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二十一章 (补全) 宋嘉禾

第二十一章 (补全)
  魏宋两家乃姻亲,两府又相邻,遂一直以来两家往来频繁,可以说互相之间十分熟悉。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魏阙了,他一出生就被送到香积寺,五岁上被他师父带走。从此以后,三两年才回来一趟,停留十数日便离开。
  因此小时候宋嘉禾对魏阙的印象十分模糊,后来加深也是因为他建功立业,赫赫战功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可魏阙对宋嘉禾的印象却是颇深,在好些年里,他每一次回武都总能遇上哭的可怜兮兮的宋嘉禾。
  最后一次便是六年前,宋嘉禾七岁时。
  恰逢上元佳节,魏府举办灯会,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节日里的少年少女也变得格外热情大胆,也许还要归功于能掩藏一切的面具。
  不胜其扰的魏阙躲到了屋顶,正自得其乐,就见一穿着枚红色衣服的小姑娘急冲冲的跑来,好巧不巧停在了他前面的空地上。
  魏阙已经认出来人是宋嘉禾,还在奇怪她怎么孤身一人,连个丫鬟都不带,就见她提起裙摆打了个结,对着一棵树跃跃欲试。
  愕然的功夫里,她已经上了树,动作异常的熟练。
  魏阙啼笑皆非,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继续往上面爬。恰在此时又有一个略大的姑娘走来,正是宋嘉卉。
  从姐妹俩的对话里,魏阙才知道原来是一群小姑娘在玩捉迷藏。
  宋嘉卉仰头看着她,语气十分的理直气壮:“树枝会把你的头花弄坏,你把花给我吧!”
  魏阙才留意到她头上带了一朵手心大小的玉兰花,也不知用什么材质做的,看起来栩栩如生,却又透着玉一样的晶莹。
  宋嘉禾闻言捂住了头花:“我很小心,不会弄坏的。”
  宋嘉卉疏淡的眉头皱成一团:“你毛手毛脚肯定会弄坏的,要么你别躲树上,要么你把花给我。 ”
  树上的宋嘉禾抱着树枝不吭声。
  宋嘉卉恼了:“你说话啊!”
  宋嘉禾还是不说话,反而往上面又爬了一段。
  宋嘉卉恼羞成怒:“宋嘉禾,你给我下来!”喊了两声,还不见她有动作,宋嘉卉抬脚就去踹树,怒气冲冲的喊:“你下不下来,你下不下来!”
  魏阙就见抓着树枝的宋嘉禾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无端端让人心疼,遂他随手捡了一块碎瓦片弹出去。
  又要抬脚的宋嘉卉就这么砰一声重重栽倒在地,当即大哭起来,一边哭着站起来一边抬头喊:“宋嘉禾,你等着,我告诉娘去!”说罢哭着跑了。
  宋嘉禾似乎慌了,一个分神手就抓了个空,一头倒栽下来,也亏得她爬的高给了魏阙足够的营救时间,堪堪把人救了下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着地,小姑娘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越哭越伤心。循着她的视线一看,便见一朵破碎的头花,已经碎成了好几片。
  彼时魏阙也不过十四,还没练就一副铁石心肠,见一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哭的那么可怜,自是要安慰。
  结果宋嘉禾哭的更厉害了,伤心欲绝的模样,哭的魏阙头都大了,还得按捺着性子哄她,就连给她再找一朵玉兰花的话都说了。
  最后也不知是她哭累了,还是哄成功了,哭声终于小下来,宋嘉禾抹了一把泪,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谢谢大哥哥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好谢谢你?”
  魏阙抚了抚脸上的面具,还没来得及摘下就遇上这一出,倒合了他的意,他并不想引人瞩目,遂他摇了摇头:“不用。”
  宋嘉禾啊了一声,看得出来很失望也有点好奇,最后她挠了挠脸,对他福了福身又道谢一回,末了巴巴的看着他:“你别告诉别人我哭过了,好不好?”
  魏阙看了看她,略一点头。
  宋嘉禾瞬间喜笑颜开:“那我先走了。”刚转过身又忽然转过来,掏出一荷包递给他,“送给你,很好吃的!”
  魏阙一愣,抬手接过荷包,忽然问她:“你姐姐似乎要向你娘告状?”
  宋嘉禾那双因为泪洗而格外明亮的眼眸突然黯淡了下,她咬了咬唇,小声道:“我告诉祖母去!”
  还没傻的无药可救,魏阙便对她笑了笑,笑容里颇有些欣慰。大概是因为在她身上依稀看见几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见不得她不争气。
  她走后,魏阙打开荷包一看,果然是糖果,一袋粽子糖,到底是小孩子!
  之后魏阙也见过她两回,不过都是在公众场合,再没见她哭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女儿家长大了,自然学会了如何收敛情绪。
  “既如此,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娄金扭头问魏阙,“将军,你意下如何?”娄金严肃怀疑他到底知道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虽不明显,可他哪能没发现魏阙走神了。
  魏阙淡淡一点头,对宋子谦道:“有劳表弟。”两人同年,魏阙略长几月。
  宋子谦温文一笑:“三表哥这话可不是见外了。”
  当即就有人下去安排多做一些膳食招待魏阙一行。
  闻讯后,宋嘉禾少不得过去安排一回,虽然在野外没法讲究排场,可也不能丢了宋家的颜面不是。
  用了一顿并不算丰盛的午膳,娄金便提出告辞,一路同行那就太刻意了。
  宋子谦客客气气的送走这一行人后继续赶路,可算是在关城门前抵达武都。
  舒家大哥舒临候在城门前多时,立时迎了上来,郑重其事的感谢宋嘉禾和宋嘉淇,尤其是宋嘉禾。
  宋嘉禾被他谢地十分不好意思:“我和惠然从小一块长大,她就跟我亲姐姐似的,我做的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舒大哥这样,倒是弄得我手足无措了。”
  宋嘉淇连忙点头附和。
  舒临失笑:“惠然有你们两个妹妹是她的福气。”
  寒暄一回两家人才分开,各自回府。
  宋嘉音的马车直接驶到毓蓉院外,也不知宋子谦给她吃了什么,宋嘉音一直昏迷不醒,如此看来,倒像是真的病得不轻。
  宋嘉音刚被抬进房,宋老夫人和小顾氏便带着府医来了。
  小顾氏一见宋嘉音这模样就红了眼眶,一叠声问什么情况?
  又是一番扰攘,最后府医说宋嘉音需要静养。宋老夫人叮嘱下人好生照顾,便带着其他人离开。
  打发了旁人,宋老夫人带着宋嘉禾回了温安院。
  林氏望着扶着宋老夫人胳膊的宋嘉禾,不由的想起她向自己请安时,恭敬有礼。反观宋嘉淇,黏着宜安县主不放,眼里的思念犹如实质。刹那间百般滋味浮上心头,林氏低了低头掩饰情绪。
  冷不丁听到一声轻笑,林氏一惊抬头就见宜安县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林氏面上一窘,下意识别过眼。
  宜安县主:“二嫂好走,我们就先回去了。”
  林氏勉强一笑。
  宜安县主溜她一眼,颇为解气的牵着宋嘉淇离开。林氏这么一把年纪了,被女儿冷落都难受,怎么不想想六侄女那么小的丫头被她撇在一边是个什么滋味。真以为人的心能热乎一辈子啊!
  且说回到温安院的宋嘉禾,少不得被宋老夫人拉着问了河池的事,宋嘉禾答应了宋子谦不会告诉任何人,遂她只说了舒惠然的事,听得宋老夫人唏嘘不已。
  宋嘉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我把窦元朗打了一顿,打的挺厉害。”窦家好歹也是房龄大族。
  宋老夫人摩着她的脑袋道,不以为意的笑道:“这种人打了便打了,又没死,他们窦家还有脸诉委屈不成。”说出去,但凡脑子灵醒的都不会怪暖暖,会怪的那也是脑子不清楚,理这些人做甚。
  宋嘉禾笑起来,她就知道祖母不会怪她的。
  宋老夫人宠溺的捏了捏她嫩滑的脸蛋:“你就没其他话要和我说的?”
  宋嘉禾眼神开始飘。
  宋老夫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关于你大姐?” 活蹦乱跳的人去了,昏迷不醒的回来,宋子谦还专程跑去接人,宋老夫人直觉不简单。
  宋嘉禾支支吾吾半响才红着脸道:“我答应大哥不告诉旁人的。”她可以对着别人说那套敷衍之词,然而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欺骗宋老夫人。
  瞧着她红彤彤的脸蛋,眼里的愧疚似乎要溢出来,宋老夫人失笑:“言而有信,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你做的很好。”
  “祖母,你真好!”宋嘉禾撒娇的抱住宋老夫人的腰。
  宋老夫人笑出声来,摩着她的脊背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在外头这几天都没睡好吧。”
  宋嘉禾抬起头来:“父亲不在府里?”论理她还要去向父亲请安,可祖母都没提这一茬。
  “你父亲三天前就去军营了,说是要去十天。”
  宋嘉禾哦了一声,声音愉快:“祖母也早点休息。”
  宋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去吧!”
  #
  次日起便有不少人闻讯前来探望宋嘉音,就连梁太妃都惊动了,她老人家在魏宋氏的陪同下过来探视了宋嘉音一回。诸多侄孙女里,因为魏宋氏经常接宋嘉音过去,故而梁太妃也最疼宋嘉音,要不也不会费心替她谋划了韩家的婚事。
  便是韩劭原都亲自上门过,送来了名医和珍贵的药材。可即便如此,宋嘉音的病情也没有好转。
  与此同时,窦舒两家退婚之事闹得沸沸扬扬。
  窦元朗私德有亏,人证物证俱全。舒家请了当年为窦家说媒的定勇伯夫人一道去房龄与窦家退婚。
  论理都到这份上了,窦家万没有不退婚的道理。可窦家画风清奇,他们也承认自家理亏,可就是不肯退婚。
  以窦夫人的话来说,窦元朗年少不懂事被人哄骗了,如今他已经知错后悔不已,浪子回头金不换,请舒惠然再给他一个机会,经此一劫,窦元朗一定会加倍对舒惠然好。
  漫说同去的舒临气得发抖,就是定勇伯夫人都羞的无地自容,当年她怎么就瞎了眼给这家人做媒了。
  人舒家女儿是嫁不出了不成,所以一定要吊在窦元朗这颗歪脖子树上。舒家那也是百年世家,书香名门,舒惠然又是有口皆碑的淑女名媛,便是退过一次婚也多的是世家子弟求娶。
  无论定勇伯夫人如何好说歹劝,窦家就是不肯交还庚帖。这还不算,窦夫人还亲自跑到了舒家求谅解。舒家连门都不让她进,可这也没妨碍窦夫人每天去舒家,姿态之低,令人叹为观止。
  如此数日后,效果终于出现。一位世家夫人如此做小伏低,落在很多人眼里都觉得窦家认错的诚意十分足。渐渐的开始有一部分人开始说些人不风流枉少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类的话。
  宋嘉禾气得不轻,当年窦元朗的‘情深意重’就博得了一群人的同情。在窦元朗与舒惠然和离之后,窦夫人也专程跑来,想让舒惠然回心转意。
  说得倒好听,什么一直以来把舒惠然当成亲女儿,宁肯不认窦元朗这个儿子也要认舒惠然这个女儿,可哪家当娘会让好不容易从火坑里跳出来的女儿再跳回去。
  归根究底还不是为了保住儿子的前程,为了一个女人想同发妻和离与真的和离了,那完全是两码子事。前者可以归咎于一时的鬼迷心窍,过上几年大家也就淡忘了,可一旦真的和离,这事将成为窦元朗一辈子的污点。
  这一家子说白了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在窦元朗和黄玉莹的事情上,窦家的嘴脸比谁都义正言辞,具体行动上却是黏黏糊糊。及至后来舒惠然想不开寻了短见,窦家也是比谁都伤心难过的样子,又是道歉又是赔罪,还说要将舒惠然安葬在窦家祖坟里。可对于窦元朗的惩罚依旧是雷声大雨点小。
  幸好贱人自有天收,半年之后窦元朗和黄玉莹不慎误吃了有毒的蘑菇双双暴毙。窦家怀疑是舒家下的手,为此闹了一场,不过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窦舒两家也因此结了仇。
  所以宋嘉禾才会大费周章的折腾一回,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一家人肯定不会轻易退婚。哪想证据都摆出来了,窦夫人还会如此厚颜无耻。
  窦夫人之所以胡搅蛮缠的原因,宋嘉禾约莫能猜到几分。经此一事,被退婚的窦元朗名声必然臭大街,仕途受影响不说,从此以后别说门当户对,就是比窦家差上好几等的姑娘都娶不着。所以唯有舒家不退婚,连当事人都不追究了,这也就只是一桩风流韵事,窦元朗的前途,窦家的名声都能保住。
  宋嘉禾运了运气,用力摇着团扇,气死她了!
  这时候,青书走了进来,柔声禀报:“姑娘,夫人传您过去一趟。”
  宋嘉禾摇扇的动作一顿:“有说是为什么吗?”
  青书道:“说是要给姑娘做新衣裳,二姑娘也在沉香院里。”宋嘉卉终于在昨天把一百遍《女诫》抄完。
  宋嘉禾转了转扇子站起身。
  沉香院里其乐融融,宋嘉卉兴高采烈地翻着衣裳册子:“这一套,还有这套,这一套我也要。”一下子挑了五套。
  林氏满脸宠溺的看着她:“好好好,都给你做。”
  宋嘉卉喜上眉梢,兴致勃勃的翻着册子,看模样是还要再选几套。
  迎夏欲言又止,五套衣服下来,一半多的料子就去了。以前在雍州就罢了,就这么一位姑娘,什么好的都紧着她来。可今时不用往日,还有六姑娘呢。
  迎夏悄悄碰了下林氏的肩膀,对她使了眼色。
  林氏一怔,骤然明白过来,可看着低头认真挑选的女儿,劝说的话在舌尖转了好几圈就是说不出来。
  这孩子被关了四十六天,吃了大苦头,人都瘦了,眼下不过是想多做几件衣服而已。然而那轻薄透气,颜色又正的雪菱纱拢共就三匹,就在林氏左右为难之际,宋嘉卉又指着一套衣裳问林氏:“娘,你看这套好不好看?”
  望着喜形于色的宋嘉卉,林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好看!”
  宋嘉卉欢喜道:“那就这套,恩,这一套我也要。”
  林氏顿了下,又点了点头。
  迎夏索性低了头。事已至此,她还能跳出来说什么不成。
  这时候,敛秋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来:“六姑娘。”
  闻言宋嘉卉脸上的笑意瞬间淡了,落在林氏眼里,不由心头泛苦,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卉儿就是和小女儿合不来,从小就这样。
  宋嘉禾一进门就见宋嘉卉神色淡淡的坐在林氏身边:“六妹来了!”
  宋嘉禾笑了下,看了看她,又看一眼林氏,也站在那不动。
  林氏笑容逐渐开始发僵,轻轻的推了下宋嘉卉。
  宋嘉卉用鼻子轻轻一哼,声音还不小,林氏立时忐忑的去看宋嘉禾,就见她笑容不改,直到宋嘉卉起身避开,宋嘉禾才屈膝朝她福了福,又对宋嘉卉见礼。
  宋嘉卉敷衍的回过礼,随后又坐了回去,没骨头似的歪在了林氏身上,挑衅一般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眉梢都不多抬一下。
  宋嘉卉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之感,用力扣着图册。
  毫无所觉的林氏柔声对宋嘉禾道:“入夏了,遂我想着给你们做几套衣裳。”
  迎夏神色微微一变,林氏并没有特意说雪菱纱。可一开始她是打算给姐妹俩各用雪菱纱做几套衣裳的。
  林氏:“你看看喜欢哪几个款式?”
  宋嘉禾接过敛秋递上的图册,随手挑了两件。
  大概是想弥补,林氏又道:“两件怎么够,你再选几套,女儿家长大了就该多打扮自己。”
  宋嘉禾笑:“月初我刚做了夏季衣裳,尽够了。”按规矩,每季姑娘们都能做八套衣裳,想多做也可以,只是不能走公账。
  宋嘉卉忽然用力一翻册子,赌气一般指了四套衣裳。公中做衣裳那会儿她正在禁足,遂没她的份。等她出来了,小顾氏为了宋嘉音的病牵肠挂肚,遂也没想起这一茬。
  林氏倒是一直记挂着,一收到娘家送过来的雪菱纱就想着,这不宋嘉卉才出来就开始张罗做衣裳了。
  针线房的赵婆子无措的看着林氏,见林氏对她点头,这才记下了。
  宋嘉卉把画册一合:“就这些了,你们都下去吧!”
  赵婆子又去看林氏,余光却瞄着宋嘉禾。
  宋嘉禾慢条斯理地摇着团扇,因为刚午睡醒,她只带了一只碧玉簪并些许珠钗,身穿水绿色长裙,显得格外清丽。再配上那悠闲的神态,让人见了就觉清爽舒适,与气急败坏的宋嘉卉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氏想着自己要是再说什么,卉儿必然又要闹腾,让下人看了笑话,遂道:“你们退下吧!”
  宋嘉卉面色明显好转。
  不知怎么的,赵婆子突然有些心疼六姑娘了,又赶紧压下这荒唐的念头。人是宋家金尊玉贵的嫡姑娘,还有宋老夫人疼爱,又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哪里需要她这个做下人的瞎心疼。
  赵婆子低眉顺眼的告退。
  宋嘉禾也寻了个借口提出告辞。
  “暖暖,”林氏轻轻的唤她一声,欲言又止。
  宋嘉禾便看着她。
  林氏张了张嘴,似是难以开口。
  宋嘉卉看不过眼,径直开口:“六妹难道不知道娘和窦夫人是故交,你把窦大公子打成重伤,让娘怎么面对窦夫人?”
  宋嘉禾当然知道,窦夫人还送了帖子试图拜访林氏,大概是相请林氏帮忙说项,这一阵她可是拜访了不少人家,不过因为宋老夫人不允,遂窦夫人并不曾踏进宋家大门。
  宋嘉卉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宋嘉禾:“你赶紧去向窦夫人道个歉,省得娘为难。不管怎么样,拿鞭子抽人肯定是你不对!”
  林氏一惊,她的确不赞同宋嘉禾打人的行为,觉得对姑娘家名声不好,也有点不知道日后该怎么面对窦夫人,但是让宋嘉禾去向窦夫人道歉的想法却是没有的。
  见宋嘉禾冷下脸,林氏大急:“暖暖,你二姐的意思是……”
  宋嘉禾根本不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俏脸一沉:“打人是不对,可猪狗不如的东西活该被打。二姐这话说的真有趣,养出那么个混账儿子的窦夫人不觉得没脸见人,倒是母亲没脸见她了。莫不是在二姐眼里,我做的事更丢人!”
  宋嘉卉登时一怒,一时又无言以驳,只好狠狠的瞪着她:“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姐姐!”
  宋嘉禾冷笑:“那你也得像个姐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波上寒烟翠,Dommy的地雷(づ ̄3 ̄)づ
  PS明天下午六点更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