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55章 宋嘉禾

第55章
  早上去温安院请安时,宋嘉禾在花园里遇见了宋嘉淇, 就想问她昨天收到了什么礼物。对着旁人需要含蓄, 对宋嘉淇, 她可没这么多讲究。
  遂她拉着宋嘉淇往边上走了,其他人见了也只是会心一笑,小姑娘总是特别多的小秘密。
  巧了,宋嘉淇也想问她这事儿,昨天她也惊了一下, 饶是宜安县主也不例外。倒不是没见过这种好东西, 而是在他们看来,魏阙这礼委实贵重了。
  “六姐, 三表哥送了你什么?”不待宋嘉禾回答, 她就先说了,“我收到了一副白玉手镯,一盒上等东珠还有一块端砚。阿记是一套文房四宝,哦,还有一把小宝刀。”
  宋嘉禾轻轻咋舌,这礼可真是不轻了, 她把自己的礼物说了下, 默默将那一盒调料变成了端砚。
  宋嘉淇完全不疑有他, 还在那说:“昨天我娘还说,这打仗的就是有钱。”
  这点还真是,宋嘉禾这边每年都能收到宋铭送的一些东西,珠宝字画, 都不是凡品。
  约定俗成的规矩,战役之后的战利品有一部分属于将帅,按等级分配。魏阙年纪不大,可经历的战役不少,他的私房必然蔚然可观。
  “不过有钱也没这么花的,到底这没媳妇的人吧,用钱就大手大脚。”宋嘉淇这话是跟宜安县主学来的。
  宋嘉禾被她这老气横秋的模样逗乐了,捏了捏她的脸:“以后咱们阿淇出阁了肯定是个管银子的好手。”
  “六姐!”宋嘉淇脸红跺脚,要去捏回来。
  宋嘉禾赶紧跑到了宋铭身边。
  宋铭笑了笑:“快到了,别闹了。”
  宋嘉淇朝宋嘉禾忿忿的皱了皱鼻子。
  宋嘉禾眉眼一弯,笑成了月牙。
  到了温安院,请过安后,陪着宋老爷子和宋老夫人用过早膳,上衙门的上衙门,上学堂的上学堂。
  宋家的规矩,姑娘们到了十三岁只需上半天课,到了十五就可以不去学堂,而是跟在长辈身边学习管家理事。
  宋老夫人就跟几个媳妇儿说说闲话,正说着即将到来的中秋佳节。下人报,梁太妃跟前的吕嬷嬷来了。
  请过安,吕嬷嬷就道:“下头有人送来了几筐螃蟹,膏肥肉厚,老太妃便命老奴送一筐过来,请舅老爷和舅太太尝一尝。还让老奴问问舅太太,您要是得闲,不妨带夫人姑娘们过去,赏赏花吃吃酒。”
  宋老夫人笑:“又偏了大姐好东西,你替我谢谢大姐。”沉吟了下道,“初三初四都是有空的,不知大姐哪天方便?”正好她和也要和梁王妃说一说柯世勋的事情。
  吕嬷嬷想了下道:“初三老太妃就有时间。”
  “那初三那天我就带人过去叨扰大姐了。”
  吕嬷嬷笑:“您过去,太妃还不定怎么高兴呢!”宋老夫人和梁太妃关系向来好,要不两家也不能走动的这么频繁。
  下了学过来用午膳的宋嘉禾听说有螃蟹吃,顿时高兴了:“那晚上我们办个蟹宴。”
  “你还在吃药调理身子,居然还惦记着吃这么寒的东西。”宋老夫人没好气的教训她:“不许吃。”
  宋嘉禾如闻噩耗,可怜兮兮道:“一只,我就吃一只。”
  “一只脚都不行,”宋老夫人冷酷道。
  宋嘉禾哭丧着脸:“那你干嘛告诉我啊,我不知道不就不馋了,你告诉我了又不让我吃,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么?”
  宋老夫人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两天是没得吃了,初三去你姑祖母那,倒是能让你尝个一只半只的,多的也没了。”
  “有的吃就算是一只脚也行啊,好歹让我尝尝味道。”宋嘉禾十分容易满足。
  “馋嘴的丫头,”宋老夫人捏她的脸,嗔道,“早晚叫人用吃的骗走了。”
  转眼就到了初三,宋老夫人带着女眷还有几位年幼的小少爷去了梁王府。
  见了面,梁太妃先是问了林氏情况。
  宋老夫人自然说都是好的。
  说过几句话,梁太妃就提议去桂花林里面走一走,这时节,桂花新开,芳香扑鼻,走在桂花林里,心旷神怡。
  旁人自无不应,一群人便簇拥着梁太妃与宋老夫人去了桂花林。
  走着走着,人群渐渐散开,只留下梁太妃与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笑了笑,都是有眼力劲儿的,她拿眼看着梁太妃,静等她开口。
  “暖暖今年十三了吧。”梁太妃转入正题。
  宋老夫人心念微动,口中道:“十三了,这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梁太妃揶揄:“可不是,当年那么一点点的丫头,现在人家都长成大姑娘了,这丫头出落的越来越好,提亲的人怕是都快踏平门槛了,你莫不是挑花眼了?”
  “我倒是想着挑花眼,总比挑不着的好。”宋老夫人幽幽一叹。
  梁太妃笑道:“你既然挑不着,我这倒有一个人选,你不妨听一听,是否中意?”
  “感情大姐是在这等着我了,”宋老夫人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怕是梁王妃说动了老太妃,“是哪家公子,劳动大姐给他说媒了?”
  “这人你也认识的,就是王妃的内侄儿世勋,前两天,他不是还在禾丫头跟前摔了一跤,都摔骨折了,禾丫头回去就没和你提过?”
  宋老夫人笑容微微一敛。
  梁太妃诧异的看着她,也收了笑:“你这是怎么了?”
  “之前阿闳不是在东篱山庄设宴,暖暖也去了。哪想柯家那后生直接跑到暖暖跟前竟然说什么请人提亲,把暖暖吓了一跳,赶忙拒绝了,这话都没说过一句,一点底细都不清楚的,暖暖哪能答应。
  不想那后生竟然追问暖暖是不是有其他心上人了才会拒绝他,大姐说说,这话该是他问的吗?暖暖没理他要走,他还拉住了暖暖的马,一定要讨个结果。”宋老夫人语带薄怒。
  漫说她,梁太妃都不高兴了,她瞧着柯世勋老实厚道,不曾想做事竟然这么不讲究。直接跑去问姑娘家婚姻大事,只当他情不自禁,可被拒绝后再不依不饶的,这就犯忌讳了。
  婚姻大事讲究的就是个你情我愿,可不是死缠烂打。
  让她说媒,竟然连宋家已经拒绝过这点都不告诉她,还说禾丫头害羞,梁太妃越想越是生气,一下子,梁太妃把梁王妃都给怪上了。
  梁太妃压了压火:“我不知还有这一茬,要知道是万不会向你开这个口的。”
  宋老夫人:“我想着那柯家那后生也是没好意思跟大姐说这事的。”
  梁太妃拍了拍宋老夫人的手背道,叹了一声:“这柯家小子是不适合咱们禾丫头了,不过暖暖年纪也不小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大姐也是知道的,我孙子孙女不少,可就暖暖是我一手养大的。对着大姐,我也不装假,我呢,最疼的就是她,总是想给她找个四角俱全的,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个不好一辈子可就毁了。”
  梁太妃心有戚戚:“那你想给她寻摸个什么样的?”
  宋老夫人说道:“人品一定要端正。”
  梁太妃点头。
  “门第倒不拘,不一定要高门大户。英雄莫问出处,只要家风清正,本人又有才干,何愁不能夫荣妻贵。”这世道百废待兴,男人想出头比从前容易多了。只要他有本事,宋家再拉一把,不愁他不能出人头地。
  说实话,宋老夫人看不上那些偌大年纪还只能靠着家里立足甚而妻族的男人,她老人家觉得,这男人还是得有本事,能封妻荫子。
  梁太妃脚步一顿,又想到了柯世勋,若是追求才子佳人,红袖添香夜伴读,对镜描红情绵绵的神仙日子,那柯世勋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仕途上,以柯世勋家世将来也不会太差,但是想手握重权独当一面的话,怕是不容易。人老成精,梁太妃这点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不敢说十成十,却有七/八成的把握。柯世勋更适合走清贵文人那条路,掌不了实权。
  以宋嘉禾的条件,宋老夫人这些要求还真不过分,梁太妃有些讪讪,她被梁王妃说的晕了头,这会儿冷静下来一想。柯世勋这条件单看不错,可配宋嘉禾还是差了点。自古高门嫁女,低门娶妇,单是相貌这一条,就差远了,这无论男女,相貌好都是占大便宜的,可以加分。尤其宋嘉禾出身也好,虽是二房嫡次女,但凭她这条件完全可以嫁进高门大户做冢妇。
  王妃这是挖她娘家补她自个儿娘家呢!梁太妃越想越不得劲。
  #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盏又一盏的灯渐次亮起来,桂花林里亮如白昼。
  肥美的螃蟹也在一阵又一阵的桂花香中被端了上来。
  吃了一只螃蟹的宋嘉禾意犹未尽,正想拿第二只,青书幽幽的声音响起:“姑娘,老夫人看着你呢!”
  宋嘉禾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离红彤彤的大螃蟹只剩下一指的距离。她抬头就见宋老夫人笑眯眯的看着她。
  内心剧烈挣扎了下,宋嘉禾悻悻的收回手,默默的将面前的蟹八件收了起来,眼不见为净。
  宋老夫人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继续和梁太妃说起话来。
  好一会儿后,众人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三三两两的开始夜游桂花林。
  “今天的螃蟹真好吃!”宋嘉淇表情十分浮夸。
  宋嘉禾没好气的送了她一个白眼,扭过头懒得搭理她,就见宋子谚身边的桔梗行色匆匆的小跑而来:“六姑娘,八姑娘,十少爷和十一少爷不见了。”
  宋嘉禾皱眉:“是不是跑去哪儿玩了。”
  桔梗欲哭无泪的点了点了头:“奴婢觉得两位少爷可能去找魏三爷了,之前他们说要去找魏三爷学武,奴婢好说歹说才把两位少爷劝住了,可一眨眼,两位少爷就不见了,奴婢和黄桃问了府里的丫鬟,说是看见两位少爷往外院的方向去了。黄桃已经追过去了,奴婢怕劝不住少爷们。”
  宋嘉禾与宋嘉淇面面相觑,宋嘉淇轻声抱怨:“就不该把这两个调皮蛋带来。”
  “回头收拾他们,先把人逮回来,”宋嘉禾摇头,“他们这么寻过去,要是三表哥正在忙,岂不是给人添麻烦了。”
  宋嘉淇点头赞同,姐妹俩就往桂花林外走。
  只不过还没追上宋子谚和宋子记,倒是遇着了坐在轮椅上的柯世勋。
  望着面露激动之色的柯世勋,宋嘉禾的心情一言难尽,她加快脚步想绕过他离开。
  “六姑娘,”柯世勋急急忙忙的喊道,“你给我一点时间可好,就一点时间。”说着,他催促的看一眼小厮。
  推着轮椅的小厮,连忙打开手里的画轴。
  画里的人是宋嘉禾,站在一颗怒放的紫薇花树下,粉色花瓣旋转飘落,有那么几瓣落在她头发上和衣服上。
  画中的她华服美饰,笑容甜美,神情悠然。
  很美!
  宋嘉禾觉得比真实的自己都美!
  宋嘉淇悄悄的看一眼宋嘉禾,再看一眼画,笔墨流转间能清晰的感觉到作画之人对画中人的爱意。
  之前她瞧着柯世勋有些不顺眼,如今再看,他对她六姐倒真是用情至深的模样。
  “我,我能不能单独六姑娘和说一句话吗。”柯世勋紧张的看向宋嘉淇。
  宋嘉淇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轻轻一叹,说实话,她也有些被这幅画给感动,但只是感动。她觉得自己需要再跟柯世勋好好说一下,说的更明白清楚,让他彻底死心。
  “阿淇,你去前头等一下,我马上过来。”宋嘉禾对宋嘉淇道。
  宋嘉淇点了点头,走远了一些,这个距离听不到那边的话,却能够看清楚那边的举动。
  “六姑娘,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的模样。”柯世勋结结巴巴的说道。
  宋嘉禾看着那画,第一次,应该是在梁太妃大寿那天了,说实话就是她自己都忘了自己那天穿的是什么了,倒难为他还记着。
  “我对姑娘一见倾心,”开了口,接下来的话就容易多了,“希望姑娘能给我一次机会,若得姑娘垂怜,我心欢喜,必珍之爱之,不纳二色。”
  真是动听的誓言,宋嘉禾想没哪个女人会不爱听的,可惜说的那个人不是她想的那个人。
  宋嘉禾对着紧张不安的柯世勋轻轻一福:“柯公子的厚爱,我十分感激,然而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合适,且我已经有意中人了,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上一次不说因为她觉得没这必要,非亲非故,她为什么要把这种秘密告诉他,万一传开了,倒霉的是她自己。可现下她觉得再不说,柯世勋怕是无法彻底死心。
  柯世勋如遭雷击,木头人似的僵在那儿,连眼珠子都不动了。
  “柯公子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好姑娘的。”说罢,宋嘉禾轻轻颔首后旋身离开。
  “没事儿吧?”宋嘉淇有点担忧的看着远处的柯世勋。见过追她六姐的,但是真没见过这么锲而不舍的。
  宋嘉禾笑了下:“伤心难过也只是一时的,想开就好了。”谁没了谁还活不下去了不成。她岔开话题,“赶紧去看看,两个小的跑哪儿去了,可别捅出篓子来。”
  宋嘉淇配合的说道:“腿那么短,跑起来倒是不慢。我们估计追不上了,幸好早早派了人去垂花门堵着,应该能堵住。”内院到外院必须经过垂花门。
  宋嘉禾赞同的点了点头。
  望着守在垂花门前的青画,宋子谚和宋子记抓耳挠腮,为了摆脱黄桃他们绕了路,好不容易找过来了,哪想竟然被人堵住了前路,好讨厌!
  兄弟俩哪是这么容易放弃的,没有路,可以找洞啊,要不是宋子记太胖,宋子谚都想翻墙。
  宋子记摸摸自己的小肚皮,笑得一脸讨好,他觉得今天真是太好玩了。
  宋子谚嫌弃的瞪他一眼,带着他转了方向,走着走着如临大敌的叫起来:“快跑,姐姐们来了!”不知道还以为老虎来了呢!
  宋子记大急,没头苍蝇似的原地转了一个圈,朝着与宋子谚相反的方向跑了,宋子谚恨铁不成钢,那里有青画,有青画啊!
  见兄弟俩见了她们跟老鼠见了猫撒腿就跑,还兵分两路了,宋嘉禾和宋嘉淇气极反笑。宋嘉淇冷笑一声:“我看他们是皮痒了。”对宋嘉禾打了个招呼,她就追着宋子记去了。宋嘉禾自然是跟着宋子谚走。
  且说留在原地的柯世勋枯坐半响,初秋的风已经有些凉了吹得他整个人由里到外的透出寒意来。
  小厮缩了缩脖子:“少爷,小的推您回去休息吧!”
  柯世勋摇头:“你走吧,我想单独静一会儿。”
  “少爷。”小厮一惊。
  换来柯世勋一声历喝:“滚开!”
  目眦欲裂,青筋毕露,这不发火的人发起脾气来更吓人,这小厮就被吓住了,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柯世勋自己推着轮椅走了。
  另一厢,宋嘉禾终于逮到了宋子谚,小东西跟泥鳅似的,追的她气喘吁吁。宋嘉禾拎着他的耳朵冷笑:“让你跑,让你跑。”
  “不跑了,不跑了!”宋子谚假模假样的求饶。
  宋嘉禾不轻不重的打了下他的屁股:“看看你跑的这什么地方,我都不认得了。”
  举目张望,都是高大茂密的松树,宋嘉禾算是对王府熟悉的,毕竟从小到大没少来,可这地方还真没印象。
  被她这一说,宋子谚环顾一圈,见树影重重在隐隐约约的灯火和星光下犹如怪物的触角,宋子谚顿时怕了,忍不住往宋嘉禾怀里缩,小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
  “怕了吧!”宋嘉禾毫不留情的嘲笑,其实她也怕啊,为什么这里灯笼都没有!但是在弟弟面前,做姐姐的怎么能露怯。
  宋嘉禾咽了口唾沫,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镇定:“走吧,出去了再收拾你。”
  宋子谚牢牢拉着她的手,青书也不由自主的往两人这边走了走。
  宋嘉禾估摸了下,挑了一个方向走,大不了找不到路后让宋子谚喊人嘛,就是有点丢人。
  走了一段后,宋子谚受不了这样的安静,正要开口。
  宋嘉禾猛地伸手捂住了宋子谚的嘴巴,又马上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宋子谚的眼睛。
  望着相拥靠在树上的身影,青书吓得几欲魂飞魄散,下意识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失声喊出来。
  恰在此时,一只夜枭毫无预兆的飞起,在寂静的夜里无异于一声锣响,惊得远处浑然忘我的两人倏尔回神。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一会儿,见谅∩_∩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