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家长来 第91章 夜千岩

  第91章
  夜千岩是个明星, 但是他从来都不在自己的房间中贴海报,放周边,所以乍一看到满墙都是自己的时候, 他有些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他慢慢地走到房间中,小梳妆台上放着的周边也是关于他的,还有云挽的水杯, 上面也印着他的照片。
  有些周边他一眼就认出来是有年头的了, 能收藏到的粉丝很少很少, 没想到云挽这里竟然有。
  云挽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上放着一个和他等身的抱枕,长长地横在那里, 让夜千岩怎么看都诡异极了。
  如果他不认识云挽,肯定以为是其他疯狂粉丝的房间。
  云挽站在门外, 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完全不敢迈步进来。
  夜千岩没进过云挽的房间,也不想这样满屋子打量的, 实在是因为和自己有关的东西太多了, 他一样样地看过去,还摆弄了两下。
  云挽静悄悄的,想趁着夜千岩专注的时候离开, 谁知道刚要转身, 夜千岩就扭头看向了她。
  “挽挽。”他的声音依旧柔和,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要保持这样的风度, 他是用了多大的镇定力。
  “男神……”云挽看着他,声音软绵绵的,现在她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红的像是滴血一样。
  夜千岩对她伸出手:“你到我这来。”
  云挽有种感觉,他现在越平静,自己就越危险的错觉,站定在原地,迈不动步。
  “不来是么?”夜千岩勾唇一笑,大步走了过来,在云挽还往后躲的时候,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腕,“不用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云挽打了一个哆嗦,软软的嘴唇开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夜千岩拉着她走进了房间,然后两个人就在她的床上坐下了。
  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事情。第一次送云挽回家,她并没有邀请他进门;后来给云挽搬家,她又不让自己进她的卧室。
  那个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是卧室里有什么不想让自己看到的事情。
  至于身上这身衣服,云挽说是给他买的?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夜千岩问了出来:“你当初怎么就给我买衣服了?”说着说着,他还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那个时候就觉得你会和我在一起了?”
  云挽摇了摇头:“不是。”
  夜千岩皱了皱眉:“嗯?”
  云挽低着头,像是个犯错的孩子:“这身衣服是你代言过的啊,你没发现么?”
  夜千岩低头看了两眼,这才喃喃道:“我就说怎么看着有点熟悉。”
  云挽的一只手腕还被他扣着呢,她小心地试了试,想要抽回来,马上就被夜千岩发现了。
  他不仅没放手,还把云挽搂在了怀中,盯着她的眸子问:“我代言的东西,你不会都买下来了吧?”
  云挽又摇摇头,但这次明显是遗憾的:“我赚的太少了,你代言的那些名车和名表,我都买不起。”
  夜千岩失笑,越看云挽越觉得可爱:“嗯,那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接那种代言的。”
  云挽看他笑,眼神变得有点迷离。每次这么近距离看着他的时候,她都想问,男神到底是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的。
  “挽挽,当初在你高中同学会上,那两个女生说你喜欢过一个男明星,不会就是我吧?”其实夜千岩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但他还是想从云挽从口中说出来。
  谁知道云挽还是摇头:“不是的。”
  夜千岩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恶狠狠地问:“那是谁?”云挽明显对他非常痴迷,难道当初还追过别人?
  云挽知道他会错意了,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喜欢过你,我是……”她低着头,不敢看他,“现在还喜欢你。”
  砰砰砰,夜千岩的心房就像是被什么重重地撞击着,要冲出胸膛。
  “挽挽……”他嗓音变得沙哑,搂着云挽肩膀的手,也在颤抖。
  云挽心虚得很,就没看到他的眼神是有多灼热:“其实我很早就想和你把这件事说清楚了,可是我又不敢……我们小群里都是你的粉丝,这次聚会前,我怎么都要和你摊牌的,毕竟下个月还要带你回我家……我父母和弟弟都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的……”
  比起被别人拆穿,她宁愿现在就招了。
  夜千岩望着她,心疼得不得了,他低头,亲了亲云挽的额头:“傻丫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是担心我知道了这事,就会看轻你么?”
  担心我把你摆在粉丝的位置上,处处高你一头?怎么可能呢,就算我一早知道了,你也只是我的挽挽,是我心爱的女人啊。
  云挽感受到他唇|瓣柔软的弧度,说话的声音都飘乎乎的:“不是的,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还是有些了解你的,最起码,你对你的粉丝都相当尊重。我是怕这种行为吓到你……”
  不是没有人说过她追星已经到了迷失自己的地步,就连白甜以前也理解不了这种感情。
  只不过白甜最终选择了支持她,大概是因为,作为最好的闺蜜,由衷地希望对方能开心快乐吧。
  夜千岩听她这样一说,倒是对云挽追星这么多年的经历很感兴趣,于是他追问:“这里的不少物件,可都上年头了,你喜欢了我多少年?”
  云挽把头扭到一边,不想回答,夜千岩就笑着贴在她的耳边说:“不吭声,我就亲你了。”正好看到床上的抱枕,他直接就把抱枕给丢到了地上去,然后拥着云挽,在她的床上躺了下来。
  云挽惊呼出声,要去拿她的抱枕,夜千岩却给她抱到了床里侧,不让她下去。
  她好气地问:“你干嘛把我的抱枕丢下去?”
  夜千岩这么长的身子,快把整个床都占满了,他还把一只手摊开,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偏头看云挽:“我真人就在这里,你晚上睡觉,不用抱着抱枕了。”
  云挽嘟嘟囔囔:“你哪有抱枕柔软……”
  夜千岩侧躺着,面对云挽,伸出手在她的脸蛋上戳了戳:“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云挽被他盯得目光飘忽,挨不住压力,总算是吐出了两个字来:“十年。”
  “十年?”夜千岩瞪大眼睛,他出道也不过十年多啊。虽然因为家世的原因,他不至于从最底层的模特做起,但十年前,绝对不像是现在这样风光。
  和云挽在一起后,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他没想到的是,还能更幸福一些。
  云挽还以为他不信,认真地说:“就是十年。”
  “我信你。”夜千岩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你还记得你从我的仓库中,挑出了九份礼物么?”
  云挽“嗯”了一声。
  “那是你送的吧。”夜千岩嘴边笑意更深,这么多蛛丝马迹,他曾经怎么就没想到一起去呢。
  云挽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她扁扁小嘴:“我挑回来后,把那些东西给你用,你不是还挺喜欢的么……”
  “是啊,我特别特别喜欢。”连带着今年的生日,她正好送了自己十年,她一共才二十几岁,而他几乎霸占了她一半的生命。
  这感觉就像是他知道自己触碰到了宝藏,等深入的时候,才发现把宝藏竟然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
  “哈哈哈……”夜千岩紧紧地抱着云挽,笑个不停。
  他平常和云挽相处,笑得灿烂的时候也不少,但都不像是这次,上气不接下气的,给云挽都吓呆了。
  她的双眼雾蒙蒙地,问夜千岩:“你怎么了呀……”
  夜千岩把她抱得更紧了些,回答前,他的灼热的目光从云挽的脸上身上划过,如同烈日灼烧在上面,云挽后背都僵紧了。
  她总算是有勇气看夜千岩一眼,男人的目光虔诚又坚定,她太熟悉不过,因为曾经的自己,就是这样看他的。
  “我太高兴了,挽挽。”让她靠在怀中,“你听到我的心跳了么?”
  云挽的耳朵贴在上面,明显察觉到,他的心跳的很快很快。
  这男人,因为自己十年的喜欢,竟然会这么激动?
  夜千岩觉得,世界上再多的辞藻,也难以形容他的心情,于是他低着头,狠狠地吻住了云挽。
  他不由得想,若是我十年前就能认识挽挽该多好,十年风雨,她会陪着我一同走过,说不定等她刚满二十岁的时候,他们就能结婚了。
  他会有一个长得像云挽的女儿,他会宠着她们,爱着她们,不让她们受委屈。
  云挽承受着他狂风暴雨一般的吻,不断地交缠深入,让她从这个吻中,体会到了夜千岩想对她说的话。
  他闭眼感受着云挽的美好,在心里一声声地默念,挽挽,我爱你。
  云挽鼻子一酸,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十年的喜欢,到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圆满。她爱的男人,终于是能拥她入怀。
  渐渐地,亲吻已经满足不了夜千岩了。
  在云挽的床上,到处都是她身上那馨香的味道,让他意乱情迷。
  他很想把云挽彻彻底底变成他的人,从此烙印上他的痕迹。
  翻了个身,他将云挽压在了身下,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亲吻了下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