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家长来 第92章 夜千岩

  第92章
  狂风一般的吻, 渐渐变得缠|绵而温柔,夜千岩亲一口,还会和她说一句话:“以后我就在你身边, 你不用再看我的这些海报了,我整天把自己给你看,好不好?
  云挽不管是害羞还是矜持, 在这一刻都远去了。
  她点点头, 眼泪从眼眶中滑落, 将她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从她这个角度,能看到夜千岩的轮廓,还有他背后的墙上, 那光芒万丈的海报。
  夜千岩轻柔地拭去她的眼泪,在她的眼角又亲了亲, 我的挽挽,你的泪水怎么是苦涩的。
  “为什么要哭?我这样激动,都没哭。”夜千岩逗着她。
  云挽伸出小手, 抓着他胸|前的衣裳:“我可以不扔掉这些海报吗?我舍不得。”那是她, 十年来的回忆啊。
  夜千岩面对这样的云挽,心房柔软得一塌糊涂,他伸手轻轻地抚摸云挽的头, 又在她的唇上亲了两记:“好, 我再把你没买的那些代言品,都给你补上好不好?”
  不是满足女朋友,而是满足你作为一个粉丝的心情。
  云挽高兴地直点头, 特别期待地说:“那你帮我收集全,我如果把照片发到网上,她们肯定特别羡慕我。”
  夜千岩笑着,撑着的身子,慢慢地向下,直到两个人慢慢地靠在一起。
  这样美好的气氛,让他想探寻和索求更多。伸手从下到上,捧着她的脸,吻却从下往下,占领那从来都没涉求过的领地。
  云挽的理智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那双火热的手,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掀起的不知道是一阵阵的海浪,还是一簇簇的火花。
  她只觉得自己像是搁浅在海滩上的鱼,不断地祈求更多。
  面前的男人,就是她的大海,她梦寐以求的空气。
  气氛正好,她正迷蒙,夜千岩却忽然退开了。
  她的小手抓着床单,困惑地望着他。夜千岩低头看了一眼全身上下都白白净净的云挽,天知道他要多大的自制力才退开了。
  云挽歪着小脑袋,眼睛红彤彤的,像是一只被欺负惨了的小兔子。
  她嗓子干干的,只能用眼神问,不继续了么?
  夜千岩也沙哑着说:“我回去取点东西。”
  云挽眨了眨眼,登时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她伸出小手,把被子慢慢地拽过来,盖在身上,小声问:“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刚交往的时候。”
  云挽抿唇,原来那个时候就想干坏事了啊。
  夜千岩随手拿过一旁的外套就往身上穿,云挽把她整个人都往被子里面塞了塞,声音像是蚊子一样:“你不用去拿了……”
  他对此却很坚持:“咱们还没结婚,吃药对你身体伤害太大了。”他很渴望她,更尊重她。
  云挽之后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的:“我的意思是,我这里有。”
  说完这话,她把身体整个都藏在了被子里,完全不敢露头了。
  夜千岩穿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下意识地打开了她的床头柜,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两盒小气球。
  捏着这东西,他的表情相当复杂。伸手把云挽的被子掀开,他目光灼灼:“你这又是什么时候买的?”
  总不会和他一样,也是在刚交往的时候?
  云挽不愿意回答,把头转到一边去,夜千岩直接钻到她的被子中,把她扣进怀里,咬着她的耳朵,声音喜悦到了极点:“你说不说?”
  没办法,她只得回答:“就前几天啊……”
  她回家和父母摊牌后,妈妈就叮嘱她,她是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所以她就买了两盒放在床头柜里了,但是她绝对没想过,会这么快就用到了……
  夜千岩一点点地亲着她的脸颊,还打量小盒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挪揄:“我发现你买这些东西,总是买最大号的……”
  云挽伸手去捂他的嘴:“你快别说了!”
  夜千岩用牙齿在她的手心上咬了两下,她果然刷的一下就把手给收回去了,望着她的眼睛,目光又一路向下。
  她刚刚动作太大,让夜千岩饱足了眼福。
  男人在床上都是恶劣的,夜千岩继续刚刚没说完的话:“不过你这次倒是买对了。”
  云挽还不是很理解这“买对了”是个什么意思,很快她就哭出来了。
  她后悔了,想要后退,可是夜千岩怎么会放弃到嘴的肥肉?他也没经验,可是在他的主导下,云挽渐渐地,就体会到了奥妙。
  或许是因为最爱的那个人是他,当和他亲密接触的时候,心中最空的那一块,才能被填补吧。
  云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声声地央求,没有让夜千岩手软,反而把他变得更加兴奋。
  坠入黑甜梦乡前,云挽心说,他这么多年真是没白锻炼,自己的腰都快断了。
  再睁眼的时候,云挽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而且她不是被疼醒的,她是被饿醒的。
  要知道,昨天晚上她可是没吃晚饭,就去遛狗了。
  再往后的画面,她一想起来就脸红心跳,紧忙深呼吸两口气。
  夜千岩没在她身边,但是她仔细听了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没等她闭眼装睡,夜千岩就推门走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深色的家居服,每次走路,双腿都绷紧,非常有力。
  来到云挽的床边坐下,他低头亲了亲云挽的唇,柔声地问:“今天用不用给你请个假?”
  云挽软软地问:“现在是几点了?”一出声,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沙哑的?昨天晚上,她好像并没有怎么喊呀。
  夜千岩察觉到她声音的变化,也皱紧了眉头,心疼得不得了:“现在还不到八点。”
  “我今天不是早班,还是去上课吧。”要让她因为这种事请假,她还不如直接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撑着手臂要坐起来,努力了半天,还是夜千岩帮她的。
  男人明显是心虚的,低头和云挽承认错误:“你是第一次,我昨天过火了些……”
  其实他也是纳闷的,明明他已经很疼惜她了,难道他的力气真的那么大?
  云挽不好意思回想昨天晚上的片段,夜千岩却不一样,他现在还回味无穷呢。
  她那么小的一只,软绵绵,全身都粉嫩嫩的……她的声音也像是小猫一样,渐渐地把他从理智的男人,变成了出笼的猛兽。
  云挽扭开头,不想看夜千岩,也不想听他说这样的话,是在是太羞人了。
  为了把自己从这种氛围中抽身,她想穿衣服下床,结果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刚站在地上,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
  都已经这样了,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上班了,夜千岩也不会同意的。
  云挽索性又躺了回去,要给领导打个电话请假。
  夜千岩察觉到了她想做什么,把她的电话拿过来:“我来帮你拨吧。”
  云挽和夜千岩交往的事情,在淮海幼儿园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领导听说云挽生病了,很痛快地给了假,还叮嘱夜千岩:“云老师敬业,工作两年,一次假都没请过,这次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我会的。”夜千岩挂了电话,把手机放下,笑着问云挽,“要不要我抱你去洗漱?”
  云挽马上摇摇头:“我过会儿自己去。”
  夜千岩明显很失落,云挽只能再三强调,她可以的。
  于是夜千岩看她慢慢地走去了浴室,非常遗憾。
  云挽去洗了个澡,虽然她身上挺清爽的,估计是睡前有人帮她清理过。
  泡在浴缸中,云挽低头打量她身上的痕迹,啧啧,真是吓人。
  这一个澡洗了很长时间,让夜千岩都慌了,几次到浴室门外确认云挽还在清醒着没。
  云挽泡澡很舒服,就软绵绵地回答:“嗯,很快就好啦,我再泡一会儿。”
  早餐是夜千岩准备的,云挽换好了衣服,坐下来的时候,夜千岩那瓷勺递给她,柔声说:“你小心烫。”
  云挽尝了一口夜千岩熬的粥,顿时胃口大开,平常的早饭她吃的不多,这次真是太饿了,她一连喝了三碗粥。
  夜千岩看得有点心虚,如果不是他昨天折腾久了,云挽也不会这么饿。
  吃过早饭,碗筷都是夜千岩收拾的,云挽看他也没换衣服,站在厨房外面问他:“你不去上班吗?”
  “我今天也请假了,在家陪你一天。”
  云挽愣了一下,马上说:“真的不用的,我又不是真的生病了。”
  夜千岩背对着她洗碗,云挽走过去,抓抓他的袖子:“你听到了没有呀。”
  他伸手,用满是泡沫的手,在云挽的鼻尖上点了一下:“工作耽误一天没什么的,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云挽感动地瞧着他,鼻尖上还带着白色的泡沫,更萌了。
  “那你在家陪我点什么呀?”自己不耽误他设计东西吧?
  没想到夜千岩说:“昨天不是说,把你没买的那些代言品都凑齐么,你给我列一个清单。”说着说着,他就笑起来,“所以我这个代言人,都没你记的清楚。”
  昨天是意乱情迷才说出那些话的,云挽此刻卜棱卜棱地摇头:“那些名车名表啊,我买来也用不上呀……还是别凑了。”
  “挽挽,听话。”
  作者有话要说:  hi宝贝们,我回来啦,满意你们看到的吗?(开着自行车的老司机一脸得意)
  快5000评论了,估计明天能加更
  某人总说我不够粘他,说他每天要伤心一万遍,我:你这个粘人的小妖怪
  某人:………………
  这些天晚上,我各种打滚卖萌,让他叫过我小仙女,小公举,女王大人,大王,王母娘娘,睡美人……然后我昨天让他叫我一声哥哥,他死活都不叫
  哼,崽你有点膨胀啊
  本章抽10个留言送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