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六幕 玉佑樘

第六幕

  当晚,玉佑樘一身常服,朝着心月池施施然走去。
  他本对宫中各处了然于心,心中很快给出档案。
  这心月池,虽在巍巍宫廷之中,名字却女气十足。传闻先帝在世时,此处风光至极。当时有位极其受宠的妃子,她名里有心月二字,先帝便在她殿旁凿一方小湖,起了这名。没多久,妃子意外溺死在这湖里,打捞上来时,死相极惨。宫里人也三缄其口,鲜有人再敢踏足此地。
  此刻已是子时,四幕黑帷。
  宫中静谧至极,玉佑樘走在后头,碧棠在前掌灯,两人步伐不重,但窸窣的脚步声仍如在耳畔。
  几名巡宫侍卫慢吞吞过去,见有灯火,拦住他们。
  “什么人?”
  碧棠将灯笼抬高了些照亮自己这处:“我是端本宫的宫女。”
  又介绍道:“这是太子殿下,他今日难眠,见月色大好,遂让奴婢带着他出门夜游。”
  原先没在暗里的玉佑樘上前几步,走至明处。
  守卫听了碧棠话先望望天,确实好大一盘圆月。
  又望望对面人,玉带赤袍,前后及两肩各金织蟠龙一条,果真是太子……
  他淡淡一笑,面容比月皎皎。
  ……
  =。。=
  最终,玉佑樘和碧棠在侍卫们无限仰慕的俯首叩地声中顺利到达目的地。
  心月池中心月亭。
  太傅大人果真好雅兴啊,专挑旁人口中的“闹鬼儿地”。
  玉佑樘这般想着,边远远眺望湖心,一道修长的身影已经立在那里。
  一般常人等候许久的话,大多会找个栏杆倚着,抑或坐到石凳上。
  而太傅没有,他站于亭前,身姿一如既往,净植如竹,无需倚靠,遗世独立。
  玉佑樘并未准时到达,他足足晚了一个时辰。
  他是故意的。
  来宫中半月,这人几乎视他如生人,这让他大为不爽。
  今日迟到只是为了找回一些被冷落忽略的平衡感。
  玉佑樘踏上游廊,脚步愈发慢吞吞,几近龟移。
  反正他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在乎这一点路程。
  碧棠跟在他后头,犹如度年:殿下,您非得这样刻意吗?
  夜风吹皱湖面,几点宫灯荧荧。
  不知过了多久,玉佑樘终于挪……上台阶,总算进了这心月亭。
  “你足足迟到一个时辰。”
  耳畔斥下一句冷声,来自等待许久的太傅大人。
  他还未言什么,那人倒先对他不满。
  称谓不是“太子殿下”,用的是“你”。
  还端起了师长架子。
  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
  玉佑樘只觉得心口憋着许多气,但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点说不清的……欢喜?
  陌生的偌大宫廷,其实也还是有不陌生的人吧……
  但玉佑樘并未如以往那般,对这人言听计从,只掸掸袖子,径直越过他走到亭子中央的石凳坐下,拈了桌上的紫葡萄就往嘴里送。
  嚼了几下,就听那人道:“瓜果并非我准备的。”
  玉佑樘忙停下咀嚼。
  不急不缓的补充:“应当是宫中老人前来祭奠月妃,所放在此处的。”
  呕……玉佑樘风速冲到亭边,又是抠喉咙又是压舌根的,只想赶紧将口中之物尽数吐出。
  吐了一会,确信嘴巴喉咙里的那玩意儿都已清空,才又回到原处,如一只卡了刺的猫儿,不满怒视谢太傅。
  太傅大人只回了个身看他,还是站在原处未动。
  他今天似乎一直待在宫里办事,未尝回府,一身赤色公服还套在身上。
  一天公务下来,也不见丝毫疲态,面色水墨般静雅。
  他盯着自己,眼底依旧漠然,掀不起一点波澜。
  轻风抚过,他又道:“方才骗了你,是我准备的。”
  …………………………………………
  玉佑樘真的很想问候他的先祖。
  下一刻,碧棠及时地制止住自己主子,她道:“息怒啊殿下,太傅大人知道殿下喜欢吃葡萄,特意让奴婢提前准备的哇!”
  闻言,玉佑樘瞬间炸开的毛,才慢慢平顺下去。
  谢诩瞥了他一眼,还是未有神情,只不急不慢也走到石桌边,在他对面坐定。
  他给自己诊了一杯浅茶,道:“迟到的惩戒。”
  玉佑樘闻言,反他道:“迟到又如何,臣侍君以忠,本王贵为太子,让太傅大人等一会也是对你的恩赏。”
  谢诩抿了口茶,慢言:“你不过太子之位,还未登基继承大统,就以君上自居,实在狂妄。再者,君待臣以礼,是为常识。况,我为师长,理当尊师重道——”
  铛一声,谢诩将瓷杯扣回桌面:“看来,以前我教你的道理,进宫后已经全忘光了。”
  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不紧不慢逻辑严密地扔一大堆道理训教他的……
  玉佑樘蹙着眉,不再看他,盯着桌面那杯子,明明非常用力扣下的,还是石桌……
  居然没有一点损坏。
  玉佑樘心中还是有些惧怕的,以至于他再开口,气焰较之于前已低了数倍不止:“你凶屁凶,我自然记得那些道理,只是运用到实战还需要经验积累……”他仰起脸看谢诩,嗓音又放大了些:“而且,我对你态度轻狂若此,根本不关别的,只是一点私人恩怨……”
  “什么私人恩怨?”谢诩很平静打断他,问。
  玉佑樘泄愤道:“你我好歹做了七年师徒,先前我也一直不知你的身份。此番再度重逢,你老是装出一副完全不愿搭理我的样子,我颇觉受伤,发泄下不满也不行?”
  在一边围观的碧棠看着他俩,不禁扶额:不是说好谈正事的么,怎么突然吵起架来了,奴婢还想回去睡觉啊喂!
  =。。=
  玉佑樘是真的生气。
  以致他方才扒拉扒拉爆发出的一大串话,听上去也很是急促郁燥。
  他将这些话掷下后,很久,都无人再开口。
  夜色沉沉,心月亭立于湖央,格外寂寥。
  过了许久,谢诩才开了口,他只反问了一句:“朝中如我一般学识的朝臣非我独一,那殿下以为,为何臣恰巧会被皇上挑中……来教导殿下?”
  他换了措辞与称呼,说出来的话却叫玉佑樘不由匆匆抬眸看他……
  而他双目也是紧紧锁着自己,面容是惯常的不见喜怒,叫人猜不出他的心绪所在。
  难道是他向皇帝毛遂自荐来当自己老师的?
  玉佑樘不禁这般想到。
  下一刻,对方似能读懂他心声一般,不疾不徐道:“正如殿下所想。”
  他语调平平,落在玉佑樘耳里却是字句铿锵,掷地有声:
  “在这宫中,殿下所有的,唯独为师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谈了两千字都没谈到正事,打瞌睡的碧棠表示压力山大啊……
  不过得先搞好关系才能心平气和谈事嘛么么哒
  别看这章字数少,为了将太傅大人搞得冷艳不失特色,已要去了作者半条老命。
  太傅大大最后一句话一语双关也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
  ——————
  再一次感谢下投霸王票的各位大大,委实破费,小的不甚感激!
  桔子哈哈笑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3-08-20 14:13:28
  桔子哈哈笑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8-20 14:21:59
  桔子哈哈笑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8-20 14:22:09
  金星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8-21 17:48:46
  石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8-21 18:28:17
  凉宫春日的忧桑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8-22 03:29:24
  ——————
  之前说过服饰参考的是明朝,特别找了图样。
  这是太子这章穿的衣服:
  这是谢太傅穿的:
  都是红色,有没有点情侣装的小feel?
  最后泪流满面说一句:霸王虐我千万遍,我待霸王如初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