王怔了几秒后炸了:“不行啊!这事不行!一个两个都去做官像什么样子!贵君还算有真才实学,御子添什么乱!”
  ——这话,宛如挑衅。
  宇文客眉头微挑:“要不改天殿下考考臣?”
  卧槽?
  范小圆毛了,她使劲拽宇文客的袖子,挤眉弄眼地递眼色说你别这样啊!这么一来谁知道摄政王要出什么刁钻的考题?考砸了做官的事不就没戏了?
  可是宇文客一脸的胸有成竹。
  这话当着面没法说,这天摄政王偏偏又在宫里待到很晚才走,走之前还提前把其他人都先支开了,自己和范小圆又聊了会儿。
  于是范小圆只有等到回现代时,才得以问宇文客会不会玩脱了。她问他:“万一摄政王给你来份科举题你怎么办?!”
  八股文他们哪儿会写啊!
  宇文客整理着一摞卷子,噗嗤一笑:“我要是不主动提,她提出考我,才更有可能来份科举题呢。我显得底气十足,她肯定觉得普通的东西考不住我,会另辟蹊径,用科举题的概率很低了。”
  范小圆心说你他妈逻辑很强大啊!
  然后她又问:“那万一比科举题更难咋办?!”
  “科举题最要命的是答题方式我们完全没见过好吗?其他的她考什么知识点我都按自己会的答就是了,你要相信咱们作为现代人的知识储备。”他说着将整理齐的卷子放进桌斗,问她,“你第一节 是不是也没课?”
  “嗯,没课。”
  “那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吧。”宇文客站起身便一搂她,范小圆怔怔:“干嘛去?”
  十分钟之后,她就知道他要干嘛了。
  他把图书馆里鲜少有人问津的《中国古代文化史》《大学》《论语》《庄子》都翻了出来,另外搭配了白话文翻译的《资治通鉴》。
  范小圆坐在他对面目瞪口呆:“你这……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吧?我估计摄政王过两三天就该考你了,一天看一本也看不完啊。”
  “划重点嘛,优先看名篇。”宇文客边说边一撸袖子,信心满满地翻开了《大学》。
  看了两行,他又抬起头:“对了。”
  范小圆:“嗯?”
  他把从那套《资治通鉴》里抽了一本递过去:“这个要麻烦陛下教我了。”
  “……好说。”范小圆接过书,探手从笔袋里摸了根铅笔出来,“你先看别的,朕帮你划这本的重点!”
  她答应得痛快,其实心里却是虚的,毕竟古代人的学习重点跟他们不一样,思维模式也不同。宇文客这么主动上赶着求考试,能不能过这没准儿。
  她当然希望他能考过,不仅仅是为了立元君,更因为他是个骨灰级学霸,和温玹一样有本事有才华,她不想让他在那边的时候才能无处施展。
  如果考不过,他就只能给她当个“宠妃”了……
  范小圆想得嗤地一笑,宇文客怔然抬头:“怎么了?”
  “没事没事!”她憋着笑连连摆手,“你加油!”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因为生理期断更啦不好意思
  于是上一章的评论都会送红包
  本章前20条评送红包
  晚点一起戳,么么哒
  ==============
  完结渐近,新文《锦衣不归卫》已肥,欢迎跳坑:
  -
  另外目测一二月份会开个古言甜文《宗亲家的小娘子》,
  女主和wuli女皇圆一样,属于可爱型的,想追的菇凉可以先收藏一下:
  APP的小天使只能返回文案页面进入作者专栏进行收藏啦~
  【文案】
  身为从小门小户嫁入宗室的侯夫人,
  原本只爱吃吃喝喝的叶蝉,给自己确立了明确的目标:
  尽快熟悉京城!打理好内宅!搞好夫人外交!
  而身为没落宗室继承爵位的新任广平侯,
  谢迟的目标也很明确:
  奋起读书!考取功名!加官晋爵!
  后来,
  叶蝉的目标多了一条:让夫君活得高兴!
  谢迟的目标也多了一条:让夫人吃得开心!
  然而,一不小心,夫妻俩努力得过了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