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八章 宋嘉禾

第八章
  接住彩球的男子便是王府嫡次子魏阙,而站在他身旁穿宝蓝色蝠纹锦袍的男子则是世子魏闳。
  兄弟俩模样有三分相像,气质却迥然不同。魏闳生的俊美无俦,脸如白玉雕,修眉高鼻,气质优雅,尊贵非凡。
  大抵是学武的缘故,魏阙更高大挺拔一些,五官立体又硬朗,英俊逼人。尤其是一双眼,冷冰冰寒沁沁的,便是眼下带着笑也给人望而却步之感。
  宋嘉禾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跑过去满脸的不好意思:“都怪我学艺不精,惊扰了三表哥,还请三表哥勿怪!”这人不只看起来不好惹,事实上更不好惹,宋嘉禾一点都不想得罪他。
  这位魏三爷经历颇为传奇,他是寤生,梁王妃生他时差点一尸两命,且他出生后,梁太妃也病倒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梁王赶紧请人给嫡次子批八字,结果外人不得而知,反正尚在襁褓里的魏阙被送进了香积寺。魏阙在香积寺一直长到五岁,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个老神仙带走。
  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魏家还有这么一位三少爷。他声名鹊起是在五年前,当时还是梁国公的梁王奉旨征讨自立为王的雍州李季时被心腹背叛,身陷埋伏,周围只剩下十一亲兵。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何时出现的魏阙杀进叛军之中挟持了李季。死里逃生的梁王至此便对次子委以重任,魏阙也没让他失望,五年来屡立奇功。这一次大败突厥,他亦功不可没。
  宋嘉禾还知道眼下魏家虽然兄友弟恭,但随着朝廷日卑,越来越多的藩镇割据一方,魏家势力飞速扩张,魏闳逐渐忌惮战功赫赫威望日隆的弟弟。魏阙呢,也不甘屈居人下。魏家兄弟猜忌日深,互相倾轧。最后鹿死谁手,她就不知道了,她摔下山崖死了!
  宋嘉禾顿时一阵心塞。
  魏阙眉峰微不可见的一挑,毫无预兆的将球抛出来。
  宋嘉禾就觉眼前一花,完全是靠着本能接到了扔过来的彩球。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就被砸中了,宋嘉禾不禁腹谤,传闻他睚眦必报,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面上宋嘉禾还得怂怂的道谢:“多谢三表哥还球!”
  说完了还不见他出声,宋嘉禾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转身离开会不会被认为不敬。真不怪她怂,若是谁像她似的,先是亲眼目睹了他砍人如切瓜,然后被他像麻袋一样扔在马背上,还因为呕吐差点被他扔下马。若这样都还能心平气和,宋嘉禾肯定服她!
  魏闳看一眼睫毛轻颤,似乎不安的宋嘉禾,笑道:“禾表妹回去比赛吧!”
  宋嘉禾如闻天籁,不忘对两人福了福,一路小跑到马前,利落的翻身上马,生怕耽误了比赛的模样。
  “看你把小姑娘吓的,”魏闳摇头失笑,“禾表妹算是大胆的,你这样,哪家姑娘敢嫁你?”他把魏阙忽悠过来,就是为了让他来瞧瞧这些闺秀里可有顺眼的。
  魏阙嘴角一挑,漫不经心道:“正好,省得祸害人。”说罢抬脚就走。
  魏闳一愣,不死心:“来都来了,何不看完比赛再走,比赛还挺精彩!”
  精彩?魏阙意味不明地一勾唇。
  魏家两兄弟一走,宋嘉禾彷佛听见了在场闺秀发自内心的惋惜之声,食色性也!宋嘉禾表示理解,这等美男子摸不着看一看也是好的。
  于是宋嘉禾顺应本心狠狠看了两眼,宽肩窄腰大长腿,身材真好!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罗清涵酸溜溜的小声道:“宋嘉禾不会是故意把球打过去的吧!”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
  去年春,宋嘉禾陪着宋老夫人去豫州探亲,途中遇上流寇,若不是魏阙及时带兵赶到,宋嘉禾的下场可想而知。
  英雄救美,美人芳心暗许,理所当然。
  如是一想,罗清涵一张俏脸忍不住泛白,虽然不想承认,可她心知肚明,无论是比家世还是本人,她都争不赢宋嘉禾。
  魏歆瑶瞥她一眼,这春心萌动的女子果然是傻的,心上人身边但凡出现个母的都要酸一酸。以她对宋嘉禾的了解,不可能:“你想多了!”要宋嘉禾跟罗清涵似的对她三哥动了心,怎么着也要围着她打探消息。
  闻言,罗清涵稍稍放心,忍不住面上飞红着往魏歆瑶身边凑了凑:“魏三哥怎么过来了?”
  “大概是见这儿热闹,所以过来瞧瞧。”魏歆瑶转了转球杆,不耐烦道,“好了,专心比赛!没剩多少时间了,可别让她们翻盘了。”
  罗清涵压下失望之色,笑道:“咱们领先她们这么多,就是十个宋嘉禾在场上,她们也不可能反败为胜了。”
  魏歆瑶嘴角一翘:“骄兵必败,你可别阴沟里翻船。”
  “有你在怎么可能!”罗清涵奉承了一句,见魏歆瑶嘴角弧度扩大就知道自己这马屁拍对了。她也是这半年才琢磨过味来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魏家在北地就是土皇帝,魏歆瑶呢那就是公主般的人物。有如此家世,她又无论容貌还是才艺都出色,自然心高气傲。偏偏还有个与她同龄的宋嘉禾,除了家世略逊,旁的都不比她差。
  魏歆瑶对宋嘉禾的心情大抵就是既生瑜何生亮。然而碍着两家关系与骄傲,魏歆瑶做不来针锋相对,却也没面上表现的那般亲厚。
  罗清涵试探了一两回后,逐渐摸索出了规律,捧她,魏歆瑶高兴,捧她踩宋,魏歆瑶会更高兴!
  比赛毫无意外的以魏歆瑶那一队的胜利结束,魏歆瑶更是当选了全场最佳。
  宋嘉淇的尾巴差点翘上天,对着宋嘉禾好一通嘲笑,典型的小人得志。
  恼得宋嘉禾按着她一通揉,揉的她眼泪汪汪求饶,宋嘉禾才大发善心饶过她。
  闹了一通,诸人才下去梳洗更衣,魏歆瑶安排的十分妥帖。
  等一众姑娘们收拾好,宴席也开始了。
  撤席后,宋嘉禾拉着闺中密友舒惠然游园消食,宋嘉淇也不知跑哪儿去撒野了。
  舒惠然生的温柔可亲,气质宁静恬然,跟她在一块,宋嘉禾觉得自己也要变成淑女了。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她下个月的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
  “你还有没有诚意了,”宋嘉禾佯怒,“难道礼物不该是你费心挑选出来的?”
  舒惠然嗔她:“我还不是怕送的你不合意!”
  宋嘉禾理直气壮:“那说明你不够用心啊!”
  舒惠然气乐了:“干脆送你一根鹅毛算了,礼轻情意重!”
  “胡扯,”宋嘉禾严肃脸,“人原本是要送天鹅的,只是天鹅飞走了就剩下几根鹅毛,哪个会专门送一根鹅毛!”
  “那我就送一只天鹅,可好?”刚说完,舒惠然就被宋嘉禾拉着转了弯。
  觉奇怪的舒惠然抬眼一扫,瞬间了然。
  入眼便是魏歆瑶和罗清涵走进不远处的水榭内,而里头已经坐着一人,舒惠然一眼就认出那是魏阙。这会儿她们过去那就讨人嫌了,罗清涵的心思,其实挺明显的。
  八角凉亭内,罗清涵含羞带怯的看着眼前魏阙,心头小鹿乱撞,每多看一眼,眼底光芒就更亮一些。
  魏歆瑶暗自好笑,罗清涵平素也是个伶俐的,可一见到她三哥就成了锯嘴葫芦。不过她三哥,也的确有这份本事。
  模样英俊是一方面,可比起容貌,魏歆瑶觉得她三哥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一身气势,既有久经沙场历练出来的肃杀,又有市井江湖的潇洒,还有世家豪门的贵气。与众不同的经历赋予了他独树一帜的气质。与她们常见的世家子弟截然不同,叫人神魂颠倒。
  魏歆瑶眼珠子一转:“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我也有事,你们自便。”魏阙站了起来,淡声道。
  罗清涵脸色微白,面露伤心之色。
  魏阙视若无睹,阔步离开。
  “三哥,三哥!”见他头也不回,深觉面上无光的魏歆瑶恼得跺脚,不由对罗清涵撒气,“你看你,我好不容易给你创造的机会,就让你给白白错过了。”
  闻言罗清涵也顾不得伤心了,连忙赔着笑道歉。想嫁魏阙的闺秀犹如过江之鲫,她唯一的优势就是魏歆瑶支持她,且魏歆瑶还帮她说服了梁王妃,罗清涵岂敢惹她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ommy(×2)、孤月山人的地雷O(∩_∩)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