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42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42章 他的猫
  说完, 233放下杯子坐下, 低头瞥见方子毅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慢慢浮现一些红点, 不是很密集也不是很明显, 但在他白皙肤色的衬托下却有些显眼。
  233正想开口提醒方子毅的时候,看见后者正打算挠,233立即用手挡了一下。
  方子毅挑眉,看向233,疑惑的眼神里透露着“你在做什么的”信息。
  233举在半空中的手指了指他的手臂,“一哥, 你好像过敏了。”
  方子毅一愣, 第一反应先回头看向时晗平时待的位置,见周围都没有她的踪影时, 他才安心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
  果然手臂已经开始慢慢长出红点,难怪他觉得那么痒。
  他用手搓搓手臂。
  “没事,一会吃药就好, 不要大惊小怪。”
  “嗯。”
  同一时间, 房间里。
  时晗正和许宁炫耀今天的大作。
  【发誓要开奶茶店:[图]】
  【发誓要开奶茶店:超级好吃!】
  【我是你西柠:麻烦停止您这种深夜放毒的行为:)还好我把所有的外卖app全部都卸载掉,不然你就——咔擦咔擦。】
  【发誓要开奶茶店:打开app store,搜索某团, 点击下载, 您值得拥有:)】
  【我是你西柠:滚。】
  【发誓要开奶茶店:你可以做给钟医生吃。古语有云,抓住一个男人的心, 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我是你西柠:恐怕他更害怕他家厨房被我炸了。】
  【发誓要开奶茶店:……】
  没多久,时晗听见门外有声音便撅着拖鞋打算瞧一瞧。
  她整个人躲在门后, 只是把头探出去。
  她还没看到人的踪影时,先听到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干嘛?”
  两人四目相对,原本时晗睁得圆碌碌的双眼忽然变成弯弯的,眼角后面折起褶子,咧起了嘴角。
  “你怎么在这!”末了,又补了一句,“你怎么穿上外套?”
  此时,二楼的灯光很暗,只有一盏橙黄色的灯开着,暗到连人脸上的表情都很难看清楚。
  所以时晗只看见方子毅穿着外套,并没有看到他此时神情有些紧绷。
  方子毅扯了扯衣袖,“训练室空调冷,怕感冒。”
  他这么一说,时晗也没有多想,平时训练室的空调比较低,通常她都会带一件外套下去,只是没见过他在训练室里穿过外套,有些惊讶。
  时晗微微把门打开,瞥了一眼站在暗处的男人,“那你——”
  “我回去训练了。”
  经过时晗门前时,还用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大步走下楼。
  时晗看着他已经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哦了一声,也不知道给谁听。
  关门,回到床上时,时晗抓起手机就在噼里啪啦地跟许宁吐槽。
  【发誓要开奶茶店:都说男人得到手以后就不会珍惜,mmp,老娘现在我信了!】
  【发誓要开奶茶店:你知道吗?刚才我跑出去刚好碰见方子毅,被nili吹捧上天的一哥,居然没有进来陪一下他的女朋友我!只是经过的时候摸一下头发!他知道现在摸头杀不流行了吗!!!】
  【我是你西柠:朋友,这里,拒绝,炫耀:)】
  【发誓要开奶茶店:……】
  【发誓要开奶茶店:平时他都会趁着空隙跑上来逗猫,陪我。现在?对我说一声“我回去训练了”?真心建议他与他的英雄联盟过一辈子吧!】
  【我是你西柠:朋友,这里,拒绝,炫耀:)】
  【我是你西柠:你不是说今天训练赛结果不好,基地的氛围都比较沉闷吗?可能一哥想要多加训练,把感觉找回来,好好带领TG冲夏季赛冠军。少女,不要一谈恋爱就患得患失,be ok!】
  【发誓要开奶茶店:你英语六级考了三遍才过,我是知情者。】
  【我是你西柠:………….】
  时晗没有再回复。
  她呆呆地坐在床上,目光垂到被单上。
  她真的患得患失了吗?
  好像一谈恋爱,心里的秤杆就没有保持过平衡,一直在倾斜在倾斜。
  现在是倾斜的角度大了,她才后知后觉。
  ……
  第二天早晨。
  时晗坐在客厅里一边逗猫一边玩手机。
  说起来,奶茶最近黏她比黏方子毅还要多。
  不仅每天都跟着她,还每晚都跑到她的床上一起睡觉。
  直叫方子毅羡慕不已。
  忽然,楼上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走进厨房。
  时晗一边抱着猫给自己壮胆子,一边走向厨房。
  她把头一歪,恰好看到上面的橱柜被打开,还有一个背对着她的身影。
  时晗迟疑地喊了一声,“light?”
  被点名的人一愣,把手上的东西往箱子里面一放,合上。
  转身时,用身体遮挡着时晗的视线。
  light笑容有些僵硬,“小姐姐起这么早?”
  时晗:“九点半了。”
  意思是,不早了。
  light有点犹豫,挠挠后脑勺,“你接着忙吧,我找东西。”
  时晗弯腰把十几斤重的奶茶放到地上,慢慢走过去,每当她走近一寸,light的神情就愈加紧张。
  时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身后是医疗箱吧?”
  果然,她看见light的瞳孔紧张一收缩,时晗勾起嘴角,指了指上面,“橱柜打开了,医疗箱没在。”
  light:“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想拿点肠胃药。”
  原本还举在半空中的手指了指他裤兜露出的一角——是退热贴的盒子。
  时晗:“你还发烧啊?”
  light没想到小姐姐突然变得那么咄咄逼人,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低下头把全部事情告诉她——
  “昨晚一哥吃完小龙虾以后过敏了,起了红点。起先还是不怎么明显的,身体也没什么不适,但是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睡得蒙蒙松松看见他一直进出卫生间,样子还很苍白。我喂他吃了点肠胃药,他才勉强睡过去。我睡得不安心,刚才起床的时候看见他额头冒汗,有点发烧,想说让他退一下烧。”
  越听下去时晗的眉头皱得越紧,最后眉心成了一个“川”字。
  时晗打断他,压抑心中的怒火,“怎么不把他送去医院?”
  light说话也变得期期艾艾了,“一哥说吃药就好了,不用大惊小怪。”
  话落,时晗就冲出厨房,楼梯间传来一阵脚步声。
  时晗几乎是冲上去的,门被推开时还发出一阵“嘭”的响声。
  他的床头柜上放了一个装了少许水的盆子,毛巾浸泡在水中。
  他搁在被子外面的手臂有明显的一小块一小块聚集的红点,但是没有抓挠过的痕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她蹲在他的床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脸,在耳边小声唤他的名字,让他清醒一下。
  很快,方子毅蒙蒙松松地睁开双眼,因为夜里没睡好,眼里布满了血丝。
  看见他醒来以后,手覆在他的额头上,几乎是刚贴上去,时晗就感觉到他的额头很烫很烫。
  时晗顿时心都软了下来。
  她竟然不知道他不能吃小龙虾,昨晚还一直让他多吃点。
  昨晚她还觉得他冷落了自己,一直想许宁吐槽,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他不想让她担心吧?
  她的手覆在他的脸侧,轻声说:“方子毅,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看见他又想拒绝她时,她便说了几个理由说服他。
  “你看,你明后天还有比赛,你看你又是发烧又是腹泻的,身上还长红点,痒死你了。你现在这副病秧子的样子怎么能够带领TG走向胜利呢?我们去医院嘛,好不好?”
  方子毅看见她一副着急而又担忧的样子,费力地点点头,“好,听你的。”
  方子毅的声音不知是刚起床还是发烧而至的,嘶哑得厉害。
  这让时晗心里觉得更担忧了。
  两人之中,一个不会开车,一个会开车的却是满额头汗水,脸色苍白的病秧子。
  最后,时晗还是叫了滴滴打车,light也跟着一并去。
  light坐在前排,时晗和方子毅坐在后排。
  时晗看了前排的light一眼,压低声音,“你吃小龙虾过敏怎么不告诉我,要知道我就不会一直让你吃了。”
  方子毅含笑,“以前都没试过过敏,这次是意外。”
  时晗:“咦,身子弱。”
  方子毅:“谁刚才表现得那么内疚,都是假的?”
  他一边说,手慢慢地找到她的小手。
  小手微凉,还有点湿。
  指尖刚碰上她的手背,小手就立刻躲开。
  方子毅挑眉,却被人反瞪一眼。
  接着他看见坐得离自己远远的人掏出手机,手指飞快在上面摁摁点点,然后把手机放在皮座上面。
  ——【light在前面!安分点!】
  方子毅低头看了一眼,再看看前面像啄木鸟式点头的light,他手一伸也不顾握着的小手如何逃脱,死死地握着。
  头朝前座抬了抬,时晗的视线也随之挪了过去,方子毅这才感觉到手里握着的小手安分了些。
  到了医院,时晗和light分工合作,前者挂号排队,后者照顾方子毅。
  这个方案一经敲定就遭到方子毅的回绝,理由:女人更会照顾人。
  时晗作出反对,理由:她不够力气去搀扶一个一米九的大个子。
  light也反对,但被方子毅抛去一个冷飕飕的眼神以后,说话的声音也逐渐减弱,理由:他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方子毅:“……”
  最后他大手一挥,还是按照原来的方案行事。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迟到了二十分钟!!!向各位大佬九十度鞠躬!
  今晚被拉出去吃饭,还当司机QAQ这个教训告诉我们,不要考驾照(倒
  国庆假期马上要结束了,大佬们也要收收心,学习的学习,工作的工作哦~~
  ——————
  感谢各位大佬的投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