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14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14章 他的猫
  中场休息结束,观众也纷纷坐回到座位上,选手们也从后台慢慢走向舞台。
  不过这一把比赛,双方调换了方向,蓝色方是DUNG而TG则是红色方。
  方子毅落座以后没有急着调整机器,反而转头看了观众席一眼,不知道对着什么方向勾起了微笑。
  此时,不仅是TG这边的观众席,连DUNG那边也坐不住了,场馆回荡着一阵阵尖叫以及女粉丝的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啊啊啊啊啊啊一哥又笑了!!!是对我笑吗??啊啊啊啊我刚刚去厕所没补妆啊!!!”
  坐在旁边的时晗看见平时从容淡定,只有遇上她的一哥才会变得格外慌乱的许宁,此时正从包里掏出一块小镜子和口红补妆,就忍不住打击她,“醒醒吧,除非他有千里眼才会看见你那画粗的眉毛。”
  “啊?我今天眉毛画粗了吗?”小镜子往上倾斜了些,“啊真的欸!那我有没有看起来很凶的样子啊?”
  “……”妈的智障。
  第二把比赛的ban&pick开始了。
  解说员A:“哈哈哈你看我说什么,这把DUNG一定会把light的盲僧给ban掉。”
  解说员B:“刚刚那把比赛,light的盲僧确实威胁到DUNG了,ban掉很正常。而且你看light被对面ban掉自己的英雄好像也挺开心的,应该这把不打算玩盲僧。”
  解说员A:“证明自己能值一个ban位还不开心吗?要我,我也开心呐!”
  解说员B:“不知道这把light会拿什么打野英雄呢?”
  解说员A:“打野英雄这么多,不好说,看看尧哥这把想拿一个什么样的阵容打吧!”
  解说员B:“一哥还要拿皇子吗?刚刚那把皇子好像打得不怎么起眼啊?”
  解说员A:“喂喂喂,小心说话啊!看看底下的小姐姐。”
  解说员B:“啊哈哈哈,我说了什么?我刚刚应该没说话吧?”
  比赛开始——
  头两分钟,下路打得特别凶,双方ad不断用技能去消耗对方,最终TGad 4dream交出闪现躲过了对面锤石的一个e技能,而辅助233也给对面薇恩套了一个虚弱,才勉强保住4dream没有被击杀。
  于此同时,从小地图看到,对面的打野寡妇正在前往上路支援克烈,蹲在了三角草丛里准备伏击方子毅的皇子。
  现场的TG粉丝看到这个场面屏住呼吸,神情紧张得很;
  另一边DUNG粉丝看到大屏幕上的赛况显然很激动。
  然而转播的大屏幕上方出现了方子毅的样子,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一如既往的冰山脸,他坐的位置好像比别人要靠后一些,所以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的双手以及上半身的一部分。
  大屏幕上——
  克烈突然越过兵线与皇子打起来,随后寡妇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准备支援克烈,想要二打一收掉皇子的人头。
  皇子看到身后有人,便交出闪现往自家防御塔下走,然后一套EQ躲过了被击杀的可能。
  时晗看到皇子躲过一劫以后,松了一口气,本来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但心还是扑通扑通地在跳。
  像坐过山车一样,真的太刺激了!
  接下来的比赛,皇子与上一把比赛不温不火完全不同,相反,十分抢眼。
  比如说打大龙的那一段——
  皇子前期发育得很不错,也比对面小清领先了一件装备,而且其他人也状态很好,所以TG大龙的速度比较快。当对面意识到TG在打大龙而赶过来的时候,大龙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
  这条大龙对DUNG也有极大的意义,或许拿下这条大龙就可以翻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DUNG选择了开团。
  看到对面英雄逼近,皇子停止攻击大龙,反手一个eq大框住了对面的后排。
  此时,益力多操作的乐芙兰一套技能套在对面双c身上,和皇子配合秒掉了对面双c。
  失去了双c等同折断了DUNG的双翼,选择了撤退。
  一波0换2,还是换掉了对面的双c,TG这一波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的。
  不过,由于对面的打野还在,而一波团战之后略显疲态的TG放弃了大龙,选择了回城。
  比赛的最后,皇子打出了5-1-13的成绩,直接拿下了本场mvp。
  解说员B:“你看看,我才说上一把皇子表现一般,这一把皇子就拿了mvp。你说一哥是不是听到我刚刚怼他的皇子,所以这把要carry给我看啊?”
  解说员A:“……你还没有这么大的脸啊!不过……我有点好奇,你的脸疼不疼。”
  解说员B:“疼。”
  “疼。”
  时晗小声跟着说。
  TG VS DUNG以2:0结束。
  按照比赛惯例,赢的一方要走过去和输方握手。
  方子毅起身,下意识看向观众席,只见台下一片都是粉丝举着的灯牌和手幅,完全看不清楚人样。
  light拍了一下他的肩,示意他走,他才跟上队伍。
  罢了。
  他想。
  比赛结束以后,时晗想要起身准备离开时,被许宁死死地摁在椅子上,直到目送完TG队员与DUNG队员握完手,收拾好键盘和鼠标,回到后台以后,许宁放开她。
  然而许宁的手才离开她一秒,又重新搭上来了。
  时晗不明所以,疑惑地看她,“怎么了?”
  “我们去正门口堵TG队员吧?”
  “……”
  我的朋友已经病入膏肓,想问一下,哪一间精神病院比较好。:)
  看到时晗有些抗拒,许宁压低了身子,把脸伸到时晗的眼皮底下,时晗被她吓得差点反手一把打下去。
  “你又怎么了?”
  “你就陪我去嘛!我之前一个人来看现场比赛,都不敢和其他粉丝去堵车……今天难得来一次,你就陪人家嘛!”
  时晗被许宁恶心到鸡皮疙瘩都起了,她抬手把许宁扶正,冷声说道:“可以了可以了,戏过了。”
  “哦,是吗?”
  听到这句话,这语气,时晗才觉得她的闺蜜回魂了。
  ……
  场馆正门口不仅有粉丝在蹲守,还有一群带着□□大炮超清单反的记者在守候着。
  时晗扯了扯许宁的裙摆,垫着脚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这怎么像在蹲明星啊?”
  提到这,许宁好像有点不满,脸色也差了些,皱着眉头,但她说的话却很简短,“习惯就好。”
  许宁刚说完,时晗还没来得及收回踮起的脚尖,就听见一阵欢呼。
  转头,刚好对上那双清澈的双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打比赛,要上镜,他好像收拾了自己。
  耷拉的刘海被他用手弄到一边,刚好搭在眉毛上方,露出了他的单眼皮眼睛。
  两个多星期以前她还笑话他过了青春期还爆痘,然后大发慈悲给了他几块面膜,现在他的脸却是格外光滑,没有任何痘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了那些面膜的效果。
  她还在感叹着“做电竞选手真的累着他了,不仅要提高比赛技术,还要在出赛之前洗头、打扮自己”的时候,便看见他戏谑地看着自己,然后嘴巴一张一合的,对自己说了什么。
  旁边的许宁兴奋地跺着脚,激动地说:“啊啊啊啊一哥看向我们这边了!!!但他在说什么啊?”
  时晗脚跟重重地落地,冷冰冰地回答:“小短腿。”
  “啊?”许宁有点懵。
  “他说我,小短腿!”然后气愤地说,“我去!!”
  这三个字,她都不知道在三个多星期里听了多少遍——
  “快跟上,小短腿。”
  “你以为谁都像你?小短腿。”
  “小短腿今晚吃什么?”
  “小短腿……”
  “小短腿……”
  简直是魔鬼一般的存在。
  “你……你的邻居,该不会是一哥吧?”
  “我说是,你会gank我家吗?”
  “不会,我会住在你家。”
  “……”
  现场很热闹,两人的对话声音也不大,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个知道她们追捧的“一哥”方子毅有多挑食、有多毒舌的人,此时正站在这里和她们一起目送队员们上车。
  TG的车开走以后,现场的人才散去了些。
  许宁拉着时晗去拿车,等两人坐在车上,周围的声音被车门阻隔在外,两人的耳朵得到些许清净以后,许宁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说你的邻居是一哥啊?”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是一哥。”时晗的样子很无奈。
  “……你没去查过一哥的百度百科?”
  “我……为什么要查?他又不是什么明星。”
  “……”这句话很正常,她无法反驳。
  许宁想到一件事情,突然急刹,惹得在后面跟着的车子不满地按了几声喇叭。
  坐在旁边的时晗因为惯性,身子往前靠,下意识地用手撑在车子的前方,气息被吓得混乱了,“你干嘛了?好好开车!”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还跟你吐槽你的邻居,现在发现原来我在吐槽一哥,我的天!!!我居然敢吐槽一哥!!!”
  “……”所以为了这件连方子毅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来急刹,威胁她的生命,是吗?
  “对了,你为什么刚刚说习惯就好?”
  许宁有点反应不过来时晗在问什么,时晗又补了一句,“我刚刚问你现在的电竞圈好像娱乐圈化了,你说习惯就好,为什么?”
  “你刚刚也看见很多粉丝举着灯牌或者手幅,其实支持选手是对的,这能够给他增加信心和动力。但是有些粉丝却会对选手的私生活指手画脚,不让选手谈恋爱觉得这是耽误了他们的职业生涯,不想让选手在直播等排位的时候玩手机,不想让选手做这个坐那个,之类的。”她顿了顿,打灯转弯一套动作下来以后,她接着说:“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离舞台近一些,离他们的生活远一些’。他们也是人,他们也会做我们普通人做的事,他们也会谈恋爱,也会八卦,也会有自己的家,他们并不只有电竞。我们不能够因为他们是职业选手这个身份,而束缚他们的自由。”
  时晗还在沉思着许宁说的话,下一秒,就听见她在旁边说,“你一定要把我刚刚的话写进你的小说里!知道吗!?”
  “……”刚酝酿的感情,熄灭了一半。
  放在包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时晗拿出来看了一下,另一半的煽情也熄灭了。
  【Y1:还玩得一般吗?】
  【发誓要开奶茶店:……】
  【发誓要开奶茶店:向大佬低头orz】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许宁小姐姐说的,也是我想说的。
  嗯。
  离舞台近一些,离他们的生活远一些。
  哈哈哈好像很多人都期待一哥吊打小清,不过比赛也不是一人主宰的,我写得太厉害反而会有点假,我就……现实向些吧^v^
  看到你们说好看,我真的太感动了!!QAQ
  感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