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25章 宋嘉禾

第25章
  大和尚毫无形象地箕坐在地, 一手执酒壶,一手抓着半只蹄髈, 吃得好不快活。脚边是一堆碎骨头,蔚然可观。
  魏阙翻着篝火上的鹿腿, 对眼前蝗虫过境一般的景象眼皮都不多抬一下。
  吐出最后一口骨头, 大和尚心满意足地灌了一大口酒,一唱三叹,“清庐竹叶青,七方楼烤鸭, 百味阁蹄髈, 姚记粽子糖, ”又指了指魏阙, “你烤的鹿肉。这两年和尚做梦都想着。”
  魏阙抬眼看他, “既然这么想,何不留下不走了?”
  大和尚嘿嘿一笑,颇为自得, “臭小子, 舍不得你师叔我啦。”
  “是啊, ”魏阙语气凉凉淡淡, “那你要留下吗?”
  大和尚微微一笑, 望着层层叠叠的树叶慢慢道,“东海有一种鸟,一生绝大数的时间都在空中飞。因为它没有脚,一旦停下就行动困难, 起飞迟缓,稍不留神就命丧黄泉。”
  此刻他的神情和煦如春风,目光悠远而又深长,彷佛穿过距离透过时光看到了不知名的景象。
  魏阙静静看着他。
  大和尚被他看的不自在,神色一整又是放诞不羁的酒肉和尚,嘟囔,“别烤糊了我的肉。”
  魏阙轻嗤一声,低头刷油。
  这一声落在大和尚耳里就是□□裸的嘲笑,立时恼羞成怒,操起酒瓶,又觉沉手,遂换了一个空瓶砸过去。
  魏阙随手接住,见他还要再扔,道:“要比划等我烤好肉!”
  大和尚一想也是,肉糊了岂不可惜,遂扔掉瓶酒,决定口诛笔伐,“你小子翅膀硬了,都敢嘲笑你师叔,简直是大逆不道。”
  魏阙认真刷着油,一理不理。
  大和尚痛心疾首,唱作俱佳,“就不该把你交给师兄,当年多嘴甜乖巧一胖娃娃,结果被他教成这么个老头样。”
  “你确定跟着你,我能活到现在?”魏阙抬头要笑不笑看着他。
  大和尚眼神开始飘,四岁的魏阙差点被一颗鸟蛋噎死,那颗鸟蛋就是他喂的。如此这般的往事,不胜枚举。
  大和尚果断转移话题,“有人来了。”
  “十一人。”魏阙笑笑。
  大和尚不得不感慨,这世上有些人天生就是练武奇才,他二十岁时可没这功力。
  片刻后,宋嘉禾一行出现在视野之中,大和尚敏锐捕捉到魏阙目光动了动,似惊讶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大和尚饶有兴致地摩了摩下巴,别说这小丫头生的可真齐整,看着就赏心悦目。
  #
  坐在篝火堆前的宋嘉禾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怎么会坐在这儿了?宋嘉禾百思不得其解,她本来是要走的,可这和尚几句话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过来了。
  宋嘉禾神奇的看着眼前的大和尚。他看起来五六十岁,生得白白胖胖,一看就是不缺油水的人。
  “香不香?”
  “香!”脱口而出的宋嘉禾不知怎么的脸一红,大概是觉得自己太不矜持了,她掩饰性地摇了摇扇子。
  “香就多吃点,”大和尚一指熟练翻着肉的魏阙,“这小子也就这点能拿得出手了。”
  堂堂战功彪炳的大将军,竟然只有烤肉这一优点。宋嘉禾莫名想笑,很是辛苦的忍住了,不由得去看魏阙。
  魏阙专心拿着刷子往肉上刷油,只当耳旁风拂过。
  宋嘉禾单手托腮,觉得他们俩关系肯定很好,只有极为近亲的人,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嘲笑。
  “敢问大师如何称呼?”宋嘉禾懊恼的想拍脑袋,竟然才想起来。
  大和尚目光在她手腕上的小叶紫檀佛珠上绕了绕,乐呵呵的打了个稽首:“贫僧法号无尘。”
  宋嘉禾还了一礼,“无尘大师好!”
  “酒肉和尚而已,当不得一句大师!”无尘拿起手边的酒瓶就灌了一大口。
  宋嘉禾微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无尘击掌大笑,声音浑厚,惊得林中休憩的鸟雀纷飞而起,哗啦啦一阵响。
  宋嘉禾吓了一大跳,觉得耳朵有些难受。
  “师叔!”魏阙淡淡地看着无尘。
  笑声骤停,无尘若无其事的抓了两颗粽子糖扔进嘴里,“这粽子糖,还是姚记的最正宗。女施主要不要尝尝?”
  宋嘉禾有点懵,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无尘托着油纸包递到宋嘉禾面前。
  宋嘉禾不由自主的拿了一颗塞进嘴里,口中香甜的味道让她醒过来神来,“谢谢大师。”
  “女施主客气了。”无尘又把几个油纸包往她面前推了推,“女施主请随意。”
  宋嘉禾便对他笑了笑,看一眼那几包糖,又去看一眼魏阙,感情是替他师叔买的。
  “我家人还在等着我,大师和三表哥慢用,我先走一步。”宋嘉禾站起来道,她待着怪怪的。
  无尘热情留客,“什么事能比吃还重要,难道你不是闻着香味找过来?”
  宋嘉禾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说得她很馋似的。
  一直没说话的魏阙抬头,“马上就好。”
  这是留客?宋嘉禾诧异的看着他,就见他往上面撒了什么东西,顿时香味更加令人垂涎欲滴,“这是什么?”
  “依米花籽,番莲果,白鹭花……”他说了一串名字,听得宋嘉禾眼冒金星,就五六样她似曾耳熟,旁的听都没听说过。
  魏阙,“就是香料!”
  宋嘉禾镇定的点点头,假装自己听懂了。
  魏阙看她一眼,低头拿匕首削下几片鹿肉,用筷子串成串后递给宋嘉禾。
  宋嘉禾受宠若惊,刚想说让无尘大师先来。毕竟那是长辈,不想一错眼就见刀光一闪,无尘已经抓着一只鹿腿在啃了。
  宋嘉禾盯着他的手,想他难道不怕烫吗?
  吃得齿颊留香的无尘看过来,彬彬有礼一笑,“女施主不要客气!”
  说实话,宋嘉禾有点混乱,下意识去看魏阙。
  魏阙递了递手里的鹿肉,“凉了会腥。”
  宋嘉禾讷讷的哦了一声,总觉得这情形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她无意识的咬了一口鹿肉。
  鲜嫩多汁,喷香四溢,宋嘉禾顿时什么念头都没了。
  “好吃吧?”无尘一脸得意。
  嘴里含着肉的宋嘉禾只能捧场的点头,又朝魏阙竖了竖大拇指,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夸赞。
  魏阙笑笑。
  无尘咬下一口肉,含糊道:“他这烤肉的手艺真没话说,以后要是不带兵打仗了,开一家店保准客聚如潮,财源滚滚!”
  宋嘉禾忍不住就喷了,拿帕子捂着嘴轻轻咳起来。眼神闪闪发亮的看着魏阙,似乎是在畅想他开店的美景。
  魏阙挑了挑眉,看无尘,“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无尘嘿嘿一笑,埋头大吃特吃。
  宋嘉禾立马识趣的低头吃肉。
  不知不觉就吃完了,宋嘉禾意犹未尽,偷偷瞄一眼架子上的香气扑鼻色泽诱人的鹿,赶紧挪开视线。她可是宋家姑娘,哪能表现的像是一辈子没吃过肉似的,忒丢人!
  不过,这肉真好吃!
  宋嘉禾拿帕子擦了擦嘴角,笑的落落大方,“多谢三表哥招待。”
  “吃饱了?”片着鹿肉的魏阙问她。
  宋嘉禾盯着他手里的鹿肉,内心剧烈挣扎,终于决定做一个诚实的好姑娘,“还没有。”丢人就丢人吧,反正自己在他面前估计也没什么面子了,虱子多了不愁!
  魏阙不觉一笑,用洗干净的芭蕉叶装了一大盘给她。
  “谢谢三表哥!”宋嘉禾眉眼弯弯,声音甜丝丝的,觉得这一刻的魏阙前所未有的顺眼。
  吃了一大半下去,宋嘉禾是彻底饱了,懒洋洋的坐在木桩上看着另外两人吃。
  无尘大师属于豪放派,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魏阙就要‘婉约’多了,不过这个婉约也就是在旁边无尘的衬托下才显示出来的。他吃东西速度很快,动作倒不粗鲁。
  魏阙抬眸看她。
  吃饱了心情大好的宋嘉禾奉送一枚大大的笑脸。小姑娘的脸被篝火映得红彤彤,眼睛亮闪闪,眼角眉梢都透着满足,看着让人觉得欢喜。
  魏阙垂下眼,拿起酒壶喝了一口。
  等两人吃的动作动停了下来,宋嘉禾再一次提出告辞。
  无尘热情洋溢的说道:“女施主,下次有缘再一起吃肉。”
  宋嘉禾愣了下,随后笑眯眯地应了一声,心里觉得大概没机会了。这次是自己沾了他的光,居然吃到堂堂魏三爷亲自烤的肉,想想还有点小骄傲呢!
  宋嘉禾朝二人行了一个万福礼,便旋身离开,走出一短路后脚步一顿,面露懊恼,光顾着吃了,她都忘了问为什么他烤的肉这么香。可再让她专门跑回去问,这么丢人的事她可干不出来。
  宋嘉禾一扭头,果然对上青书青画两个幽怨的小眼神,悻悻一笑,“回头带你们去吃七方楼的烤鸭,每人吃一只带一只。”
  青画幽幽道,“谢谢姑娘。”
  宋嘉禾,“……”听起来还是有点怨念,可她也没办法啊!
  在她们身后,无尘定定的望着这个方向。追忆、怅然、无奈等情绪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脸上切换。
  魏阙默默看他一眼后收回目光,余光瞥见一点红光。他走过去,在枯叶堆里捡起一枚红宝石胸针。
  “看来是那小姑娘拉下的。”人一走,无尘也不装模作样喊女施主了。
  无尘啧啧两声,挤眉弄眼,“就当肉钱了,你还赚了。”
  魏阙淡淡扫他一眼。
  旁人被他这一眼扫过去,十有/□□要噤若寒蝉,可无尘是谁?那是打小以弄哭魏阙为乐的无良师叔。可怜魏阙硬是被他逼得修炼成喜怒不形于色。
  “话说,你今天挺细心,还拿三张芭蕉叶包肉,怕烫到人小姑娘?”不等他回话,无尘幽幽而叹,“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体贴过!”
  魏阙眉头跳了跳。
  越说越上瘾的无尘完全无视他渐渐变黑的脸,如数家珍一般说着他童年黑历史。
  终于听得魏阙忍不可忍,他把宝石胸针放在木桩上。
  无尘挑眉,“呦呵,恼羞成怒了。”拍了拍大肚皮,慢腾腾道,“吃饱了,正好动一动,看看你这两年进步多少?”话音未落,先发制人,完全没有以大欺小的愧疚感。
  顷刻间两人已经过了几十招,拳脚如影,瞬息万变,看的隐在暗处的影卫顿觉生无可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的手榴弹
  谢谢桃妖妖(X2)、Dommy、月影下的青蛙、瓶瓶罐罐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