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十五幕 玉佑樘

第十五幕

  冬日清晨。
  寒天催日短,风浪与云平。
  午门外东西两侧是排列整齐笔直的禁卫军,与之相称的,则是奉天门外的军旗,随风猎猎,仪仗森严。
  奉天殿外,丹陛、丹埠两面为拱卫司陈列的仪仗,而文楼、武楼南面则安放着礼仪车乘,再往西,陈设着一匹匹骏伟的仗马,除此之外,经过严格训练的虎豹,也被安稳放置于奉天门外。
  大殿外南面,奏乐的乐队已然摆好,将由和声郎指挥;鼓乐、仪仗司一同出列,迎送册宝至东宫,等候太子。
  文、武百官也身着不同颜色的官服,分不同品级,齐集于午门外。
  与此同时,尚宝卿和侍从侍卫官一道,恭敬地赶赴谨身殿,奉迎皇上。
  皇帝陛下今日着有一身最为庄严,金贵的礼服衮冕。
  玉佑樘同他父皇一样,也着冕服——
  玄衣,织五章,龙在两肩,山在背,火、华虫、宗彝在两袖;纁裳,织四章;蔽膝以玉钩一对悬挂,玉佩两组,珩,瑀,玉花,琚,冲牙,璜,滴组成,其间贯以玉珠,配上金钩,配下副以四彩小绶。
  他一身华冕,平静立于奉天门外,双手稳稳端着玉圭,冕冠两面的五彩九旒轻轻垂坠,半遮住他的面容。
  后,鼓乐奏响,皇帝陛下在近侍的族拥下,起身离座,乘典从谨身殿前往奉天殿。
  尚宝卿高捧玺印,侍仪引领圣驾,一路慢行,前往大殿。
  沿途,宫廷乐队开始吹奏雅乐乐章,正声雅音之中,皇帝陛下登上宝座。
  其间,引导官也会带领玉佑樘,一路徐行,进入奉天一门。
  一时间,鼓乐齐鸣——
  玉佑樘来到大殿前,侍立于朱色陛阶。
  他始终身姿笔直,衣冠平整,不见一动,只静静等候下一步动作。
  赞礼官来到玉佑樘身侧,高喊:“鞠躬万皇太子一拜再拜——”
  音落,承制官跪拜皇帝,而后起立,站于门外,喊道:“有制!”
  赞礼官应声:“跪!”
  玉佑樘忙抚整衣摆,屈膝跪下。
  待他跪定,宣志官便朗声宣布:“册长子玉佑樘为皇太子——”
  闻言,玉佑樘徐徐俯身,伏首,行礼,然后平身站立。
  承制官跪于西殿回奏:“传制毕——”
  玉佑樘再次鞠躬,跪拜。
  待他起身,赞礼官宣布行册礼。
  然后,引礼官便领着玉佑樘由大殿东门入,进了殿内。
  在殿内等候已久的内赞官总算接引到太子殿下了,便赶忙带着他来到御座前拜位。
  皇帝陛下端坐于龙椅,盯着阶下玉佑樘,唇边带笑,也不移开视线。
  待他一手指示,内赞官忙高唱:跪——!
  玉佑樘心中默默翻白眼,又一次跪下身来。
  捧册官于案前跪下,捧册,极为慎重地交予读册宝官。
  内赞官再一次宣布读册。
  读册宝官也一并跪下,高声宣读册书……读完后,将册交给示相,士相握紧册宝,跪下身来,将此册交授给玉佑樘。
  玉佑樘也忙抬手,毕恭毕敬接过宝册,表明愿接受册立之决心。
  而后将宝册递给身旁的捧受册宝内使,内使再重复一遍同先前一样的程序,将册授给玉佑樘,玉佑樘再转交给捧授册宝的内使。
  赞引官高唱令声,玉佑樘伴着令声,出圭、俯伏、平身……
  再捧起册宝,由内使在前头引导着,跟出大殿。
  待内使便将册和宝小心放入册宝亭盈匣中,玉佑樘就在殿外朱色台阶上头鞠躬下跪,郑重地对着穹宇连拜四下,而后起身,走出奉天门。
  仗义鼓吹,又是一阵雅乐奏响。
  百官也一同恭敬跪拜,迎送册宝至文华殿。
  玉佑樘静立于丹陛,遥遥往阶下看去。
  谢诩为上品官员,自是位列于前排,他生得高,向来瞩目,一眼便能从众人之中寻见他。
  谢诩今日一袭赤色朝服,金冠奕奕,他伏身跪拜,未尝抬头看自己一下。
  玉佑樘将目光停在他身上良久,也未等到这人朝他投来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跟上内官。
  此刻,百官均平身,要前往中书省那里颁行施令。
  玉佑樘边跟紧内官,边又便侧头瞄了眼,谢诩一众人已朝着自己相反的方向,背行离去。
  愈行愈远。
  额前彩珠摇曳,玉佑樘慢慢垂下眼睫,往内殿走去。
  皇后娘娘已在内殿等候,她位于宝座,也是神彩飞扬。
  玉佑樘忙在大殿中央跪下,行朝谢礼,连拜四下。
  他不能开口,边由身旁内使代为恭谢:“小子玉佑樘,兹受册命,谨诣母后殿下恭谢——”
  紧接着,又要重复拜四下。
  礼毕,玉佑樘才悄悄抬眼瞥了下坐于高阶的皇后娘娘,这是他进宫后第二回见到这女人,她虽同自己的娘亲有八分相似,却要比娘亲雍容华贵多了。
  玉佑樘脑中猛然浮起许多场景,他回宫前夜,晕黄烛光里,娘亲自来房中,告明他此间真相……
  过了一会,玉佑樘扬头,同皇后相视一眼,弯眸一笑。
  皇后微愣,颜色复杂,也不过短暂几秒,随即又笑花怒放。
  玉佑樘回身,踏出内殿,无论如何,这女人还是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
  下一个地点是文华殿。
  玉佑樘来到这里的时候,亲王、世子、郡王已在文华殿门外台阶等候。
  二皇子,三皇子均列其中,玉佑樘到达的时候,他们姿态虽卑恭,却并未抬头看他。
  玉佑樘越过二皇子时,斜睨了他一眼。
  第一回见到这厮对自己如此谦尊,真是难得啊,哈哈。
  暗爽之中,他被内使恭迎上宝座,几位郡王便由东边台阶进入殿内,按序排列,对着玉佑樘作以四拜。
  终于不必再站再跪,轮到旁人来跪他了。
  玉佑樘屁股黏在椅子上,真心不愿再挪下来。
  他含笑望向座下,长王二皇子上前一步,神色极冷,手中玉圭遮面,恭贺他道:“小弟玉佑杨,兹遇长兄皇太子荣膺册宝,不胜欣忭之至,谨率诸弟诣殿下称贺——”
  听着很是不愉快嘛,玉佑樘摸了摸下巴。
  二皇子贺毕,几位皇子又同时跪下身,叩头,行四回拜礼。
  玉佑樘长袖隔空一揽,示意不必重礼。
  不过,有一人却未再次跪拜,从头至尾,他都未动,很是显眼……
  玉佑樘定睛一望,是老三,他个头并不高,一身亲王青冕几乎将他一小只人牢牢罩住。
  旁边有内监见他不动,面带惊疑,赶忙上前,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他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式,微低着头,犟在原处,珠旒于他光洁额前压下暗沉黑影,无人看得轻他的表情。
  内监有些惧怕,但还是试探性轻轻拽他袖角,直接被他一把抵开,重摔在地。
  二皇子轻瞄他一眼,道:“三弟,该跪了。”
  三皇子还是不言,过了许久,才听他低喃道:“为什么要让这个哑巴当太子……为什么……”
  二皇子似乎没有听到,再一次提醒:“宣王,给太子跪下!”
  “为什么?”三皇子迥然抬头,眼中含泪,目眦欲裂,眼白均被血丝覆满!
  能瞧见他的人均被吓了一惊。
  三皇子突然似不认识众人般,指向玉佑樘,哭号叫吼:“为什么要让个哑巴当太子?为什么要让他当太子?本王哪里不如他?你们说啊!说啊!本王哪里不如这个哑巴?!”
  众王均低头,无人回应。
  清泪从他脸颊一道道滚落,让他看上去可怜又可笑,殿中空寂无声。三皇子又猛然脱离众人视线,他步伐颠颠,却又快得惊人,失魂一般冲至殿口,强行从把守门外的禁卫军腰间拔出佩剑!
  此刻殿内外众人才反应过来,禁卫军高吼:“保护太子殿下!”
  文华殿中乱作一团,玉佑樘也站起身,盯着三皇子提剑直直冲着自己砍来,这个曾经可爱稚气的孩子,此刻已是青筋暴突,眼中被仇怒渲得血红,似进了噩魇一般,看一眼便会叫人脚软……
  殿中内官连滚带爬冲上台阶,欲将太子殿下重叠围住,却直接被三皇子一剑一剑于背穿心,直接送命!
  一簇鲜血溅喷到玉佑樘眼前,他眼前嫣红成一片,所见的一切仿若都泡在血里……
  视野之中,二皇子平静立在原处,未有任何动作,只由众人挤压带动,冷眼望着发生的一切……
  而玉佑樘也无法做任何动作,内官和侍卫一个个冲到他跟前充当肉盾,而他也被一点点往后挤压,他的背部就抵于宝座一处尖锐,金属一厘厘扎进他肉里,血腥的场景让他对于痛楚的感官愈发放大……
  ……他觉得好难受,不知是来自身体的疼痛,还是心头的无力……
  殷红的画幕里,旁人似乎渐渐朦胧隐约起来,唯独三皇子愈发清晰,他面容狰狞,疯了一般,离他愈来愈近……
  玉佑樘脑中闪过许多片段,最终只定格在一件事上,那是他与谢诩第一回在宫中私下会面,谢诩淡淡告诉他,册立大典上会有一件大事。
  玉佑樘浓睫微阖,原来,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尽在他掌控之中。
  ……说的正是这件事吗,谢先生。可是此刻的我,该怎么做呢?
  玉佑樘再度睁眼,剑端银芒锐利,已直指自己胸前!
  握剑的孩子一点也看不出往昔的明快讨喜,他唇角大裂,笑面狰狞,容色看上去可怖之极,他衣服脸上浸满血液,可是他看上去好开心,开心到让人恐惧。
  玉佑樘立直身体,静待那把剑刺来。
  剑端已划破他的玄衣,一缕血水贯出,三皇子面色更为亢奋,加重手心力道,只想将那柄利剑穿得更深……
  下一秒,三皇子似被人点穴了一般,周身僵住,瞳孔骤大,而后喷出大口乌血,直直栽倒在玉佑樘脚边……
  他背后中箭,一箭穿心,死不瞑目。
  锃——
  是剑柄掉落在地的一声脆响。
  殿中众人死寂下来,空气中血腥蔓延,放佛此处并不是郡王恭祝太子的贺堂,而是一处恐惧无比的修罗场。
  玉佑樘惊魂未定,他按住胸口阵阵剧痛,与众人一道朝着殿门口看去……
  一名从未见过的毫不起眼的禁卫军弓箭手正呆怔在原处,他还维持着捏弓姿势,睁大眼环视殿中众人,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射向三皇子的那一箭,他也未曾料到一般……
  与此同时,还未得知宫中消息的百官,迎召结束,从中书省走出,相互虚伪逢迎,谈笑道贺。
  众人之中,唯独谢诩一人徐徐慢行,不道一声。
  他目无旁骛,直直走至高阶,才回头,望向宫殿方向。
  巍峨金顶上,朝曦似薄血。
  了然一般,他又收回视线,正色向前,一级一级拾阶而下。
  =。。=
  册立太子大典拉下帷幕,本该是举国喜庆的吉时,不过半日,便被权谋的黑影所拢,整个宫廷陷入恸哀之中。
  次日,因宣王刺杀太子已薨一事,百官并未进表笺祝贺,内外命妇也没有在中宫庆贺。
  玉佑樘于东宫养伤,因此去见诸位皇叔,还有谒太庙的事,也拖了下来。
  射杀三皇子的那位侍卫被押往大理寺审查,他只道,一时情急无可奈何,若不杀三皇子,死的便是太子殿下,自己也未想到居然一击毙命。
  这个可怜的青年随即被午门斩首。
  三皇子的葬礼很快举行,还未穿上皇太子冠服的玉佑樘便先穿上了麻布衰服,朝中百官也皆着白冠素服,举国齐哀,不饮酒食肉,朝夕望阙,哭临三日。
  丧礼当日,皇帝陛下始终神色呆木,郁郁沌沌,似是偶人。
  众臣遥遥望着他,眼中痛哀欲泪。
  翌日,大臣的哀痛得到验证:原先开朗无比的皇帝陛下,似乎因三皇子驾薨一事,大受打击。
  自打参加过三皇子丧礼后,便一直不出殿门,整日闭关在里头,香雾缭绕,炼丹修道。
  于是,整整一个多月未再上朝……
  此间,玉佑樘也完整得知大典当日,向来和顺的三皇子为何突然疯了一般要刺杀自己。
  ——实际上,方首辅一直是二皇子那边的人,只是假与三皇子私下勾结,无需二皇子亲自动手,借三皇子之手便可来对付自己。
  而谢太傅也一直暗中买通一名三皇子住处的心腹宫女,往其平常所用香料里,加了一味西域迷香,此香无味,但闻多了会神志不清,有疯癫之症,而且会愈发严重。
  三皇子向来克己,一直努力保持着众人眼中的仁厚友爱之相,可期间,饶是自己表现再好,自己的多位党臣,却因谢诩从中作梗,一个个原先忠心耿耿,纷纷变得墙头草往别处倒戈。各种外因内因将始终隐忍的三皇子逼至绝处,狩苑野兽一事根本不像三皇子如此谨慎的人所为,大概从那时起,他就已心智不清不择手段了罢。
  真正的高|潮到来,则是册立太子那日,他见到玉佑樘穿着冕服一点一点走上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大受刺激,继而心智全失,此后便发生了那样的事……
  至于那位只说自己是无意之举的弓箭手,也不过是神通广大的太傅大人派来的一只替罪羔羊罢了。到最后,一直为玉佑樘所重视的三皇子,也终究成为了太子党与二皇子党之间相互倾轧的权利牺牲品。
  玉佑樘私下问过谢诩,为何要杀了他?
  谢诩极为平淡且无愧地回复他一句话:贪妄的猛虎最终只会落得如此下场。
  玉佑樘回道:其实并无区别,我们都是贪妄的猛虎,我们是,二皇子那边也是。
  谢诩很快给了他答复:本就是你的东西,算不上贪妄。
  =。。=
  又过半月,被大臣夺命连环上书逼到暴怒的皇帝陛下,终于从谨身殿封闭的门缝中下出一道圣旨……
  即日起,太子监国,勿再扰朕清修——
  次日,领下圣旨的玉佑樘,登上凌烟阁顶,他立于阑干前,瞥见一株高木已抽新芽,鲜绿动人。
  他轻声道:“碧棠,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跟在后头的宫女微垂下脑袋,道:“不知道。”
  “春天来了吧?”
  碧棠也瞧见那片新叶:“看起来是这样。”
  “也就意味新的冬天又要到来,”玉佑樘长长舒出一口气,才回道:
  “我那时在寺中,以为进宫就是圆满。而进宫之后,我又以为顺利登上太子之位便是完满,一切都会变好。现下我算是恍悟了,人啊,根本没有所谓的好结局,只有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更难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第一卷·不语篇》终于落下帷幕,好像有点沉重啊,不过不要担心,第二卷言情戏份就多起来啦!
  这章分量很足吧哈哈,希望一直霸王的少女可以小小地露个脸,总不能一卷都看完了也不让作者看看你们长啥样吧,留个脚印“第一卷到此一游”啥的也不错啊
  ——————————-
  估计你们会觉得典礼那部分很枯燥= =不过作者查了好多资料啊,然后自己要整理,又要尽量写得有气氛一点,光那部分写了两个多小时,筋疲力尽,希望大家耐心一点读完
  这是皇帝陛下的衮冕:
  太子殿下的冕服:
  太傅大人的朝服:
  太子的丧服:
  文武百官的丧服: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