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31章 宋嘉禾

第31章
  翩翩皎皎, 玉树临风。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见到季恪简那一瞬, 饶是见多识广的宋老夫人都为之眼前一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宋老夫人亦不能免俗,她脸上笑容不觉更深一些。
  “一路可顺利?”宋老夫人含笑问季恪简。
  季恪简笑如春风, 恭敬有礼,“一路顺畅,多谢老夫人关心。”
  宋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 “顺畅就好。”冀州季氏的公子, 又是魏家请来的贵客,想来也没人如此不长眼, 况且他自个儿也是个有本事的。
  “你爹娘可好?”宋老夫人又问。
  季恪简便道一切都好,随后奉上给宋家所有人准备的礼物,“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宋老夫人笑呵呵道:“怎么好让你爹娘如此破费!”只瞄一眼,宋老夫人就对这份礼单大致有数,算得上十分贵重了。他们宋家是不及季氏煊赫,但也没眼皮子浅到看重这些, 宋老夫人满意的是季氏的态度。
  季恪简笑, “您客气了, 这都是应该的。”
  宋老夫人又嘘寒问暖一番,季恪简一一回答,说话时进退有度, 温文有礼,让人见之心喜。尤其是林氏,真是越看越满意,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了。
  难得的文武兼备,上马能平乱抗敌,下马能临民治国,辅佐他父亲将冀州打理的井井有条,成为各方都不敢怠慢的一方势力。
  模样气度更是不必说,君子如玉当如是,一看就是个脾气好,能包容人的。
  家里也难得清静,虽然显赫却不似旁的世家冗杂。季恪简祖父祖母早就过世了,叔伯也分了家,眼下的宁国公府就住着他们这一房。
  府里头还就季恪简这么一个独子,无需担心妯娌问题。后宅当家做主的是她大姐,大姐打小就疼她,便是出嫁了,姐妹俩来往也频繁的很,大姐时不时的就给家卉儿送礼物,婆媳难题也不必担心。
  在林氏看来,外甥这条件比魏阙都强上一些。卉儿对魏阙着迷,那是因为她说的其他人的确比不得魏阙优秀,曾经沧海难为水,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若是换成季恪简,想来卉儿也能迷途知返。就是能不能成就好事还需要细细谋划下,可总比卉儿在魏阙身上一条道走到底的好。
  寒暄过后,宋老夫人又让孙子孙女们见过季恪简这位表兄。
  宋家少爷之后,轮到宋嘉禾、宋嘉晨以及宋嘉淇三姐妹上前见礼,三人按着序齿站了,落落大方的见礼,“季表哥!”
  为了保持好形象而不敢多看他的宋嘉禾借着行礼的机会,光明正大的看向季恪简。
  诶呀,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触到她的眼神,季恪简微不可见的一怔,面上不露分毫,抬手回礼。
  见过礼,宋嘉禾等便又退了回去,这种场合自然没有头一次见面的表兄妹闲话家常的份,姑娘家得矜持嘛?
  宋嘉禾有点儿不高兴,好不容易见着了,她居然还不能跟他说话,简直没天理!
  季恪简不动声色的看一眼宋嘉禾,他一进门就留意到了宋嘉禾,云衫绣锦,袅娜綷縩,雪肤花颜,顾盼生姿,美人总是格外引人瞩目些。随后就察觉到这位小表妹看他的眼神……像是认识他,还是颇为亲昵熟悉的那种。不禁让他狐疑,他和她今天才初见,从何而来的熟悉。
  虽然纳闷,倒是不令人反感。对于美好的事物,人总是分外宽容,无关情爱,只因赏心悦目。
  片刻后,宋老夫人就让宋子谏带季恪简去拜见宋老爷子。今儿是休沐日,遂爷们也在府上,如宋铭还特意婉拒了同僚的相邀。毕竟是嫡亲外甥,又是季氏继承人,且宋铭对季恪简的印象也颇好。
  季恪简一走,向来快言快语的宜安县主就笑了,对宋老夫人道:“可真是个俊俏的后生!”
  宋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不着痕的在三个孙女脸上扫过,心头微微一沉。
  “这下子,咱们武都的夫人姑娘们可要高兴了。”宜安县主半真半假地玩笑了一句。
  季恪简正是及冠之年,论理这年纪都能做爹了,奈何他未婚妻三年前病故,季恪简主动提出为女方守三年,这才至今未娶。
  这样能力、人品、家世、样貌都没得挑的儿郎,谁不喜欢。就是宜安县主都有一瞬间的心动,这当娘的总是恨不得把最好的捧到儿女跟前,不过她有自知之明。梁王府的魏歆瑶还没着落呢,这两人才是门当户对,尤其是在眼下这种局势下,各方势力纵横捭阖,联姻就是最常见也是最为之有效的手段。
  但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度德量力,她啊就等着看热闹。
  宋老夫人嗔她一眼,转而对林氏道:“你多留意,别怠慢了客人。”此次前来武都,季恪简住在宋府。
  林氏忙道:“母亲放心。”
  这点宋老夫人倒是放心的,虽然她不大喜欢林氏,但也知道林氏这点办事能力还是有的,况且那还是她自个儿的亲外甥。
  略说了几句,宋老夫人就让她们各自离去,寻了个借口将宋嘉禾留下,又使了眼色,朱嬷嬷便带着人退下。
  觑着宋老夫人平静的面庞,宋嘉禾忐忑地咽了下唾沫。难道是自己表现的‘太不矜持了’,可她已经很努力的假装若无其事了。天知道她有多辛苦,那可是季恪简,‘半年前’她差一点就要拜堂成亲的未婚夫。
  望着神色微微变幻的宋嘉禾,宋老夫人一颗心逐渐往下沉。这丫头是她亲手养大的,孙女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过她的眼睛不成。
  又有前几天祖孙俩的谈话在前,这季恪简倒是符合了暖暖说的好几个条件。再看她一系列神态变化,宋老夫人如何能不多想,这倒像是一见倾心了,越想越是嘴里发苦。
  倒不是季恪简不好,而是她怀疑魏季两家有联姻的意向。早不来晚不来,偏在出了孝之后来,宋老夫人岂能不有此猜测,这么想的也绝不会仅仅是她。
  若是暖暖陷了进去,伤心难过的的还不是她自个儿。女儿家遇上情爱之事,难免就身不由己了,她自己也是那时候过来的。
  权衡片刻后,宋老夫人还是决定开门见山,一瞬间的好感拔除起来也容易,“季家这孩子瞧着倒是挺好的。”
  宋嘉禾轻轻的点了点头。
  宋老夫人看着她的眼睛,缓缓道:“这么看来,阿瑶的事十有八/九能定了,两人倒也是登对。”
  宋嘉禾默了默,宋老夫人有这个想法,很正常。上辈子她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这种人家的孩子,婚嫁从来都少不了利益的考量。眼下局势,魏季联姻,两家双赢。
  当时她还在想不知道这位季表哥能不能收服骄傲的魏歆瑶,她可是出了名的眼光高。那会儿宋嘉禾纯粹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情。
  后来才知道,魏氏根本没想过把魏歆瑶嫁给季恪简,或者说是开不了这个口。因为魏歆瑶一桩是非被季恪简亲眼撞见并且识破了,虽然事情被魏家掩了下去,但是当事人心知肚明,魏家怎么好意思让季恪简娶魏歆瑶。
  季恪简这次过来是有要与魏家相商,以贺寿为幌子罢了。
  这些话,宋嘉禾没法与宋老夫人细说,遂她道:“祖母放心,您的意思我明白。”
  宋老夫人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这么多年了,难得见这孩子对人另眼以待,却是这么个结果。她心里也不好受,可形势比人强。
  回到降舒院,宋嘉禾就有些恹恹的,她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荷塘。
  现在的魏歆瑶成不了她的麻烦,可以后会是她的大麻烦。
  女儿家的心思真难猜,魏歆瑶明明十分讨厌季恪简,大抵是恼羞成怒的缘故,她还屡次三番捉弄季恪简。却在他们定亲后,想方设法针对她,一开始她还以为是魏歆欺软怕硬,欺负不了季恪简就找她泄愤,哪想她是因恨生爱,简直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 这一更有点少,18点左右加更O(∩_∩)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