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 第三十六幕 玉佑樘

第三十六幕

  熙和三十六年,秋。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一年时光几乎是眨眼过,太子殿下已年满十八岁。
  这,已经是大龄剩男皇子了啊。于是乎,朝中大臣又开始大范围的催婚,几乎每日早朝,皇帝陛下都要被巴拉巴拉洗脑一番,但他也只是含笑听着,听完才如梦初醒一般问一句“啊,朕修道过久有些后遗症,方才神游天外,爱卿可是说了什么”,阶下众臣呕血。
  连皇帝陛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
  这样一来,关于当朝太子殿下彻头彻尾是个断袖,完全不近女色的旧八卦又起来了。
  玉佑樘自然也会听到一些风声,其中也不会少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宫中传播得最广的一个版本便是……前任首辅谢诩叛国,让太子殿下心中大为受伤,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好吧,群众的眼睛还算是雪亮。
  玉佑樘坐在亭中,为自己斟茶,满庭月桂,连苦茶都溶进了一丝甜香。
  谢诩。
  已经一年没再见过这人了。
  皇帝下令找了他一年,皆是无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居然能躲上这么久不被发现,也算是厉害。
  坐于她对面的皇后娘娘见她神思恍惚,不由唤:“佑樘。”
  玉佑樘这才回神,笑道:“母后,怎么了?”
  皇后道:“你私底下还是叫我娘亲吧,这母后,听了一年了,还是习惯不来。”
  玉佑樘微微一笑:“好,娘亲。”
  皇后这才获得适应,问她:“这东宫被你父皇大换血了一批人,可还习惯?”
  玉佑樘扣在杯盏边缘的指尖一顿,才点头:“还不错。”
  皇后望向她片刻,这孩子年岁渐长,女大十八变,相貌愈发冶艳,但眉宇间一股与男子无异的淡定气倒不改丝毫。
  她不禁叹了声,道:“你之前那个叫碧棠的宫女,还在大牢里待着。我知你惦记她,这一年里私下遣人去打点关照过她的事好多回。这关也关很久了,你若是已经放下了那些不快,还要她再回你身边,就让她回来吧。”
  玉佑樘闻言,沉默良久。风动,一苑桂香,她这才应道:“好。”
  她低头去看手中茶,不知何时,一粒淡黄的月桂已落进杯里,玉佑樘想将它拨出,但想想还是收了手,伴着浮在水面的那点金甜,一饮而尽。
  下午,玉佑樘亲自去了趟刑部大牢,言要接碧棠回宫。
  尚书大人忙拍马道:“嗨——人人都说殿下您是那什么,下官偏不信,因为下官可是亲眼所见殿下对这小宫女的好一年啦,真不知外人怎么想的,我们殿下妥妥的是真男儿嘛!”
  玉佑樘也不回尚书大人紧跟其后的恭维,只径自快步走到碧棠所处的那间狱房前。
  那间牢房比起别的都要宽敞许多,有床有桌案,有衣柜,烛火也很是通明,还有马桶,俨然一个五脏俱全的小卧房。
  玉佑樘到的时候,碧棠正靠在榻边,垂眼目不转睛地绣花。
  玉佑樘咳了两下,敲几敲栅栏。
  碧棠闻声抬眼,一见是她,嗖一下冲到栏后,小脸卡进栏杆的缝隙:“殿下,您又来看我啦!”
  玉佑樘每回见她,心里开心,面上却仍旧端着肃色,道:“嗯,孤来了。收拾收拾吧,跟我回宫。”
  碧棠嘴巴张成了鹅蛋型。
  随后她立马反应过来,在牢里来回雀跃了好几圈,“噢噢噢!终于可以出去了!”
  她又指向那马桶:“殿下您知道吗!奴婢已经锻炼出了可以在狱卒跟前面不改色出恭的技巧了!”
  “别闹了,走了。”玉佑樘被其感染,也不由摇头失笑。
  就这样,碧棠又回了太子宫,重新成为玉佑樘的贴身宫女。
  翌日清早,碧棠为太子梳头,她发质极佳,一瀑乌黑柔亮,直梳到底。玉佑樘盯着铜镜里那个站在她身侧握着玉梳的少女,那么熟悉,就跟一年前的早晨一样。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模样。
  镜子里,碧棠又将自己的头发揽高至头顶,玉佑樘风轻云淡问:“碧棠,你与谢先生还有联系吗?”
  问出口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蠢。
  碧棠倒不见别色,只看向玉佑樘映在镜里的细长眼,答曰:“没有,奴婢一直被关在牢里,肯定也不知他现□在何处啊。不过殿下放心吧,谢大人很厉害的,不会有什么事。”
  玉佑樘问她:“你与他一样,都是前朝的人吗?”
  碧棠摇摇头,将她黑发紧成髻,以一支玉簪固定,“不,谢大人对奴婢有知遇之恩,奴婢也只是为了报答。”
  “嗯。”玉佑樘随意接口应着。
  碧棠又坦荡承认:“之前我确实是谢大人安插在殿□边的线人,关于殿下的一切消息,谢大人都是知晓的。”
  “嗯……”玉佑樘悠悠道,但又立刻摇头:“不,他并没有全部知晓。 我那时与翰林三人交好,每日通过他们与父皇互传过许多消息,你们都不知晓。”
  碧棠格格笑了:“哈哈,他怎么可能注意,谢大人那时完全像换了个人,每日专注于追求殿下,又忙着吃醋。所以说儿女私情容易使人双目蒙蔽,还是殿下您把持得住啊。”
  玉佑樘一直盯着她笑,她的笑发自肺腑,一点不带虚假,好像回忆起那时的事,真的让她很快乐一般。
  玉佑樘也想跟着乐,不知为何,很久都咧不开嘴。
  碧棠为她梳着头,她生起错觉,以为一切又跟以往一样。
  事实上,这些只是表面功夫,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回到以往的模样了。
  =。。=
  每日午休后,玉佑樘例行去典药局,让医官诊断身体状况。
  皇帝陛下和她娘亲已经完全不让她服用任何抑制发育的丹药了,并且还要求她要天天到典药局检查一□体的恢复情况。
  今日皇帝陛下大概是比较闲,也坐在旁边围观——他每个月都会抽一天来监督检查。
  局郎为玉佑樘把脉,又手啊,舌苔啊的多处瞧了瞧,不由困惑地“咦”了声。
  皇帝陛下问:“怎么,体内宫寒可有退掉些许?“
  局郎作揖道:“陛下,微臣与局丞,内使讨论至今,试了不少方子了,用了药,也针灸过,太子殿下的宫寒还是退得极慢……”
  “哦?”皇帝陛下打断他,立起身,“都一年了,还不见退?”
  皇帝冷飕飕的音色让局郎立刻伏首跪地:“陛下,不是没退,是退得太慢,想必是长年累月服药,积累得寒气太过深刻严重。圣上请不要急,下官还会努力尝试别的驱寒方子的!”
  话罢又连续磕了几下头。
  皇帝陛下显然被这套说辞敷衍过好几回,再也不想听了,只对身边册公公道:“小册子,帮朕去太医院瞧瞧有没有名医,看来这典药局又该换换血了。”
  玉佑樘挑眉看他:”父皇不必动怒,儿臣已习惯以男子之躯活在世上,对育子的事更是没有兴趣,您也不要再强迫他们了吧,随遇而安就好。”
  “不可能!”闻言,皇帝陛下竖目,更为恼火:“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女子!你母后年轻时就很是辛苦,朕本就对你们二人有愧,不希望你也如此。”
  闻言,玉佑樘闷了声,也不好再多讲。
  唉,代沟,委实代沟。父皇啊,你要知道,不是所有女子都爱相夫教子的啊……
  太子殿下都不敢替自己说话了,局郎又一阵惊惶的叩首:“恳请陛下再给微臣一次机会吧。”
  “不了,都给过你们快一百次机会了,”皇帝陛下拧眉,一脸嫌弃之色。他又拍了下册公公的背,斩钉截铁:“拟旨,去太医院,让院使换些更厉害的御医过来!”
  后来,玉佑樘再去典药局的时候,发现上上下下确实换了个遍,连几位平日交好的女内使医官也不见踪影。
  皇帝老爹果然下狠心了啊。
  她将手臂递给胡须白花花,头发也是白花花的新任典局把脉,不由苦笑。
  =。。=
  没过几日,秋雨淅沥。
  听完经筵讲座的玉佑樘未带伞,只好待在凌烟阁旁边的小湖古廊里避雨,边等着宫人送伞来。
  头顶浓厚的暗云色慢慢流淌,整座皇宫都笼在一片烟色的水雾中。
  碧棠抱臂哆嗦,问她:“殿下,冷吗?”
  玉佑樘体寒,自然也是浑身冰冷,但依旧端着:“还好吧。”
  秋风夹带着月桂香气和被雨滴打出的泥草味灌进亭子,玉佑樘忍不住一激灵,被碧棠眼尖捉见了,她忍不住促狭调侃:“殿下明明很冷了,还嘴硬!”
  她又道:“殿下,您有一件氅衣一直摆在凌烟阁里头的,我去取来,你在这等我一下。”
  又要淋雨,玉佑樘想阻扰她,却只见这货已经踩踏出一路的水花朝着凌烟阁的大门奔去了。
  她不由叹气,只好撑腮坐定。
  就这么待了一刻,玉佑樘瞥见朦胧雨雾中,影绰绰地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天地安静,水波不兴,只有雨水淅淅嗒嗒自廊角飞檐滚下。
  那道影子身形很高,一袭白衣,袍袖在风里飞扬。他撑着一把天青的纸伞,正沿着小径,朝这边缓缓走近。
  玉佑樘觉得应该是宫人过来送伞了,可仔细瞧,服饰又不像。
  空欢喜一场,她继续懒散地靠回栏杆,目光却是没离开那段溶在水里的影子。
  撑伞的人真的越走越近,最终停步在廊前。
  他将伞收起,抖落了一小快地的水迹,这过程中,他始终没有抬头,玉佑樘自然也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他身上的白衣并不是外衫,而是在官袍外面罩了一层雪白的医用袍。
  估计是太医院的医官吧,玉佑樘这般想着,那位医官也慢慢抬起头来,两人目光轻微一撞。
  一种不生明月里,山中犹教胜尘中。
  也不知是不是桂香轻浓的关系,玉佑樘望着这人,没来由想起这句诗。
  她也算接触过不少姿容极佳的男子了,但是眼前这位,却依旧能担得起“惊鸿一瞥”“惊为天人”一类的词。
  不是因为相貌,而是气度。
  胸藏文墨虚若骨,腹有诗书气自华。
  他明显认出玉佑樘来了,眼中微诧,而后知节有礼地一揖道:“下官参见太子殿下。”
  玉佑樘收回视线,也没起身,只道:“免礼。”
  她心中奇怪自己从未见过这人,为什么他能认出自己。
  那位青年不多言,只又撑起伞,走近她,而后伞面朝外,将伞柄卡进玉佑樘身侧的木椅细缝中,边道:“冷雨伤寒,殿下不要受凉了才好。”
  他嗓音温温润润的,咬字如玉,就跟他面貌一般。
  而后,他又退回原处,无声地立着,举目看雨。
  此间毫不越距。
  玉佑樘望向那挡在自己身边的一柄大开的伞底,这是在给本宫挡风?
  这时,碧棠也过来了,她包着氅衣小跑而至,先瞥见了廊前人,不由止步行礼道:“奴婢拜见柳大人。”
  青年只言不必多礼。
  碧棠又踩着木质地板,砰砰砰跑进来,她顶着一头新鲜的雨气,替玉佑樘麻利又仔细地披好氅衣。
  其间,玉佑樘轻声问她:“这谁,以前怎从未见过?”
  碧棠惊讶:“殿下不知道么,这是咱们东宫典药局新来的局丞啊。”
  “……”玉佑樘无言,她真的不知晓,这几日给她把脉的皆是一名发须斑白的老头。
  碧棠替她将系带扎好,科普道:“局丞大人是从新晋的一批年轻太医中挑的,但医术方面比起许多宫中老太医都是更为高明,更懂门道,深得圣上赏识,于是皇帝陛下就特别把他调来为太子殿下调理身体了。”
  “噢。”原来如此。
  碧棠当真是宫女界的八卦花痴之首:“殿下,奴婢跟你讲哦。现在咱们宫的小宫女见又来了一位新鲜貌美的男子,全疯啦!”
  玉佑樘不随着她的话,只问:“你方才叫他柳大人?”
  “嗯,奴婢可是掌握了他一手资料,”碧棠得意地笑:“他叫柳砚。”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卷·尘土篇》正式奉上!
  卷名取自“尘归尘,土归土”之意,这卷是最后一卷,有男配,但最后肯定是和谢先生的HE,女主也会有小包子哒!
  大家还在看吗!!!!!!!!!冒个小脑袋让我看看呗!!!!!!
  —————-
  感谢送霸王票的妹子,太破费啊,=w=
  小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5 21:19:03
  陈诗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5 21:31:28
  慕异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6 22:40:20
  冰糖桔子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6 23:32:16
  狐狸美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7 19:32:57
  桔子哈哈笑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3-09-27 20:21:29
  桔子哈哈笑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09-27 20:21:39
  竹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7 22:35:2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