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十一幕 玉佑樘

第十一幕

  求你?
  呵呵。
  玉佑樘将那张字条揉做一团有多远扔多远,而后立刻竖起食指,指着碧棠:
  “不准告诉他,否则扣你月俸。”
  “……噢,好,一定不告诉!”碧棠作发誓状,很乖地点点头。
  玉佑樘被谢太傅这番嚣张的态度彻底惹怒了。
  他坚信,饶是资历尚浅,他好歹也有多年学识,人的潜力都是靠逼出来的。
  好,我逼……
  闭门思过的十五天内,玉佑樘可不止是吃饭睡觉,他虽坐卧于太子宫,不动声色,但一封封亲笔所写的书信已经散布至各个幕僚手中。
  他先前被千夫所指“妖言惑众”的罪行,在外人的眼中,最大帮凶便是陶府少主陶炎。于是乎,让陶炎最近低调一些,只需叫其名下商铺酒楼之中的下人,多多注意方党那些官宦的动向即可。
  官员嘛,除去上早朝外,不就是应酬喝酒,或者逛逛青楼。
  而这些人的名字和画像也都给了陶少主。
  什么?你问我们除去上课之外几乎足不出户的娇贵太子是怎么知道这些官员长啥样的?
  呃,太子本人当然没见过,甚至迄今为止都不曾见到过自己的最大劲敌——方首辅的活体。所以只能临摹太傅大人先前给他的那些名册了……
  我一生都在逃避你,结果还是时时刻刻都甩不开。
  玉佑樘当日临摹的时候,边膈应到不行,边自我宽慰: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啊!
  陶炎接到画像,随即展开勘察行动。
  参与到勘察行动当中的还有严正白小兄弟,他与青楼名妓向来交情极好,所以呢,青楼那块自然是他负责了。
  除此之外就是徐阶,杨呈和,沈宪。
  沈宪,他老爹是兵部侍郎,每天都要去上早朝,最接近于皇帝陛下,也最方便弹劾。
  至于其他二人,暂时还派不上用场。
  因为目前主要就是为了——抓把柄!然后让沈宪他爹参上去!
  弹劾谁不会,你弹我,我就弹回去咯。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自古以来就是这个道理。
  沈宪将这事告诉了他老爹,常年被方党那堆小人欺负的沈侍郎兴趣极高,跃跃欲试,表示定当为太子殿下分忧!
  没过几日,早朝,兵部尚书成为了第一个耙子。
  弹劾的人居然是他的下属,沈侍郎。
  理由是:陛下啊,兵部尚书竟然将您赏赐给他的一块玉版革带赏给了一名妓|女。这尚书吧,虽然已经过了知命之年,但仍旧宝刀未老,有年轻人的血气方刚,去寻点乐子啥的,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还穿着官袍去青楼,兴起之下居然还将御赐之物赏给妓|女,这就有点不大好了吧,嗯?皇上您看是不是这样?
  尚书见圣上面色愈发变味,早已冷汗涔涔,他这才想起来,昨夜里喝醉了,顺道去了趟听香阁。跟一美娇娘行云雨之事后,那小妮子把玩着玉带,吹着枕边风道,大人~~奴家要这个嘛~~然后,没有然后了,呵气若兰间,他便鬼迷心窍给了。
  不想却被人抓住了把柄!
  尚书握紧手中玉笏,以防止其再抖,上前一步,怒吼:“沈侍郎!你切莫信口雌黄,可有证据!”
  沈侍郎好整以暇,继续参道:“那尚书大人既然声称是臣下信口雌黄,那就请大人将那玉带拿出,给大家看看?”他目光又在尚书身上绕了个圈:“咦,臣记得尚书最爱系着这条玉带的,今日怎么没系着?”
  “我,我今日忘了!”尚书大人玉笏抖得愈发厉害,也不知气的还是怕的:“本官用惯了那条,今日想换一条不行吗?”
  “噢,原来尚书大人连御赐之物都会用厌啊,”侍郎超常发挥,揪把柄的功夫上升至一流:“不然如此,让一位小太监回府帮大人您取来,以防止微臣诬陷,如何?”
  一直饶有兴味看戏的皇帝陛下肯首,,忙叫来册公公道:“好好好,小册子,你去尚书府上瞧瞧!快去!”
  目送走册公公,尚书大人眼前一黑,险些趔趄,而后忙将可怜的目光投向立于最前列的首辅。
  方首辅同他对视一眼,决心还是保住这厮。
  微微向前一步,参奏:“圣上,臣有一问。”
  “爱卿不放直言。”皇帝在等结果,很是无聊。
  “侍郎大人为沈相国之后,向来清正廉洁,更不会踏足烟花柳巷之地。为何会从青楼名妓那边得知此事?”
  言下之意,实在有栽赃嫁祸的嫌疑啊!
  玉佑樘料到老狐狸会来这手,早替沈侍郎备好答案。
  沈侍郎此时只需将答复背出:“陛下,说来惭愧。下官府中有位下人,昨夜恰巧也去了那听香阁寻乐子,清早回来前,听到几名妓|女在大堂中放肆笑谈,其中一位正举着尚书大人送给她的玉带炫耀,说是皇帝赏的。下人很是惊疑,见那玉带不俗,恐怕真是圣上的东西,便赊重金赎回来拿给臣看。臣一看吧,不得了,还真是。至于那违反府规的下人,臣已罚他用自己的工钱来偿还玉带的赎金。”
  侍郎讲到这里,微妙一笑,而后在众人视线中,慢慢从宽袖中拿出那条玉带,双手举起,朝着皇帝方向诚恳跪拜:
  “微臣今日便将这天子之物归还圣上,唯恐再有他人亵渎——”
  朝中方党皆是一怔,神色惊疑。
  要命,这回答简直无懈可击,不光特地为皇上将东西弄了回来,还不忘罚了那去逛青楼的下人以表廉洁公正。
  最重要的是,给了尚书大人……一击绝杀!
  此刻,册公公也回到殿中,带回的结果自然是,没搜到。
  尚书大人彻底崩溃了,双手指着面容淡定的沈侍郎:“陛下,他污蔑微臣,从微臣府中偷来玉带,刻意编造理由嫁祸于我!”
  沈侍郎并不当回事,只言:“并非没有证人,只是……几位民间妓|女,难登大雅之堂。臣下即刻可派人将她们带去督察院候审,是非清白一问便知。”
  “不必了,”皇帝拒绝了他的提议,而是突地侧目,看向立在第一排从头至尾都面无表情旁观的太傅大人:
  “谢爱卿,不知你对此事有何见解?”
  谢太傅敛了长睫,平和道:“下官人微言轻,此事还是交由陛下定夺。”
  俨然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明了态度。
  皇帝收回视线,轻悠悠道:“朕的年纪跟尚书爱卿差不多大,也不想过多责罚,你,致仕去吧……”
  (*致仕:“还是主动辞官滚回家吧撒比”的意思)
  =。。=
  那日早朝后,沈侍郎荣升为兵部尚书,成为了兵部的新主人,自此为六部注入了一股新鲜的清流。
  沉寂许久的沈家名名声大噪,朝中官员们,也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这位当初险些被遗忘的开国功臣……沈相国的后人身上。
  而方首辅长期潜伏于六部之中的势力分支,自然是被狠狠折去了一截。
  据说,方首辅在家险些将刚镶的银牙咬碎。
  至于沈宪,也因自己的父亲官至三品,由乙班转至甲班,成为了玉佑樘的同窗。
  甲班什么概念,均是直接是保送翰林院的学生啊!
  与此同时,京城烟柳之地又有一位新星冉冉升起,身价直飚万两。
  这位新星一路恭送一位清隽公子至听香阁门口,一甩芳帕,含笑娇羞:“多谢严公子为奴家作诗~”
  俊逸的青年微微一笑,有礼道:“不必言谢,姑娘对鄙人有助在先,为姑娘作诗也只是为了报答。”
  =。。=
  收到沈尚书回信的时候,玉佑樘恰巧是闭关的最后一日。
  展开信件,信中前头一堆客气话:太子殿下果然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啊巴拉巴拉对沈家有恩下官携犬子不胜感激啊巴拉巴拉。
  一堆废话,玉佑樘一目十行扫了下,终于找到最为重要的一句:
  兵部之中的方首辅遗党不是主动致仕,便是由下官亲自委婉辞退。
  不留任一。
  今后太子殿下若有吩咐,下官在所不辞!
  到了这里,我们的太子殿下,总算在朝堂之中开辟了自己的一点小势力——沈家势力。
  虽然轻微,却也是一种不小的进步了。
  至少朝中也有太子党了噢耶!
  玉佑樘很是激动,自然也很仔细亲切地书写回信,信中谦虚道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沈相国在天之灵保佑明珠沈家不被蒙尘,外加对沈家的一番亲切问候及真诚祝贺。
  然后,于信件最后,玉佑樘又写下一句:
  当日你在朝上表现之时,太傅有何反应?
  那句话,小心翼翼的,像极了小孩子做了件好事后,明明急不可耐,却又故作无谓地……在向自己的长辈摇尾邀功,求夸奖求表扬。
  玉佑樘写完后,极其迅速地将那纸张叠好,塞入信封,唯恐被别人看到。
  在一旁边研墨,早已偷瞄过书信的碧棠暗地里叹一口气:殿下啊,您这又是何苦呢?
  当日下午,办事雷厉风行的沈大人,以为太子殿下欲看看太傅大人反应,好将此人收入太子党。非常效率且残酷地回以三字:没反应。
  啪!
  玉佑樘又将那回信团吧团吧,揉作一团当球一般,使劲抛了出去。
  眼不见为净。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这章又是权谋= =。。。是不是很无聊啊。。
  今天家里来熊孩子了,我家就我房间里有网络,结果我弟弟这个熊孩子就和那个孩子都在我房间里玩电脑,中途又砸枕头又跳床的,我去,码几个字就被砸一下,受不了OTZ
  本来预计能码4000的,有丰富对手戏。
  实在受熊孩子影响太大,先卡在3000这里,下章上太子太傅对手菜,握拳!
  今天的花式是不霸王的妹子肤白貌美胸大腰细腿长臀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