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六章 宋嘉禾

第六章
  夜幕低垂时分,宋铭回府。他一进门留在府里的心腹就上前如此这般一说。
  宋铭眉头一皱,挥退了来人,大步赶往温安院。
  宋老夫人眉目平和,还温声让人上了醒酒汤,宋子谏觑一眼两位长辈,喝完醒酒汤十分识趣的告了退。
  屋内只剩下母子二人,宋老夫人脸色便明显沉了下来:“嘉卉的事有人和你说了吧?”
  宋铭肃声:“嘉卉不成体统,合该教训。”
  宋老夫人抬了抬眼皮:“她不成体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了,当年我就给你提个醒儿,你媳妇儿只会惯坏她,你得管一管。可她越大越不像样,看来你是把我的话的当成耳旁风了。”
  “儿子失职,母亲恕罪!”
  宋老夫人瞅瞅他,徒然生出一种无力之感:“你是失职,孩子不是给口吃的,死不了就算是尽了父母的责任。我知道你公务繁忙一年到头大半时间不着家,可再繁忙也不能不管孩子。虽说女儿由母亲教养,可还有一句话养不教,父之过。我和你父亲是怎么教养你们兄弟几个的,你想想。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就知道了,什么都是虚的,儿孙才是实实在在的。”
  迎着宋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目光,宋铭点头:“母亲教训的是,儿子以后会多上心些。”
  宋老夫人淡淡的嗯了一声:“那就好,”沉吟了下,她又道,“尤其是暖暖那,你更要上心些。我是不知道你媳妇到底怎么想的,十根手指头都有长短,人心有偏向很正常,但偏成她那样的,平生罕见。要不是当年我亲眼看着暖暖从产房里抱出来,我都要怀疑暖暖是捡来的了。”
  宋铭顿了顿:“林氏糊涂!”
  对林氏宋铭也很无奈,他不是没说过林氏,一说林氏就哭。嘴上也承认自己做的不好,亏欠小女儿,可要不了多久就会故态复萌。
  宋老夫人笑了笑:“那你别跟着犯糊涂。她长到十三岁你们就没正儿八经的养育过她,眼下好不容易回来了,合该好好补偿她。你媳妇那指望不上,你这个当爹总得给她找补回来,这样才公平。”
  “儿子明白!” 说话间宋铭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紫檀紫檀嵌玉祥纹落地屏风。
  宋老夫人眉梢一挑:“你明白就好!”
  母子俩又说了一会儿,宋铭便告辞,他还要去向宋老爷子请安。
  宋铭走后,宋嘉禾从屏风后面转出来。
  宋老夫人拍她的手道:“你爹呢,打小就是个冷面,还不会说软和话,可他心里是疼你的。只是身为男子感情更内敛,尤其是你爹这样的。”
  宋嘉禾弯了弯嘴角:“祖母,我知道。”在她印象里,父亲一直都是严肃冷硬的,对所有儿女一视同仁,就是宋嘉卉在他那也没什么特殊待遇。若是她和宋嘉卉起了争执,他向来是谁占理就站在谁那边。所以宋嘉禾对父亲倒没什么心寒的情绪,有林氏做对比,她觉得这样的父亲其实也不错的。
  宋老夫人摩着她的脑袋:“回头好好睡一觉,养好气色,明儿打扮的漂漂亮亮去王府,找你的小姐妹们乐一乐。”
  “我今天我要和祖母睡!”宋嘉禾抱住宋老夫人的胳膊撒娇。
  “多大的人了,还跟我挤一张床,你还以为你还小啊!”话是这么说的,宋老夫人的嘴角却是忍不住上扬。
  #
  林氏一宿没睡好,一半是为了宋嘉卉,宋老夫人不只不让宋嘉卉出来,还不许别人进去探望她。女儿在锦绣院里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林氏两眼一抹黑,岂能不担心。另一半则是为了宋铭,丈夫一回来就把她斥责了一顿,道是以后不管宋老夫人怎么管教宋嘉卉都不许她插手,随后他就歇在了书房。
  林氏辗转难眠至天明,起身后坐在梳妆镜前,凝望着镜中憔悴的容颜,不禁悲从中来,她果然是老了,再好的胭脂水粉也盖不住一宿未眠的憔悴,怪不得丈夫也要嫌弃她了。
  胡思乱想间就到了请安的时辰,盛装打扮好的宋嘉禾也前来请安了。
  宋铭罕见的夸了一句。
  宋嘉禾抬眼瞧着上首的父亲,觉得他似乎有些不自在,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不可否认,听见这一句夸赞宋嘉禾很开心。
  她眉眼弯成了月牙,甜甜道:“衣服首饰都是祖母挑的。”否则她才不会穿一身嫩黄。
  宋铭神色更柔了一些。
  林氏连忙道:“你生的白皙,这个色特别衬你。”她端详了下,“手上太简单了,可以再多带个玉镯。”
  不消吩咐,敛秋就去捧了一个首饰盒过来,里面摆着五副手镯。
  林氏向宋嘉禾招了招手。
  宋嘉禾看了看她,对这一幕早有准备,每次都这样的,宋嘉卉惹了她,或者被人指出偏心之后。林氏就会对她好一阵,甚至会把她排在宋嘉卉前面,可惜永远都长久不了。人能勉强自己一时,却不能勉强一世。
  见宋嘉禾坐在那不动,林氏脸色微微一僵。幸好宋嘉禾马上就依言走了过来,林氏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握住宋嘉禾的手,只觉得触手温软细腻,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
  林氏不由抬眼看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小女儿花月容冰雪肌,若是再大几岁必然国色天香。嘉卉如有她五分姿色,哪怕三分,那孩子也不至于为容貌自惭形愧了。
  “母亲!”宋嘉禾对着走神的林氏轻轻唤了一声。
  林氏霎时回神,借着低头挑选玉镯的动作掩饰住情绪,她挑了一对满绿的冰种翡翠手镯戴进宋嘉禾手腕,笑道:“这手镯也就你这样的小姑娘戴着才好看。”说话时,林氏飞快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宋铭。
  宋嘉禾弯了弯眉眼:“谢谢母亲赏赐。”
  锦绣院的这个早晨看起来十分和美。
  片刻后,一群人去温安院拜见宋老太爷和宋老夫人。一同用了早膳之后,宋老太爷等人各自去衙门,他们只参加梁王府的晚宴。女眷们则在聚在温安院说了会儿话,看时辰差不多后,便出发前往王府。
  目下宋府里养着五位姑娘,分别是长房的大姑娘宋嘉音、七姑娘宋嘉晨,二房的二姑娘宋嘉卉、六姑娘宋嘉禾以及七房的八姑娘宋嘉淇。
  不过这一次只有宋嘉禾与宋佳琪随行,宋嘉音因为脖子上的伤口不便见人,宋嘉卉禁足中,而七姑娘不慎得了风疹,还在养病中。
  其实两府近的很,就在同一条街上,中间隔了三户人家。然而即便如此,宋氏一行人还是上了马车。没什么都不能没了排场,世家一堆的规矩。
  宋家的马车一直驶到王府的垂花门前才停下。
  垂花门前站着一身穿挑丝双窠云雁装妇人,端庄又富贵,保养得意的鹅蛋脸上嵌着一双丹凤眼。见了马车她就前迎几步,恭谨道:“母亲!”
  这妇人正是嫁给魏家二老爷的大姑奶奶魏宋氏,是宋嘉音的嫡亲姑姑。
  一晃眼,魏宋氏便留意到宋嘉音不在,顿时心里咯噔一响,她这侄女儿最是喜欢这种场合的:“阿音怎么没来?”
  宋老夫人:“她和嘉卉身体不适,遂我让她们留在府上休息,过两天好了再让她们过来请安。”
  好端端怎么就不适了,还是和宋嘉卉一起?魏宋氏心下狐疑,不过也知道不好当场细问。只能按捺下担心,扶着宋老夫人入内。
  寒暄间就到了正堂,里面已经坐着不少人,坐在上首那鬓角微白精神矍铄的老夫人便是梁太妃。
  见过礼,宋老夫人便在梁太妃右下首第一张椅子上坐了。
  梁太妃少不得也要问一问宋嘉音宋嘉卉为何缺席,宋老夫人还是那套身体不适的说辞。
  梁太妃溜一眼宋老夫人觉得这里头怕是有什么猫腻,然为了娘家颜面,梁太妃自然不会多说,而是招手把宋嘉禾和宋嘉淇招到身边夸了一通,这两个侄孙女还没许人家呢。
  旁人也应景的跟着夸,武都谁不知道老太妃向娘家。
  末了,梁太妃和颜悦色地对宋嘉禾与宋嘉淇道:“去园子里找你们瑶姐姐玩吧!”她话里的瑶姐姐便是王府掌上明珠魏歆瑶,是王府唯一的嫡女。
  宋嘉禾姐妹俩便欠身告退,随着丫鬟前往花园,一路走来,亭台楼阁轩敞精致,道路两旁奇石罗布,古木苍翠,丝竹管彤之乐不绝于耳。
  待走近了,便见姹紫嫣红之中,一群环肥燕瘦春华各有千秋的闺秀们聚在一块说笑。
  宋嘉禾第一眼就看见了被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魏歆瑶,目光微微一凝。
  “嘉禾、嘉淇,你俩可算是来了。”魏歆瑶也看见了宋家姐妹俩,朗声一笑。她生的明艳妩媚,这般笑起来十分爽朗大气,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宋嘉禾笑盈盈走近:“在说什么好玩的,老远就听见你们在笑?”
  “你来的正好,再过几日,歆瑶封郡主的圣旨就要下来了。我们就在商量怎么沾光,我说要去游湖宴饮,兰芝说要打猎烧烤,你俩觉得哪个好?”罗清涵问她们。
  “这还不容易,”宋嘉禾笑道,“一天游湖,一天打猎,岂不两全其美!”
  罗清涵击掌而笑:“嘉禾英明!”
  魏歆瑶作势要掐宋嘉禾的脸:“有你这么帮着外人敲诈姐姐的吗?”
  宋嘉禾笑嘻嘻的往宋嘉淇身后躲:“谁让你是大户呢!”
  追了两圈因为一群人捣乱,魏歆瑶怎么也抓不着宋嘉禾,只得佯怒:“你别落我手里,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望着柳眉倒竖的魏歆瑶,宋嘉禾笑容滞了滞。类似的话,魏歆瑶不只一次的对她说过,区别就是,之前几次是玩笑,之后就是肺腑之言了。
  宋嘉禾一直都怀疑那群刺客魏歆瑶的手笔。她有这个动机,也有这个能力,然而这一切都只是怀疑。领头之人她觉得似曾相识,可这几个月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以至于她一到魏家就眼观六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好懒、Dommy的地雷 (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