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33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33章 他的猫
  “我喜欢——头发及肩, 身高到我的胸口位置, 猫相, 皮肤很白的女生。”
  台下的记者完全没有想到一向不怎么会搭话的男人居然会回答问题, 甚至将问题回答得那么仔细,连头发的长度、身高、肤色……这要是说这个人并不存在,应该没有人会相信这鬼话吧?
  而台上的人,除了方子毅放下麦克风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我看你们怎么写的大爷模样坐着。其他人纷纷在使眼色,然后露出一个“我知道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的笑容给台下的记者, 只有益力多一人在掰着手指, 然后努力思考这个人应该长什么样。
  听见这么劲爆的消息,台下的记者早就奋笔疾书把方子毅刚才那句话一字不差地抄了下来, 甚至准备好下一个问题,做出刨根问底的姿态。
  记者们已经按耐不住,纷纷举手想要抢到提问的机会。
  杰哥看到这幅场景, 从后台走向前来, 然后把放在方子毅面前的麦克风拿起,“各位记者朋友,不好意思, 群访时间已经到了, 我们也赶时间就不回答问题了。
  说完,使了一个眼色让台上的队员起身, 离开。
  经纪人都这么开口了,况且采访时间也确实到点了, 记者们也不好阻拦,只好拿着唯一的素材准备回去发稿子。
  一行人走到停车场,益力多还在小声追问233和4dream,一哥的理想型是哪位明星。
  233转身就给他一个爆栗,“你以为是在韩国吗?理想型都是明星,普通人不行吗?”
  益力多听到233最后一句话,突然受到了启发,连额头上的疼痛都忘记了,小心翼翼地开口,“小姐姐?”
  233和4dream立刻将益力多的嘴巴捂住,两人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用一种“你这个蠢货,居然现在才知道!!”的眼神望着被捂着嘴的人。
  light走过去拍了一下方子毅的肩膀,后者将一只耳机摘下来,“嗯?”
  light突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毕竟他们平时都不会谈及感情方面的事情,聊天的话题基本都围绕着这个英雄应该如何出装,又或者是复盘时看见一些战队特别的战术后,讨论应该如何改变战术去应对。
  方子毅看见他想说但又不敢说的样子,有点不耐烦,“有话就说。”
  light:“最近小姐姐好像在疏远你,你今天说的话,她也一定会看到,你到时候怎么办?”
  方子毅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手抵着额头,“确实很难办”。
  说完,方子毅便上车走到后排,用外套盖着脸,闭目休养。
  但,在他闭上双眼时,最近一周所有关于她的画面像走马观花一样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自从那天从火锅店回来以后,她对他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每天都只能在饭点的时候见她一面,吃完饭收拾好东西,她又默默地回到房间。
  训练室那个属于她的座位,任何物品的摆放依旧维持一周前的模样。
  也是那时候,他用手指轻轻擦过她的桌面,看见指肚覆着一层灰色,他才忽然意识到,她好像在疏远自己,不明原因地在疏远自己。
  那天,他正好在厨房碰见来倒水的时晗。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但没有立刻喝,反而是看向那个站在饮水机前面的人,“你最近怎么了?”
  时晗按下热水键的动作一顿,没有回头,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的波动,“写稿子,很忙。”
  厨房里唯一的声音来源于饮水机,时晗装满热水的杯子上面飘着一缕缕热腾腾的白烟。
  她好像怕身后的人不相信,又解释得详细了些,“最近我写的文在走剧情,嗯就是写的事情比较多,我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捋清楚思路。毕竟要对自己的粉丝负责,对吧?”
  最后一句,她说得很轻快,这是她这些天以来,唯一一句说得比较轻快的话了。
  却又不知为何,当他听见这句话时,忽然觉得心里有种闷闷的感觉,来不及深究个中的意味,她已经离开了。
  而她也没看到,当她与他擦身而过时,他脸上沉默的表情以及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
  当时时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就抱着双腿对着电脑坐了一下午。
  ……
  也就是方子毅在群访里破天荒地回答了理想型问题的这天,时晗一个人在基地闲着无聊,约许宁一起出来喝下午茶。
  此时,她们坐在咖啡厅里,桌上是两块吃了一大半的蛋糕以及两杯果汁。
  许宁看见时晗人坐在那,思绪却不知飘到哪里,唤了她一声,后者才呆呆地问她“怎么了”。
  许宁:“跟你说着说着话,你也能走神,你也是棒棒的。”
  时晗:“我刚刚是在想,刚才那个发型师是不是不爽我没有接受他推荐的高逼格套餐,才会把我的刘海剪成这样,可我明明已经把图样给他看了。”
  许宁:“……”
  刚才时晗来咖啡店的路上经过一家理发店,突然间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换一个发型换一种心情,于是她便毫不犹豫地进去了。
  然而当她坐着,听着发型师用蹩脚的普通话问她需要弄什么发型时,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想好要怎么摆弄她的头发,她进来可以说是一时冲动。
  接着,她掏出手机,找到一张她喜欢的女明星最近的发型,对着发型师点了点手机屏幕,说:“我想弄成这样。”
  发型师一看,便直接开口说:“那我们先把头发给漂白了。”
  时晗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里的发型师,他还在兴奋地跟她推荐高价的漂染剂,说那种高价的漂染剂如何不伤头发又如何保持颜色不掉色。
  时晗等他说完一通以后,才慢悠悠地开口,打断他那满脑子都是金钱的念头。
  “我想我说得不清楚,我是说我要剪这种刘海。”
  “……”
  时晗继续跟许宁吐槽:“你看,我女神剪得那么好看,为什么我就这样?”
  许宁吸了一口果汁,一字一顿地说:“是啊,为什么呢?”
  时晗:“……”
  她突然觉得自己挖了一个很大的坑,然后奋不顾身地跳了进去。
  许宁:“因为别人长得好看呗。”
  时晗:“……”
  这种朋友应该早点绝交比较好。
  ……
  许宁坐着在玩手机,而时晗则在发呆,手里拿着叉子不停摆弄面前的蛋糕,最后被她弄得面目全非。
  突然,她握着叉子的手被对面的人握住,然后把手机递到她的眼前。
  许宁:“这就差把你的名字说出去了吧?卧槽,一哥这把操作真的骚!”
  时晗接过她的手机,简略地看了一眼。
  这是一条微博文章,标题:【一哥的理想型原来是这样的!!!】
  文章里面简单粗暴地把今天群访的对话全部写上去,还附上几张队员的照片,最后一张照片就是方子毅描述理想型时那副嘴角微微带笑的样子。
  下面的评论区也是很快就盖起了高楼——
  【啊啊啊我现在去把头发剪了,把腿截了,把皮肤漂白了,还来得及吗?】
  【求问哪家医院截肢比较好,在线等,急!!!】
  【我现在在理发店,刚刚剪了一个超短发,现在把头发捡起来驳发还可以吗?】
  【我的屏幕湿了,别问我为什么:)】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手机。】
  【一哥描述那么仔细,难道是有喜欢的人了?】
  【呜呜呜,一哥也要谈恋爱了吗?】
  【等TG一个爆炸:)】
  【太太粉,你们醒醒吧,你们一哥一定是谈恋爱了:)】
  一片绯红慢慢爬上手中握着手机的人的脸,她轻声咳了几下,“关我什么事”。
  许宁把自己的手机从对面人的手中拿了回来,“别装了你,他描述这么明显,知道你们关系的人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他说的是你。”
  许宁沉默一下,“你打算怎么办?你今晚还要回去。”
  时晗低着头,“不知道,假装不知道。”
  许宁:“你能装多久?一小时?一晚上?一天?别傻了,一哥既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来,难道还不敢单独找你,跟你说?”
  时晗:“到时候再说吧。”
  许宁:“行,你自己决定好就好了。但是,作为朋友和一哥的理智粉,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也是可以的,你要相信他。”
  结果这天晚上,时晗收拾完厨房的事情以后,和往常一样回房。
  正当她准备打开房门时,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时晗。”
  被点名的人僵直了脊背,咽下一口口水。
  她从未听见他喊自己的全名,他一向都是小短腿小短腿地叫她,突然叫她的全名,预兆着什么重要事情的发生。
  时晗回头,讪讪笑着,脊背紧贴着房门。
  “什么事?”
  “我有事情想跟你说,我——”
  还没等他说完,时晗已经留下一句“啊我忘了编辑喊我有急事,我先回房了”,然后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难道一直是他自作多情了?
  可那句梦话却骗不了人,所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被拒之门外,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完的人望着这紧闭的房门,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好像从哪里开始,她就变得不同了。
  算了,还是不要把她逼太紧了。
  方子毅这么想着,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下楼。
  落荒而逃的人全身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心跳扑通扑通快到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听见外面的人离开的脚步声才慢慢缓过来。
  时晗失神地望着远处,想起那天在厨房跟他说过的话——
  毕竟要对自己的粉丝负责,对吧?
  其实她是想说:“毕竟要对自己的粉丝负责,对吧?方子毅。
  你今天的辉煌都不是一步登天得到的;
  你背后的光芒也不是一朝一日就有的;
  你那些为了呐喊助威的粉丝,他们都期待你有朝一日能够获得最高的荣誉。
  所以,我不能够让你,因为我,而失去这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说你们想要的,都会有的,例如——一哥的亲口表白
  明天国庆回家,更新可能不稳定啊,如果晚了第二天再来瞅一眼吧,大佬们orz
  ps:因为版权问题,换封了,大佬们不要假装不认识我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