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家长来 第90章 夜千岩

  第90章
  这天傍晚的时候有些阴天, 夜千岩来接她回去的时候,夜涵已经离开了。
  她下意识要往后座去,后来才想起来, 夜涵已经没在车里了,不用她看着了。
  于是她走到副驾驶坐就好,夜千岩来给她系安全带。
  云挽温顺地靠在椅子上, 车中响起她温柔的声音:“昨天买的菜还剩下不少, 回去正好做两个菜。”
  “行, 我来做。”不忙的时候,做饭的任务都是夜千岩包了的。
  云挽在厨房中给夜千岩打下手他还不用,正好一天都没带小石头出去了, 云挽就和夜千岩只会一声,说要去遛狗。
  夜千岩在厨房里叮嘱着:“外面阴天, 你记得带着伞。”
  “嗯!”云挽一边牵着狗绳,一边刷着微博,如今她的小号已经变成了“怎么办夜千岩男神非要和我住在一起”。
  平常她记性就不太好, 上一秒还想着的事, 下一秒就会忘记。
  刷条微博的功夫,她就换好了鞋子,领着小石头离开了, 留下一把伞, 孤零零地靠在墙角。
  夜千岩刚切好菜,来客厅找东西的时候,见云挽没带伞, 轻轻叹气。
  没办法,他只好洗了个手,也换了鞋子,拿着伞往楼下去。
  他才刚坐电梯下去,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云挽本来带着小石头在外面走的很开心呢,雨水一来,直接把他们两个给拍了。
  她惊呼一声,拉着狗绳就赶忙带他往附近的一个楼走。一共没几步路,因为雨大风也大,她全身上下被浇了个透。
  好不容易站在单元门外,她冻的打了两个喷嚏,想起来拿手机给男神打电话。
  还好手机是防水的,擦一擦就能用了,拨通电话时,她把狗绳放开了。
  小石头慢慢地挪到房檐边,一双眼睛锃亮地盯着外面的雨水。怎么办,好想到外面跑圈哦。
  夜千岩听到电话响,很快接起来问:“你现在在哪里?”
  云挽说了一个位置,夜千岩道:“你在那里等我,不要挂断电话,不要乱走。”
  “好。”云挽没好意思说她被浇湿了,毕竟男神都提醒她带伞了_(:зゝ∠)_
  没多久,夜千岩就赶来了,这但愿是需要刷卡进门的,云挽又没有卡,正缩在房檐下,雨水不断地灌进来。
  夜千岩跑过去,先把雨伞罩在了她头上,看她被浇透了,心疼得不得了。
  想说她两句,又不舍得,只能叹气:“走,咱们回去。”
  云挽点点头,刚要往外迈步,小石头刷地就窜了回去,速度快的夜千岩都没反应过来。
  看他那小短腿在地上倒腾飞快,每次跳起跳落的,都飞溅出一地的水花。
  云挽愣了一下,赶忙叫他:“小石头你回来!你干什么去、?”
  小石头汪汪叫了两声,表示他很高兴。
  夜千岩形象,这蠢狗,然后把他雨伞留下给了云挽:“我去把他带回来。”
  “那你带着伞啊!”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他会被浇湿的!
  夜千岩头也没回,只是摆摆手:“留着你用来挡风。“
  在雨中追逐了小石头两圈,它还以为主人是在和他玩儿呢,等被夜千岩一脚踩到狗绳,他嗷的一声差点爬在地上,才有点意识到他是闯祸了。
  这回好,遛个狗,两个大人加上一条狗都被浇透了。
  夜千岩把狗绳往自己的手掌中缠了两圈,对云挽招招手,示意她从那边过来。
  两个人快步回到了他们的单元,进了电梯,云挽才松口气。
  夜千岩好像比她被浇的还要严重些,云挽担心地开口:“等回去后,你快点换个衣服,洗个澡,别感冒了。”
  他正要应下,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就和云挽说:“我先送你。”
  云挽打开门,小石头在门口狠狠地抖落两下|身子,又甩了他们一身的水。
  夜千岩看云挽脱掉鞋子,往屋里面走,他鼻子一痒,打了两个喷嚏。
  云挽马上道:“是不舒服么?我去给你放水,要不你在我这洗个澡。”
  反正有两个浴室,够用。
  要是以前,夜千岩肯定拒绝了,反正是邻居,走回去连一分钟都用不到。
  但现在,他状似无意地说:“可是这里没换的衣服,你有男装么?”
  云挽因为着急,也没多寻思,直接点头了:“有啊,所以你快去洗吧。”
  夜千岩的目光瞬间变得幽深无比,云挽有点疑惑,难道是她说错了什么?
  不过他什么都没再讲,直接去了其中一个浴室。
  云挽先把衣服都找了出来,这些全部是以前男神代言过的品牌,她还买过一条男神内裤。
  找了干净的衣篓,把一整套都放进去,云挽从门外说:“衣服放在这了。”
  夜千岩其实还没脱衣服,听到云挽的动静,他柔和地叮嘱:“你也快去洗澡。”
  云挽没耽搁,很快就脱了衣服,泡在了浴缸中,还不忘记给小石头也洗洗。
  夜千岩洗澡很快,等他围着浴巾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一看到衣篓中的衣服,他的面色就变了。
  蹲下来,他往下翻了翻,果然有那条曾经他见过的内裤。
  他嫌弃地把内裤丢下去,然后就这么围着一条浴巾,去厨房给云挽煮姜茶。
  等云挽出来,直接面对的就是男神鲜活的**QAQ,她目瞪口呆。
  指了指浴室门口的衣服,云挽呆萌萌:“男神,你怎么不穿?”
  夜千岩从刚开始就心情郁闷,他可以告诉自己,云挽这么可爱,谈过恋爱也是有可能的。
  那都是过去式,自己才是她的现在和将来。
  他很后悔,为什么要用淋雨来试探云挽,就装作不知道,把这件事忘记不行么?
  于是他淡淡地说:“不用,我一会儿回去穿自己的衣服。”
  “你刚洗澡,着凉了怎么办?”云挽颠颠儿地去把衣服捧过来,“你穿上嘛。”
  夜千岩站在原地,没有伸手,面色冷淡,明显是拒绝的态度。
  云挽也有些难过,捧着衣服不知所措:“不是你问我有没有男装的么,我给你找出来,你为什么嫌弃?是觉得衣服不好,牌子不够大?”
  夜千岩目光深邃地看着她,眼中的波涛太复杂。
  她说着说着就委屈了,声音也哽咽了,放下了手来:“不穿就不穿吧。”
  正准备转身离开,夜千岩抓住了她的手腕,深深地叹气:“我穿。”是的,他妥协了。
  他宁愿自己心中不自在,也不想让云挽难过。云挽听他小声说:“哪怕是别人穿过的。”
  之后,他扯过云挽手中的衣服,就准备去卧室换。
  刚刚云挽打开了卧室的门取衣服,还没锁上,现在因为沉浸在男神的话语中,没反应过来。
  等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这些衣服都没人穿过啊”的时候,夜千岩已经准备开门了。
  “嗯?”他掐着衣服转头,心中不知道是被激动还是狂喜给占据了,都已经到这一步,他当然要追问到底,于是翻出内裤给云挽看,“这个,别人没穿过?”
  “没啊,那个是买给你的。”云挽认真地强调。
  夜千岩用目光比量了一下,这内裤他穿着,前面估计正好,但是腰一定宽,明显不是自己的尺码啊。
  所以最初见到的时候,他压根就没往自己身上联想过。
  “真的是给我的?”夜千岩一问,云挽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口。天,她怎么把这件事给说出去了?
  云挽这反应,已经等于是承认了。夜千岩满肚子的疑惑:“我第一次见到这内裤,还是帮你搬家的时候,那会儿咱们没有交往,你怎么会给我买内裤?”
  如此想着,她又翻了翻其他的衣服,果然全部是自己的尺码了。
  因为他长的高,尺码太好辨别。
  云挽被他问的面红耳赤,但她的关注点显然是不同的:“你那个时候见到过?一直记到现在?”
  “咳。”夜千岩表情不大自然,也没讲话。
  这男人,不会始终把这内裤当成是别人穿过的吧?那误会可就大了!她就买来后,洗了一次!
  夜千岩有多喜欢自己,她是能感觉到的,难为他心中横着这么一根刺,还那么宠自己了。
  要是自己误会他藏了被的女人的内衣,肯定超级难过的。而且她那么喜欢夜千岩,也没勇气去质问他。
  说不定就会像他一样,装作这事没发生过了。
  他要是早点问问自己,何至于要憋屈这么多个月嘛。
  这么大的乌龙,让云挽哭笑不得,她只好承认下去:“可这就是给你买的啊。”
  夜千岩从她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就知道她没骗自己了,他之前的追问,云挽也没回答过。
  他想,自己的女孩身上,一定藏着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看来他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打定主意,坚定的夜千岩又回来了,他一手握着衣服,一手放在门柄上,伸手推开了门:“借用一下你的卧室,我换好衣服,再和你说……”
  说话之间,他看到云挽的眸子猛地瞪大,嘴巴也惊恐地张开,他困惑得很,下意识地转头往她的房间中看了一眼。
  耳边还响起着云挽的大喊:“别打开,别看!啊啊啊!”
  之后,面前的场景让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彻彻底底愣在了原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