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29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29章 他的猫
  时晗盯着压着手机的枕头, 紧锁着眉头。
  她感觉她的肩膀上站着两个小人, 一个穿成全白, 一个穿成全黑。
  全白的小人:“找他吧, 他是奶茶的主人啊,这很正常的。”
  全黑的小人:“找他做什么?什么事情都依赖他,以后决定不再喜欢他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个什么都需要依赖他的人了。”
  全白的小人:“这算什么帮助?这就是提个问而已啊,你就问问他奶茶这是做什么,又不是让他干别的。”
  全黑的小人:“除了他, 你还有其他人可以问啊, 不一定要找他啊!”
  ……
  时晗甩了甩头,两个小人也随之消失。
  她一闭眼一咬牙, 从枕头底下抽出手机,打开微信。
  大拇指已经挪到了他对话框的上方,只要手往下一按, 就可以与他对话了。
  [以后决定不再喜欢他的时候, 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个什么都需要依赖他的人了],这句话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一个激灵,大拇指向上移了一个位置, 点进了与许宁聊天的界面。
  【发誓要开奶茶店:它在干嘛?】
  【我是你西柠:???】
  【我是你西柠:朋友, 你知道我家养的是狗吧?你那只猫我咋知道呢?而且,这不是一哥的猫吗, 你问他不就成了?】
  【发誓要开奶茶店:不想问他。】
  【我是你西柠:吵架了?我一哥刚刚像老鹰护犊子一样护着你,你转个头就和他吵架了?】
  【发誓要开奶茶店:没吵。就是不想什么事情都麻烦他, 以后他不在了,我怎么办?】
  【我是你西柠:朋友,你喜欢他。】
  手机外的时晗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被呛了一口口水,甚至连手机都差点抓不稳。
  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时晗决定走死鸭子嘴硬路线,不承认。
  【发誓要开奶茶店:不是。】
  刚发出去,她又想知道许宁是怎么想的,又问——【发誓要开奶茶店:为什么这样说?】
  【我是你西柠:既然不是曾经幻想过要在一起,为什么会想到以后两人不在一起会怎么办的事情呢?】
  时晗被她说得哑口无言,而在床上踩被子的奶茶好像也玩累了,趴了下来。
  时晗放下手机,将奶茶抱起来。
  一手跨过它的腋下,一手托着它的屁股。
  说起来,这个抱奶茶的姿势还是方子毅教的。
  当时他们还在公寓,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歇会。
  时晗闲着无聊,就盯着奶茶玩玩具,它前爪将玩具拨出去,玩具朝前滚了几个圈,它又追上去继续重复这些动作。
  客厅很安静,只有玩具滚动时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声音。
  突然,时晗开口说:“喂,你教我抱它好不好?”
  方子毅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她用食指戳了戳他,声音放轻,“教我吧。”
  时晗看见方子毅起身,以为他是忍受不了自己突然的撒娇,好吧,其实她自己也忍不了,鸡皮疙瘩都起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声音可以变得这么软。
  正当她以为他要走的时候,他走到奶茶旁边,蹲下,“还不过来?你不是要我教你吗?”
  时晗哦了一声,连忙走过去,仔细听讲。
  一开始时晗还抱得不熟练,而奶茶也不怎么愿意给她抱,后来她熟练了,奶茶成天都想黏着她,要她抱抱。
  而现在,时晗抱着奶茶躺下,帮它顺毛的动作也慢慢变缓,到最后停下,覆在奶茶的肚子上。
  晚上。
  因为第二天有比赛,队员都比平时睡得要早一些。
  方子毅刚上楼,刚好看到时晗的房门,目光在那处停顿了一下。
  light见方子毅站在楼梯口没有动,便提了个醒,“一哥,不回房吗?”
  “等一下,我去把猫抱回来。”
  light应了一声便回房。
  方子毅走到时晗的房前,敲了两下门。
  没有人应,但是有两声猫叫声。
  他轻轻按下门把,刚打开一条细缝,房里那温度极低的空调扑面而来。
  接着,他感觉到有毛绒绒的东西在蹭他的脚,他弯身将它抱入怀里,目光慢慢地从奶茶身上挪到在床上睡着的人的身上。
  在床上睡着的人整个人因为房间温度低而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而原本应该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被她压在身下。
  方子毅走进去,关上门,第一时间找到了遥控器,低头一看,墨色的眼睛暗了暗。
  18度,她是有多热才会开到这个温度?
  他连续摁了几下,把温度调高了才走到床边。
  方子毅居高临下地看着睡死的人,看着她因为冷,双手紧紧地抱着小腿,把整个人都缩起来。
  被子早已被她死死地压在身下,而房里又没有其他的被子可以给她盖着。
  方子毅认命地弯身,将左手放在她的后颈,轻轻转向自己,右手慢慢地将她身下压着的被子拖出来。
  被子正被他慢慢地挪出少女的身下,他看见差不多了便一用劲,将整张被子拖了出来。
  少女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嗯了一声,以表示不满。
  她重新睡过去的时候,因为冷而不知不觉地靠近了热源。
  而时晗的靠近让方子毅很难抽出他的手。
  方子毅另一只手放下被子,抬起她的头,慢慢地将自己的手不动声息地抽了出来。
  突然间,安静的房间被时晗的一句梦话打破——
  “方子毅,我好喜欢你。”
  原本正想把她的头放回去的动作停了下来,而少女也翻了一个身,头顺势地从他的手中滑到枕头上。
  房间里,男人望着少女背影的眼神沉了下来,比刚才还要深、还要黑。
  他俯身帮她盖上被子,而得到温暖的人也松开紧锁的眉头,呼出平缓的气息。
  方子毅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望着她熟睡的样子。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铺洒在她的身上,她的周围像镀了一层白光一样,岁月静好。
  其实,他听到的那一刻,他应该是欣喜若狂的。
  心脏在那一刹那停顿了一秒,接着疯狂地跳动着,好像在叫嚣,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拿到了s系门票时那样。
  所以,他认为他那时候应该是欣喜若狂的。
  但问题来了,他什么时候对她有这种感情呢?
  是那次公寓停电,他半夜起床后还帮她盖被子的时候?
  是后来回到基地,他发现自己的生物钟无形地被她调整的时候?
  还是上次他听见她关心light,还和light独处的时候?
  方子毅想到这,自嘲了一下,没想到人活了二十三年才第一次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
  他也没有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也只有一个结果罢了,何必再想呢。
  他弯身抚摸了奶茶几下,奶茶眯着眼睛显然很享受的样子。
  他没有再逗留下去,很快便离开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light正靠着床头玩手机,看见方子毅进门后,便问:“都快一个小时了,你去了那么久?”
  方子毅嗯了一声。
  light看见他怀里没有奶茶,连后面也没跟着,便好奇地问:“奶茶呢?不是说去抱猫吗?”
  “嗯,不抱了。”
  说完,方子毅转身便进了浴室,而在玩手机的light小声嘟囔:连猫都不要了,还这么高兴?
  ……
  第二天。
  时晗昨晚睡得早,今天便早早起床。
  下楼时,看见空无一人的基地,她也熟悉了基地里的男人一向睡到中午才起来的习惯。
  她随意做了一些早餐,便抱着电脑在客厅写文。
  直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基地的队员才三三两两地起床,每个人打着哈欠下楼,看见时晗的时候也没有像第一、二天不习惯时表现出来的惊讶,可以很自如地打招呼。
  “小姐姐早。”
  “姐,早,有饭吃了吗?”
  时晗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瞥了一眼益力多,“吃吃吃,醒了就知道吃。”
  益力多嘻嘻笑着,走到沙发旁边赔道歉,最后变成了两人在沙发上打打闹闹的。
  方子毅下楼时就看到这么一副情景——益力多像日料店榻榻米那种坐法对着时晗坐着,而时晗腿上放在电脑,另一只手正准备敲到益力多的头上,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但是在他的角度看来,有点刺眼。
  “咳咳。”
  陆续有人在喊:“一哥早。”
  时晗也听见了,刚抬头就对上他的双眼。
  他的双眼深邃而又犀利,好像要将她里里外外看个透彻一样。
  她经不住这种深究的目光,很快就挪开了。
  更何况是昨晚做了那么一个梦,她怎么敢与他对视那么久。
  不知道是不是她昨天晚上都在想自己和方子毅的事情,她昨晚竟然梦见了他。
  梦见他站在自己面前,还是穿着自己对男生美好幻想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
  梦里,他站在樱花树下,不知是在等人还是在看风景,她忍不住跑了过去,跑到了他的跟前。
  她刚好站在他眼前时,春风拂过,盛开的樱花铺了一地。
  时晗看见凋落的樱花在他们之间飘落,接着看见他垂下眼望着自己,嘴角慢慢勾起。
  这一勾,就勾动了她的心。
  她一时没忍住自己的情绪。
  她想,这是梦里,他不是万人追捧的电竞选手,也不是背负着伟大梦想的一哥,他只是她面前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
  她想,即使是在这么一个梦境,也要跟他表白一次,透露自己的心声。
  “方子毅,我喜欢你。”
  233打断了时晗的回忆,将她从现实中拉了回来,“小姐姐,快准备准备吧,要准备去比赛场馆了。”
  时晗急忙地应了他一声,连忙抱着电脑小跑上楼。
  方子毅听见她踢踢踏踏的拖鞋声,蹙眉,刚想要开口让她慢点时,她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
  睡梦中表白,就问你服不服!!
  ——————
  跪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