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三章 宋嘉禾

第三章
  没了姑娘们在跟前,闲话几句后,宋老夫人便引入正题,她斜靠着引枕上不紧不慢的问林氏:“卉儿的婚事可有着落了?”宋嘉卉排行第二,她上头的宋嘉音明年就要出阁了。
  提及长女婚事,林氏的表情便有些尴尬了,十五岁还没个准,的确是晚了,可她也没办法啊。在雍州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来求亲,可她和宋嘉卉都不中意,她们中意的又没来提亲。于是就这么不上不下的耽搁到了现在,林氏也愁的很。
  “我想着把卉儿嫁到附近,日后也好照应,遂打算在武都给她寻人家。”那些个话,林氏自是不会说的,说出来徒惹人笑话。
  宋老夫人闻言便道:“这样也好,嫁到眼皮子底下更放心一些。明天就是个好机会,你多留意下,卉儿到底不小了。”
  林氏连声应是。
  宋老夫人又对小顾氏和宜安县主道:“你们俩也上点心。”
  小顾氏和宜安县主连忙称是,她们二人膝下各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
  “母亲别光惦记着我们啊,”宜安县主笑起来:“咱们暖暖可也还没定人家呢!”
  小顾氏适时奉承:“六侄女品貌双全,这上门提亲的都快踏破门槛了,母亲怕是挑花眼了。”
  提起宋嘉禾宋老夫人眉角眼梢都是浓浓的笑意,又愁起来,提亲的人是不少,有几个那真是四角俱全样样出色,可这丫头一个都没瞧上。幸好她年岁也不大,再相看一两年也不打紧。
  #
  且说姑娘们那一处,大姑娘宋嘉音引着一众姐妹去了桃林里的凉亭,丫鬟们上了茶水点心便一一退下。
  宋嘉音随口问宋嘉卉,平时读什么书。
  宋嘉卉便道:“最近在重新读《楚辞》。”溜一眼宋嘉禾后道,“我娘觉得我辞赋做的不大好,就让我跟着她重头把《楚辞》学一遍,她还要隔三差五的考我,要是没过关就要罚我抄写文章十遍。”
  宋嘉禾低头喝了一口花茶,似乎没留意到宋嘉卉的视线。
  宋嘉音柳眉轻轻一皱,眼底笑意已经有些淡了。
  宋嘉卉鼓了鼓腮帮子娇声抱怨:“早知道有惩罚我才不会轻易答应她重学《楚辞》,可我娘太狡猾了,她把这事跟我爹还有二哥他们都说了,逼得我为了面子不得不学下去,幸好我娘虽然说了要抄十遍,不过我要是耍耍赖,抄个五六遍也就能交差了。要不然我肯定反悔!要笑他们就去笑吧!”
  末了,宋嘉卉对宋嘉禾道:“六妹可要以我为鉴,千万别着了娘的道,她最会哄人了。”
  宋嘉禾微微一笑,犹记得当年宋嘉卉也说了这么一番话,听的她好不艳羡。还暗暗生出了期盼,然而结果,不提也罢!
  望着神色自若的宋嘉禾,宋嘉卉眼神飘了飘,突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之感。
  宋嘉音启唇一笑:“和二妹一比倒显得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务正业了。我啊!”她看着宋嘉卉,“最喜欢倒腾胭脂水粉这些东西。”
  说着宋嘉音素手一翻,她的手十分好看,纤细修长,洁白丰润,最引人瞩目的是指尖鲜艳的蔻丹,色泽透亮。
  宋嘉禾瞥一眼宋嘉音,嘴角轻轻上扬。
  就听见宋嘉音曼声道:“为了调出这个色,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二妹觉得好看吗?”
  望着宋嘉音伸过来的手,宋嘉卉硬邦邦道:“好看!”说完就撇开眼,还下意识把自己的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宋嘉音瞅她一眼,轻笑道:“既然二妹说好看,那我待会儿让人送一盒过去。”
  宋嘉卉张嘴就要拒绝。
  宋嘉音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二妹不必客气,六妹八妹那我都是送了的。”
  宋嘉卉干巴巴道:“那我就先在这里谢谢大姐了。”
  “一家子姐妹用不着客气,你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我这个做大姐也面上有光啊!”宋嘉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嘉卉。
  在她若有所指的目光下,宋嘉卉脸火辣辣的烫起来,只觉得她的目光带着钩子,刮得她生疼。
  饶是宋嘉淇都察觉出不对来了,悄悄在桌子下扯了扯老神在在剥核桃的宋嘉禾。
  宋嘉禾把剥好的核桃肉往她手里一塞,眉眼弯弯的开口:“这核桃挺好吃的,大姐二姐尝尝。”
  心情大好的宋嘉音抓了一枚核桃把玩:“吃核桃有助于生发,乌发,是可以多吃些。”
  宋嘉禾便把盘子往她那推了推:“那大姐多吃些!”
  宋嘉音冲她翻了一个白眼,美人就是美人,做起如此不雅的动作,依然赏心悦目,就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宋嘉禾笑嘻嘻的不以为意。
  宋嘉音捋着自己乌黑浓密的头发,没好气道:“我头发好着呢,”眼珠子一转,她把盘子推到了宋嘉卉面前,“二妹头发偏黄合该多吃些。”
  忍无可忍的宋嘉卉终于火了,一把掀翻了宋嘉音推过来的盘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惊得不少人吓了一跳。
  吓得花容失色的宋嘉音娇斥:“你干嘛呢!”
  宋嘉卉恶狠狠的瞪着宋嘉音:“你漂亮你好看,你了不起,至于这么欺负人嘛!”说话间眼泪一颗一颗滚下来。
  宋嘉卉用力抹了一把脸,眼泪却是越抹越多。
  没想她反应这么大,宋嘉音先是愣了下,复又冷笑:“漂亮自然了不起。就像你不也觉得有亲娘疼了不起吗?”
  宋嘉卉脸色骤变:“你什么意思!”
  宋嘉音用鼻子哼了一声:“你什么意思我就什么意思,少把别人当傻子,丑人多作怪!”说罢甩袖而去。
  宋嘉卉被她气了个倒仰,平生她最恨人拿她容貌说事,更是听不得一个丑字,想也不想的抬脚追了出去。
  宋嘉禾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后站起来。
  宋嘉音和宋嘉卉的恩怨由来已久,三年前两人都直接打起来了。原因就出在宋嘉音生母大顾氏在生她时血崩而亡,打小她就对这个忌讳。而宋嘉卉自小就因为容貌上的不足而自卑。
  当年是谁主动挑衅已经不可考,反正闹到最后,一个骂丑八怪,另一个则骂克母,吵得不可开交,直至大打出手。
  方才宋嘉卉话里话外都在炫耀林氏疼爱她,宋嘉禾觉得宋嘉卉其实是说给她听的。宋嘉卉向来如此,从来不吝啬在她面前展现她与林氏的母女情深。
  她是不在乎了,奈何宋嘉音以为宋嘉卉又在向她显摆。旧恨添新仇,宋嘉音可不就要戳宋嘉卉死穴了。
  那厢宋嘉音和宋嘉卉已经吵了起来,宋嘉卉通红着眼要宋嘉音道歉。
  柳眉倒竖的宋嘉音直接啐了一声,嗤笑:“道歉!我哪句话说错了,你难道不是故意炫耀。你不就是自卑嘛,所以只能拿这个来找平衡,真叫人恶心!”
  正好听见这一番话的宋嘉禾真想给她鼓个掌,忽见气得浑身哆嗦的宋嘉卉抬起手,连忙加快脚步。
  宋嘉音比宋嘉卉高了大半个头,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挥过来的手,反手就是一个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震得在场之人都愣住了,就是宋嘉音自己都呆了呆,骂人和打人可是两回事!
  怔愣之间恨得眼睛充血的宋嘉卉扑了过去。发愣的宋嘉音被她在脖子里挠了一把,顿时惨叫一声,当下也火了。
  宋嘉禾连忙上前抱住了歇斯底里的宋嘉卉,一边带着她往后退一边道:“别打架啊,有什么话好好说。”
  宋嘉卉使劲挣扎,却是怎么都挣不开。别看宋嘉禾比她小两岁,可身形两人差不多,且宋嘉禾自幼学习弓马骑射,宋嘉卉哪里是她的对手。
  恨得宋嘉卉大骂:“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任她大吼大叫,宋嘉禾就是不撒手。
  瞅准机会,宋嘉音狠狠打了宋嘉卉两下,才顺着力道被宋嘉淇拉走了。
  怒火攻心的宋嘉卉一被放开就指着宋嘉禾,气得直打摆子:“你也不是好人,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说罢大哭着跑了,看方向大概是想去温安院找林氏。
  青画和青书小心翼翼的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眉头一挑,不紧不慢道:“咱们也去看看吧!”早点闹出来也挺好,起码宋嘉卉能消停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的地雷
  祝所有大朋友节日快乐(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