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九章 宋嘉禾

第九章
  月朗星稀时分,曲终人散。应酬了一天的梁王妃歪在榻上,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来,可算是能歇一歇了。
  魏歆瑶殷勤地端了一杯茶递过去:“娘,喝口茶解解乏。”
  梁王妃睇她一眼,接过茶杯:“说吧!”一手养大的姑娘,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要干嘛。
  在母亲面前,魏歆瑶露出了娇态,抱着母亲的胳膊摇晃:“娘,三哥的婚事,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梁王妃抬了眼皮看她:“替你那小姐妹问的?”
  “娘亲就是英明!”魏歆瑶笑嘻嘻接话。
  梁王妃斜嗔她一眼,对于让罗清涵做儿媳妇,她倒是挺乐意的。这丫头眼力劲儿不错,和女儿又处的好,进了门省心。家世还过得去,不算差但也说不上好,正合她意。
  之前她趁着梁王心情好提了一回,可梁王的意思是:“你父王觉得她家世略差了些。”
  “咱们家还需要联姻不成,再说了三哥本事好,也用不着娶个出身显赫的嫂子,忒显赫了还不利于家宅安宁呢!”
  这话可说到梁王妃心坎里了,魏阙战功卓著在军中威望日隆,魏闳在军事上却功绩平平,长子的才干在政事上,偏眼下恰逢乱世,世人更重军功。
  “可不是这个理,偏你父王就是不明白。”说起这一茬,梁王妃就是一肚子火,虽说目下瞧着没事,可总要防患于未然的,真等出了事就晚了。
  “那可怎么办啊?”魏歆瑶故作垂丧,“万一娶个不省心的进来,咱们家哪还有太平日子。清涵就挺合适,娘喜欢她,大嫂也和她说得来,我和她又是好姐妹。”
  见她这模样,梁王妃顿时心疼了,她连生三子,才得了这么个女儿,自是含在嘴里怕坏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你也别着急,你父王那为娘再去敲敲边鼓,也不是没希望。”梁王妃觉得梁王拒绝的也不是很坚决。
  魏歆瑶转悲为喜,依恋的伏在母亲怀里:“我就知道娘疼我!”
  梁王妃摸着她柔顺的长发笑起来,过了会儿话锋一转,语重心长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可有看的顺眼的,只要你喜欢人也好,娘肯定依着你。”家世差也无妨,娶了魏家掌上明珠,还怕女婿出不了头。
  提及婚事,魏歆瑶并不像旁人一般羞的满面绯红,而是不屑的一撇嘴:“有几个单看着还过得去,可和哥哥们一比,都是歪瓜裂枣,我才不要嫁他们。”
  梁王妃听了好气又好笑,可也得承认就是这么个理,细想想还真替女儿委屈,可再委屈也得嫁人啊!
  “你也别太挑了,姑娘家的花期耽搁不起!”
  魏歆瑶最不爱听这话:“若是不能嫁给我喜欢的人,我宁愿一辈子不嫁,像姑姑似的不也挺好。”
  她姑姑魏琼华那是多少女子眼中的传奇,姑姑早年嫁给了雍州节度使李季嫡长子李坚,新婚不出三月,李坚借酒强了姑姑的侍女。
  一怒之下,姑姑一剪子阉了李坚,还跑了回来。李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要魏家交人。魏家虽然自知理亏但哪肯送女儿入虎穴。于是魏李两家从世交成了死敌。
  闯了大祸的姑姑除了头两年被关在家庙里反省,之后过的风生水起。她以嫁妆为本钱,又借助家中势力,十几年间把生意做到了大江南北远至漠北西域,为家里赚来大把的银子用于养兵征战,人称女陶朱公。
  私下更是潇洒,姑姑的入幕之宾,魏歆瑶见过的就两只手数不过来。家中长辈对姑姑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暴跳如雷到恨其不争再到听之任之。
  早些年祖母还会唠叨让姑姑生个孩子,希望有了孩子她就能收收心。几次后姑姑不耐烦了,直接说,这世上配让她生孩子的男人已经死了。
  从此祖母再不提这一茬,只要姑姑不把面首带到她跟前刺激她就成。
  眼见魏歆瑶面露向往之色,梁王妃顿时一个激灵,露出了罕见的厉色:“你要敢起这个心思,看我怎么收拾你!”都怪魏琼华开了个坏头,才使这些年梁州上层女子和离寡居的风气越演越烈。
  魏歆瑶不服气的哼了一声。
  梁王妃叹息一声,拍了怕她的手:“哪个女子不想嫁一如意郎君,生儿育女和和美美,你姑姑也不例外。她那是所嫁非人,才自暴自弃,你瞧着她快活,可她心里的苦你哪知道?”
  听着像是有隐情,魏歆瑶不由一脸的好奇。
  梁王妃却是不肯多说,只道:“你放心,娘肯定不会胡乱把你嫁人。但凡你有中意的,你也别不好意思只管说出来,我肯定让你顺心如意。”
  魏歆瑶敷衍地点了点头,她对嫁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倒是对她姑姑的事好奇的紧,奈何任她怎么问,梁王妃三缄其口。
  魏歆瑶别无他法,不甘不愿的被打发回去休息。
  她走后不久,魏闳也前来请安。
  见儿子面色薄红,梁王妃便知他喝多了,赶紧让人上醒酒汤:“喝酒节制些,别仗着年轻就胡来!”絮絮叨叨之间慈母之心溢于言表。
  魏闳间或应一声,末了道:“儿子今天太高兴了,下不为例,母妃放心。”
  梁王妃笑起来:“那就好,”她又问,“瑶瑶说你带老三去看她打球了?”
  魏闳道:“三弟年纪不小了,我便想着带他过去看看,万一闺秀里他有合意的,母亲也能了却一桩心事。”魏阙时年二十,这些年家里不是没替他操办过亲事,只每一次都不了了之。
  笑意在梁王妃脸上弥漫开,她含笑道:“你是个孝顺的,老三要是有你一半孝顺我就阿弥陀佛了。”
  魏闳沉默了一瞬。
  “那老三有看中眼的吗?”梁王妃问。
  魏闳顿了下道:“三弟都没正眼看人,还说什么省得祸害人。”
  梁王妃笑了笑,笑意不达眼底:“他倒有自知之明!”
  在旁人面前,她还要掩饰,在长子这,梁王妃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嫡次子的冷淡,甚至是厌恶。
  她生魏阙时难产,而魏家选择了保小,她能活下来完全是自己命大,否则现在她早成了一捧黄土。
  原本以为生下来后这劫难就结束了,哪想这只是个开头。魏阙天生不祥,命里带煞,他一出生就害得家里祸事不断,连累她都被公婆丈夫嫌弃。要不是长子聪明伶俐又争气,她早就被华氏那贱人挤兑的连站的地方都没了。
  直到魏阙被接走,她才时来运转,顺利生下嫡幼子魏闻,隔了一年又生了魏歆瑶。
  日子眼见的红火起来,结果魏阙突然回来探亲,自己三个月的身孕莫名其妙的没了,还伤了身子,再也无法生育。
  如此经历,让梁王妃如何不深信魏阙命里克她。
  看清梁王妃眼底厌恶,魏闳心下五味陈杂。老三对母亲倒是孝顺,可母亲这几年对他和颜悦色却是为他身上的军功。
  父王有一宠妾华氏,盛宠不衰,如今已是华侧妃。她所生的老二魏廷,颇得父亲真传,十三岁就跟着父亲上战场,这些年下来立了不少功劳,虽比不得魏阙,比他却是绰绰有余,故而魏阙对他们一系的作用就显得格外重要。
  魏闳想自己以后待这个弟弟好一些,就当是替母亲补偿他了。
  梁王妃淡淡道:“他的婚事我自有安排,你就别管了。”一个不好长子就要被人说他打压弟弟。
  魏闳眼神询问。
  “就是瑶瑶的手帕交,罗家那丫头,我觉得挺合适。”
  魏闳目光微动,瞬息之间就明白了母亲的用意,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恰在此时,柯妈妈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梁王妃敛了敛神色才扬声让她进来。
  柯妈妈入得内来,恭声道:“传过话来,三爷、九爷喝醉了,遂不来向您请安了。”
  梁王妃眉头一拧:“小九才多大,老三怎么不劝着点儿。”
  “小九那脾气,我都管不住。”魏闳道,“醉了睡一场便好。”
  梁王妃才不说了,可想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小儿子。
  #
  魏阙宴饮同袍时,魏家九爷魏闻来凑热闹,结果就是被灌醉了。喝多了的人还不少,魏阙留他们在客房住下,随后摇摇晃晃的回了南山院。
  刚坐下,梁王妃就来了,略带责备的看着魏阙:“你怎的得喝了这么多,还要不要身子了!”
  醉醺醺的魏阙慢了一拍才道:“并不多,母妃不必担心!”呼出来的每一口气都带着浓浓的酒意。
  梁王妃下意识往后倾了倾避开,做完了才觉不妥,立时掩饰道:“瞧你这满身酒气,哪是喝的不多!”她亲自从食盒里端出醒酒汤,“赶紧喝了解解酒。”
  魏阙双手接过来:“多谢母妃体恤。”
  见他脸上满是融融笑意,五官都显得分外柔和,梁王妃便笑起来:“喝完了好生睡一觉!”说着她站了起来,“我再去看看你九弟。”
  魏阙勉强支撑着站起来,似乎要亲送。
  梁王妃就道:“你歇着,不用送。”
  魏阙才道:“母妃慢走!”
  待梁王妃走了,笑意便如潮水般自魏阙脸上退的一干二净,他目光瞬间清明,哪有半分醉意。
  魏阙垂眸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醒酒汤,意味不明的一扯嘴角:“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的火箭炮(*^__^*)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