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 第62章 他的猫 方子毅

第62章 他的猫
  时晗的声音不大不小, 正好掩盖吹风机的声音。
  “我怕黑是因为那天——”
  那时候, 时晗还在上三年级。
  广东的初春还没有回暖, 总是下着毛毛细雨, 时而刮过一股冷风,能够让人在风中瑟瑟发抖。
  当时学校女生之间流行跳橡皮筋。
  这游戏至少需要三个人来完成,其中两人各站一端将橡皮筋固定,第三个人则要站在中间用制定的方式去完成所定下的任务。
  那时,时晗和她们班的女生也沉迷其中,每节下课总会三五结群地在教室外的走廊玩。
  因为跳来跳去, 运动量很大, 再者,衣服穿太多也会影响发挥。
  所以很多时候, 她们都会选择把外套脱去再玩游戏。
  正正因为如此,时晗不久便染上风寒。
  那天,时晗放学回家, 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入迷, 她的旁边还放了一卷纸巾方便她擦鼻涕。
  她在客厅吸鼻子的声音被刚换完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妈妈听见。
  时晗听见动静,立刻把用过的纸巾放在兜里。
  因为时妈妈向来不喜欢她在学校玩那游戏, 若是被时妈妈知道她是因为玩游戏而感冒, 一定会被她训斥。
  所以时晗立刻把纸巾归为原位,外套的兜里满满都是她用过的纸巾。
  时妈妈出来的时候, 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时晗心一惊,连腰背都挺直了些, 但眼睛还是专注地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完全不敢看时妈妈。
  然而,时妈妈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时晗看见妈妈转身进入厨房,身子一下子垮了下来,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腰背再次挺直。
  时妈妈:“爸爸说今晚有一个重要的应酬,让我们也一起去,待会记得换一套衣服,知道吗?”
  时晗不敢用满满鼻音的嗓子回答妈妈,后者听见没有人回应她,便从厨房伸出头来,看见时晗点头才重新回厨房做事情。
  时晗一人坐在沙发上,蜷缩着腿,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
  可不一会儿,眼皮却越来越重,慢慢地往下垂。
  她还想要打起精神来,却还是抵不住睡意,头枕着膝盖,睡过去了。
  时爸爸回来的时候,看见女儿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时爸爸:“晗晗怎么坐着就睡了?”
  闻声,时妈妈连忙从厨房走出来,顺着时爸爸的视线望过去。
  时晗正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腿,身子歪歪斜斜,欲倒的样子。
  时爸爸率先放下包去抱起时晗。
  这一抱,让时晗外套里的纸巾掉了下来。
  随即,时妈妈捡起来,一看。
  她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自责还是生气。
  时妈妈:“这孩子感冒了怎么都不说一声。”
  时爸爸:“孩子都睡着了,那今晚的应酬……”
  此时,时晗睡得模模糊糊,隐约感觉到有人抱起她,还在说“应酬”的事。
  她擦擦眼睛,看见爸爸的脸庞,又重新趴了下去。
  “爸爸妈妈,你们去吧,晗晗知道应酬很重要。”
  “你一个人在家怎么行?”
  “没事的,晗晗在家里睡觉就行,哪儿都不去。”
  最后,时妈妈喂她吃了点药,再三叮嘱她不能走出家门,看见时晗睡着了才敢离开。
  那时离应酬开始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晚上八点多,外面忽然响起春雷,轰的一声,将睡得蒙蒙松松的时晗惊醒。
  与外面灯火通明的屋子相比,时晗的房间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时晗半撑起身子,她只感觉自己的头很重很沉。
  她学着大人的模样,将手背贴着额头,只是一触碰,就感觉到格外地烫。
  这时,外面闪过一道白光,照亮了房间。
  她甚至可以清晰看见她书桌墙上贴着的一张张奖状。
  轰——
  雷声响起,不同的是,这次的雷声很响,感觉就在她所在的楼顶上方响起。
  伴随着雷声的想起,大雨开始拍打着窗户,发出滴滴嗒嗒的声音。
  生病的人,感情总是变得异常脆弱。
  更别说是仅仅只有九岁、十岁的孩子。
  时晗不敢下床开灯。
  四周的黑暗像是会侵蚀人心一样,一点一点地,时晗忍不住小声啜泣。
  最后,放声大哭。
  ……
  方子毅摸了摸她的头发,很干爽。
  他关掉吹风机,顿时,时晗的说话声成为房间里唯一的声音。
  方子毅不紧不慢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像是对待奶茶一样,轻轻地。
  眼神流露出来的柔情愈加明显。
  时晗还在继续说:“那时候很黑很黑,我胆子小,不敢下床开灯,只能抱紧自己坐在床上哭。外面还想着春雷,你不知道那种雷声离自己很近是什么感觉。一开始像是天空要炸裂一般,接着在你头上轰——起码持续了三秒钟才逐渐消失。”
  说着说着,时晗听见头上方传来一声嗤笑的声音。
  她立刻不满地睨了他一眼。
  “我当时只有九岁还是十岁来着!不许笑我!”
  “但二十三岁的你还是怕黑,晚上还会开一盏小夜灯。”
  “……那是后遗症!!!”
  方子毅没有再逗她,脸上的表情也收敛了些,问她:“那后来,你父母回来了吗?”
  其实方子毅打心底并不认同时晗父母忍心将只有九、十岁的孩子单独放在家里,虽说应酬重要,但这要是换做是他,他一定不会那么做。
  时晗:“那时候我哭得很大声——你不许笑我!!!”
  方子毅用手抵着唇边,“嗯,不笑。”
  “我哭很大声……”时晗不放心地又看了一眼方子毅,看见后者脸上没有明显的笑意以后继续说,“很快,我就听见外面传来开门声,没多久,我的房门、房间里的灯也被人打开,妈妈冲到床边问我怎么了。”
  她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回想了一下,接着说:“我看到妈妈后,就哭得更厉害了。妈妈抱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她全身的湿透了。那时候我们小区还没有停车场,车子都是停在外面的。那时,妈妈应该没有打伞就赶着回来看我吧。”
  方子毅心中的疙瘩被她最后一句话,彻底地磨平。
  他的大手捏着她的耳朵,她的耳朵很软,就像她的人一样。
  “既然这样,你怎么还怕黑?”
  “不知道,那次以后就很怕很怕黑了,所以我会吃很多胡萝卜,为了保证我晚上的视力!”
  “傻子。”
  “你说谁?”
  “谁应就说谁。”
  “那你再问一遍。”
  “不问了。”
  时晗:“!!!”
  时晗:“不行!!一定要再问一遍!”
  方子毅:“说了不问就不问,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傻子。”
  时晗见方子毅不应,继续叫:“毒舌精!大醋缸!神经——”
  时晗看见方子毅俊俏的脸慢慢放大,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最后她的视线只能停留在他的喉结上。
  都说男人的喉结是最性感的地方,时晗只见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单单一个动作,却显得无比性感。
  在方子毅的吻落下来之前,时晗微微扬起下巴,柔软的双唇贴上那性感的喉结上。
  仅仅一碰,却让方子毅身上着了火一般。
  方子毅沉下声音,“你在做什么?”
  这话,惊醒了还躺在男人腿上的人。
  时晗:“……”
  时晗:“呵呵呵,小说题材所需,对,题材所需。”
  此时,两人四眼相对。
  时晗抵不住他犀利的眼神,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
  “题材所需的话——”他不急不慢地说。
  接下来这句话,让时晗心中的警钟敲响。
  “那你的玛莎拉蒂还需要亲身考证一番吗?”
  时晗:“……”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时晗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人吻上双唇。
  这吻,带着惩罚的味道。
  方子毅低头吻上她的唇,用力地吸吮着。
  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方子毅觉得脖子有些痛,便拉起被吻得迷迷糊糊的人,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此时两人都坐着,只是方子毅坐在床上,而时晗坐在方子毅身上。
  时晗只知道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她双手环着方子毅的脖子,双腿则夹着他的腰。
  因为现在天气还很热,时晗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这却方便了方子毅的大手从衣摆处钻了进去。
  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摸着她稚嫩的肌肤,每一处摸过的地方都带着火——燎原。
  他的手不知分寸地在她身上游走着。
  方子毅的手慢慢往上挪,摸到了一层布料。
  时晗心一惊,身子不自觉地一怔。
  这微弱的动作毫无保留地被男人察觉,男人手上的动作一顿,慢慢地离开那地方。
  他看了时晗一眼,后者眼中带着雾水,脸红得完全不能见人。
  时晗回看了一眼,只觉得他此时的眼睛很深很深,像是深不见底的湖水,将她吸了进去,让她沉沦、沉没。
  方子毅安抚似地亲了她的嘴角一下,然后将她放到床上,自己则起身走浴室。
  时晗看见他消失在浴室的背影,头一下子扎入被中,然后拉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让被子将自己包得实实的。
  差点就——!!!
  时晗只知此时她心脏跳得很快,快到她害怕心中的小鹿要心脏病发而死。
  她深呼吸几口,心跳才刚刚缓过来些,就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
  霎时,她又觉得自己开始缺氧了。
  良久,方子毅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而此时的时晗早已平缓心情,她躺在床上玩手机,双腿还在空中晃来晃去,象征着那人心情还不错。
  时晗看了方子毅一眼,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出水芙蓉也可以形容男人。
  她对着方子毅微微一笑,“辛苦了。”
  后者冷笑,“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时晗:“……”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就——!!!
  玛莎拉蒂估计不会在正文出现,可能作为一个番外?放在微博?
  时候未到,到了安安会通知大家orz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