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三十一幕 玉佑樘

第三十一幕

  谢诩将玉佑樘放平在床榻上,而后欺身上去,他也不急着进入正题,只伏首细细亲吻着少女嫩白的颈子,亲了一会,耳畔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他与她挨得极近,几乎无缝的距离,所以听起来也很清晰。
  声音自然来源于玉佑樘,音色简直冰冷到骨子里:
  “谢诩,我不喜欢你这样。”
  谢诩微微一僵,停止了动作,但未直起身,依旧埋在她颈侧,低低笑了一声,问:
  “哪样?”
  闻所未闻的轻佻。
  玉佑樘别开脸,并不答他。
  谢诩见她不再作声,只有闷闷的吸气,也不多做纠缠,边直身边将她也一起抱坐起来,抚了抚她拧皱的眉心,问她:
  “你方才叫我什么?”
  玉佑樘还是蹙眉,硬巴巴吐出三个字:“记不得。”
  “你叫我谢诩,”谢诩替她回答着,眉梢微提,“倒像是叫夫君,不像叫师父了。”
  很明显,这个称谓取悦到我们的首辅大人了,他轻刮着玉佑樘的小脸,嗓音有种难见的温柔和纵容:
  “罢了,是我不好,睡吧。”
  而后和衣躺下,搂着玉佑樘的手臂却是丝毫没有松懈。
  玉佑樘挣扎了一下:“你这样抱着我睡觉不舒服,我根本睡不着。”
  谢诩又将环抱着她的长臂收紧了一些,鼻畔是女孩儿发丝的香气,钻进心口:
  “再唤我一次方才的称呼,我就松手。”
  他不禁这般要求道。
  玉佑樘闻言,再也不动,蜷在他怀里,像只憋屈的小兽,不吱一声。
  还跟以前一样倔啊,谢诩忆起以往许多回忆,心间愈发柔软,渐渐的,他也阖上眼,入了梦……
  梦里是山寺桃花始盛开,百里胭脂云。
  他立于回廊前,静静望着十四岁的玉佑樘腾一下蹦进桃花林,衣袍鞋履扫起一地落花,娇嫩的花瓣儿纷纷洒洒。
  隔着一幕薄粉剔透的色调,他能瞧见女孩儿在努力地踮脚,一下下去够开满花朵的桃枝,她又跳又踮的,好不容易摘下一枝,紧紧抓在手里,爱不释手,嗅了又嗅……
  谢诩在梦里依旧能真实地回忆起当时的心境,他自出生起就担负着许多,眼前黑暗又光明,只有一条荆棘满布的路,一份难以承受的责任。
  所以在那时,他注视着这样的美好,只觉得刺目。
  当晚他就毫不留情地让她把桃花扔了,不论是桃花,亦或桃花一般的美好少女,终究都不可能属于他。
  而今日的梦境似乎又有了一些延伸,他能清晰地瞧见,摘下桃花后,心满意足往回走的玉佑樘突地撞上了他的视线,而后,这个女孩儿未有一丝畏惧和心虚的,折了个弯朝他走近,将桃花递到他面前,笑道:谢先生,送你了。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那一枝桃花娇嫩水灵,似少女初妆,就跟握着它的人一样。
  体质关系,谢诩春日极易起癣,向来恶花,但还是不作迟疑朝着那枝桃花探出袖去接,指尖刚碰到那棕色的枝桠时……
  突地,自他所触的那一点起,整个桃枝慢慢粉碎,连接着少女握桃枝的那只手,而后便是她一整个人,在短促的光阴里,逐渐化为幻影……
  他心悸不止,毛骨悚然,急切地想去抓,意料之中的,抓了个空。
  “铃兰,铃兰……”
  被谢诩紧搂在怀中,好不容易才有些眠意的玉佑樘又被他一连串焦急的呼喊惊醒,她蓦然睁眼,回过身,就见额角渗汗,一直唤着她名字的谢诩。
  他似乎沉浸在噩魇里很难拔身,眉毛痛苦地拧着,一脸慌乱颜色,双手也在胡乱捞着什么。
  玉佑樘一把扣住他手掌,大声叫他:“谢先生!”
  谢诩这才安静下来,浓睫轻微一颤,慢慢睁开眼,幽黑的瞳孔朦胧似雾,而后才逐渐清明开来,直到玉佑樘能瞅见自己的脸在他眸中清晰地映出,他这才有了知觉……
  下一刻,几乎惯性一般,他更紧更用力地把她扣回胸口,似是还心有余悸,沉吟着:
  “傻姑娘,千万不要离开师父……”
  玉佑樘沉默地盯了他片刻,垂下眼,没有正面答应他的话,只又往他怀里蹭了一点。
  谢诩惊惶的粗息这才渐止,极轻地喟了口气,心满意足地闭上眼。
  =。。=
  翌日,半月一次的朝休。
  大臣们可以不用早起上朝,玉佑樘当然更不用。
  她醒来已时至中午,谢诩早便不在身畔,她只依稀记得他起身后,曾在自己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方才离去。
  碧棠端来漱口水的时候,她含着水,模糊问:“谢大人回去阁里了?”
  碧棠答:“是啊,”答完又突然放低嗓音凑近她,问:“殿下,是不是特别累啊?”
  玉佑樘取过擦脸毛巾的时候,顺手敲了她脑袋一下:“整天脑子里想什么呢。”
  碧棠嗖一下缩回头:“现在皇宫里的所有人都这么想,可不止我一个。”
  玉佑樘不理会她,只闷在毛巾里,格外平静道:“其实根本没什么。”
  碧棠不太明晰她的意思,换上一张疑惑脸,玉佑樘却不想再理她,由宫娥套上便服后,便提步往外走,唤上她:
  “今天难得休假,咱去御花园走走。”
  玉佑樘今日未戴发冠,只将一头青丝高高束起,衣着也很随意,一身青色深衣。
  她行走向来温吞,不急不缓,柔顺的发飘在风中,盈盈起伏,很是动人。
  她穿越画廊,风流无涯的模样,恰似一年春好处的绝胜烟柳。
  在御花园中忙碌的小宫娥们痴痴望着,又猛然想起他龙阳之好跟首辅大人有一腿,不禁悲喜交加,悲得是完美的男子都去断袖了,喜得是将他二人浮想联翩一番,似乎也挺有爱……
  玉佑樘当然不知,她心无旁骛走着,暮夏的风灌进袖口,虽然依旧熏热,但她体内寒凉,所以还算适应,并且觉得不错。
  闲逸的时光可不能用来浪费,她带了鱼食,便停在阑干边喂鱼。大约一刻后,将最后一把鱼食抛下,绿水残荷之中,几十尾锦鲤摆尾涌来,争抢了个干净。
  她这才满意转身,方要走下游廊的阶梯,便见对面浩浩荡荡来了一拨人,定睛一瞧,是皇后娘娘与她的宫人。
  每每见着这女人,她都会油然而生出许多生理加心理上的排斥。
  所以此番碰见,游园的好兴致瞬间扫去一半。
  不过玉佑樘并未表现出一丝尬色,她微微垂首,以示敬重。
  身边的碧棠也忙跪拜行礼,给皇后请安。
  皇后娘娘于她们跟前驻足,嗓音不像她这个年纪该有,柔嫩到撩人:“真是神了,我今日出门前还想着会不会在御花园碰见我的樘儿呢,结果还真应了我之所想。”
  玉佑樘仰头,朝着她礼貌地轻轻一笑。
  而后她眼尾一暼,察觉皇后娘娘身侧还站了一位素未蒙面的男子——
  是位老人,发丝斑白,约莫有六十多岁的光景了。精神却很是矍铄,五官硬朗,年轻时的英俊姿容可窥一斑,他眼底神彩奕奕,也正打量着玉佑樘,似能洞悉。
  随即就闻见皇后用掐得出水的声撵敢宫人道:“你们先走吧,本宫与父亲,樘儿有些家事要谈。”
  几位交手跟在一旁的宫娥闻言,忙退到十里开外。
  原来是国丈,玉佑樘移开同那老人对视的目光,明晰过来,这位老人是皇后的父亲,战功累硕,已被封爵位为辅国将军。
  她正细思着,却不想皇后突然拉起她的手,她心底不由厌恶,但又防相由心生,便垂眼去瞥自己的手,女人细长的金指套正轻轻覆在她腕上,很是刺目。
  而后,皇后娘娘一直拉着她进了湖中小亭,到亭心才止步,命令道:“来,陪本宫聊聊。”
  其间那老人也一直沉静又严肃地跟在后头。
  到了这里,四下也无一人,玉佑樘一把抽回自己的手,拢回袖中,憎恶之意溢于言表。
  皇后见状,以袖掩唇笑了笑,勾唇问她:“你讨厌我?”
  不等她回答,皇后娘娘又径自道:“你不该讨厌我,我好歹也算得上是你姨母;更何况,若不是本宫,你和你娘亲恐怕还在田地里嚼着野菜呢。”
  玉佑樘背手走至亭边,望着静止的湖水,平静道:“我甘愿过以往平淡无争的日子。”
  “那也没办法呀,”皇后娘娘娇媚的腔调自身后传来:“谁让你母亲毁容了呢?”
  她血红的娇唇轻启,哀婉叹息,看起来楚楚可怜极了:“还得我来替她入这可怕的深宫。”
  玉佑樘手肘架在栏杆,并不回首,眼光邈远:“我看你倒是适应的很。”
  皇后走至她身侧,绯衣流动如霞:“适应的很?呵呵,你可知我得知自己无法生养后那段日子是如何过来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都不足以形容。”
  “那又如何,”玉佑樘侧头,毫不畏惧地直视她:“我娘亲毁容之事的真相,你以为我不知晓?恶毒贪心的女人,这些皆是你所应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后娘娘似是听见了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前俯后仰笑了许久,突一下收起笑容,抬起五指掐住玉佑樘下巴,瞳孔张大:“你以为自己有多高尚?还不是跟我一样是个顶替旁人的冒牌货,还不是和我一样是个生不出孩子的可怜虫!”
  她指甲几乎掐进玉佑樘肉里,玉佑樘却似乎感受不到一点痛楚,面色平静,眼中未见波澜,依旧坦荡透彻地正视她。
  这般僵持了许久,在一边沉默半晌的老人才上前几步,拿开皇后的手,边沉静训斥道:“献容,你明明知晓自己是姨母身份,还同小辈斗什么气。”
  他又望向玉佑樘,挤出一丝慈爱的笑:“铃兰,这几年确实苦了你和你娘亲,是外公对不住你们。”
  玉佑樘扬唇一笑,讲话音色却是极冷:“真是抱歉,我自打出生,就从未见过你,更不会承认你这外公,还请国丈爷切莫私自妄称。”
  她又瞥向皇后娘娘,目光清澈透析,似深井之水:“我今日站在这里,只是为了我的娘亲,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话毕,她退了几步,一揖道:“皇后娘娘,姜国丈,我先告退了。”
  随后眼尾都不扫一下的撂两人在原地,径直走出湖亭。
  姜国丈盯了许久玉佑樘的背影,她一袭青衫,高洁雅致,身姿明明瘦弱纤细,却有股淡漠无畏的倔劲。
  直至她消散在视野,老人才垂下眼,也不知在想什么。
  皇后斜睇他一眼,提醒道:“父亲,已到今日,你再起什么怜惜的念头也是为时晚矣,倒不如安下心,”她顿了顿,问:“您同谢诩那小子商讨好了么?”
  姜国丈负手于背后,淡淡道:“已经商量好了。”
  皇后道:“他还算信得过,粮仓那事倒是处理得掩人耳目又干净利落。”
  姜国丈点了点头,又问:“皇帝那边可有异常?”
  “没有,还心无旁骛地念着经清着心呢,半年都不见出一次谨身殿,殿内的宫人禀来的消息也无异样。”
  “好啊……”老人拉长尾音轻叹道,捻了把苍白的胡须,又定定重复:“好。”
  皇后又问:“定下时日了吗?”
  “今夜。”
  “今夜?会不会早了些。”
  “已经准备了这么久,谢首辅也说不早了,”国丈微眯起眼:“不然老夫也不会特意回宫一趟告知与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即将进入本卷高.潮,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ps:女主不会没有生育功能的,淡定
  ————————
  谢谢送霸王票的萌妹朵~
  懒人漾_Pigr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0 17:42:26
  陈诗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0 22:59:48
  蜀黍山里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1 13:19:4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