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家长来 第19章 夜千岩

  第19章
  后来夜千岩还真的给陆子安打电话,以要修图为由,推掉了所有年前的工作。
  陆子安惊呼,你现在请假的原因,真是越来越五花八门了。
  既然他要修图,云挽就将存内卡取出来给了夜千岩,然后她接过微单,放好在手中。
  “那我们就走了。”夜千岩看夜涵因为玩儿了一天,困得直打哈欠,就和云挽告别。
  云挽点点头:“你们路上开车小心些。”
  这回家长和孩子都走了,班级里就剩下云挽和蓝文轩。他们的年假也算是开始了,一直放到初九,初十的时候上班。
  不过刚举行过新年会,还需要把教室收拾一下才能离开。
  孩子们都被教育得很好,虽然带来了不少零食,但是大家都懂事地把垃圾袋收起,所以云挽和蓝文轩的工作并不重,只是收拾一下道具,然后把教室扫一遍,擦一遍就行。
  重活都被蓝文轩包揽了,云挽有点儿不好意思:“你就让我干这么点儿活啊。”
  蓝文轩平常也是个挺风趣的大男孩,一边弯腰擦地,一边对云挽眨眨眼睛:“你要是觉得感谢,不如等回来后请我吃饭怎么样?”
  “没问题!不过要等我发了工资。”云挽大方地答应下来。
  蓝文轩还有些好奇:“你这个月的工资已经花光了?”
  “对呀,给家人买了新年礼物后就没钱了,前几天还找朋友借了四千。”云挽对此倒是没啥慌张的,反正下个月发了工资就可以还给白甜了嘛。
  不过蓝文轩却劝她:“总管朋友借钱也不好,还是要学会自己理财。”
  云挽点点头,知道蓝文轩说的有道理,奈何她控制不住记己嘛。
  还好小甜甜不会因为自己蹭吃蹭喝就和自己绝交,哈哈。云挽前段时间,还给白甜买了一支唇釉当新年礼物,虽然她追男神有点疯狂,但该给朋友和亲人花的钱,还是一分不少的。
  蓝文轩又问:“你们女孩子怎么有那么多可以花钱的地方啊?我每个月的工资拿到手,都不知道买什么。”
  云挽撑着拖把,语重心长地说:“唉,女生和孩子的钱最好赚了呀。等你以后有了女朋友,就有花钱的地方啦。”
  蓝文轩笑着看向云挽,干净漂亮的眸子中,满满都是她的身影:“嗯,我也希望可以谈恋爱,这样就能给她花钱了。”
  云挽没感觉到蓝文轩的暗示,把话题岔开了。
  虽然活不多,但是毕竟只有他们两个人留下打扫,云挽还是个从头到尾划水的,蓝文轩哪怕对她说,她可以早点离开,云挽还是不好意思走的。
  总算是收工的时候,蓝文轩问云挽:“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现在已经天黑了。”
  云挽摇摇头,表示自己可以的:“我骑了自行车来。”
  蓝文轩还是有点不放心他:“年底了,小偷都很猖狂,你一个女孩子回家,还是不安心,我送你吧。”
  “真的不用。”云挽之前都拒绝过男神要送她的要求,更不可能接受蓝文轩的了,于是她蹬上自己的自行车,叮铃铃,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骑去。
  蓝文轩没办法,他们两家是不同的方向,他只好自己开车离开了。
  已经回到家中许久的夜千岩这会儿正在电脑上,一张张地浏览照片。
  一些角度不大好,或者是被拍花的,都被他删掉了。
  他还找出了云挽的照片,都存在了自己的电脑中,还放了一个加密文件夹。
  夜涵那小子回来后就在睡觉,这会儿刚醒,穿着他的小象睡衣,身后还扯着一个小尾巴,揉揉眼睛,站在了夜千岩的身边。
  见他醒了,夜千岩伸手拽拽他头上的呆毛,夜涵有点迷糊地看着他,软声说:“叔叔我饿了。”
  夜千岩刚想表示,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后来才想到,家政阿姨请假了,今天就回家了。
  他不会做饭,就和夜涵说:“去洗脸穿衣服,叔叔带你去外面吃。”
  夜涵乖乖点头,又舔着小肚子离开了。
  夜千岩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夜涵:“叫上你老师好不好?咱们开车接她去。”
  夜涵听到老师两个字,忽然就精神了,高兴地说:“好呀!”
  不过他还是问:“为什么要云老师和咱们一起吃饭呢?”以前也没一起过啊。
  夜千岩面不改色地忽悠小孩子:“要过年了,也感谢你老师对于这么长时间的照顾。”
  夜涵见夜千岩说得挺真诚,就信以为真了,嗒嗒跑去自己的房间。
  夜千岩拿出手机,给云挽打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接。
  手机放在包包中,云挽骑着自行车根本就没听到。
  为了能早点回家,她今天又是抄的进路,把自行车锁在楼下停车库中后,云挽摁了电梯,准备上楼。
  应该是楼道中有点冷,她打了个哆嗦,电梯门打开,她马上就走了进去。
  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忽然挤进来了一个男人,他低着头,身上也带着寒风。
  云挽对他有点印象,有次在和男神一起出门的时候,她见过这个男人。
  当时还觉得他很面生,现在看来,可能是楼上来的新住户?
  云挽没多想,也没准备和这个男人搭话,只是这男人在进入电梯后,并没有按楼层,难道是和她同一层的?
  但是左邻右里她都认识,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男人。
  想到蓝文轩今晚说的,年底了,小偷都很猖獗,云挽心里有点打鼓。
  很快,电梯门打开,还没等她拿钥匙进门,就听到电话响了。
  那个可疑的男人也在这一层下了电梯,然后拐去了楼梯间,可是云挽仔细听了听,并没有上下楼的声音传来。
  她着急地看了一眼电话屏幕,是夜千岩的来电。
  抿唇接起来,夜千岩的声音从那边响起:“云挽,你回家了吗?没吃晚饭的话,和我们一起吃吧,我正好在去接你的路上,马上就到了。”
  云挽做出掏钥匙的动作,一边告诉不要慌不要慌,一边笑哈哈地说:“啊,你说寄养在我这里的狗呀,它吃好睡好,不用担心。”
  夜千岩握着方向盘,眉头直接拧了起来。他将蓝牙耳机往耳朵里面推了推,声音急促:“云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云挽一边晃荡着钥匙,一边继续东拉西扯:“你说要年后才能来接它呀?没事儿,不麻烦。”
  夜千岩更加着急,猛打方向盘,超了好几辆车,眼看着云挽的小区就在眼前。
  他开车冲进小区里,一个急刹车后,对夜涵说:“你留在车上,不要下来。”
  夜涵见小叔叔表情严肃,连忙点头,表示他在车上一定乖乖的。
  然后夜千岩就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往楼道跑,摁了两下电梯,见还得一会儿才能下来,他现在一分一秒都等不了了,直接就往楼梯间中跑。
  云挽捏着电话,钥匙对了半天,都没将门打开。
  而那个形迹可疑的男子,确实已经没有耐心了,他阴测测地从楼梯间中走出,将手中的小刀,抵在了云挽的腰上。
  “不要吵,也别轻举妄动,将门打开,不然我就杀了你。”男人的声音压得很低,让云挽有那么一瞬间,大脑都是放空的。
  她完全想不到,这种入室抢劫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快点!”男人焦急又沙哑的声音响起,让云挽吓得脸色刷白,直接将门打开了。
  然后男人挟持着云挽走了进门,云挽做出非常紧张以至于手抖的样子,将钥匙掉在了门外。
  男人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后,没有耐心打量屋中的摆设,只是命令道:“将你所有的现金和值钱的财物都拿出来。”
  云挽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她担心说了会激怒这个男人。
  有很多的劫匪,他们只是为了钱财,而不会害命,如果自己无意中激怒了他们,很可能会失去生命!
  云挽这么多年一直顺风顺水,她从不敢想象,有天死亡距离会这样近。
  哆嗦着拿出她的钱财,首饰,还有一些电子产品。然后云挽听那个男人说:“把你的银行卡也拿出来,还有密码也告诉我!”
  云挽的银行卡中一点钱都没有了,但是这些话,她也不敢对劫匪说,生怕他会觉得自己是在戏弄他。
  将银行卡从钱包中拿出,还说了一串密码,云挽这才惨白着脸,说了一句:“全部都在这里了。”
  劫匪检查了一番,显然是挺满意。这是他年前最后一票,他已经买好了离开这里的火车票,很快就能离开了。
  “你看到了我的脸。”劫匪阴寒地看着云挽。
  云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办,不会抢了自己的钱,还要将自己杀了吧?
  刚刚夜千岩在电话中是怎么说的,他说要自己坚持住,他马上就到了!
  于是云挽只能往后退了两步,尽量平稳自己的语气:“我真的已经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你现在只是入室抢劫,但如果你杀了我,情节就会非常严重。你现在拿着东西离开,我保证不会报警,也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们,我有几件事要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