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52章 宋嘉禾

第52章
  若是有心, 武都也就那么大。
  宋嘉禾面上的疏离冷淡之色,使得柯世勋仿佛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还是掺着冰渣子的那种。刚刚升起的欢喜犹如潮水一般汹涌退去, 只留下一地冰凉。
  柯世勋僵立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若是往常,别人招呼了,宋嘉禾怎么着也是要回应下的, 以免失礼。可面对柯世勋, 宋嘉禾真是宁肯被人说也不想搭理他,她怕自己的礼貌回应, 给了他错误的讯号。
  宋嘉禾觉得自己已经拒绝的十分直接明了, 可瞧柯世勋这模样, 显然是没把她的拒绝当一回事,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暗暗感慨一回, 宋嘉禾上前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走吧, 今天六姐请客, 想吃什么点什么。”
  小哥俩欢呼起来, 蹦蹦跳跳的就往里面跑。
  “跑慢点, 别撞到人。”宋嘉禾碎碎念的跟上。
  柯世勋依旧痴痴的站在那儿。
  楼里好些食客拿眼看着失魂落魄的柯世勋。
  这望江楼是城内数一数二的酒楼, 如此有名的原因有二。一来是此地大厨手艺委实了得。望江楼的大厨是宫里的御医,受人迫害被流放至西北,机缘巧合之下被望江楼的老板所救。第二就是这老板了,来头可不小,正是魏琼华。
  能在望江楼里有一席之地的非富即贵, 一般人根本订不到位置。所以不少人都认得宋嘉禾,美人儿谁不认得。
  至于柯世勋也有几个认识,盖因前不久在东篱山庄的那场蹴鞠比赛,柯世勋游魂似的表现可是令不少人印象深刻。
  瞧这可怜样,又是一出襄王有梦神女无情,大伙儿都见怪不怪了,城内悄悄爱慕宋嘉禾的人不知凡几。
  各色各样的目光落在柯世勋身上,他像是浑然不觉似的,直到小厮推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
  柯世勋下意识抬脚迈向酒楼。
  “少爷。”小厮一把拉住往里走的柯世勋,头大如牛,宋嘉禾的冷淡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少爷这会儿跟上去,不是讨人嫌吗?
  他压低了声音道:“少爷莫要冲动。”
  柯世勋身体一僵,顿在原地,他只是想上去打个招呼,这也是冲动吗?那他还能做什么,他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若是连话都说不上,谈何打动。
  宋嘉禾等人被堂倌迎着上了三楼包厢,望江楼开业之初,魏琼华便给宋老爷子留了一间视野极佳的厢房,道是孝敬舅舅。宋家人偶尔会来沾沾老爷子的光,譬如说宋嘉禾和宋嘉淇。
  两人熟门熟路的进了厢房,宋子谚和宋子记小兄弟俩都是头一次来,好奇的东张西望,不一会儿就摸到了露台上。
  “有船,大船!”宋子谚指着江上的大船叫起来。
  “船,大船。”宋子记也跟着叫起来,还激动的拍着栏杆。
  在兄弟俩叽叽喳喳的背景下,小二端着两个大托盘进来了。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拇指大的木牌,正面写的菜名背面写的配料,这也是望江楼的一大特色了。
  宋嘉淇看也不看,豪迈的一挥手:“来个全鱼宴。”
  小二便问:“八姑娘要什么规格的,十二道菜,十四道菜,二十……”
  “二十四道菜。”宋嘉淇截过话头,望江楼最出名的就是全鱼宴,最高规格的就是二十四道菜。
  宋嘉淇得意洋洋的看着宋嘉禾,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敲竹杠的机会呢。
  “你吃得下吗?”宋嘉禾佯装心疼。
  宋嘉淇哼哼唧唧:“吃不下我不会带走啊!”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吃不了兜着走。”宋嘉禾乐不可支,招呼宋子记和宋子谚来点菜,两个小的字还没认全,宋嘉禾可不会指望他们看牌子,只问他们想吃什么。
  “肉,我要吃肉。”宋子记大声道。
  宋嘉淇嫌弃的捏了捏他的脸:“你都这么胖了,还吃肉,吃青菜,只许吃青菜。”
  宋子记悲愤了,掐着腰跺脚:“我要吃肉,娘说了吃肉长高高,长得比八姐高。”
  宋嘉淇按了按他的脑袋:“想比我高,十年后再说吧,不过我觉得你要不了几年就能比我重了,你好棒哦!”
  宋子记不乐意了,扑过去就是一通闹。
  指望他们点好菜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宋嘉禾索性不理他们,点了几个宋子记爱吃的菜,一块在宋老夫人那用膳,哪不知道他的口味。此外,她又问着宋子谚的意见,挑了四碟楼里有名的小点心。
  菜都点完了,姐弟俩相爱相杀也结束了,宋子记被无情镇压,委屈的看着宋嘉禾。
  “累了吧,来,喝点西瓜汁。”宋嘉禾笑眯眯的看着宋子记。
  宋子记扁了扁嘴,扑过去告状:“六姐,八姐又欺负我!”
  一个又字道尽其中辛酸。
  宋嘉禾不厚道的笑了,弟弟嘛,就是用来欺负哭了再哄笑的。
  一旁的宋子谚突然觉有点冷。
  “八姐那么坏啊,待会儿罚她给小十一买玩具好不好?”
  宋子记闻言瞬间转悲为喜,拍着小胖手朝宋嘉淇喊:“买玩具。”
  宋嘉淇翻了一个白眼:“行,买买买!”
  宋子记顿时美的找不着北了。
  说着话,他们点的菜也陆陆续续来了,宋子记吃的眉开眼笑,吃着碗里还想着下一顿:“我明天还要来。”
  宋嘉淇习惯性的要给他泼了冷水,忽的听到了一阵喧哗,恰在此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站在门口的是端着菜的小二,手里端着一盆橘红色的松鼠桂鱼,散发着扑鼻的香味。
  两个小的大抵是头一次见到这菜,惊奇的盯着盘子里的鱼。
  宋嘉禾和宋嘉淇则是看见了站在小二身后的那个人。
  柯世勋左手拿着风车陀螺等小玩意,右手抓了一把糖人糖葫芦的吃食,正在和守在门口的护卫说话,见门开了,脸上的表情既是激动又是欢喜,还夹杂着些许忐忑。
  一时之间,宋嘉禾的心情一言难尽。这人可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房门随着小二的入内被合上,两个小家伙盯着松鼠桂鱼大呼小叫。
  宋嘉淇看着宋嘉禾,小声道:“六姐,你要不要和他说个明白?”
  “你以为我没和他说过。”宋嘉禾无奈。
  宋嘉淇啊了一声,说过了还这样就讨厌了,别人怎么想她六姐啊!宋嘉淇一拍桌子不行,她得把人赶走,虽然三楼都是厢房,人不多,可来来往往大多都是一个圈子的。
  “让青画去。”宋嘉禾按住宋嘉淇,这暴脾气,没得说两句话就动起手来。
  闻言,青画福了福身,便转身走向门口。
  掌柜的正在好声好气的劝柯世勋离开,奈何他的话就像是耳旁风,对柯世勋一点作用都没有。掌柜的气苦,这要不是王妃的内侄儿,他都想直接派人拖下去了。
  正当时,青画推门而出。
  柯世勋认出她是宋嘉禾的大丫鬟,双眼骤然明亮,急切道:“这些小玩意儿送给两位小公子玩耍。”
  青画朝他屈了屈膝:“柯公子的好意,奴婢代两位小少爷心领了。只是以后,还请柯公子莫要如此了,您这样,令我家姑娘十分为难。”
  柯世勋嘴唇轻颤,四肢冰凉。
  “踏踏踏”不疾不徐的脚步声自楼梯口传来。
  走廊上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看过去,便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
  “魏将军!”
  “三爷!”
  一众人忙不迭见礼。
  柯世勋也看见魏阙了,没来由的一慌,讷讷道:“三表哥!”他怎么会在这儿。
  魏阙目光在柯世勋以及门口一众护卫上转了转,最后定在柯世勋的小厮脸上:“勋表弟脸色不好,还不赶紧送回府请府医瞧瞧。”
  小厮一个激灵,下意识扶着柯世勋往外走。心想,三爷肯定觉得他家少爷又在纠缠宋姑娘了,谁让上次被他撞了个正着呢,少爷也是不走运。
  失魂落魄的柯世勋被小厮拉着往下走,只觉得两脚发软,踩在棉花上似的。
  抚着他的小厮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不禁要提醒,可没等他开口就被不慎失足的柯世勋带着滚下楼梯,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噼里啪啦一通响,吓得掌柜面无人色,这要是出了事,可怎么是好?正忙不迭要过去看,就见魏阙已经疾步赶了过去。
  掌柜的飞奔过去一看,见两人蜷缩在二楼的楼梯台上痛苦呻/吟,并没有见血的样子,他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觉得终于有力气了,扶着栏杆,心有余悸的下了楼梯:“将军,柯公子可是要紧?”
  “右腿骨折,问题不大。”魏阙已经将柯世勋粗粗检查了一遍,抬头看着一脸惨白之色的柯世勋,“勋表弟,得罪了!”
  疼得今夕不知是何年的柯世勋还在诧异,就听见咔哒一声,脚踝处一阵锥心的刺痛袭来,痛得他眼前发黑,天旋地转,忍不住哀嚎出声。
  “好疼!”宋子谚缩了缩脖子,往宋嘉禾怀里躲。
  宋嘉禾捂住了他的嘴,防止小家伙胡说八道,她们也是听得动静不对出来的。
  魏阙吩咐掌柜拿木板和纱布过来。
  “快,快去。”掌柜的盯着一个小二催促,楼里备着这些东西以防万一。
  东西取来后,魏阙替柯世勋简单固定住右腿,命自己的亲卫护送柯世勋回府:“我约了人有事要商议,就不送表弟回府了。”又嘱咐护卫,“不要颠簸到他,回府后立刻让府医重新处理伤势。”
  “多谢三表哥。”痛的浑身冒冷汗的柯世勋颤颤巍巍的道谢。
  魏阙:“勋表弟不必客气。”
  被抬上了担架的柯世勋定定的望着楼梯口,直到被人抬出了酒楼,都没有看见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眼底逐渐被灰败笼罩。
  她就那么讨厌自己吗,他都这样了,依然看都不看他一眼。
  拾级而上的魏阙一抬眼就对上一双闪亮闪亮的大眼睛,瞳仁漆黑清澄,睫毛纤长浓密,这双眼像极了他的姐姐。
  魏阙嘴角微扬,脸色温和了许多。
  “三表哥!”宋子谚脆生生的唤人,小脸红扑扑的,显而易见的激动还有点害羞。
  宋嘉禾硬着头皮向他见礼,掩藏起来的记忆瞬间鲜活起来,莫名的觉得耳朵有些发烫。她不自在的捏了捏耳垂,垂眸看着宋子谚。
  宋子谚羞答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姑娘遇到了心上人呢!不过也差不多了,自从目睹了魏阙如何大败王培吉,宋子谚就成了魏阙的小迷弟,为此还专门去学银枪。天知道小家伙拿着足有两个他那么高银枪的画面多喜感。
  望着耳垂微红的宋嘉禾,魏阙心下一笑。
  宋子谚捏着手指头,想靠近又不敢,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可怜样。
  过来见礼的宋嘉淇决定帮堂弟一把,笑嘻嘻的对宋子谚道:“阿谚,你的银枪练的怎么样了?”
  宋子谚白嫩嫩的小脸一红,无措的抓了抓脸,鼓足勇气道:“三表哥,我也在练枪,”大眼睛里全是希冀,“我以后能和你一样厉害吗?”
  魏阙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把小家伙激动的脸更红,就像一个红苹果,含笑道:“好好练,可以的。”
  受到鼓励的宋子谚心花怒放,就差要手舞足蹈以示欢喜之情。
  “我也要练!”宋子记蹬蹬蹬跑过来,秉承着十哥玩什么我也玩什么的方针不动摇,并且还十分自来熟的抱住了魏阙的腿。
  看的宋子谚眼热的不得了,他也想抱啊,可是他不敢。
  对于小堂弟的勇敢,宋嘉禾亦是十分佩服,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魏阙低头看着胖乎乎的小家伙,宋子记冲他咧嘴一笑,肉嘟嘟的双下巴煞是惹人眼,魏阙不觉一笑。
  这一笑就像是鼓励,宋子记胆子更大,手已经摸向了魏阙配在腰间的刀鞘上。
  魏阙按住刀,挑眉一笑。
  宋子记不屈不挠:“看看,我就看看,看一眼,就看一眼。”
  “阿记,不许碰刀。”宋嘉禾出声制止捣乱的小堂弟。
  可宋子记全部注意力都被那刀吸引了,一看就和他的小木剑不一样。
  “宋子记,你皮痒了是不是?”宋嘉淇沉下声。
  宋子记天不怕地不怕,还真就怕沉下脸的宋嘉淇,真应了一物降一物那句话。
  宋子记扁了扁嘴,不甘不愿的收回手,可怜兮兮的靠在魏阙腿上。
  一脸纠结的宋子谚忽然瞪大了眼,就见魏阙竟然解下刀递到宋子记眼前。
  宋子记愣了愣,欢快的笑起来,兴高采烈的摸着刀鞘,还试图去拔刀,拔了两下都不行,扭头看向宋子谚:“十哥,我拔不出来。”
  宋子谚抿了抿唇,去看魏阙。
  魏阙对他微微一笑,宋子谚登时笑逐颜开,赶紧过去帮忙,生怕晚了,魏阙就不让他玩了。
  宋嘉淇趴在宋嘉禾肩头咬耳朵:“三表哥脾气真好!”看起来不苟言笑生人勿进,对小孩子却这么有耐心。
  望着为了迁就两个小的,弯腰握着刀的魏阙,宋嘉禾轻轻点了点头,所以说这人真不可貌相!
  不过让两个小的这么玩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宋嘉禾定了定神,让自己镇定下来:“三表哥你先去忙正事吧,不用管他们两个。”刚才好像听他说约了人来着,真是,太好了!
  魏阙抬眸看着佯装从容的宋嘉禾:“约了戌时,我先过来用个膳。”
  “我们正在用膳,三表哥你和我们一块吃吧,我们有好多好多菜,都吃不完!”宋子谚热情洋溢的邀请。
  宋嘉禾的表情裂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23581170(X3)、孤月山人(X2)、Dommy(X2)、24477505的地雷 (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