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57章 宋嘉禾

第57章
  魏阙拢了拢五指, 掌心处似乎还残留着温软细腻的触感, 鼻尖也若有似无地萦绕着女儿家独有的馨香, 暖暖的,淡淡的, 想起小姑娘通红的脸,他不禁笑了笑。
  “三爷。”关峒的声音自书房外响起。
  魏阙敛了笑意:“进来。”
  关峒推门入内,行过礼后恭声道:“三爷,柯表少爷溺亡在落星湖中。”
  魏阙眉梢轻挑,这节骨眼上溺亡了,怎能不联想到魏闳身上,事后魏闳可是派了人四处搜查的。
  “有说为何溺亡的吗?”魏阙问。
  关峒皱了皱眉, 似乎在犹豫斟酌。
  魏阙看他一眼。
  “在柯表少爷溺水的岸边捡到一幅画, 是柯少爷画的, 画中人是宋六姑娘,便有人说柯表少爷是为情所困, 一时想不开投了湖。”关峒知道魏阙对宋嘉禾不一般, 要不也不会如此犹豫了。
  魏阙微微眯眼, 这么快就出现了流言,若是没人推波助澜他是不信的。殉情, 好一招祸水东引。
  若只是意外,难免议论纷纷,世家豪门的意外总会被人妄加揣测。按上一个殉情的由头,可以堵住下面人的嘴,他们也更愿意相信这种桃色原因。
  “死讯传开了吗?”魏阙又问。
  关峒回道:“已经传得差不多了。”
  魏阙闻言站了起来, 那他也该得到消息过去慰问了。
  #
  宁馨院里,梁太妃一下又一下地捻着佛珠,梁王妃擦着眼泪坐在一旁。
  两人面前是痛哭流涕的柯世勋小厮墨烟:“……公子向宋六姑娘诉衷情,宋六姑娘严词拒绝公子,还说她有心上人了,他们是不可能的,让公子别再纠缠她了。”
  目下墨烟已经怪上了宋嘉禾,也是本能的为自己寻生路,有意无意的把责任往宋嘉禾那儿推:“闻言,公子整个神情都不对了,小的想送公子回去休息,可公子大发雷霆,让小的滚,不许小的跟着。”
  说到这儿,墨烟重重打了自己两个巴掌,涕泗横流:“小的没想到,小的真的没想到公子会想不开。”他悔的肠子都快青了,要知道会如此,他说什么也会跟着柯世勋,可他当时是真的被柯世勋难得一见的疾言厉色吓到了。
  梁王妃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侄儿腿脚不好,这奴才竟敢让他一个人离开,但凡他跟着,这事就不会发生。这会儿梁王妃生吃了墨烟的心思都有,她怎么跟娘家交代。她弟弟一共就两个嫡子,柯世勋还是母亲最喜欢的孙儿,就这么没了。想起之后娘家可能有的反应,梁王妃头疼欲裂。不由恨上了宋嘉禾,没有她,哪来的糟心事。
  捻着佛珠的梁太妃扫一眼既是愤怒又是伤心的梁王妃,凝声道:“你这奴才倒是刁滑的很,自己没伺候好主子,就把责任往外推。是你家少爷亲口跟你说了他想不开要去死了,还是留下遗书了?”
  墨烟脸色惨白惨白的,身子直打摆子,犹如秋风中的落叶。
  梁太妃冷笑一声:“堂堂世家公子,岂会如此窝囊为了个女人寻死觅活,如此置父母于何地。世勋是个好孩子,万不会如此不懂事。怕是他在湖边散心时,不慎落入湖中。而你这刁奴,为了逃避照顾不周的责罚,竟不惜给自己主子抹黑,简直岂有此理!”
  被说中了心事墨烟吓得一个哆嗦,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瘫软在地。
  梁太妃厌恶的盯着他,要是这奴才尽忠职守,哪会出现意外,还想往她娘家人头上扣屎盆子,要不是想着柯家人要审问,梁太妃都想让人拖下去打死。
  “带下去关起来,别让他死了。”梁太妃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这事你怎么看?”梁太妃扭头看着梁王妃,目光探究,“还是你信了这刁奴的话,也觉得你侄儿会为了这么点事就去自寻短见?”
  “儿媳也觉得这是一场意外,是阿勋一时不察落入湖中,只恨那些刁奴,竟然连个病人都照顾不好。”梁王妃哽咽道。
  她也觉得柯世勋不大可能会为了这事自尽,好歹是大家公子哥儿,哪至于如此没出息。她估摸着是柯世勋心里难过,一时不察落入湖中,他不会水,又受了伤,哪里逃得出来。
  可如此一来,自己这个做姑姑逃不了一个照顾不力的责任,柯玉洁已经因为女儿没了,侄儿又意外去了,就算娘家不和她离心,大弟这一房也要和她生疏了。娘家最有出息的就是大弟这一房了,大弟是封疆大吏,门生故旧遍布,弟媳妇娘家亦是望族。
  所以她宁愿侄儿是自尽,如此她在娘家那也更好交代一些。
  梁太妃深深看她一眼,梁王妃那心思,她隐约能猜到一点。几十年的婆媳了,谁还不了解谁,趋吉避凶人之本性。
  这时候丫鬟来报,魏闳来了。
  魏闳大步踏进屋,请安过后便问:“我听说柯表弟溺水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梁王妃又淌下泪,悲声道:“可怜的勋儿,不过十六就这么去了。”
  魏闳忙上前安慰,片刻后梁王妃止了泪,略略把情况一说,不敢提什么想不开,只说了宋嘉禾的画像和之前见过宋嘉禾。
  魏闳皱眉:“表弟怕是心不在焉才出了意外。”说罢轻轻一叹。
  梁王妃擦着眼泪:“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他还这么年轻,都没成家,我可怎么向你舅舅舅母交代。”
  是啊,柯家那边怎么交代?
  梁太妃眉头紧皱,好好的大小伙子就这么没了。柯家会不会迁怒禾丫头,这可真不好说!日后两家如何相处,越想梁太妃眉头皱的越紧,不由抬头看向了正在温声软语安慰梁王妃的魏闳。
  要是两家结了仇,孙儿帮哪家,梁太妃一颗心顿时沉甸甸的。她转了一圈佛珠,让自己平静下来,对魏闳道:“这事你再仔细查一查,务必不要有什么遗落了,若是意外只好叹福薄,怕就怕……”事情没这么简单。
  梁太妃没有说下去,可在场的都听懂了,就怕牵扯到**之事,柯世勋是被人灭了口。都是在大宅门里头浸淫几十年的,想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哪怕可能性再小也是要确认下的。
  梁王去了下面的州府巡视,梁太妃便把事情交给了大孙儿。
  魏闳躬身应是,目光轻轻一闪,再抬头已是神色如常。
  恰在此时,丫鬟进来报,魏阙和魏闻来了。二人是在路上遇上的,去找梁王妃的时候被通知梁王妃来了太妃处,便一道过来了。
  两人入了内,少不得要问怎么回事?
  柯妈妈就代梁王妃说了事情经过,听到宋嘉禾说有心上人了。魏阙心念微动,魏闻则是脸色一变,后面的话都没听进去了。
  留意到儿子走神的梁王妃暗暗咬牙,狐媚子,活脱脱的狐媚子。
  “落水动静不小,那一片的下人都没听到?”魏阙皱眉。
  说起这个梁太妃和梁王妃就来气,相较而言梁太妃更气。
  梁太妃溜一眼梁王妃,她管的好家,怒气沉沉道:“一群混账东西竟然在当值的时辰聚在一块吃酒谈天,简直反了天了。”只要一个环节不掉链子,柯世勋都不用死,可偏偏一件又一件都给赶上了,也是这孩子命里有这一劫。
  魏阙不语。
  “这家里的规矩得好好整一整了,要不以后这样的篓子少不了。”梁太妃压着怒气对梁王妃道。
  梁王妃尴尬的按了按发红的眼圈。
  梁太妃看了一圈,对梁王妃缓缓道,“我不想在外头听到禾丫头跟这事牵扯上关系,禾丫头还没出阁,摊上这事有损她闺誉。况且这事本就跟她没关系,女儿家生得好,招人喜欢,难道还是她的错了,你们说呢?”
  梁王妃攥紧了手帕。
  “祖母所言甚是。”魏闳忙道。
  梁王妃松开手,垂眸道:“母亲说的是。”
  梁太妃点点头:“好了我也乏了,你们都下去吧!”
  母子四人行礼后告退。
  她们一走,梁太妃就叹了一口气。
  吕嬷嬷递了茶杯过去。
  “你说,王妃是不是怪上禾丫头了?”梁太妃接过茶,轻轻一划杯盖。
  吕嬷嬷斟酌了下:“表少爷到底是为着表姑娘心神恍惚,王妃一时转不过弯也是有的,过上一阵就好了。”
  “但愿吧!”梁太妃啜了一口茶,幽幽道,“就是柯家那,怕是要迁怒禾丫头的。禾丫头也是倒了霉,飞来横祸。”
  传出去,少不得有人要说一句红颜祸水。
  世道不公啊,明明是男人自己的错,却把责任推到女儿家身上。宋嘉禾既没招惹柯世勋,也没故意吊着他,明明白白和他说清楚了,还不只一次。他自个儿冥顽不灵,出了岔子,倒成禾丫头的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的地雷 (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