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48章 宋嘉禾

第48章
  践行宴魏闳设在西郊的东篱山庄内, 武都城内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收到了请帖, 宋家概莫除外。
  是日前去赴宴的除了宋嘉禾三姐妹,还有宋子谦和宋子谏并季恪简。
  见到季恪简,宋嘉禾就有些纠结, 她还没决定好到底是顺其自然还是主动追求呢。索性眼不见为净,见过礼就钻进马车。
  望一眼轻轻飘荡的车帘,季恪简笑了笑, 翻身上马。
  行了约莫一个时辰, 一行人抵达东篱山庄。山庄内已经十分热闹了,外头的空地上停着不少各色各样的的骏马和马车。
  宋嘉禾三姐妹被丫鬟迎着去了后花园, 一路走来都是姿态各异,争奇斗艳的菊花。东篱山庄的东篱二字正是取自采菊东篱下之意, 遂这山庄内最多的就是各种菊花。
  宋嘉禾今天还特意穿了一件菊纹的裙子。
  “大表嫂。”入了花园,宋嘉禾三姐妹率先向今日的女主人世子夫人庄氏见礼。
  庄氏柳眉杏眼,面容秀丽,笑看三姐妹:“你们来了, ”细细一看, 笑道, “这姐妹三一个赛一个的人比花娇, 我瞧着咱们都不用赏菊花,还是赏人吧。”
  自是有人迎合她,跟着夸宋家姐妹。
  宋嘉禾几个应景的低了低头,假装害羞。
  打趣了宋氏姐妹几句,话题便又转移到菊花上来, 庄氏间或询问宋嘉禾几句。
  宋嘉禾原想打过招呼就和小伙伴们去玩,这下也走不了了,一边陪着赏花,一边琢磨着庄氏的用意。
  她和庄氏这位表嫂差了十岁,哪能玩得到一块,也就是点头之交,普通亲戚罢了。
  无事献殷勤,她心里打鼓啊!
  庄氏的用意倒是挺简单,她奉了梁王妃的命令打探宋嘉禾的口风。可总不能一上来就开门见山问吧,自是要先拉拉关系做做铺垫。
  说着说着有人突然问起了魏歆瑶:“怎么不见安乐郡主?”
  庄氏道:“郡主生病了,在家休养?”
  “哎呀,那严重吗?”来人关心的追问了一句。
  庄氏笑:“还好,就是病去如抽丝,得慢慢的养。”
  宋嘉禾瞥一眼问话的那姑娘,脸生的很,憨憨厚厚的,这姑娘消息有些闭塞啊!梁太妃寿宴结束的第二天,就传出了魏歆瑶病重的消息,说不得是被家里禁足了。这都是套路了,如宋嘉卉挨了打,然对外的说辞就是生病,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大寿那天,魏歆瑶闹了那么一出,虽然事后魏阙把场子找了回来,可因为魏闳输给了王培吉,魏家到底丢了人,且魏歆瑶还把自己的婚事弄得下不来台。魏家长辈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马上就有人把话题转开,这姑娘也被人拉走了。
  庄氏眉头微微舒展开,这会儿提起魏歆瑶,难免让人想起魏闳,进而想起魏闳输给王培吉的事,庄氏能高兴才是怪了。
  “我瞧着禾表妹一直看着这盆彩云金光,”庄氏含笑道 ,“表妹要是喜欢,待会儿走的时候捎带上。”
  其实宋嘉禾只是在出神,正好这盆花在她眼前,不过她当然不会这么说,宋嘉禾理了理鬓角笑道:“我院子里也养了一盆,不过我那盆还没开,我刚就在想我那盆什么时候能开。”
  庄氏是爱花之人,闻言便道:“这倒是容易,你莫让它见光太久,每天见上四五个时辰的光,其余时候用黑布罩起来……”
  宋嘉禾配合的露出侧耳倾听的神态。
  见状,庄氏眼底笑意加深,又与她说了不少养花的技巧。
  一些是宋嘉禾知道,一些却是闻所未闻过,据说庄氏爱花擅长养花,果然不是虚传,宋嘉禾表示受益匪浅。
  “听表嫂一席话,可真是胜读十年书了。”宋嘉禾笑盈盈道。
  “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你若有兴趣,随时可以来找我。”庄氏眼角眉梢都是融融笑意,宋嘉禾真心与否,她自然看得出来,真是个讨人欢喜的小姑娘。
  庄氏握着她的手,只觉得触手柔腻温软,再看她的脸,眉目如画,肤光胜雪,怪不得柯世勋一见倾心,非卿不娶了。她要是男子,也是恨不得娶回家捧在手心里好好宠爱的。
  宋嘉禾笑:“那到时候表嫂可别嫌我麻烦。”
  “怎么会呢,我巴不得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天天来找我,瞧着就高兴,”庄氏突然目露感慨,“我刚嫁过来的时候,禾表妹不过这么高一点,我当时还在想小表妹生的可真标致,跟玉娃娃似的!”
  宋嘉禾腼腆一笑。
  “这一眨眼,表妹都长成大姑娘了,出落的越发标致,也不知将来便宜了哪家小子?”庄氏掩嘴轻笑。
  宋嘉禾面上薄红,心里想的是铺垫了这么久,闲杂人等都识趣的走了,戏肉终于来了。
  庄氏轻轻一拍宋嘉禾的手背:“禾表妹可有想过将来要嫁个怎样的青年才俊?”
  宋嘉禾只管红着脸装害羞,心道,庄氏莫不是要给她做媒。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表妹委实不必害臊,再说了这儿又没什么旁人。”
  宋嘉禾还是低头不语。
  庄氏:“照我说的,这什么家世才华容貌都是虚的,对你好,才是最实在的。”这话庄氏不由带上了几分真心,待你不好,家世再显赫,才华再出色,容貌再俊俏,又有何用。
  宋嘉禾目光微微一闪。
  庄氏压下多余的情绪,笑看宋嘉禾:“表妹说,是不是这个理?”
  宋嘉禾酡红了脸,支吾着说不出话来。脑中却是想起祖母沉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千万别只图男人对你好。
  说了半天,宋嘉禾都是低着头害羞的不行的模样,一句话也不接,庄氏接下来的话都没了用武之地,又不能强行说下去。
  正琢磨着怎么把柯世勋引出来,就有丫鬟过来报,男宾要踢蹴鞠,魏闳请女客们过去观赛。
  这对双方而言都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姑娘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欣赏美男子,男人也能堂而皇之的看美人儿啊!尤其是对参加比赛的男子们而言,姑娘们的关注可以给他们无穷的动力。
  礼教再严格的朝代也挡不住男欢女爱,何况时下这世道。
  一众女客便兴高采烈的去了蹴鞠场,宋嘉禾也逮着机会溜之大吉。
  庄氏好气又好笑,想她到底小姑娘,脸皮薄,不过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遂放下这事,专心关注起比赛来。
  说来柯世勋也是要上场的,他瞧着斯文秀气,却是个蹴鞠高手,正可大显身手。
  场上的柯世勋目光不住在看台上搜寻,终于找到了宋嘉禾,她穿着一件浅绿色长裙,黛眉星目,朱唇不点既红,姣丽无双。
  徒然之间,柯世勋心跳加速,宋嘉禾居然看了过来,她还笑了,一双眼弯成了月牙。柯世勋只觉有什么击中了胸口,震得他头晕目眩。
  宋子谏对看台上的宋嘉禾遥遥一颔首,又弯了弯嘴角。
  宋嘉禾心满意足的坐了回去,扭头对舒惠然斩钉截铁道:“我二哥他们那队肯定会赢的。”就是这么自信!
  舒惠然无奈一笑,附和:“我也这么觉得。”
  “有眼光!”宋嘉禾拍了拍舒惠然的肩膀,给予肯定。
  舒惠然摇了摇头,拉着宋嘉禾坐下:“比赛快开始了。”
  一声哨响之后,比赛正式开始,场面颇为精彩,看的宋嘉禾紧张不已,话说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宋子谏踢蹴鞠,宋子谏自幼习武,生的也高大英武,向来技术不差。
  随着比赛的进行,一群少年儿郎大摇大摆的来到女客看台上寻姐姐找妹妹,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姑娘是花,男人就是那围着花打转的狂蜂浪蝶。男未婚女未嫁的,旁人看见了也是心照不宣一笑,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
  这情形落在了不少人眼里,有的会心一笑,有的拈酸吃醋,还有的幸灾乐祸。
  娄金瞥一眼魏阙又瞄一眼宋嘉禾那个方向,那一块就是重灾区,谁让全场最标致的几个姑娘都坐在那儿。春心荡漾的少年儿郎岂能不趋之若鹜。
  娄金嘴角微动,声音清晰的传入魏阙耳中:“这好姑娘,从来都不缺人追。”
  魏阙凉凉的看他一眼。
  “手快有,手慢无!”娄金轻轻啧了一声,十分识趣地将矛头调转到赛场上,“现在真是什么人都能上场了,这个是开后门上去的吧!”
  场上柯世勋传了一个乌龙球,他尴尬的朝队友笑了笑。
  对方也没计较,笑脸回应。
  柯世勋擦了擦汗,目光再一次不由自主地溜到看台上,看起来挺热闹。
  柯世勋的频频闪神,弄得一干队友十分无奈。恨不得把他换下场,可他是魏闳塞进来的,到底要给魏闳面子。
  殊不知魏闳也头疼,听闻这表弟蹴鞠不错,让他上场就是让他露脸的,一开始表现也还差强人意,可后面完全是丢人现眼了。
  最后魏闳实在看不下去了,让人传话,把柯世勋换了下来。
  看他下场,宋嘉禾倒挺高兴的,这个拖后腿的终于走了,宋子谏和柯世勋同在绿队。
  比赛最终以绿队获胜告终,宋嘉禾心情大好,连带着下午的打猎也是兴致勃勃,收获满满。难得手气这么顺,宋嘉禾正想再接再厉。
  冷不丁一抬头,正见季恪简骑着马朝这边走来。
  季恪简也发现了宋嘉禾,可真是巧了,他对宋嘉禾略一颔首,然后调转马头径直离开。
  宋嘉禾漂亮的脸蛋扭曲了下,还真是拒绝的干脆彻底,一点都不给人幻想的余地。此时此刻,宋嘉禾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保持距离不玩暧昧这是君子之风。
  另一个小人就说,他既然不喜欢你,干脆放弃吧,要不难受的时候还多着呢。
  那个小人又说,可她舍不得放弃啊!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时移世易,这辈子人家未必会再喜欢你。
  宋嘉禾遭遇会心一击,挫败的垂下脑袋。
  “宋姑娘。”乍然出现的声音把宋嘉禾吓了一跳,回头,就见难掩激动的柯世勋驱马过来。
  宋嘉禾对他还有印象,因为上午的比赛,进而又回想起梁太妃六十大寿的那一幕,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柯世勋停在宋嘉禾面前,突然觉得手脚都不知改往哪儿放才好,吭吭哧哧才憋出一句:“这一会儿功夫,宋姑娘就有此收获,果然箭法如神。”夸人总是没有错的。
  瞧着满脸通红的柯世勋,宋嘉禾突然就想到了自己,那一点微妙的感同身受让她笑了笑,:当不得柯公子谬赞。”
  “我是真心的,你真的很厉害!”柯世勋忙不迭道。
  宋嘉禾笑了下:“谢谢!”她拉着缰绳,对柯世勋道,“柯公子自便,我的同伴还在等我,先走一步。”她追一只兔子和王博雅她们分开了,当然这是借口,她只是不想和柯世勋待在一块。
  “等一下,宋姑娘!”眼见她又要走,柯世勋大急,想也不想的喊出口,见宋嘉禾望过来又卡了壳,手足无措的拉着缰绳。
  宋嘉禾,:柯公子有何指教?”
  柯世勋心一横,突然翻身下马,对着马背上的宋嘉禾作了一揖。
  宋嘉禾不得不也下了马避开。
  面红耳赤的柯世勋抬头看着宋嘉禾,目光炯炯:“在下,在下心悦姑娘,若是姑娘愿意,在下便请冰人上门提亲。”
  还真是简单粗暴,正儿八经话都没说过几句就要提亲,这也太草率了。不过倒是看不出来他还有此勇气,宋嘉禾突然有点羡慕他了。
  宋嘉禾端正了神色:“柯公子的厚爱,恕我不能接受。”
  柯世勋一愣,急切追问:“为什么,是我哪儿不好吗?”
  这话问的,她对他这人一无所知,她哪知道他哪儿好,哪儿又不好,当然这也和她无关。话说回来,柯世勋又对她了解多少。
  他喜欢她,不过是为了这幅皮囊罢了,顶多就是从别人口中打探过她几分,对她这个人又了解多少。
  宋嘉禾不反感别人因为她的容貌而喜欢她,毕竟她自己也是看脸的,长得好看的确占优势。
  但是柯世勋这样的,就冲着她长得好,连了解都不了解她就想娶她。这种人,她是万万不会嫁的,眼下他为她神魂颠倒是真,可也不过是一时意乱情迷罢了。
  柯世勋忐忑不安的看着宋嘉禾,就像是等待着判决的犯人。
  “人各有好,”宋嘉禾认真道,“你非我所好,所以柯公子以后莫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愿意为你改。”柯世勋想也不想道,似乎只要宋嘉禾答应,他为她上刀山下油锅都是可以的。
  那他要改的可就太多了,并且有些再努力也改不了,比如说脸。
  宋嘉禾摇了摇头:“改了之后还是你自己吗?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为他改变,而是做最好的自己。”
  柯世勋嘴唇轻颤,双眼又酸又涩。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孩,并且鼓足了勇气表白,可却被毫不留情的拒绝,甚至一丝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言尽于此,宋嘉禾转身就要翻身上马。
  “你有喜欢的人了,是不是?”柯世勋突然问道。
  踩在马镫上的宋嘉禾身形一顿,复又若无其事的上了马。
  柯世勋神情一变:“他是谁?”
  宋嘉禾不喜他这种质问的语气,他没这资格:“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又淡淡道了一句,“告辞。”说着就要驾马离开。
  不妨柯世勋突然挡在马前,执拗的看着她,像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那人是谁?”
  宋嘉禾黛眉紧皱。
  柯世勋脸色紧绷,像是期待从她嘴里知道那个名字,又怕她说出来似的。
  宋嘉禾眉头皱的更紧:“这不是柯公子该过问的!”她拉了拉缰绳,“烦请柯公子让一让。”
  柯世勋面色涨红,却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宋嘉禾冷了脸,瞧着斯斯文文,哪想他会这样蛮不讲理,她朝自家护卫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把人拉开。
  柯世勋倏尔抓住了宋嘉禾那马的缰绳,磕磕巴巴道:“我只是想知道姑娘,姑娘喜欢的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的不依不饶,宋嘉禾也恼了,俏脸一沉,正要开口,就听见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禾表妹,淇表妹正在四处找你。”
  宋嘉禾扭头,仿佛看见了救星:“三表哥!”
  你要不来,我保不准就要抽你表弟了,简直听不懂人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