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二十九幕 玉佑樘

第二十九幕

  少女的唇舌那样香甜,又那样柔软无力,谢诩几乎不费一丝力气,便轻松分开她的嘴挤入,而后去吮她又滑又软的小舌头,这样绞缠着,他愈发情动,不由将她抱紧几分,让玉佑樘紧密地贴着自己。
  这是他第二回亲她,毫无技巧可言,只能凭直觉和一点点舔着她的唇瓣,吞咽着她的小舌尖,食髓知味间,玉佑樘发出细微的闷哼,眼皮微撑,似乎是要转醒的模样。
  谢诩当然瞧不见,他阖着眼吻得很是动情,心无旁骛。
  少女大抵是不舒服,舌尖一点点往后躲缩,他也紧跟着托紧她后脑勺,迫使她按靠向自己,不放开她滑腻柔嫩的舌头一分,鼻尖厮磨,少女湿润的鼻息浇在他脸心,炽热,又真实,炙烤得他心神恍惚。
  “嗯……”玉佑樘憋不过气,难受地呓语一声,随即举臂想抵开他的脸。
  谢诩睫端感受到一只小手覆上,将自己往外推,只好强行压制自己,松开少女的嘴唇,但还是轻轻抵触着,粗重喘着息,不舍得离开。
  他将少女盖在自己半脸上头的小手心疼惜地吻了一吻,环上自己颈后,这样又能将她拉得离他更密切了些。而后掀眼,去瞥玉佑樘的小嘴,已经被他嗫吮得嫣红水莹,饱满得似雨后熟透多汁的樱桃儿……
  谢诩喉头又是一窒,方要埋头继续去啃,却不料耳畔响起一丝低吟:“谢先生……”
  他一僵,转而抬眸,恰巧对上玉佑樘漆黑的眼。
  她醒了。
  心一瞬几乎要跃上咽喉。
  被她当场抓见,谢诩面上羞臊红透,又不愿让她瞧见自己这番窘态,于是破罐子破摔,又低头凑近去含她娇嫩的嘴唇。
  结果又被小手一下格开,他不敢去同她对视,只能听见玉佑樘那样近距离地问:“谢先生,这是在做什么……”
  呵气若兰,就流落在他鼻尖。
  被他亲吻的太久,她又在病中,问话的嗓音都带着一分虚弱的细喘。
  一颦一嗔皆是诱惑。
  谢诩沉沦其间,知自己无能拔身,似乎做了极大的挣扎,他微微阖眼,闷音讲出自己都不愿相信的解释和威胁:“别拒绝我,这是……男女之事的第二节课……”
  话必又夹着粗重的鼻息,压进玉佑樘毫无防备的小口。
  “唔……”
  太想把她所有的回绝都抑回去,这次他不再如先前那般温柔,力道加大甚至略有些粗糙地啃咬她的嫩唇,卷翻着她的舌头,不宜余地地刮扫过她的全部贝齿,唇腔的每一处……双臂也将她掐得更紧,强贴上自己躁动起伏的胸腔,少女闷闷地哀吟,那样压抑的娇弱,似能揉进心里一样,刺激得他简直要发狂。
  被褥自玉佑樘肩头话落,单衣领口素来低敞,谢诩不再满足于她的唇舌,似画下句点一般,舌尖自她上颚重重一撩,惹得怀中少女躯体轻颤。他离开玉佑樘的唇,几乎是无师自通般,一路沿着少女细如膏脂的玉颈轻啜而过……
  细致之极,珍宝一般不放过一寸肌理,遗留下一条细长晶亮的水痕,几点禁欲的绯迹……
  而后一下将她剔透圆润的耳垂含浸口中,重重地吮了一口,能明显感受到玉佑樘抵在他颈后的五指一紧,随后浑身禁不住的剧烈颤栗……
  “谢先生……”玉佑樘分明使不上力,只能用手指试图掐他,几乎感觉不到一点疼,谢诩松口,一手将她放平,一手将她那只小手握紧,似抚慰一般扣进她手指,揉捏着,指间触感嫩汪汪的,爱到不能释手。
  玉佑樘平躺后,似散架般瘫在枕上,浓密的流发如烟,陈铺满枕席,还有一缕附在她唇上,她脸蛋白白的小小的,发丝夜黑,饱唇殷红,似能滴出血来,刚刚经历了粗暴的亲吻和接触,她只能侧着脸几乎无息的喘,谢诩静静端详着她,浓稠的哀艳之美扑眼袭来……
  她是他养大的小花,也只有他才能拥有她。
  谢诩小心掀被,不动声色地附身上去,拨开她的发,她在他眼里那样娇小,他都不敢全然压住她,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力量,又去舔腻她的耳垂,他清晰记得她方才那样的反应,曾阅览过的……他当时羞恼,并未太当回事只瞄过几眼的驭女诡术……之中的禁忌知识又充实进大脑,他洞悉那处是她的敏感点,得到证可,滑腻的舌头又细致地舔上她的耳廓,一点一点,时轻时重地细舐吮吸……
  果然,伴随着他的舔嗫,少女的手不由攀上他的前襟,一下下揪紧他的衣料,指尖泛白。
  与他交握的那只小手愈来愈热,玉佑樘整个人小幅度蜷缩,额角有细小的汗珠冒出,“难受……”
  热喘交织,谢诩放开那一朵耳垂,撑起身,轻和地拭去她的汗,他也难受极了,浑身着了火,几乎要干渴至死,他三两下扯开自己的衣带,坦露精实的胸膛,又靠下去,伏在少女耳畔,哑着音吐出两个字:
  “抱歉。”
  是个错误吗?
  他不敢多想,指节几抖地一点点解开少女雪白单衣的系带,她在宫中疗养,需透气,断然不会束胸……
  花褪残红青杏小。
  女孩青稚柔嫩的身躯展露无遗,泛着光,清白到几乎圣洁。
  喉结轻滚,略带粗茧的大掌轻触上去,还未动作,就一下被小拳头按住,力气细微到感受不到,但谢诩还是极为乖顺的不动。
  玉佑樘模模糊糊似是呓语:“谢先生……不要动……”
  谢诩又将她揽抱起来,青涩的躯体紧密无隙地贴上他精瘦的胸膛,皆是火燎,谢诩去咬着她耳朵,拍抚她的脊骨,似哄似撩地唤着她名字:“铃兰,铃兰……”
  语调温柔之极,足以融冰成水。
  玉佑樘欲要作声,却突地感受到一只炙烤般的大手,利落地探手进她的亵裤,指尖捻上她□一处……
  私密从未被侵犯,血冲上大脑,她脸颊晕透,有些羞愤地想朝后躲藏蜷缩,想避开他的手。
  却不料那只手指步步紧逼,她不可抑制地打着颤,能明显感觉到一根手指在她那里轻轻抚触,让她不由浑身发麻,酥软无力,手指的动作在那一处前端一点搓揉,愈来愈快,她那般难受燥热,几乎快化成一汪水,燕好处不断紧缩,发热,无法自抑的有水液一点点往外淌渗出,因手指的肆意拨弄,已有的水响入耳,她哀求:
  “谢先生,别……”
  嗓音是自己都不曾预料到的媚酥入骨。
  手的主人低眉看她,眸心深暗的吓人,他似乎根本听不见,手中动作愈快,动作使然,他焰火一般炙烤的坚硬胸膛一下下轻擦着她自己的,她原本便体寒,密室氛围又是阴冷,这样的接触只会让她感觉舒服,她竟也有了些许想贴得更紧的耻辱念头……
  玉佑樘微扭开脸,十根水嫩的脚趾都蜷缩起来,闭上眼不忍再想,却又蓦地睁开——
  ……因为谢诩已经在褪下她的亵裤……
  她双手去拦,根本用不上劲,就被对方轻易拉着她的双臂缠上他的脖颈,他把她的头按靠在自己结实的胸口,下巴亲昵地蹭着她的发迹,又唤她的名字,似饮了烈酒,这样沉醉地叫着,玉佑樘羞耻无比,只能故作无意识地搂着他,埋在他颈窝里,溢出一丝丝呻.吟……
  她光裸在空气中的双腿被那人小心翼翼分开,臀也被轻轻抬高悬空,而后她就感受到,一个坚硬灼热的硬物正抵在她最柔嫩的私密处……
  那东西推进来一点,刺痛的感觉顿时让她浑身剧烈颤抖,下.体也一下下收缩。
  “别……疼……”她眼眶一下红了,即刻清水汪汪。
  刺痛的感觉让那处猛地痉挛,男人微凉的唇一下下亲吻着她渗汗的额头,以及被汗水淋湿的发,这样做着,他又送入一厘……
  玉佑樘吃痛刚要呼出声,男人已经凑过来压住她的唇,将她吃吃的呜咽吞进入腹,他极轻柔地含吮她的唇,一下含进,吸了吸,又温柔放开,又含进,她急促的吸气在这般安慰下,也慢悠悠放缓,这时,她还未反应过来,谢诩的掌心将她紧致的臀向前一托,滚烫粗壮的欲.望一下穿透,硬生生顶进她的最深处!
  “呜……疼……”火辣辣的痛楚自一点汹涌地刮满全身。玉佑樘疼得落下泪来,坐在他身上,小手掌拼命把他往外推动。
  谢诩不闻,捞起她调整姿势,把她又放躺,中途交合处却是没有开分毫,玉佑樘在这样的动作里疼痛难捱,揪紧他的皮肉……与此同时,一滴热乎乎的液体也掉在她睫上,她不由抬眼,见平日向来淡定不辨喜色的谢先生也是紧紧拧着剑眉,他与她目光撞上,又赶忙极力平下眉心,收起不耐,俯身贴近她,哄她:
  “好了,马上就好了。”
  玉佑樘闻言,似有些绝望地侧头,把小脸埋进枕里。
  谢诩不让,又把她脑袋拨正,要她望着自己。
  玉佑樘还是固执地别开眼。
  谢诩颇觉可爱,心一软,蜻蜓点水般在她鼻尖吻了一下,顺便也缓解缓解自己被她绞到极致的下.体,处子的身体那样紧致,要多大的自控力和忍耐力才能不一下子发泄出来。
  他又低头轻吻她的眼,吮干她眼角的泪渍,□缓缓抽出,玉佑樘改手不再推他,而是勒成小拳头半塞进嘴唇,压抑住似疼似舒服的低吟。
  小拳被谢诩强势拿开,他又一下重重抵进,玉佑樘不由闷哼,随即手心便被谢诩迫使着,同他十指交缠。
  就这么缓缓抽出,重重顶近,一下下撞击着她,缓慢的,有力的,一晃一晃,私.处的甬壁被这样张弛有度的摩擦撩拨,折磨到瘙痒难耐,隐隐痛着,却又愈发舒服……
  一汩滚热的水儿不由自主从密处流出,玉佑樘面能炖蛋,她闷头进被,无意识地厮磨枕角,原本抵在谢诩身侧的细腿儿因他俯身的动作折得更厉害,双腿间一下下的,似乎入得愈深,填充得更紧。
  “还难受吗?”好死不死,那人竟还突然停下动作,隔着被小心问她。
  她不吱声,想了想,又噼噼啪啪甩出三个词:“趁人之危,伪君子,不要脸。”
  结果那人在外边哼笑一声,这笑低沉极了,撩得人心痒嗖嗖的。
  仿佛是得到某种认可,谢诩抬着着她的臀至高,力道愈发加重,动作也愈快,少女柔嫩的花瓣被他拔出的动作带向外边,又因他下一刻的狠插,又被带得往里缩回。
  玉佑樘整个人如狂风暴雨中摇动无措的一只小舟,两手只能胡乱地抓紧床褥,头晕目眩,娇吟难抑制,双腿间滚烫的液体,也随着他的动作,噗滋作响……
  突地,谢诩猛一下撩开被子,又让女孩子嫣红美艳的脸回到视线之中,他低□,密实地覆满她一整个娇小的躯体,又轻轻的亲她,身下却还是维持着又狠又重的抽~插,玉佑樘也渐渐忘情,双臂环紧他,两条细长皎白的小腿似是有了意识,轻轻圈上他的腰肢,愈缠愈紧……
  感受到她的回应,谢诩也入得更深,一下一下,同时俯脸去吸她饱满的唇,暖滑的舌,咬她的小下巴,细长的脖子,莹润的耳垂,几乎通透的眼皮,一切都不放过。
  玉佑樘蜷紧身体,埋首在他胸膛里,极力抑制的吟喘,似小猫儿一般惹人……
  她从上至下极致地颤抖,紧闭着眼,绷直身子,被迫又妥协地承接着一波接着一波痛楚又快慰的似浪潮一般的冲撞……
  终于,人突然瘫软下来,最后一道巨浪将她心绪一叶彻底翻乱,随波逐流,她私密深处不由一连串难以抑制的颤缩,她不睁眼,只能感觉战栗的嘴唇被人温热包裹,她清晰的知晓亲他的是谁,却依然累得连掀眼皮的力气都不存,也不愿去看,那人又在她体内极快地动了几下,一下抽出她的下.身。
  空堂灌风般,她冷得猛然缩紧双腿,还未反应过来,腿根处已被喷上一股热。
  玉佑樘:“……= =!”
  谢诩长长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还好自己过目难忘,那日随意翻阅的禁忌一章的内容记得还算清晰,今日初试锋芒,才能控制尚好,表现尚佳……
  他将被褥一掀,长臂一捞就将缩作一团的少女揽进怀里,又用被子裹紧二人相拥的赤|裸身体。
  他感觉到玉佑樘还在无法自制地抖,喟叹一声,温热的掌放到她纤弱的后背,哄小孩般,一下下轻拍……
  他的唇贴在她光洁汗湿的额上,很久不愿挪开。
  玉佑樘半靠在他怀里,一直闭着眼,似是入眠,又似是装睡。
  半梦半醒,她听见脑袋上方传来一个拖长尾音的温柔询问,比停留在她额上的那个始终存在的吻还要温柔:
  “铃兰,嫁给师父……吧?”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为了防止被举报,
  希望大家用【月饼】代替【肉】,
  再进行评价,谢谢配合!
  师父是外.射,也不知道古人有没有外.射这种事,我就这样安排了,别吐槽。
  还有,有人说姑娘还没发育就这么搞,有个读者姑娘特意百度了一下,没有月经也可以有性生活,但性生活过早容易导致宫颈炎的发生,所以应该尽量避免,偶尔一下还是可以的。【无操守
  借妖舟大人一个梗:
  希望大家嫖完这章后能留下几个吻,让我知道你们是爱它,而不是只想上它,多谢。
  祝大家中秋快乐!
  満月だ~~ ( ゜?゜)?    ○
  ———————
  感谢送霸王票的妹子,么么哒>3<   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6 22:36:54   岁月是朵小白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7 10:51:14   毛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8 11:01:50   橙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9-18 14:09:02   狐狸美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8 21:43:1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