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十五章 宋嘉禾

第十五章
  张山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听得一众人云里雾里。可落在娄金耳里,他瞬间脑补出了一场大戏。这节骨眼上,突然冒出一男子,张山还这幅语气,怎么想都是有内情的。
  不过涉及女儿家闺誉,娄金这人虽然胡闹,可从来都在分寸之内,要不然也成不了魏阙的副手,遂他并未不依不饶的闹下去,而是打定主意事后要好好‘审问’魏阙。只暂时苦了自己,犹如二十五只老鼠钻进膛——百爪挠心。
  他不带头胡闹,旁人再是好奇也只能按捺下,化八卦之心为食欲,畅怀大吃。
  美味佳肴在前,张山却是食不下咽。他也知道姑娘家名声要紧,遂不敢吆喝出来,暗自打定主意,要找机会直言劝谏一回。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更何况这花未必是朵好花。
  那天他可是亲眼看见两人如何亲昵的,看的他一个大男人都不好意思了,一直以来,张山都以为他们是未婚夫妻,小两口情难自禁反正有婚约亲密点也情有可原。可刚才楼下两人那态度绝不像是有婚约的,前后反差之大,让张山觉得这更像是一对偷情的!
  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他能眼睁睁看着他家大人往火坑里跳吗?必须不能!
  未想不等张山主动找魏阙,魏阙反而主动在席后召见他。
  想得再好,事到临头,张山还是忍不住心慌气短,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想开口,就听见魏阙清冷低沉的声音的响起。
  “你确定在山谷里看见的女子是宋六姑娘?看见正脸了?”宋嘉禾的神态举止完全不像是遇上心上人时该有的,魏阙不免有些怀疑张山话里的准确性。
  一群人似乎认定了他对宋嘉禾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要是他不把事情弄清楚,张山这么一惊一乍,保不准就把事情闹大,闹的难以收场。
  张山愣住了,当时那男人正面朝他,至于女子,却是背对着他的,眼见两人越来越亲密,他也不敢多看遂悄悄溜走了。之后他认为那女子就是宋六姑娘,是因为那一身衣服。
  被这么一问张山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武断了,他颇有些心虚的摇了摇头。
  魏阙食指轻敲桌面:“那你为什么断定是宋六姑娘”
  笃笃笃的敲击声,仿佛每一下敲在自己心上,张山忍不住心跳加速,他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咽了口唾沫道:“衣服一模一样。”越说张山脸越烫,显然他太过想当然,没把各种情况考虑在内,这是犯了兵家大忌。
  一模一样的衣服!瞬息间魏阙想起之后遇到宋嘉禾那次,宋氏姐妹俩穿着大同小异的骑装,未必没有第三个、第四个!这样就下结论显然太过轻率。
  魏阙冷声道:“哪天我让你去打探或者刺杀敌人,你就靠这点来判定是不是任务目标?”
  冷汗瞬间从张山额上冒了出来,他噗通一下跪下,请罪:“是属下莽撞无能。”之前深信不疑,他便没多想,这会儿一经提醒,张山突然就想起了被自己忽略的一点。
  他在山谷见到的那女子比小白脸矮了半个头的模样。可从刚才的楼下的情形来看,宋六姑娘却矮了一头。
  “自己下去领罚!”魏阙嘴角一沉。
  张山连忙应是,不敢有半点怨气,这次是他太自以为是,幸好没张扬出去,否则就铸下大错了。
  又想宋六姑娘和那小白脸清清白白,张山忍不住的心情大好,告退的脚步都是松快的,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下去领赏。
  见他还挺乐呵,魏阙眉梢一挑,颇有些啼笑皆非。
  #
  且说宋嘉音,她在客栈内睡了一个上午,精神总算好转一些,梳妆过后便出了门。
  留守在客栈内的护卫头领是宋铭派来的,他见宋嘉音想出门便要再派几人保护。
  宋嘉音不耐烦的一撇嘴:“我习惯了自己的护卫,你们跟着我不自在。我就在城里走走还能出什么事。”
  如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宋嘉音便带着人出了客栈,过了一条街之后,白芷掏出银子请一众护卫去喝酒,随后又打发了丫鬟婆子,一切做来都是驾轻就熟。
  随从们也习惯了,宋嘉音不喜欢太多人跟着她,嫌弃他们碍手碍脚扰了她游玩的兴致。这么多次下来也从没出过什么岔子,遂他们从一开始的心惊胆战到现在习以为常。
  待身边人走了个干净,宋嘉音和白芷带上帷帽在街头巷尾饶了一大圈便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宅子后门前。
  白芷上前有节奏的敲了几下门,吱呀一声,门从里面被人打开。门后站着的赫然是面白如玉的祈光,他一身月白色长袍,手执折扇,含笑立在那儿,便如画中人一片。
  祈光牵过宋嘉音的手,拉着她入内,温声道:“到了时辰你都没来,我正想去客栈看看,你就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心有灵犀?”
  宋嘉音抬眸望着温柔的眉眼,一颗心又酸又麻,为什么不让她早点遇到他呢!
  见她神色有异,手心发凉,祈光诧异,揽住她的肩头道:“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宋嘉音目光幽幽地看着他,眼底慢慢的积起水汽。
  祈光皱眉,满脸掩不住的担忧,加快脚步带着她进了客厅,握着她的双手道:“这是怎么了?”
  宋嘉音睫毛轻轻一颤,一滴泪就这么顺着眼角滑落:“我来时遇见韩劭原了!”
  祈光瞳孔剧烈收缩,倏尔放开了宋嘉音的手,惊惧交加的往外看:“表哥他,他在河池?”声音都不稳了。
  宋嘉音怔愣愣的看着如临大敌的祈光,有些回不过神来。
  祈光突然反应过来,望着发怔的宋嘉音,心下一乱,他自嘲一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其实我也觉得。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说着祈光捂住了脸,像是无颜面对宋嘉音。
  宋嘉音心头一刺,韩劭原的母亲和祈光的母亲是堂姐妹,祈父在资阳做官期间,两家走的颇近,祈光没少受韩劭原欺负,韩劭原那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想起祈光说过的那些陈年旧事,宋嘉音不禁心疼,拉过他的手:“怎么会呢,是他太过分了。”
  祈光动容,反握住她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亲:“阿音,你真好!”
  宋嘉音脸色微微一红。
  “你在哪儿看见表哥的?”祈光竭力维持住面上的镇定
  宋嘉音眼中蒙上一层阴影:“在武都城外,他似乎要进城。”
  祈光心头惊得一颤:“他调到武都了?”
  宋嘉音忍不住烦躁:“我不知道。”说完,宋嘉音就有些后悔,“对不起,我……”
  “对我你永远不用道歉,是我对不起你才是。”祈光悲凉一笑。
  宋嘉音不禁扑进他话里,哽咽道:“怎么办,我害怕,要是被他知道了怎么办?我很害怕!”宋嘉音崩溃大哭,她当然知道自己做的事是不对的,可她没办法。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去,祈光脸皮微微一抽,目光几经变换之后,他悲声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情难自禁。”
  宋嘉音泪如雨下,祈光温言软语的哄着,越哄,宋嘉音眼泪越多,祈光依旧不厌其烦,眼里只有疼惜,宋嘉音痴痴的看着她,哑着声音道:“我向家里坦白,你去我家提亲好不好?”
  轰隆一下,祈光彷佛被劈头打了个雷,整个人都僵住了。
  宋嘉音立时就察觉他身体的僵硬,哭声一顿,她抬起头来,正对上祈光闪躲的眼,那一刻宋嘉音如坠冰窖。
  “你不想娶我?”宋嘉音直勾勾的盯着祈光。
  祈光当然想娶宋嘉音,名门宋氏嫡长女,虽然宋大老爷没用了点,但她嫡亲兄长出类拔萃,母族亦是世家,几房叔伯都是有本事的,宋嘉音本人还是天姿国色。可宋嘉音有未婚夫啊,夫家还大有来头。祈光怎么敢去提亲。
  祈光的沉默令宋嘉音一颗心不住往下沉,俏脸瞬间布满阴霾之色。
  “好!”祈光紧紧的抱着挣扎的宋嘉音,一脸的视死如归,“我这就去宋家提亲,哪怕拼着一死,也要求得他们成全我们。”
  宋嘉音就这么看着他,好半响后她一边哭一边笑:“你会被打死的。”她闭了闭眼,决绝道,“我们就这样吧,以后别见面了!”他愿意娶她,为她豁出命去,宋嘉音觉得自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只怪他们有缘无分。
  祈光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心里却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赌对了,他要是拒绝,保不准宋嘉音就恼羞成怒了,女人发疯起来,没什么事是她们做不出来的。
  宋嘉音掩面痛哭:“我们别再见面了!”
  韩劭原来武都了,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再和宋嘉音继续来往。
  望着伤心欲绝的宋嘉音,祈光庆幸之余又油然而生一股畅快。打小他就被韩劭原压得喘不过气来,韩劭原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好似看他一眼都是施舍。
  可再了不起又如何,他未婚妻喜欢的人是他祈光!
  如是一想,祈光便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
  宋嘉禾等回到客栈时已经很晚了,一回来就问宋嘉音如何。
  得知她下午出去玩了会儿,傍晚就回来了,因为太累一回屋便睡了,连晚膳都没用。
  宋嘉禾有些担心,不过看她屋子里暗着也没好意思去打扰,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便想去看看她。
  走到门口正好与端着托盘从屋里出来的白芷遇上,宋嘉禾看了看那只剩了一点底的粥碗揶揄:“大姐这是没用晚膳,一大早被饿醒了!”说话间她跨过门槛进了门。
  刚喝了大半碗粥想躺回床上的宋嘉音见到宋嘉禾进来,心头一跳,勉力保持着从容之色:“六妹!”
  “大姐,你怎么了!”宋嘉禾被她这憔悴模样吓了一跳。
  宋嘉音低了低头:“可能昨儿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晚上都不舒服!”
  宋嘉禾忙问:“请大夫了吗?”
  “吃了两枚药就好多了,不必请大夫!”宋嘉音道。
  “这哪行,出门在外更要小心。”宋嘉禾不赞同,宋嘉音年纪轻轻就病逝给她留下了浓重的阴影,宋嘉禾不敢马虎,当即就命青书去请大夫。
  宋嘉音张了张嘴,不知怎么的眼睛有些酸涩。
  吩咐完的宋嘉禾扭头便见宋嘉音眼眶发红,惊了下,关切:“大姐你是不是哪儿难受?”
  宋嘉音摇了摇头:“我没事!”
  宋嘉禾仔仔细细的看着她,一颗心七上八下,宋嘉音这神不守舍的模样哪像是没事:“大姐先躺会儿休息下。”还是等大夫来看了再说。
  宋嘉音点了点头,顺从的躺回床上。
  宋嘉禾倾身为她掖了掖被角,忽的目光一凝。
  见她愣在那儿,宋嘉音不由唤了一声:“六妹?”忽然意识到什么,她脸色骤变,扯过被子往上盖。
  宋嘉禾心里打了个突,她稳了稳心神,转头对青画道:“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给我拿点上来,我饿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