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二十二幕 玉佑樘

第二十二幕

  沉默半晌,几只栖鸟啾啾飞过,玉佑樘才小小后退了一步,问道:
  “所以你亲我,只是为了如此?”
  谢诩方才还算灵活的脑筋一下又当了机,只答:“……嗯。 ”
  “那就好,”玉佑樘长吁口气,又评价道:“谢先生若对我迁仓一事心有不满,还是用以往那些法子来罚我吧,这种实在是……”
  她撇撇嘴,撷了个自认为最合适的词:“无福消受。”
  谢诩闻言,一动不动,也不吭一声。
  玉佑樘见他没反应,理了把少许凌乱的衣袍,转身走了几步,又自游廊中回头,见谢诩还似石像般僵硬在原处,询他道:
  “谢先生不跟我一起走?”
  话落,便见她口中所呼之人似醒了一般,三步并作两步,夹带劲风,自她身边走过,转眼便不见踪影。
  玉佑樘左右拧了把方才被捏疼的下巴,心道,这人最近还真是喜怒无常啊。
  =。。=
  当日午后,重新回到文渊阁的首辅大人始终面色阴沉,虽说他长年是一座移动冰山,但今日明显黑云摧城,即将刮起满天暴雪啊……
  谢诩走至何处,那边的小文官便立马作鸟兽状散,退至方圆十里开外。
  也奇怪,这首辅大人向来平静淡定,不见喜怒,今日为何这般有失常态?
  有好事者特意八卦了一番,听闻首辅大人下午去了趟翰林院,又去了趟东宫,回来后就变得如此了。
  噢…………
  结合近日之事,大家瞬间意味深长懂了。
  接下来几日,谢诩皆是如此。
  奉天殿参与早朝的官员,以及文渊阁的众位小官均被迫承受了一天又一天的人工冷气。
  谢诩身边一位心腹内侍已然看不下去,趁着谢诩埋头一封封审阅奏折的时候,掩唇低问:
  “大人,是否心仪于……太子殿下了?”
  谢诩翻折子的长指一下顿住,随即又翻得飞快:“不知所云。”
  内侍也不急,又道:“谢大人不必急着否认小人,小人只是觉得吧,太子殿下那般姿容,莫说女子,是个男人见了也会动心。大人若真有了这份心,小的曾阅览过一些驭女诡术,虽说是对女子运用,但小的看来,人心相似,并无太大分别……”
  讲到这里,内侍垂眸偷瞧了自家大人一眼,只见他虽作一副极速翻页“我好忙”状,耳朵却是竖得老高,这才又慢悠悠开口:
  “若是大人需要……”
  “不需要!”谢诩一把打断他,又疾疾补充:“出去,以后切莫再胡言乱语。”
  内侍忙怏怏垂首,默默退下。
  谢诩见最后一点门缝被彻底合上,这才极长地缓出一口气,而后倚向椅背,抬手揉了两下太阳穴。
  那件荒唐事过后,他回来一番细思,当真后悔不已。
  就算对方并未过多重视,他那愚蠢可笑的举动也已经如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
  于是乎,打那日后,愈发不敢直面玉佑樘,尤其早朝时分,在那孩子面前,还站的离她那样近,各种局促不安,各种度日如年。最难受的是当她目光偶然会逡巡到自己身上时,更只觉小鹿乱撞,心快自胸口跳出……
  再者,今日下人来问他是否要习得那什么术的时候,他居然还颇有些感兴趣,竟还如同一个后宫妃子争宠一般,期望从那几位年轻小翰林之中脱颖而出,博她独一关注……
  啪——
  谢诩一掌盖于案面,桌脚颤颤巍巍间,他轰然起身,做出一个极大的决定。
  他不能再这般下去了。
  谢诩大步推门而出,一股清新之气自四面扑来——
  既然不能躲,那就直面。
  他视线来回扫了又扫,片刻便捉到那位刚刚被他回绝并撵出门的小内侍,又迈着大步朝他走去,而后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本来耷拉着脑袋的小内侍抬起头来,见太傅大人正逆光立于自己跟前,光在他四围流动,他就宛若一匹淌过湖水的漂亮烈马。
  而后,大人轻咳了一声,看似随意地启唇:“你方才所言之书,拿来给本官瞧瞧。”
  =。。=
  谢诩秉灯夜读,阅完了那本书,他最深的感受便只有一句话: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孔大圣人诚不欺我。
  驭女一书中,内容具体,形象生动,给出的案例也是头头是道。但委实叫人难以理解,太过折腾,谢诩表示放弃。
  他思索许久,直至东方鱼肚白,才从繁乱的思绪中为自己清理出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既然玉佑樘并未将那个吻当回事,他便也当作不曾发生过好了。
  这样他好冷静一阵子,压下自己纷杂的情绪,最好的结果便是可以慢慢将这些不知所起的可耻情愫彻底忘光,抛诸脑后——
  大家今后还是好师徒。
  这般想着,首辅大人顺利恢复常态,朝堂之后依旧表现如常,泠然自持。
  宫中对于他的议论也逐渐减少,几乎快完全堙没,但与此同时,太子与翰林连璧的八卦之火却是越燃越旺。
  而谢大人这里,也是时不时有眼线来报——
  “大人!太子殿下今日又叫了翰林院那三人去自己宫里!”
  谢诩微微阖眼,叹道:“……以后不必来报了。”
  “好的大人!没问题大人!”
  “算了,还是继续吧。”
  果然还是没法狠下心啊。
  莲带两色,一色谓之生,一色谓之死。
  人随两念,一念谓之离,一念谓之留。
  如今的他,不好留,也不舍得离,尴尬不已,辛苦之极。
  谢诩默然了少许,遣内侍取来入驻东宫职务的候选名单,拖了这么多天,也该交差了。
  他的视线在翰林院新晋的那一页停留了许久,上面有几个他非常熟悉的名字。
  不作思索,谢诩蘸墨提笔,于正选名录上写下了这几个人的名字。
  做完这一切,如一块巨石终于坠地,谢诩觉得自己应是释然了。
  而后,他端起手边茶盏于唇边,吹开杯口浮叶,良久,未呷一口,又轻轻将那杯子搁了回去。
  =。。=
  细葛含风软,香罗叠雪轻。
  一个多月后,端阳节将至。
  宫中,司衣司将豆娘,艾虎,长命缕,香包之类的精致佩饰一一备好,送至各个宫中;殿门廊前也高高挂起青绿的艾草,蒲剑,以及火红的石榴,用以祛邪招福。而御膳司,也开始如火如荼地筹备“粽席”,蒲酒、雄黄、朱砂酒一个都不能缺,既要有美酒消暑纳凉,又要有佳肴唇齿留香,好在端午当日宴请文武百官之时,让诸位大臣能满意过节。
  而我们的皇帝陛下,也非常难得地出了个小门,并且特意将自己的一些手工作品交给太子殿下——大概意思是送给大家的端午礼物。
  于是,玉佑樘选了趟早朝,于下朝前,将自家父皇近日来亲手所制的香叶冠,一一散发给高位大臣。
  “卿们都戴上吧,”太子殿□侧的小太监温和说道:“这些香叶冠,皆为陛下亲手所制,是陛下的一片心意。”
  三品以上的大臣们全都故作毕恭毕敬受宠若惊状,高举起那顶发冠,心头却是在止不住地泣血,这香叶冠,皆是用绿纱制成……
  皇帝陛下,我们知道您修仙已经修得很嗨很超脱很不在意世俗眼光了,但是您……也不要强迫下官们戴绿帽好吗?
  而品阶较低的官员们则连连抚胸口,还好还好……万幸万幸……
  朝堂中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玉佑樘的专属小太监嗓音愈发温柔,似花飞水流:“诸位请戴上吧,戴好了大家就可以退朝。”
  言外之意,不全部戴上就不散朝,你们别想提早开溜。
  众臣们纷纷对望,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瞪了无数个来回,却无一人动作。
  而后,他们蓦然瞧见,自家的内阁老大谢首辅,愣是丝毫不作迟疑,取下乌纱,将香叶冠端正戴好,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极其自然——
  呀!众臣惊呆,将目光全部放置首辅大人身上,他的官袍为鲜红,一袭红衫,头顶绿帽,好吧,虽说红配绿,赛狗屁,是极其扎眼俗气的搭配,但因谢诩的姿容过好,着实,看着也不错……
  可是首辅大人你有先天优势,而我们没有哇!
  他身后已有一子两女的太保大人暗抚了一把脸上的皱纹沟壑,不禁怅然,悄悄问谢诩:
  “谢大人啊,您就这么直接地将这绿帽给戴上了?”
  谢诩只留给他一个头发一丝不乱的后脑勺,而后平静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我此生不会娶妻,又何须在意佩戴此物?”
  语调淡如白水,仿若毫不关己。
  太保被他这番说辞给惊了一抖,刚想再凑近点,规劝这小子一番,叫他切莫这般想不开,却无意瞥见首辅大人微微举目,而他的目光,也正牢牢黏在位于高阶的太子身上,一眨未眨。
  太子殿下离他们并不远,正强忍着笑意,兴致盎然地直视正前方,等待看众臣笑话,自然更不可能注意这边了。
  多情总被无情恼啊,老人心头暗叹一声,缩回脖子,不再多言。
  下朝后,谢诩无视掉一路“首辅大人果然真勇士←_←”的崇拜注目礼,面不改色顶着那只绿……冠,回到文渊阁,刚打算办公……
  内侍过来通报,宫女碧棠来找。
  一定是她的事,谢诩的行动非常忠于内心,一下从椅子上弹起身,步伐极快地走了出去。
  碧棠已在阁外等候,见他走近,自袖中掏出一物,递给谢诩,边道:
  “这是太子殿下送您的。”
  谢诩垂头去看手心那东西,是……一个红色香囊,上头绣有一只简易青绿的小粽,甚是可*。
  如深夜点了盏灯,谢诩只觉得心头连亮好多倍,又听碧棠补充:
  “这是太子殿下亲自绣的,说您这几年一直将她当男孩子般养着,八岁之前跟娘亲学的女红如今差不多全都忘光了,让您千万不要嫌弃她的绣艺。”
  “嗯。”谢诩一个字也不放过地听着,愈发心神荡漾,他怎么会嫌弃,他连欣喜都来不及。
  碧棠又道:“太子殿下在这里头可是放了许多药材,不止有驱邪之用,谢大人公务繁忙之际,可以闻一闻,定会神清气爽,”接着她又掰着手指数着:“有苍术、山奈、白芷、菖蒲、藿香、佩兰、川芎、香附、薄荷、香橼、辛夷、艾叶,冰片,苏合香、益智仁、高良姜、陈皮、零陵香……”
  谢诩一点不觉厌烦地听她逐一报完,他太过心花怒放,唯恐自己讲话时分,会有抑制不住的激动颤音。极力强压很久,确保自己能够稳声回复,才启齿道:“代我谢谢她。”
  “嗯,殿下觉得您这阵子心情似乎不大爽快,希望您能早日抛却愁云,”碧棠念叨完自家主子交代下来的所有话,方才告辞:“那奴婢先走了,祝大人端阳愉悦。”
  “等等,”谢诩拦住了她的步子,沉寂了一刻,实难忍住,他故作随意的模样发问:“她送香囊给徐阶那些人了吗?”
  “自然也送了。”
  “……”
  碧棠又极为龟速开了口:“不过,只有大人您的……是她亲手所制。”
  “……”ヾ(●′▽`●)?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是双更,看在太傅这么萌的份上,
  先在这章留个言再去看下一张嘛,好不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