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53章 宋嘉禾

第53章
  满桌子的珍馐美食, 色香味形俱全,宋嘉禾却是毫无食欲, 懒洋洋的提着筷子, 有一下没一下的将碗里那块鱼肉戳成了肉泥。
  对面的情况却是截然相反,欢天喜地的宋子谚叽叽喳喳的在和魏阙说话,两人居然还能有问有答地说到一块去,把宋子谚美得不行, 要是有条尾巴, 估计早就摇起来了。
  宋嘉禾暗暗一磨牙,都怪这个小东西!
  宋嘉禾不爽的撇过头, 入眼就是趴在桌上的宋子记, 小胖子爱不释手的摸着面前的宝刀, 就差流哈喇子了。只恨不能抱一抱,盖因这刀太重, 他抱不起来, 遂只能上下其手。
  在宋子记这, 刀的魅力绝对超过了魏阙本人, 比宋子谚有出息多了。
  与宋子谚说话的魏阙不着痕迹的看着宋嘉禾, 将她的神情变化一览无遗, 眼底笑意更浓。
  恰好宋嘉禾又望过去,两人的目光刚刚交汇,宋嘉禾就刷的扭过了头。
  现在一看见魏阙,她就控制不住地想起自己在他跟前出的那个大丑,简直生无可恋。
  也幸好遇到的是魏阙, 若是个大嘴巴给她宣扬出去,宋嘉禾觉得自己根本不用见人了。这么一想,居然还有一点诡异的欣慰。
  吃着鱼的宋嘉淇皱了皱眉,她怎么觉得今天六姐怪怪的,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想了下,宋嘉淇把原因归咎到了刚刚离开的柯世勋身上。好好的出来散心遇上这么个人,还出了意外,幸好没出大事,不过总归扫兴。
  “宋子记,你要不要吃饭了?”目光一转,宋嘉淇见宋子记还在玩着那把刀,面前的饭菜一动不动。
  宋子记摸着刀跃跃欲试:“八姐,让爹给我买一刀好不好,和这把一样。”
  宋嘉淇敷衍他:“好好好,你乖乖吃饭,吃了饭回去让阿爹给你买。”还一样的刀!这刀一看就不是凡品,让爹去哪里找,不过头疼的那个人又不是她,宋嘉淇敷衍的毫无心理负担。
  宋子记深信不疑,欢快的扒拉起碗来,吃一口饭,看一眼刀,简直就是把这刀当成了下饭菜,也是绝了。
  宋嘉禾忍俊不禁,见他只吃饭不吃菜,遂给他夹了一筷子烤鹿肉。
  “没有六姐做的好吃!”宋子记咬着肉一脸嫌弃。
  宋嘉禾筷子一顿。
  正在心无旁骛和魏阙说话的宋子谚居然也听到了这句话,重重点头附和:“我六姐烤的鹿肉最好吃了,下次请三表哥吃,好不好?”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卖姐求荣。
  宋嘉禾无语看着眼睛亮闪闪的弟弟,笨蛋,上回魏阙给她调料的时候,他不是也在场的吗居然在关公门前耍起了大刀,宋嘉禾觉得这会儿,魏阙肯定在心里笑,虽然他面上看起来神色如常。
  “你就别班门弄斧了,三表哥做的烤鹿肉才是人间绝味。”说着宋嘉禾就在心里流口水,哪怕有了他给的调味料,做出来的鹿肉还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你吃过?”宋嘉淇诧异。
  宋嘉禾:“吃过啊!”要不然怎么会念念不忘。
  宋嘉淇瞪圆了眼睛,视线忍不住在两人中间来回打转。
  宋嘉禾气结,瞪她一眼:“之前在珑月庵附近的树林里偶然撞见三表哥和朋友在烤鹿肉,有幸尝过一回。”无尘大师到底是和尚,遂她没有指名道姓。
  “你肯定是循着香味找过去,然后三表哥看你太可怜了才让你尝一尝。”宋嘉淇一针见血。
  宋嘉禾竟然发现无语以对,因为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看她表情,宋嘉淇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能让她六姐找过去的,肯定是好东西,她姐嘴刁着呢。这么一想,宋嘉淇忍不住看向了魏阙,特别想说让她也尝一尝,到底没好意思张口。
  她不好意思,听得一知半解的宋子记就没这顾忌了,一听又好吃的立马叫起来:“我也要吃。”
  宋子谚倒是听懂了,三表哥做的烤肉六姐都说好吃,他巴巴的望着魏阙,
  宋嘉禾也十分意动,可到底知道这要求任性了,遂违心道:“三表哥要忙正事,想吃鹿肉,我回去给你们做。”
  “可是你的调料不是用完了吗?”宋嘉淇哀怨道。
  宋嘉禾噎了下,之前她说这调料是偶然得到,并未提及魏阙,纯粹是为了省事,因为提了魏阙就得解释之前的一大通事。
  眼下,宋嘉禾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顺便能再要一些,不过好丢人,还是算了吧。
  魏阙道:“有机会请你们吃。”
  两个小的欢呼起来,宋子记更是差点激动地打翻碗。
  “好了,别光顾着说话不吃饭,”宋嘉禾替宋子记放稳了碗,又对宋子谚道,“阿谚,别拉着三表哥说个没完,三表哥都没时间吃饭了,待会儿他还有事。”
  魏阙笑:“无碍,还有时间。”
  宋子谚纠结了下,忍痛道:“三表哥先吃饭,我下次下次再找你,好吗?”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眼底的希冀一览无余。
  魏阙笑着点了点头。
  宋子谚兴奋的在椅子上扭了扭,因为有了盼头,终于不争分夺秒的拉着魏阙说话了。
  到了酉时三刻,魏阙提出告辞。
  宋子谚真是一刻都舍不得离开他的魏表哥了,要跟着他一块下去,弄的人啼笑皆非。
  “阿谚,你要不今晚跟着三表哥回王府好不好,反正你那么小一点,也不占床。”宋嘉淇打趣,“就是记得千万别尿床了。”
  宋子谚涨红了脸:“我早就不尿床了。”
  瞧着紧张的弟弟,宋嘉禾乐不可支。
  魏阙摸了摸他的脑袋。
  宋子谚仰头看着他,再三强调:“我三岁就不尿床了。”
  “不错!”魏阙含笑点了点头。
  宋子谚看了看他,觉得他相信自己了,这才眉开眼笑,又壮着胆子拉住了魏阙的手。
  魏阙看了看他,握住了小家伙的手。
  宋子谚双眼更亮,脸蛋上都是红晕,可爱极了。
  宋嘉禾摇了摇头,看来魏阙不只有女人缘,男人缘也不错!
  猝不及防之间,撞上魏阙的目光,宋嘉禾眼神飘忽马上躲开。
  魏阙眉头轻轻一挑。
  宋子记向来紧跟他十哥的步伐,见宋子谚拉着魏阙,他连忙跑过去,抓住了魏阙另一只手,咧嘴一笑。
  所以楼下众人看见的画面就是魏阙一手牵着一个小娃娃,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喜感。
  想象力丰富的都已经想到魏阙这年纪也该当父亲了,这不就父爱汹涌了。
  “三表哥再见。”宋子谚恋恋不舍。
  “三表哥慢走!”宋嘉禾和宋嘉淇道。
  魏阙对她们略略一颔首:“你们玩得尽兴。”姐弟四个还要再去逛一逛夜市。
  转身离开的魏阙正见宋铭骑马而来。
  宋铭也发现了前头的儿女,微微一笑。
  “父亲!”宋嘉禾愣了下,带着弟妹就走过去。
  经过魏阙身边时,他突然伸手拉住宋嘉禾:“等一下。”
  话音未落,骑在马上的宋铭拔剑一挑,将从天而降的酒壶击飞,飞出去的酒壶砸在墙壁上,砰地一声,吓得行人尖叫不已。
  宋嘉禾亦是骇然,下意识抬头,忽的愣住了。
  望着倚在窗口那人,魏阙目光一动,垂眼看着自己握着宋嘉禾胳膊的手,她却是浑然无所觉。
  魏阙轻笑了下,松开手,顺便收起了左手的铁珠。到底身经百战,宋铭还不至于需要他出手帮忙。
  “爹!”回过神来的宋子谚飞奔过去,眼里还含着泪花,显然吓得不轻。
  宋铭下马接住了跑过来的小儿子。
  “对不住啊,手滑了下!”慵慵懒懒的声音从上头传下来。
  眼尾飞红,目光迷离的魏琼华斜倚在窗口,她轻轻的晃着手里的酒杯,动静之间,妩媚天成,摄人心魄。
  魏琼华看着宋铭,朱唇轻启:“还好经过的是二表哥,要是砸到别人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宋铭嘴角微微下沉。
  这时候,窗边又出现一褐发蓝眸高鼻深目的青年男子,他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抱拳道:“夫人喝多了请见谅。”
  看着那异族男子,宋嘉禾想起之前听人说过,魏琼华带了一个西域美男子回来,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魏琼华妙目轻转,轻轻呵了一声。
  那青年伸手揽着她的肩头,将她带离窗口,随后窗户就被人合上了。
  楼下,闻讯赶来的掌柜一叠声向宋铭赔罪。
  宋铭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
  “还请表叔见谅,”魏阙上前对宋铭恭恭敬敬一揖:“姑姑醉了。”不管醉没醉,魏琼华必须的是醉了。
  宋铭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无碍。”
  “父亲您没事吧?”宋嘉禾担忧的看着宋铭。
  宋铭:“我没事,你们怎么在这?”
  宋嘉禾道:“我们过来用膳,正好遇上了三表哥,阿谚见到三表哥就走不动路了,要不是三表哥还有正事要忙,他都不放人。”
  魏阙道:“今天多谢表弟表妹盛情款待。”
  看一眼怀里害羞的小儿子,宋铭大概知道怎么一回事了,笑道:“阿谚给你添麻烦了。”
  “小表弟天真可爱,讨人欢喜。”魏阙笑道。
  宋铭便笑了笑:“你还有事,先去忙吧!”
  魏阙便拱手告辞。
  “你们要去玩还是回府?”宋铭询问。
  原是要玩的,可刚受了惊吓,虽然有惊无险,可到底心有余悸,遂宋嘉禾道:“回府,反正也累了。”
  之前还闹着要好好玩的宋子谚和宋子记都没有反对,两个小的也吓着了。
  下人便赶来马车,宋子谚却不肯坐马车,撒娇要骑马。对小儿子,严肃如宋铭也不免多疼一点,便抱着宋子谚上了马。
  宋子记哪能眼睁睁看着不动,叫起来:“我也要骑马。”
  于是宋铭把小侄儿也放到了马背上,这下子轮到被夹在中间的宋子谚不高兴了,尖叫:“十一十一,你压到我了,你往前面去一点,你太胖了。”
  “我不胖,我不胖。”宋子记大声反驳。
  望着身前乱扑腾的两个小家伙,宋铭不禁笑,把小侄儿往前面提了提:“别闹,掉下去我可不管。”
  当下,两个小的都安分了,兴奋的在上头东张西望。
  走出一段路的魏阙忽然回头看了看,正好看见马车消失在拐角处,他嘴角轻轻一扬,又抬眼看了看望江楼的顶楼,与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口的魏琼华遥遥相望。
  魏阙抬手一拱。
  魏琼华面无表情的关上了窗户。
  魏阙轻轻一笑。
  觑着心情不错的主子,关峒上前一步:“小的原打算去结账,不过让六姑娘的护卫赶早了一步。”也就是说,今天这顿饭是宋嘉禾请的。主子被个小姑娘请吃饭,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魏阙瞥他一眼:“你回去备上一份谢礼送去宋府。”
  “表姑姑也太粗心了,差一点就砸到二伯了。”马车里,宋嘉淇忍不住碎碎念,虽然没砸到,可那是二伯身手好,换一个旁人哪里躲得了,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的酒壶,现在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
  宋嘉禾心不在焉道:“所幸没事,没事就好。”
  “六姐你怎么了?”
  宋嘉禾扯了扯嘴角:“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宋嘉淇一想,要是她爹遇上这事,她也要缓一阵,遂道:“那六姐休息下。”
  宋嘉禾应了一声,靠在车壁上养神。
  也不知她太敏感还是怎么了,之前她不经意间捕捉到表姑姑看父亲的目光,有一瞬间,特别复杂,宋嘉禾心里怪怪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