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39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39章 他的猫
  最终时晗还是忍不了, 连带着握着他的手一并抬起来挡住他的视线, 不满地说道:“看够了看够了, 再看就收钱了!”
  方子毅用力一拉, 将两人的距离直接拉近,手指擦拭着她的脸颊,“嗯?多少钱,我看看能不能够给一辈子。”
  时晗:“……”
  卒。
  时晗:“反正你给不起,还有,你别用手擦我的脸, 都快把我的粉底给擦走了。”
  方子毅就这么低着头看着她那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的, 脸上一脸嫌弃的样子,但在他眼中看来却是很可爱很可爱。
  他一边听着她唠叨着, 那只擦拭她脸颊的手慢慢挪到她的嘴唇,大拇指一擦。
  站在他对面的人忽然不说话了,两人都定格下来, 大眼瞪小眼的, 只有方子毅的手指还在慢慢地在她的唇上擦拭。
  顿时,气氛变得十分暧昧。
  不知道是这时天气正好,还是阳光明媚, 莫名有一股热流从心中涌上来, 驱动着他慢慢倾身,眼睛慢慢闭上, 慢慢靠近喜欢的她……
  时晗愣在原地,只看见那俊俏的脸庞在眼前逐渐放大放大,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定格了。
  我擦!这是要接吻的节奏吗?
  我们这不还是第一天吗?进度要拉这么快????
  啊啊啊啊我应该推开他还是直接把嘴凑上去啊!!!在线等,急!!!
  方子毅并不知道时晗此时内心争斗的激烈状况,正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的时候,突然有人一把推开他,他猛地睁眼,看见她愤怒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手。
  “方!子!毅!老娘的YSL口红!!!”
  落下这句话的人立刻跑到梳妆桌面前。
  此时,方子毅正抱着猫坐在时晗的床边,手抚摸着奶茶,心思却放在了时晗身上。
  他看见她把脸凑到镜子面前,一只手拿着纸巾在擦,另一只手则拿着口红在唇上擦擦涂涂,随后还打开一盒圆形的东西,从里面拿出一小块东西在脸上拍打着。
  方子毅:“可以走了吗?”
  补完妆的人走过去不知轻重地踢了踢他的腿,“你刚刚不把我的妝弄花,我们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基地门口了。”
  方子毅一手拉着她的小手,捏了捏,“嗯,我的错。”
  折腾了一会儿,两人终于走出了——时晗的房门:)
  楼下客厅。
  益力多和233刚睡醒,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醒觉时,看见他们家队长今天穿得人模人样地走下楼梯,后面还出现一双纤细白皙的细腿跟在他的后面,顿时两人的眼光不由自主地看了楼梯口的方向,又对视了一眼。
  233:“一哥,你不会是带女人回来过夜吧”
  益力多:“是啊是啊,那我们小……”
  益力多看清楚他后面跟着的人时,顿时住嘴,把剩下的“姐姐怎么办”全数吞回肚子里。
  “啊哈哈哈,原来是小姐姐。”
  “早啊,小姐姐。”
  时晗尴尬地挥挥手,“早。”
  然后看向正在门关换鞋的男人,决定还是多说两句解释一下。
  “那个,基地里没食材了,我自己一个人出去买不方便就拉上他了。”
  233立即点点头,“明白明白。”
  益力多也搭嘴说:“了解,需不需要我——唔唔唔”
  233:“你别管他,你们快去吧,早去早回。”说完觉得也不合适,又推翻了自己刚才说的,“不用早回,你们好好出去玩也行,我们会照顾自己的。”
  时晗:“……”
  等两人走了以后,233终于松开了捂着益力多嘴的手。
  后者不满,却因为太生气而组织语言时也变得不利索,不能表达清楚的地方只能用动作来代替。
  益力多:“你你为什么这样这样,我都快死了。”
  233:“相信我,我刚才救了你一命。”
  ……
  时晗坐上车以后,才扭头望向驾驶位的人,“前面不就有一家理发店吗?干嘛还要开车?”
  啪——
  方子毅突然解开安全带,利用手长的优势去够她那边的安全带,然后帮她扣好,才慢悠悠地去回答她的问题,“那家理发师眼瞎,去另外一家。”
  时晗此时也没有心思调侃他究竟那位理发师对他的头做了什么,只是挪了挪身子,手撑在窗沿上,假装看风景,不经意地嗯了一声,实则内心是——我看上的男人真特么的帅!!!
  半个小时后,时晗手正撑着脑袋,摇摇欲睡的时候被旁人拍拍肩膀,然后听见他冷冽的声线,“到了。”
  时晗含糊地嗯了一声,对上他的那双眼还蒙着一层水雾,随后又低下头,没有任何动静。
  方子毅把帽子扣好,下车,走到她那侧,打开车门,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者这才肯离开车座,像幽灵一样跟在他的后面。
  方子毅手刚碰到门把,回头看见那人现在才离开车子三步,忍不住又走回去,给了她一个爆粟。
  “啊方——”碍于现在在外面,不能直呼他的大名,她临时噤声,改口;“你干嘛啊你!”
  方子毅低头一看,“小短腿。”
  “嘶——你不把我这个女朋友放在眼里了?”她说得很小声。
  方子毅大手摁着她的脑袋,把嘴巴凑在她的耳边,“这是爱称。”没等她发表什么意见,他又继续说,“你也可以叫我——大长腿啊。”
  时晗:“……”
  妈的智障。
  觉得他帅的我也恁智障。
  最后,时晗被人摁着头走进那家理发店。
  一个男子迎面而来,熟念地和摁着她的头的人打招呼,“hey,你终于来了。”
  方子毅松开手,走到空位,坐下,“嗯,剪短就好了。”
  发型师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啧,怎么能随便呢?我给你看一下最近流行的发型,你这个发型太low了。”
  闻言,时晗凑上去看发型师的平板,“这个挺好看的。”
  发型师:“这个最近很流行,如果染一个奶奶灰就更好看了。”
  时晗:“奶奶灰?哇!好像真的可以欸!”
  发型师:“你看这个,这个发型更好看,最适合他这个脸型了。”
  时晗:“!!!!剪剪剪!”
  坐在那的当事人:“……”
  最后方子毅说了一句话,让他们都噤了声。
  他说:“按照这个发型,剪短。”
  时晗:“……”
  发型师:“……”
  半小时后,两人走出了理发店,时晗还念念不舍地踮起脚尖想要拨弄他的头发,奈何男人丝毫没有关爱一米六大龄儿童的心,直着腰板,时晗连他的发尾都摸不到,只好恹恹地说:“去弄个奶奶灰吧,我好喜欢。”
  男人拿出车钥匙,解锁,头也不回地留下一句“你喜欢你可以弄你自己的”,快步走向前。
  回去的路上,时晗全程嘟着嘴,一副“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在玩手机。
  没多久,车子停下来。
  时晗环视一周,没看出来这是哪儿,“这是哪?”
  “你不是说去超市买菜吗?难道我们空手回去?”
  时晗哦了一声跟着他走下车。
  两人并排地走向超市,他慢步走在她旁边的样子,让她想起几个月前,他们第一次去超市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还在去的路上拌嘴;
  买菜时,方子毅的挑剔差点让她怀疑人生;
  他还跑去买方便面,而那些方便面最后都原封不动地放在了他家的橱柜里。
  哦对,他自己走的时候还被粉丝gank了。
  时晗想到这,不厚道地笑了,也不知道这么冷冰冰的人会怎么对待他的粉丝——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她亲眼看到了那位高冷的方子毅是如何对待粉丝的。
  “啊啊啊啊一哥!!!”
  尖叫声将她惊醒,她下意识侧步退到了方子毅的身后。
  小女生们兴奋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哥,你来这里干嘛?”
  “其他队员也在吗?”
  “一哥你好帅!!可以合照吗?”
  ……
  就在小女生们为亲眼看到偶像而兴奋得不能自已时,时晗在他们偶像的身后默念着: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然而,未果。
  “咦,这是谁?”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闭上嘴并齐刷刷地往方子毅身后看。
  方子毅看见身后的人一直垂下头,头发将她的脸完完全全遮挡住,也看不清楚她现在是什么神情。
  他强忍着揉她脑袋的想法,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淡淡地说:“我老家来的朋友。”
  听到方子毅回答以后,粉丝们的回答明显变得生气勃勃——
  “啊一哥的声音真的很苏!”
  “真的只是朋友吗?”
  “一哥朋友好可爱!!!”
  “一哥可以合照吗?”
  “啊?合照不可以,那签名可以吗?”
  ……
  两人站在超市入口整整十五分钟才送走了粉丝,进去。
  方子毅推着购物车,看着旁边那像气球泄了气变得瘪瘪,毫无生气的人,刚想抬手揉她的头却被那人身子一歪一躲,躲开了。
  方子毅:“啧,她们都走了,怕什么?”
  旁人还往另一边挪了两步,“不行,我们要保持安全距离。你没看到刚才她们看我的眼光,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一样,可怕,我还在瑟瑟发抖呢。”
  “是吗?你不是把头发都遮着脸了?你是怎么看到的?”
  “你管我。”
  方子毅的声音突然变得正经起来,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后者弱弱地应了一声。
  “你甘心吗?”
  你甘心我们明明是正当的男女朋友关系却只能地下恋,不见光明吗?
  你甘心粉丝质问你是谁时,我只能哑口回答一句“普通朋友”吗?
  你甘心以后我无论得到的是荣誉还是责备,你都无法第一时间冲上来拥抱我安慰我吗?
  你甘心——
  ……
  时晗抿着嘴,苦笑,“嗯,有你,甘心。”
  作者有话要说:
  过节就是……不分场合地在码字,卒。
  大佬们,中秋节快乐啊!!!
  大过节的,小弟我就奉上红包吧~!
  ——————
  感谢大佬们的投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