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59章 宋嘉禾

第59章
  华侧妃压下心头的万千思绪:“你从何得知?”
  “是我手下一个眼线, 她负责的猫儿跑进了林子,就追了进去,结果捡到了这东西。”魏廷从袖子里掏出一条精致的手帕, 双手递给华侧妃。
  华侧妃接过来展开, 望着右下角那个‘米’字, 眯了眯眼。
  东头那片老松林铺出去一多里地,占地广袤,却是人烟罕至。盖因那里出过好几桩命案,受冷落的姨娘, 犯了错的丫鬟。久而久之,那片林子越来越来茂密阴森,也就越没人敢去。不过因为是上一代梁国公命人栽下,且是他晚年所爱,故而也不便伐掉,便在外头栽了一圈篱笆。
  “那婆子好奇, 好端端的米氏怎么会来这地方。就壮着胆子四处看了看,结果就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几道挺新的轮椅辙印,还有挣扎的痕迹。”魏廷面上不可自抑的涌现红光,“那婆子可不就想起了死掉的柯世勋, 赶紧通知了儿子。儿子就让人暗地里打听了一通, 有个扫地的小丫头看见老大初三戌时那会儿从林子里出来, 还有人在更早之前见米氏偷偷摸摸的进了那林子。”
  魏廷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老大这是要做死在牡丹花树下的风流鬼了。亏他和老五关系还那么好,给残废的弟弟戴绿帽子,老大可真行啊!
  “摆明了是老大和老五媳妇在松林里幽会,柯世勋倒霉的撞了上去,被老大灭了口。”魏廷胸有成竹。
  华侧妃低头看着指尖鲜红的蔻丹:“这都是你的推测,捉贼拿赃捉奸成双。几个下人的片面之词,又算得了什么。”
  “拿了老五媳妇一审,还怕审问不出来。”告诉祖母后,拿下米氏审问,就不信大刑之下,这娘们还敢嘴硬。
  华侧妃糟心的瞪一眼理所当然的儿子,那是魏家媳妇儿,米家也是官宦之家,就靠这么点似是而非的证据,梁太妃怎么可能审问米氏。
  她沉吟了下,慢慢儿说道:“我手里有一种药,能让女子假孕。”这事吧,得往大里闹,闹得人尽皆知才好。阵仗小了,梁王必是会想方设法保住魏闳的名声,最后顶多家法一顿,在外头他照样是风风光光的嫡长子。
  魏廷大喜过望:“姨娘英明。”老五寄情于书法,年后就出去游学了。他媳妇若怀了孕,老太妃还不得气晕过去,势必要彻查米氏。那么,她和魏闳那点子丑事肯定藏不住。他们再见机行事,必能让魏闳吃不了兜着走。
  这般一来,还省得他们去梁太妃那吹风,做得多,出错的可能也多。
  华侧妃笑了笑,直直看着魏廷的眼睛:“不过你也别想着一竿子打死老大,就算这是闹大了,老大也还是世子。”梁王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自己细心栽培了二十多年的嫡长子。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浇的魏廷透心凉,通奸弟妹,杀害表弟,这样父王还要纵着魏闳!
  “水滴石穿,”华侧妃轻轻一拨指甲,语气凛冽,“每一次犯错,你父王都会给老大减分,早晚有一天这分会减完的。”
  #
  关峒敲了敲书房的门,得到准许后推门而入。
  魏阙合上手里公文,抬眼看他。
  行过礼后,关峒禀道:“三爷,二爷找人在五夫人饭食里下了东西,小的弄了一点让下头人看了看,是能让人假孕的药。”
  魏阙嘴角上扬,二哥果然没让他失望:“保留好证据。”
  关峒会意,让魏闳知道是魏廷坑了他,这兄弟俩有的是饥荒好打。
  “流言那回事,查的如何?”魏阙问关峒。
  关峒回道:“禀三爷,是二爷在背后推波助澜。”
  果然是他!把柯家与宋家对立起来,还能惹恼梁太妃,吃亏的是魏闳。当时魏闳情急之下想转移视线,不让人浮想联翩,所以把柯世勋的死和宋嘉禾联系上,怕是没想到会被魏闳用来挑拨柯宋两家的关系。
  魏阙手指轻轻摸着书册的边缘:“找机会把这消息透给宋家。”
  此时的宋家,宋嘉禾趴在凉亭里看着宋子谚练枪,小家伙倒是练的乐在其中,宋嘉禾却是看的心不在焉。这几天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宋老夫人竭力想把外面的流言蜚语隔绝,可宋嘉禾还是知道了。
  宋嘉禾郁闷的很,好端端的谁愿意和一条人命扯上关系。王府篱笆怎么可能这么疏,肯定是有人故意传出来的,能传的那么沸沸扬扬,也必是有人兴风作浪。
  宋嘉禾咬牙切齿,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姑娘,”青书疾步走来,“老夫人去王府了,神色不大好。”
  宋嘉禾一惊,祖母不会是为她讨说法去了吧。祖母最疼她,万一和王府的人闹起来,可就大事不好了。如是一想,宋嘉禾心急如焚,赶紧小跑出了凉亭。
  耍了一个四不像的燕子回巢,却自我感觉良好的宋子谚正想讨赏,就见宋嘉禾跑了,登时大急,追上去:“姐姐,姐姐!”
  青书留下安抚他。
  宋嘉禾在垂花门那追到了宋老夫人,顾不得气喘吁吁,撑在马车上追问:“祖母,您要去干嘛?”
  宋老夫人见她跑的汗都出来了,一边给她擦汗一把嗔她:“跑什么,看你累的,”又道,“你放心,祖母心里有数。”
  宋嘉禾看着宋老夫人,发现她神色看起来的确还好,还是不放心,期期艾艾:“您去王府是要找姑祖母说我的事吗?”
  宋老夫人点了点头“流言那事有眉目了,他们家人惹得事,自然要他们收拾烂摊子。”魏廷不是想争,行啊,她这就去把他那点窗户纸捅破了,真以为他们宋家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宋嘉禾眨了眨眼,小声道:“要不,我跟您一块去,我负责哭。”装可怜,她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做得到的。
  “你别添乱,”宋老夫人嗔她一眼,她可舍不得孙女儿沾上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你好生在家待着。”
  宋嘉禾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那您别动怒,好好跟姑祖母说啊。”
  “我还用得着你教。”
  宋嘉禾继续揉鼻尖,默默退到一旁。
  宋老夫人好笑,吩咐车夫出发。
  梁太妃听闻宋老夫人来了,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她这弟妹最是疼爱宋嘉禾不过,这几天就在想她是不是要来兴师问罪了,听说她来了,梁太妃反倒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却是万万想不到会从宋老夫人口中得知这样一个消息,魏廷为何要造谣生事,答案显而易见,这孙子是有二心了。
  宋老夫人看着震惊的梁太妃,心下一叹,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魏廷那心思知道的人不少,可魏家人彷佛都看不出来,毕竟谁愿意兄弟阋墙这种事发生在自家。
  “大姐,知道这消息时,我固然生气,可更是担心。”宋老夫人忧心忡忡。
  梁太妃张了张嘴。
  正当时,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进来,声音都变了:“太妃,柯家人到了。”
  梁太妃心头一跳,顿觉棘手。好好的儿子就这么没了,柯家人哪里受得了,尤其柯夫人四年前刚没了一个女儿,四年后又没了小儿子,再一次品尝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光想想,梁太妃自己都觉得心揪成了一团。
  她站了起来,走出一步才想起宋老夫人:“今儿不方便,我就不留你了。暖暖那事,我肯定给你一个交代。”
  宋老夫人扶着宋老夫人往外走:“这节骨眼上本不该给大姐添麻烦,实在是这事干系太大,我们也不敢隐瞒。”
  梁太妃拍了拍她的手,叹道:“我知道,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宋老夫人沉默,可不是造孽嘛!
  且说柯家那处,梁王妃派人快马加鞭把噩耗传到了晋安。柯夫人当场就撅了过去,被人掐着人中弄醒了,醒来不顾家人阻拦,骑上马就赶往武都。柯大老爷命长子跟上,自己则快速把手上要紧的公务分配下去。
  这一耽搁,再驾马追赶就没追上,可见柯夫人速度有多快,可以说是昼夜兼程。就连柯大公子柯世勉这样的青年都险些挨不住,更别说柯夫人,她面容憔悴苍白,完全是靠着一股气顶着才没倒下。
  两日后,柯夫人一行抵达王府。
  梁王妃差一点就没认出柯夫人来,她双眼布满血丝,嘴唇干裂,面上好像涂了厚厚的一层面粉,哪有往日的雍容华贵。若不是柯世勉扶着,梁王妃觉得她随时随刻都要摔倒。
  梁王妃心跳徒然漏了好几拍,定了定心神迎上前:“弟妹。”
  “阿勋呢,阿勋在哪?”柯夫人一把抓住梁王妃的手,声音嘶哑。
  梁王妃吃痛的皱起了眉头,却不好拂开,还得好声好气道:“阿勋就停在常町院里。”那是柯世勋生前住的地方。
  柯夫人一把推开梁王妃,跌跌撞撞的往常町院去。
  “母妃,”庄氏扶住了踉跄的梁王妃。
  梁王妃扶着她的胳膊站稳了身子,望着柯夫人狼狈的身影,心里乱糟糟的。她摸了摸乱跳的眼皮,从早上开始,她这眼皮就一直在跳,现在跳的更厉害了。
  “阿蓉,”二夫人尚氏见米氏站着不动,轻轻唤了一声,关心道,“你可是不舒服?”
  心跳如擂鼓的米氏摇了摇头:“多谢二嫂关心,就是昨儿没睡好,今天有些乏。”
  “那就好,”尚氏看一眼已经走出一段路的梁王妃等人,轻声道,“咱们赶紧跟上,母妃心情不好,要是撞枪口上,少不得要吃挂落。”
  舅太太来了,她们这些外甥媳妇哪能不赶来迎接,到时候到了常町院,还得陪着掉眼泪,得哭的跟死了亲兄弟似的才算是孝顺。
  米氏心头一慌,觉得膝窝有些发软,她强笑道:“二嫂,咱们走吧。”
  尚氏按了按嘴角,不着痕的朝米氏那抖了抖帕子。
  米氏便闻到了一阵极淡的香味,转眼即逝,再闻已经没有了,却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她咬了咬舌尖,压下那股不适感,加快脚步和尚氏跟了上去。
  一进院子就听见柯夫人尖利的不像人声的哭声,哭得尚氏和米氏俱是脸色一变,在这一刻,尚氏是同情柯夫人的,她也是有儿子的,若是她,此刻怕是生不如死。
  尚氏瞥一眼米氏,对她厌恶更深,老五多好一个人,温和有礼又不拈花惹草,偏她放着好日子不过,跟大伯子搅和在一块,还害了柯世勋。
  米氏心悸如雷,指尖掐进了手心里而不自知,这几日她做梦都是林子里的那一场惊吓,柯世勋就是那一天没得,她一直没敢问魏闳,她怕。
  院子里,浑身颤抖的柯夫人趴在棺木之上,溺水之人,面容狰狞,更可况是在停放了好几日后,遗容更让人不忍目睹。
  柯夫人喉间发出荷荷的声音,眼睛里却是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她抖着手摸着儿子冷冰冰的脸,喉间发腥,当初她就不该心软的,若是不让他留下来,儿子怎么会出事!
  悔恨似岩浆,在柯夫人心底汹涌,顺着喉管奔袭而上,柯夫人捂住嘴飞快撇过头,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幸好,没有污了儿子。
  “母亲。”柯世勉脸色骤变,抢步接住晕过去的柯夫人,见她面无血色,双唇却染了一圈不详的鲜血,目眦欲裂。
  “快传府医!”梁王妃大急。
  “呕。”这时候,米氏忽然捂着嘴干呕了起来,呕的在场不少人眼睑乱跳。
  她的丫鬟脸色煞白:“我家夫人昨儿着凉了。”
  梁王妃惊疑不定的看着米氏,她可是生过四个孩子的,在场生过孩子的还不少,看着还在干呕的米氏,眼神顿时变了。
  米氏胃里翻江倒海,觉得自己就像是那海上飘荡孤舟无处可藏,无处可躲,渐渐的她整个人都抖起来,犹如筛糠。
  这情形落在众人眼里,不免更让人浮想联翩。
  梁太妃就是这时候进来的,望着还在干呕的米氏以及神色各异的众人,老人家脸皮抽了抽,镇定道:“还不送舅太太和五夫人回去休息。”
  柯世勉连忙带着晕倒的柯夫人离开,留下一屋子战战兢兢的魏家人。
  梁太妃脸色骤然铁青,布满了山雨欲来的阴沉:“都给我去宁馨院,谁要是试图传消息出去,别怪老婆子心狠。”柯世勋的事,让梁太妃意识到,这家里有那么几个人为了一己私利,完全不会在乎家族利益。
  尚氏心头一凛,觉得梁太妃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带了刺似的,难道老太妃知道了,她背上不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诶孤月山人(X2)、鹿人(X2) 罗妞、frost扔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