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十一章 宋嘉禾

第十一章
  且说宋嘉禾,走出一段路后,回头一看,魏阙一行人已经不见踪影,她立马扭头问自家护卫:“那人是不是传说中的斥候?”
  护卫躬身道:“应该是的!”
  “藏得可真好!”宋嘉禾感慨。
  几个护卫无比赞同,方才那人看着身材不显,可端看他掩藏在枯叶堆里这么久,他们竟是毫无所觉,如果这人有歹意,后果不堪设想,想起来就觉脊背冒冷汗。
  宋嘉禾也想起了这一茬,心想百战之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又想魏阙还真是心大,明知一群闺秀进山狩猎,还敢在此地训练,刀剑无眼,也不怕被误伤。
  她却不知,一开始,魏阙并不知魏歆瑶将行猎之地定在径山。后想斥候侦察时会遇到什么情况谁也无法预料,就当加大了难度,故而他就没取消训练计划。
  想了一会儿,宋嘉禾就不再想了,眼下没有什么比她的狍子更重要,这可事关她的颜面。就是沿途宋嘉禾忍不住打量四周,尤其是草木枯叶堆,猜测里头是不是也藏了个人。结果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倒是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只狍子,躺着的那种。
  宋嘉禾愕然。
  护卫已经跑过去查看:“姑娘,这狍子晕过去了!”
  宋嘉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匪夷所思的看着那颗树,古有守株待兔,难道从此以后要多一个守株待狍了。
  被馅饼砸到的宋嘉禾下马跑过去,围着那狍子转了一圈:“真是晕了?不是受伤,要不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属下检查过,只是晕了过去。”
  宋嘉禾眼珠子一转,天予弗取反受其咎,她就不客气了。宋嘉禾利落的补了一箭,将这狍子光明正大的占为己有。心想自己得吩咐下去不许吃这狍子,这么傻,会传染的。
  得了狍子,保住颜面的宋嘉禾喜笑颜开,围着那棵树转了几圈,自言自语:“你们说我留在这儿是不是能捡到第二只傻狍子?”
  几个护卫嘴角抽了抽,拒绝回答这个异想天开的问题。
  见状,宋嘉禾扑哧一笑,“算了做人还是别太贪心了。”说着上了马,打算去找宋嘉淇,一路又打了几只野兔野鸡,按以往大家的收获来看,她这收获排中间,不用垫底宋嘉禾便心满意足。
  “大姐!”没找到宋嘉淇,倒是偶遇了宋嘉音。
  宋嘉禾驱马上前,一眼看过去,宋嘉音只得了一只野兔子,看来今儿她们姐妹都没正儿八经的打猎。
  宋嘉音也在打量宋嘉禾的收获:“你倒不错,还打到了一只狍子。”
  宋嘉禾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是啊!我厉害吧!”
  宋嘉音斜她一眼:“厉害厉害,你最厉害,你既然这么厉害,把你那两只兔子给我。”宋嘉音说的一点都不客气,她也要全脸面啊!
  “你怎么好意思开口!”宋嘉禾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宋嘉音皮笑肉不笑:“互帮互助,你懂不懂?”
  宋嘉禾痛心疾首:“你这是剥削。”说笑归说笑,宋嘉禾还是让人把两只兔子并两只野鸡送了过去。
  “收获还是有点少了,咱们再去打一些。”宋嘉禾建议。
  占了便宜的宋嘉音自然不会拒绝,正要走,忽见宋嘉禾凑了过来,吓了她一跳。
  宋嘉音没好气道:“你干嘛呢?”
  宋嘉禾抬手一指她脖子:“伤看的出来了,应该是出汗,粉掉了。”虽然只有一点红印,不过宋嘉音绝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瑕疵,故宋嘉禾只得提醒她,万一被别人指出来,宋嘉音少不得要郁闷一回。
  宋嘉音脸色骤变,一把捂住了脖子。
  宋嘉禾无语,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心跳如擂鼓的宋嘉音只觉得浑身汗毛都在这一刻竖了起来:“我回去收拾下。”
  宋嘉禾也拿她没办法,只得道:“那大姐先回去,我再看看有没有收获。”说着又分了两只猎物给她。
  “你小心些!”说罢,宋嘉音驾马离去,生怕晚一步补妆就被人看了笑话的模样。
  宋嘉禾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这姐姐爱漂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和宋嘉音分开之后,宋嘉禾便去寻宋嘉淇,顺道搜寻猎物,想着自己要是打不着,那就去宋嘉淇那儿抢两个过来。
  与此同时,正在满山遍野寻属下的魏阙忽见空中炸开的信号,当下脸色一凝,提气一跃,飞驰而出,身法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到了地方,入眼的情形让魏阙脸上的不悦之色一掠而过,他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三哥!”满脸带笑的魏歆瑶迎了上去。
  脸儿泛红双眼发光的罗清涵紧随其后,款款行礼:“魏三哥!”声音甜如蜜。
  魏阙略一回颔首,只看魏歆瑶:“怎么回事?”
  魏歆瑶有点儿心虚,她的护卫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将将打起来之际对方称自己是神策营里的斥候,还拿出了令牌自证。论理事情到这一步就该了结了,然而魏歆瑶心念一动,便计上心头。她硬是不承认那斥候身份,要把对方当刺客拿下,那人无法只得发信号请来魏阙。
  “这是三哥的人吗?我怕其中有诈,不敢信他。”
  魏阙道:“是我的人!”只此一句,再无别话。
  魏歆瑶拿不准他是不是生气了,其实她和魏阙也没怎么相处过,在他面前完全没有另两位兄长的亲近随意。这会儿魏歆瑶都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了,为了罗清涵得罪魏阙显然是不智之举。原本脑子一热设想出来的让魏阙陪着她们打猎的念头,更是丁点都不剩。
  魏歆瑶定了定心神:“那就好,我还以为是刺客呢!”又善解人意道,“三哥去忙正事吧。”
  魏阙神色放缓了一些,叮嘱:“安全为重!”
  闻言,魏歆瑶心里一松,明媚一笑:“三哥放心!”
  魏阙便对她笑了笑,虽然很淡,可落在罗清涵眼里,让她一颗心又酸又麻。从头至尾,魏阙都没正眼看她一眼,倘若他对自己有对魏歆瑶的三分和颜悦色,就是叫自己立时死了都是心甘情愿的。
  叮嘱完,魏阙正要带着垂头搭脑的属下离开,就见左前方的灌木丛里蹿出一头肥壮的野猪,身上还带着两支利箭,显然被人追捕过。
  魏歆瑶下意识就要拉弓,倏尔一顿,对罗清涵使了个眼色。
  罗清涵大喜过望,心里把魏歆瑶赞美了一百遍,立刻搭箭,连射两箭之后,那早已精疲力竭的野猪轰然倒地。
  罗清涵第一时间去看魏阙,却见魏阙根本没看她而是直视前方。循着他的视线,便见宋氏姐妹从林子里跑了出来。
  宋嘉淇望着地上的野猪一阵心疼,只差捶胸顿足,她和宋嘉禾围追堵截了好一阵,奈何这畜生狡猾,尽往灌木丛里钻,她们骑着马追踪不便,这不一错眼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罗清涵脸色剧变,正在追踪的猎物和追丢了的猎物是两回事。约定俗成的规矩,前者要讲究先来后到,尤其是已经受伤的猎物,后者就各凭本事了。
  刚才她根本没想这么多,显然也不能去怪魏歆瑶。搁平时道了歉也就把这事揭过去了,可在魏阙面前,罗清涵只觉得面皮发烫,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抢功。
  宋嘉禾瞅一眼无地自容的罗清涵,要是之前罗清涵不拿话挤兑她,她想自己应该会出去替她解围,可现在嘛?宋嘉禾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最后是魏歆瑶出了声:“倒是不巧,我们还以为这野猪是谁追丢了的,原来你们正在追!那这野猪算你们的吧!”
  什么叫算啊!宋嘉淇不高兴。
  宋嘉禾溜她一眼,笑了笑道:“最后一箭是清涵射的,自然该归清涵。”
  罗清涵还巴望着她承认这野猪是她们追丢了的,哪想她竟然说什么最后一箭,顿时气结。
  “对啊!”宋嘉淇附和,“要不是清涵那一箭,说不得就让这畜生溜了。”说话间她注意到了一旁的魏阙,纳闷了下,翻身下马过去请安,总不能视而不见。
  宋嘉禾亦是,一幅之前完全没见过他的模样。
  待宋氏姐妹见过礼,不想再听小姑娘们打机锋的魏阙便抬脚离开。怎奈耳力佳,还能清楚的听见魏歆瑶说:“嘉禾如愿以偿打到了狍子!”
  宋嘉禾谦虚:“我这就是运气好!”听起来还挺高兴。
  魏阙突然就笑了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