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29章 宋嘉禾

第29章
  宋嘉禾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 她浑身无力,神智却清醒得很。
  她听见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不要命啦, 看她穿的戴的, 家里肯定不简单, 你想死也别拖累我。”
  另一个声音听起来满不在乎, “有钱不赚王八蛋, 你看这玉佩,少说也能卖个一百两, 这一身行头五百两银子没得跑。再看看这脸,有些人不就喜欢这样鲜嫩的小女娃, 至少能卖这个数。”
  宋嘉禾只觉掐着她脸的那只手阴凉如蛇, 她想躲开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就连眼睛都睁不开。
  “可,可……”
  “可个屁, 拿了钱, 咱们换个地方,大不了离开梁州,我就不信她家还能找到咱们。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干了这一票,下辈子就不愁了。”
  那人似乎被说服了,耳边只剩下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宋嘉禾怕得不行, 就像被人装在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罐子里。
  她张嘴想喊祖母,喊祖父,喊爹娘,可嘴巴好似是被人缝了起来,张都张不开。
  忽然间,她听见两道急促的惨叫声,同时身体失重,旋即她落入一个暖洋洋的怀抱里,鼻尖传来一阵清冽干爽的松香,让人莫名的心安。
  宋嘉禾察觉到有人给她喂了什么,渐渐的力气回来了,等她能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已经熟悉起来,是家附近。
  她抬起头看着他,突然伸手想他的脸,可还没摸到就被他偏头躲开。
  她还要伸手抓,那人似乎恼了,“别乱动。”声音粗粗的。
  她愣在那里似乎被吓着了。
  下一瞬,他轻而易举地越过家里高高的红墙,像一只大鸟,他把她放了下来,转身要走。
  她仰头看着他,突然追上去拉住他的手,“大哥哥,你叫什么?”
  躺在床上的宋嘉禾轻轻动了下,浓密卷翘的睫毛颤了又颤,慢慢的睁开了。她懵懵的望着头顶的海棠花纹,无比懊恼的拍了拍额头。
  关键时刻居然醒了,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宋嘉禾郁闷的裹着被子滚了两圈,忿忿捶床。
  她觉得这不是梦,而是她小时候的记忆,大概是被那小男孩的事刺激了,所以勾起了隐藏在深处的记忆。
  当年的事因为那场高烧,她记得的内容所剩无几。很多都是长辈事后告诉她的。如这两个人贩子,被人发现晕倒在巷子里,因为手里拿着她身上的首饰而被报到了衙门。
  后来招供是看她一个人,身后也没大人跟着,他就趁机迷晕了她,然后假装下人把她抱走。他们原打算趁着上元节人多把她带出武都卖个好价钱,哪想遭了暗算,至于出手的人是谁,他们也没看清。
  “姑娘?”听见里面的动静,青书疑惑出声。
  “没事!”宋嘉禾回了一声,裹着被子爬了起来,托着下巴开始绞尽脑汁的开始回想。
  最后宋嘉禾只能垂头丧气地扒了一把头发,生无可恋地栽回床上,想不起来,一点都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只记得他身上若有似无的松香。
  还有手!宋嘉禾盯着自己的双手,比她的手大了一圈,小麦色的皮肤,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有薄薄的茧。
  安娘皱了皱眉头,担忧,“姑娘,你怎么了?”
  宋嘉禾撩开帷帐,探出脑袋,“我没事!”好不容易梦到小时候,竟然还是想不起对方长什么样,她都要被自己给蠢哭了。
  安娘盯着她乱糟糟鸟窝似的头发发愣。
  宋嘉禾若无其事的压了压头发,不高兴,“做了个梦,可我想不起来细节,气死我了!”对于当年的事,安娘一直愧疚的不行,觉得若是那天她不生病而是跟着出门,哪至于让她走丢了,遂宋嘉禾并不想告诉她具体内容,省得她又自责难过。
  安娘好气又好笑,“姑娘可真是个孩子,这有什么好气的。”
  宋嘉禾朝她甜甜一笑。
  梳洗过后,宋嘉禾便去沉香院向林氏请安。
  坐在上首的林氏脸色不大好,自然是为了宋嘉卉,倒不全是因为她受伤,毕竟伤的也不算严重,而是宋嘉卉断断续续的哭诉。
  卉儿哭的那么伤心,大半是因为在魏阙面前丢了脸,觉得没脸见他了。
  林氏愁肠百转,自打两年前在雍州见了魏阙,卉儿就着了魔似的,闹了一通被他爹骂了一顿才算是消停下来,且魏阙也离开了雍州。然而她再看别人就要拿来和魏阙比,横挑鼻子竖挑眼,要不也不会蹉跎到现在。
  昨晚,卉儿都直接央求她了。
  在林氏看来,魏阙倒是个好女婿的人选,有能力有手腕,家世也好,模样也好,就是性子冷了点。不过冷性子的人有冷性子好,如宋铭,从不沾花捏草。她这辈子没受过姨娘姬妾的苦,自然不想女儿遭罪。
  林氏瞧着魏阙倒是和丈夫有些像,值得托付终身。
  可也正因为看着样样好,才难啊!
  自古以来,婚姻都要讲究门当户对,不仅仅只门第相当,还得个人条件旗鼓相当。
  林氏没法昧着良心说卉儿条件比魏阙差不了多少,女儿的确被她宠的太过任性了,她这性子低嫁更好。
  昨天她委婉说了魏家情况太复杂了,两重婆婆,又有一堆妯娌小姑。可卉儿听不进去,还说什么大不了外放不就好了。
  可把林氏愁坏了,好不容易才敷衍了过去,但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林氏愁的一宿没睡好,幸好宋铭在军营里,否则自己怕是瞒不过他。丈夫知道了,必然要动怒的。
  “二妹情况不好了?”宋子谏出声询问,思来想去也就宋嘉卉的事能让林氏这般担忧,可昨儿他去看望时,说的是问题不大。
  林氏揉了揉眼角,“不是,她情况尚可,休养一阵就好。”看一眼静静坐在一旁的宋嘉禾,她想说点什么,可又找不着话来。
  宋子谏便道:“如此,母亲也别太担心了。”
  林氏点了点头,忽而道:“倒是有桩喜事要和你们说下,昨儿收到信,你们季表哥大概三天后能到,说来也有四年没见他了,也不知这孩子现在怎么样?”说着说着林氏心里微微一动,冒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
  一直垂眼看着指尖蔻丹的的宋嘉禾眨了眨眼,眼眸一点一点亮起来,嘴角也微微上翘。她知道他会代表季氏前来贺寿,可具体哪一天来的,却是忘了,毕竟那么多年前的事了。
  “想来越发风神俊秀了。”宋子谏想起了四年前见到的季恪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几年也听了不少他的事迹,辅佐姨夫平定冀州内忧外患,奠定了季氏在冀州的地位。
  梁王一直想拉拢季氏,季恪简身为季氏继承人亲自前来贺寿,其中内情怕是不简单。
  提起娘家亲人,林氏满脸含笑,“这孩子打小就风姿好。”
  宋嘉禾借着帕子的遮掩按了按嘴角,让自己别笑得太骄傲。忽的,她手顿了下,眉毛瞬间耷拉下去,骄傲个鬼哦,他又不记得她了。
  心好痛!
  “六姐。”宋子谚纳闷的扑到宋嘉禾膝盖上,仰着圆脑袋看她。
  宋嘉禾整了整神色,捏了把他胖乎乎的脸蛋,觉得心情好了点,忍不住又捏了一把。
  宋子谚也不躲,黏糊糊的趴在她膝盖上,“六姐昨天买的小糖人真好吃!”他因为年纪太小不被允许出门,幸好宋嘉禾买了一堆小玩意小吃食的回来弥补了他受伤的心灵。
  “好吃啊,下次再给你买。”宋嘉禾爽快道。
  宋子谚暴露出真实目的,“我要自己买,今天你能不能带我一块出门?”
  宋嘉禾宠溺地捏他鼻子,笑,“这你都知道了。”今天她要陪宋老夫人去珑月庵上香,顺便看望宋嘉音,一同去的还有宋嘉晨和宋嘉淇。
  宋子谚嘻嘻一笑,抱着她的腰开始撒娇,“带我去嘛,带我去嘛,我很乖的。”
  宋嘉禾假装沉吟了会儿,“你问下母亲同不同意?”
  宋子谚扭头眼巴巴地看着林氏。
  林氏笑了下,今天不比昨天鱼龙混杂,且有宋老夫人在,遂林氏也放心,便点头,“你要听你六姐的话知道吗?”
  宋子谚欢呼了一声,又点头如啄米。
  如此,请过安之后,宋子谚就兴高采烈的跟着宋老夫人出了门,还闹着要骑马,不过很快就被宋嘉禾**下去。
  小家伙委委屈屈的趴在窗口,转眼就被沿途的热闹吸引了注意力,又叫又笑。
  大半个时辰后,祖孙五人抵达山脚,宋老夫人年纪大了,腿脚不便遂坐了滑竿。宋嘉禾几个年轻体力好,这点山路不在话下,就免了。宋子谚精力更是旺盛,要不是宋嘉禾扯着他,早就跑没影了。
  一行人说笑着往山上去,中间宋嘉禾数次把跑偏的宋子谚拉回来,这小东西,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
  到了珑月庵,宋嘉禾出了一层薄汗,恨恨的用手按了按宋子谚的脑袋,换来小家伙没心没肺的大笑。
  宋嘉禾眉头一挑,双手捧着他的脸往中间一挤,挤成公鸡嘴。
  宋子谚哇哇大叫。
  宋老夫人乐呵呵的看着姐弟俩胡闹,要踏进庵堂了才含笑道:“好了,佛门清净地不得喧哗。”
  宋嘉禾这才放过宋子谚。
  宋子谚哧溜一下跑到宋嘉淇身边,朝宋嘉禾做了一个鬼脸,“六姐坏。”
  “下次不带你出来玩了。”宋嘉禾发大招。
  宋子谚大急,眼看就要没骨气地跑回来撒娇,被宋嘉淇一把拉住了,“没事,八姐带你玩。”
  宋子谚登时得意洋洋,要是有尾巴肯定摇起来了。
  宋嘉禾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不再逗他。
  在大殿里她们见到了明惠师太并宋嘉音。明惠师太一如既往的仙风道骨,令人心悦诚服。
  宋嘉音气色比上次来时看起来也好了许多。
  宋子谚头一次见到出家后的宋嘉音,难免好奇,愣愣的看着她,似乎认不出来了。
  宋嘉禾赶紧拍了他一下,宋嘉音却是神色如常,还朝宋子谚打了一个稽首,宋子谚更懵了,愣眉愣眼的叫,“大姐?”
  宋嘉音平和一笑。
  宋子谚傻乎乎的笑了笑,挠了挠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不好意思个啥。
  上过香,宋老夫人和明惠师太一道离开,宋嘉禾则把青书青画都派过去照顾宋子谚,加上他自己的丫鬟婆子,簇簇拥拥一大群,这么多人总能看住他。
  “你们带他在庵堂里转转,不许出去。”宋嘉禾叮嘱。
  青书青画连同奶娘一起应是,宋嘉禾这才放心离开。
  姐妹四人便去了宋嘉音的房间,里面一如既往的简朴,空荡荡的看得人心下恻然。
  宋嘉淇说起高兴的事来,头一件事就是昨天宋嘉卉出的丑,宋嘉卉那一摔简直就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她长这么大,反正是没见人这么摔过。
  宋嘉音笑容不变,并无欢喜之色。
  宋嘉淇挠了挠脸,求救的看着宋嘉禾,大姐不是和二姐合不来吗?
  宋嘉禾想现在的宋嘉音哪是之前的宋嘉音,遂她另起话题,“本来大嫂也要过来的,不过大嫂刚刚诊出身孕,所以不方便过来。”
  宋嘉音喜动于色,“大嫂有身孕了!?”宋子谦及冠之年,却至今都无一儿半女,宋嘉音岂能不激动。
  宋嘉晨点头,也是十分高兴的模样,“是啊,一个多月了,大嫂还特意让我带话给大姐,等她坐稳了胎就来看你,这次还让我捎了不少你喜欢的东西过来。”
  既惊且喜的宋嘉禾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随后她们又说了一些家里的事。一直说到了宋嘉音要去听经的时辰。
  宋嘉禾三人便与她分开,去找宋子谚。
  宋子谚正也要来找她们,庵堂不大,很快就逛完了,他听人说后山好玩,正抓耳挠腮的要出去,奈何没有宋嘉禾的允许,他根本出不去。
  见了宋嘉禾犹如见了糖果,冲上来就喊,“六姐,我要去看松鼠。”
  这个小小的要求,宋嘉禾自然不会拒绝。宋嘉淇和宋嘉晨对松鼠没兴趣,两人更喜欢后山的瀑布,凉爽又舒服。于是四人约好回庵堂的时间,分道扬镳。
  与此同时,宋老夫人正在禅房内与明惠师太谈经论道。
  一些疑惑在明惠师太的点拨下,醍醐灌顶。宋老夫人笑,“还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明惠师太淡淡一笑,“你身在红尘,这些自然不明白,也无须明白。”
  宋老夫人看着她,目光渐渐怅然。一些事她的确永远都想不明白,譬如她为何在大好的年华遁入空门。
  昔年的崔氏三娘,美貌倾城,才华横溢,想娶她的人从城东排到了城西。就是她兄长都暗中思慕,托她牵线拉媒。
  可惜啊,这些个青年才俊,三娘一个都没瞧上眼。崔家长辈心急如焚,她倒是老神在在。
  她问她,想嫁个什么样的人。
  她说,她一定要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否则宁肯出家也不将就。
  万不想一语成箴,三娘在十八岁上剃度出家。
  消息一出惊呆了一群人,更是引得无数人黯然神伤,他们想不明白为了什么。
  宋老夫人也不明白,她何至于出家,不过是一男人罢了,还是个江湖游侠儿。
  前几日宋嘉禾告诉她,她在珑月庵附近遇见了无尘和尚,宋老夫人心绪微乱,他竟然还有脸出现。
  明惠师太静静看着宋老夫人,她心乱了。
  宋老夫人笑了下,“我有些闷了,去看看荷花?”三娘知道还是不知道,重要吗?都过去四十年,整整四十年了。
  明惠师太轻轻一甩拂尘,微微一笑,安详又平和,整个人恍若带圣光。
  珑月庵以西有一片松树林,地势高峻,可俯瞰庵堂。
  一苍翠遒劲的迎客松冠顶发红,乍看过去还以为松树开花,细看才能发现,那是一人,着赤色□□,盘腿而坐。
  魏阙抬头,微眯着眼看树顶,片刻后低下头,继续打坐调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倏尔睁开眼,就见无尘轻飘飘落下来,如同一片树叶落地,脚下枯叶分毫未动。
  “我走了,不要太想我。”无尘不正经的声音响起来。
  魏阙神色波澜不惊,师叔向来行踪不定,来去无影。唯一可循的踪迹就是这二十年来每年夏天都会到武都小住半个月,所谓的小住,其实也就是住在这片松树林里。
  原因魏阙猜到几分,又觉不真实。昔年名动天下的刀客竟然为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魏阙起身,“您慢走!”
  无尘和尚惫懒的伸了伸懒腰,冷不丁道:“小子,你有心事?”
  魏阙垂眸不语。
  无尘和尚浓眉一挑,神色变的极为复杂,“送你一句金玉良言,世间万千事都是一个理,决定了就不要犹豫,放弃了就不要后悔。要不然哦,哭的还是自个儿!”话音未落,人已经飘然远去,眨眼之间消失在视野之中。
  魏阙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眉头渐渐紧皱。直到一声惨烈的惊叫将他唤回神。
  宋子谚眨了眨眼,又眨了眨,愣愣的看着手心里膘肥体壮的虫子。刚刚他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了过去,动作比兔子还快,伴随着一道凄厉的惊叫声响彻树林。
  宋子谚咽了口唾沫,默默的后退一步,好像闯大祸了!
  余惊未了的宋嘉禾怂哒哒地扶着青书的胳膊,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小混蛋,居然把虫子举到她眼前,她眼前!
  被宋嘉禾那用完了一整年份的尖叫吓懵的青画回神,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捏起宋子谚手里的胖虫子就扔得远远的。
  没了‘护身符’的宋子谚见他姐脸不白了,腿不软了,开始撸袖子了,福如心至,撒腿就跑,“救命啊!”
  虫子有什么好怕哒,生气的六姐明明比虫子还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